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综]和纸片人谈恋爱 > 261、可露丽
    防了个盗, 24小时后撤。

    果然, 在玛修设置完召唤阵和据点,恢复通讯之后, dr.罗曼向奥尔加玛丽汇报了迦勒底现在只剩下二十多个职员的状况, 一开始她还能好好履行所长的职责, 指示工作人员把剩余47个御主候选冷冻保存起来,让dr.罗曼暂代指挥职务, 只不过对于雷夫教授的事,奥尔加玛丽完全不相信。

    “雷夫背叛!?罗马尼你在开什么玩笑!这种劣质的笑话我可一点都笑不出来!”

    通讯那一头的dr.罗曼无奈地挠了挠头,不过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事,“呜哇, 我可没有在开玩笑啊……所长,我知道这样你可能不相信,反正拉普拉斯记录下了当时的情况,你看了就知道。”

    接着, 通讯手环就传送来一段影音资料,正是雷夫挡在中央管制室门口那段的影像。

    奥尔加玛丽满脸倔强地咬着自己的大拇指, 随着影像的播出,她的目光中留下了深深的难以置信,画面中的那个浑身阴鸷充满恶意的男人是谁?那真的是她印象中那个直率又温和的雷夫吗?

    不到半分钟的影音很快就放完了, 然后跳回最开始重复。

    “够了!不要再放了!”奥尔加玛丽拒绝再看第二遍, “总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会亲自去问雷夫的!”

    dr.罗曼也知道这是奥尔加玛丽最大的妥协了,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好吧, 根据灵子演算装置的演算结果,如果雷夫教授没有在中央管制室死去,他现在很可能也灵子转移跟你们一样到了特异点f里,你们一定要小心,尤其是所长,不要对他放松戒心。”

    “知道了,医生,我会看紧所长的。”玛修立刻认真地答应。

    dr.罗曼笑着点点头,他心里还有更多的不安。当时他让控制系统搜索中央管制室的存活反应,发现只有藤丸立花、玛修和芙芙3体,那么——明明是活着的雷夫教授为什么没有被搜索到?

    他有一个猜测,那就是雷夫教授的存活反应并不在拉普拉斯记录中“生物”的范畴中……总之,有玛修的保证,他多少也能安心一些。

    如果是平时,dr.罗曼这明明自己懒散散漫却还要提醒她的大口气,必定会引来奥尔加玛丽的不满,只不过她现在满心混乱。

    转过头,奥尔加玛丽转头就看到了正在围着召唤阵打转的藤丸立花。

    “……厉害,真是一模一样……”

    藤丸立花对重看影像没什么兴趣,事实上,在dr.罗曼向奥尔加玛丽汇报的时候,前·氪金母猪·藤丸立花的注意力则完全被盾牌设置出来的召唤阵吸引了。

    奥尔加玛丽忍不住被转移了注意力,问道:“什么一模一样?”

    “就是这个召唤阵啊!”

    带着蓝色的灵子光线交织而成的背景,镌刻在盾牌上方悬空的召唤阵,怎么看就是游戏里召唤页面的样子嘛……只不过那个是平面,这个是3d环绕立体的。

    对于一个沉迷抽卡不可自拔的玩家来说,简直超棒der!

    “虽然简陋了一些,的确是跟迦勒底的召唤实验场一模一样。”奥尔加玛丽误解了她的意思,双手抱臂,以明挑剔暗吹嘘的神色评论道。

    “‘简陋了一些’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嘛……”

    藤丸立花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奥尔加玛丽言辞中的漏洞,年轻的所长涨红了脸刚要发作,不过藤丸立花根本没注意到,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可以用来召唤从者咯?”

    奥尔加玛丽眼角一抽,忍无可忍道:“外行人就是外行人!你知道召唤从者有多么困难吗?迦勒底做过那么多次从者召唤实验,迄今为止召唤成功的也只有三例!你以为那是简简单单就能成功的吗!?”

    藤丸立花当然知道。

    不但知道,她还知道第一例是投影上那个变成人类、正笑着劝奥尔加玛丽消气的某粉毛医生,第二例是玛修身上的加拉哈德,第三例则是达·芬奇亲呢。

    当然,这话不能对奥尔加玛丽说,藤丸立花咕哝道:“试试又不会有什么损失……万一出货、啊不,召唤成功了呢?”

    投影中的dr.罗曼也说道:“所长,我觉得立花说得有道理,现在的状况,你们三个在冬木只依靠玛修一个从者实在太危险了,如果能再召唤出其他从者,也能相应增加战力,要知道,这可是原定计划48名御主参加的任务,现在却只有立花一个御主还在。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或许是dr.罗曼的话说动了奥尔加玛丽,沉吟了一会之后,她终于松口了,命令道:“……罗马尼,把放在所长室保险柜里的东西拿过来传送给我,密码是迦勒底成立的日子。”

    “啊……是!”

    dr.罗曼的效率很快,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据点设置的临时传送阵亮了起来。

    送过来的,是一张似纸非纸、似金非金、背后有着类似太阳纹路的长方形卡片。

    藤丸立花眉毛一跳。

    这……这不就是呼符吗!?

    虽然她早知道现实当然不可能像游戏里,可以无限氪金获得圣晶石抽卡,不过看到那张呼符的时候,藤丸立花还真是有种倒错感。

    “拿着吧!”奥尔加玛丽把呼符塞给藤丸立花,但对于召唤成功并不抱希望,“这是用珍贵材料制作成的用来辅助召唤的道具,对于英灵座上的英灵来说,这是超越时代的光辉路标,只要有这个在,如果有英灵看到路标并且同意召唤,就会回应迦勒底的召唤显现……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反正你也听不懂。”

    藤丸立花拿起呼符,感觉她的手中握住了未来。

    这时候她才不在乎奥尔加玛丽说话好不好听呢,连连小鸡啄米般胡乱点头,转向召唤阵……不过很快又转了回来。

    “所长,这个要怎么使用?”

    奥尔加玛丽扶额,更不抱期望了,“放在召唤阵中心就行了,然后在心中默念你想要召唤的从者。”

    藤丸立花如她所说,将护符放在以玛修盾牌为基础的召唤阵中心。

    默念想要召唤的从者……?也是,召唤谁好呢?

    迦勒底的召唤系统·命运(fate)与知名度更高的冬木圣杯战争中的召唤体系有所不同,是前任所长,奥尔加玛丽的父亲根据冬木圣杯的召唤体系制造的,只不过术业有专攻,前任所长是天体科君主不是降灵科君主,他们也没有一个冬之圣女或者第二个圣杯来当基盘,大概是因为这样,不能保证百分百召唤成功。

    作者有话要说:  *1795年,法国大革命后,法郎取代原有的里弗尔,成为法兰西第一共和国货币。此时里弗尔和法郎两者共同流通。1803年3月28日(法国共和11年芽月7日),法国制定金币法郎法律,因此又称“芽月法郎”。1834年法郎真正成为法国唯一的货币。

    可露丽是法国传统点心,国内传播貌似不算广泛,主要是制作困难。我是百度了一下才知道可露丽这玩意的由来。作者只在一家店见过,超好吃,一吃钟情。不过现在万能的某宝啥都有。这次同归于尽cp面基,我打算买几个现烤的带去,让大家都馋馋哎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