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 > 91、下雪了
    之前婚纱设计的时候, 就有送设计图过来给乔晚晴看过,那时候就觉得很好看,现在看到实体的, 更是觉得美不胜收, 飘逸纯美的纱质,满足了女人心底最柔软的梦想。

    一年前,她还在田里勤恳地种着菜,想着怎么样才能摆脱剧情的控制,带着反派儿子远离主角们的纷争。

    一年后,她却将要成为书里面她至死也得不到人的新娘,步入婚姻的殿堂。

    穿婚纱很麻烦, 设计师、唐玥玥和设计师的助理一起,帮她把婚纱弄好,简单挽了下头发, 乔晚晴看镜子里自己身着繁复的婚纱, 身材曼妙, 集美艳、梦幻于一身,仿佛一袭梦的嫁衣。

    有点好看啊。

    设计师拍手:“完美,太完美了, 只有顾太太这种身姿容貌,才能驾驭我这款在心中酝酿了多年的婚纱。”

    “......”这也太夸张了, 乔晚晴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您太过誉了。”

    “不,我都是发自内心的赞扬, 我眼光很挑的,不好看的我一个字不会夸。”设计师说。

    “是真的好看,”唐玥玥用手机“咔咔”地拍了几张照,给她看,“你看,没开美颜,都可以拿去做桌面了!”

    乔晚晴看了几眼,确实很美,这婚纱设计几乎没有瑕疵。

    试玩婚纱,又试了其他两套衣服,除了公主长裙穿起来有点不够方便,还要再改一下,其他都ok了。

    等她们出来,等在外面的两个男人也刚好谈完了事情。

    “不要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乔晚晴不知道试一下要那么久,早知道就自己来了,不带顾晏卿的。

    顾晏卿微笑:“没事。”

    设计师和顾晏卿应该是认识的,两个人客套了一番,而唐玥玥,一出来注意力就放在祁刑身上,看到她们出来那一瞬间,祁刑的脸色有点难看,吐了吐舌头走过去,低声说:“不好意思啊祁先生,浪费你那么多时间。”

    脸色难看不是因为等他们,而是被顾晏卿抓了个正着,谈了半天工作上的事情,还被迫许下“丧权”承诺,内心哀悼他接下来水深火热的加班生活。

    “没有关系,”祁刑恢复他彬彬有礼的样子,“好了?”

    “好啦,”唐玥玥轻声说,“特别好看,等下给你看照片。”

    祁刑对于这个特别好看的照片没什么兴趣,也轻声说:“我没欣赏细胞,你发给我也是暴殄天物,就不辜负乔小姐的美貌了。”

    唐玥玥听到他这话,有点小高兴,这事情要是换做她公司那些男的,看到乔晚晴这种大美人,说有好看的婚纱照,肯定都抢着看。

    当然,她不是故意去贬低人,大家也没什么龌龊心思,纯属是爱美之心。

    她只是因为祁刑这么说很开心。

    离开工作室,顾晏卿请客,一起吃午饭,渊渊和口口都留在了家里,顾敬之和顾夫人都在家里,所以不用担心。

    难得享受一回孩子不在身边的生活,也是很快乐的。

    他们两辆车,一辆是唐玥玥开的,另一辆是顾晏卿开的,乔晚晴坐上唐玥玥的车,把祁刑赶去了他老板的车上。

    “你们怎么样了啊,还没确定关系?”

    他们虽然不像情侣那样牵手搂肩的,但乔晚晴刚刚看他们,完全是恋人状态,唐玥玥羞涩,祁刑则是宠溺。

    “我不知道怎么说啊,他智商比我高多了,我完全摸不准他的心思,这次他来x市,也是说刚好来办个事情,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顺便来找我的。”

    乔晚晴很想说这顺不顺便,来找了你,就是对你意思很明确了啊,不然就算有事情,最多两个人一起吃个饭,哪里还有这么多的后续。

    有什么好计较是不是顺便的!

    不过暧昧期的女人想的东西会比较多,总疑神疑鬼的,对方随便一个行为一句话,都能解读出一百种意思。

    乔晚晴说:“放心啦,他肯定是喜欢你的,要一个男人对你没意思,是很绝情的,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会给你,更不用说来找你一起出去玩啊什么的了。”

    “那倒也是,天知道我多想冲上去跟他说,我特别特别喜欢你,我们交往吧!每次和他见面,我都要克制不住自己。”

    乔晚晴被她逗笑了:“那你就上啊,你先表白也没关系吧。”

    “不行,万一他觉得我不矜持怎么办!”

    乔晚晴:“......”

    你不表白也不太矜持......

    由于天气很冷,看样子有下雪的趋势,唐玥玥提议去x市有名的悦君来吃火锅,她本来中午就计划带祁刑一起来的,这家火锅店在他们本市很有名,来了没吃就是遗憾那种。

    唐玥玥停好车,和乔晚晴一起下车,这里不好停车,顾晏卿他们不知道把车停哪里去了,唐玥玥正处于爱美高峰期,趁机拿出小镜子看要不要补妆。

    乔晚晴则拿出手机给顾晏卿打电话,得知他们也到了,便约门口集合。

    “小姐,等等,你东西掉了,”乔晚晴挂掉电话,听到身后有人叫,二人停住脚步,回头看,只见一个年轻男人几步追上来,手上捏了两片创可贴,“刚刚你包里掉出来的。”

    “哦,可能是我刚刚拿镜子的时候掉的,谢谢啊。”

    唐玥玥包里习惯性会带创可贴口香糖纸巾这些必要的小东西,以至于整个包包都塞得满满的,掏东西时没注意掉出来很正常。

    她伸手接过来,那个男的却没有放手,唐玥玥不解地看着他:“嗯?”

    “那个,”男的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把后脑勺,“方便问你要个联系方式吗?”

    “啊?我吗?”

    唐玥玥指了指自己,满脸惊讶,要知道,她和乔晚晴一起出去,人家都是问乔晚晴要联系方式的,很少会出现问她的,除非是对方是两三个的那种。

    “嗯,是不是有点冒昧?”

    “是,很冒昧。”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唐玥玥一惊,回头看,只见祁刑和顾晏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后来了。

    唐玥玥触电似的松开还扯着创可贴一端的手,第一时间是下意识地想解释,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要说啥,因为没什么好解释的,好像也没立场解释。

    所以她傻在了原地。

    祁刑伸出手,把年轻男人手中创可贴拿过来,说:“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年轻男人看到帅气且气质不凡的祁刑,登时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不好意思啊。”

    说着,男人飞也似地快步跑了。

    而唐玥玥则原地当机了,脑海里像过弹幕似的飘着祁刑的最后一句话。

    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名花有主......

    有主!!!

    她心里像炸开了一堆烟花,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有点梦幻,又满腔欢喜,高兴得恨不得原地跑三圈。

    “干嘛呢你?”乔晚晴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快进去吧,外面不冷么?”

    唐玥玥一把抓住乔晚晴的手,用力之大,乔晚晴差点叫出声来,低声说:“你冷静点!”

    “我没法冷静啊,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怎么办?!为什么他没有后续了啊,这时候他不应该趁机牵住我的手表白么!”

    “他可能想矜持点吧。”

    唐玥玥:“......”

    悦君来的人很多,外面还有人排队的,不过他们已经定好位了,不用等,可以直接入座。

    四个人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汤底,又点了菜,小火锅很快就上来了,大家一边烫,一边聊天。

    乔晚晴和顾晏卿一人点的是清汤锅,一个点的麻辣锅,两个人就互相交换着吃,一点不考虑如此秀恩爱会闪了对面两只的眼。

    “这个烫鹅肠不错,”顾晏卿从麻辣锅里夹了一筷子鹅肠放在乔晚晴碗里,“快趁热吃。”

    “谢谢。”乔晚晴蘸了点酱料,夹进嘴里,顾总虽不会做饭,但烫个火锅还是没问题的,烫的鹅肠又脆又香,特别好吃,“好脆。”

    顾晏卿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背。

    唐玥玥祁刑:“......”

    “咳咳!”唐玥玥重声咳了咳,“狗粮超标了啊,注意你们对面还有两只单身狗。”

    顾晏卿说:“都名花有主了还单身狗,有人要哭了。”

    唐玥玥好不容易消下热度的脸顿时又红了。

    祁刑轻声笑了笑,说:“你想吃哪个,我给你烫。”

    !!!!

    唐玥玥接收到这个信息,脑袋已经不能思考了,她眼前放的是一盘脑花,所以就昏昏糊糊地说:“就脑花吧。”

    不敢直视猪脑人士祁刑:“......”

    脑花就是猪脑,外表有点......一言难尽,反正吃的人觉得它肉质细腻,鲜嫩可口,简直是人间极品,不敢吃的人,就看到它那血丝狰狞的外表,都想呕吐。

    乔晚晴都要被他们这一对乐死了,传说中恋爱的人智商为零,大概就是唐玥玥女士的表现了吧。

    话说出去没法回收的祁刑童鞋,明明内心排斥,却要装出一副很优雅的样子,帮唐玥玥烫了个猪脑。

    乔晚晴今天又碰到一个奇葩退货的,边吃还要边应付对方,烦得不得了。

    “你现在店铺做得怎么样了啊?”唐玥玥看她忙碌的样子,问道。

    她智商也没全下线,想趁机引出乔晚晴让她一起做淘宝的话题,看看祁刑会怎么说。

    “还行,最近销量一直在升,一天有五六十单。”

    “那不错啦,等你有空去弄,应该很快就能刷起来了。”说到这里,唐玥玥给坐自己对面的乔晚晴递了个眼神。

    乔晚晴一下就接收到她的信号了,说:“对啊,话说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要加入我吗?”

    本来边吃边听她们讲话的祁刑手顿了顿,听她们继续讲下去。

    “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的工作在上升期,感觉辞了挺可惜的,而且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我心里有点没底。”

    “也不远啦,坐飞机才两小时不到,而且哪里一个人,我不是人,祁先生......”乔晚晴意味深长地看了祁刑一眼,“不是人啊。”

    祁刑被cue到,便问:“你们想一起做淘宝?”

    乔晚晴在卖果蔬干他是知道的,唐玥玥有跟他说过,那个果蔬干,元旦前公司举办双旦会,他也尝过,确实味道不错,如果真的能做起来,应该市场前景很好。

    “是我想拉她入伙,她一直在考虑,怕自己一个人来c市,我都跟她说了以后你们两个在一起,肯定是她要将就你的,可是你们现在没确定关系,她不敢贸然过来,祁先生,看起来你要努力哦。”

    祁刑一下就看破了这对小姐妹之间的小把戏,见他们家顾总正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低声咳了咳,说:“我一直在努力。”

    “那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看成果呀。”乔晚晴穷追不舍,恨不得今天就把他们的事情给拍板下去了。

    祁刑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说:“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乔晚晴唐玥玥:“......”

    好气哦!

    “多好的时机啊,”乔晚晴扼腕,“该死的电话,早不来晚不来。”

    顾晏卿看她们小姐妹一唱一和的,摇头说:“好事多磨,老祁的心思其实已经很明确了,你们给他一个表白的时机,别搞得跟逼宫一样。”

    “对对对,稳住心态,不能急!”唐玥玥握拳说,虽然她已经急得恨不得现在就去压倒祁刑了。

    乔晚晴也只能帮唐玥玥到这里了,夹了个丸子给唐玥玥:“姐妹,加油!争取明年包上娃。”

    唐玥玥:“......”

    x市这里并不是每年都会下雪的城市,但今天他们回去的时候,却飘飘扬扬地下起了雪,乔晚晴伸手接住一片雪花,一下子就融掉了。

    “好久没看到大雪了。”

    乔晚晴接了好几片,都融掉了。

    “你以前......常看到大雪?”顾晏卿问她。

    “对啊,”由于顾晏卿已经知道她并非以前的那个乔晚晴,知道顾晏卿肯定去查过一些相关的资料,对于穿越啊、重生啊这些不陌生,所以坦诚地说,“以前我家一到冬天,就白雪皑皑,有时候会一个冬天都不化。”

    现实世界里,她是个标准的北方人,她家那边一到11月中下旬,就会开始下雪,有时候能被大雪罩住一个冬季。

    如今到了这里,x市不属于下雪城市,c市虽然会下,但也不像她以前住的地方那样夸张,而且去年只下了两场米粒雪,就没看到鹅毛雪。

    顾晏卿伸手牵住她的,说:“结完婚回来,我们一起去你家乡看雪。”

    “我的家乡啊,不在版图上。”虽然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几乎无差,但可能是架空的缘故,版图上还是有点差的。

    顾晏卿点了点头,正想安慰她几句时,乔晚晴轻笑地依偎着他,说:“以后有你们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去年家里下雪的时候,口口还不记事,所以这会儿下雪,最高兴的就是他了,赖在外面看雪不肯回去,顾夫人怕他冷,给他裹得圆圆的,跟个小粽子一样,同样被裹成小粽子的渊渊和他一起在外面傻乐。

    “等明天雪下厚了,可以堆雪人!”渊渊说,“你见过雪人吗弟弟?”

    口口傻萌傻萌地摇头。

    “那我们等雪下大后,一起堆雪人好不好。”

    “好!”口口一口答应说,开心地说,“口口喜欢堆、堆雪人!”

    虽然这傻孩子连堆雪人是啥意思都不知道,但听着就是很好玩的样子。

    顾晏卿和乔晚晴到家时,雪已经铺了一小层了,渊渊和口口两个终于在外面玩够,趴在落地窗边眼巴巴地看着外面,恨不得外面的雪一下子变成鹅毛大雪,这样他们就能堆雪人了。

    “渊渊口口,睡觉啦。”乔晚晴洗好澡出来,见他们还在看,招呼他们。

    “堆、堆雪人~”口口开心地看着她,指着外面的雪说。

    乔晚晴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现在雪还那么薄,堆不起来的,要等明天雪厚了才能堆,我们先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就可以堆雪人了,好不好?”

    口口看着渊渊,显然被乔晚晴骗多了,不太相信他,更相信自己的小伙伴。

    渊渊看外面的雪,也知道今晚是堆不成了,点头说:“好吧!”

    口口见状,也跟着说:“好吧。”

    渊渊晚上依旧和他们挤一个床,四个人在这寒冬腊月里,挤一个床睡着很舒心。

    口口的心情很亢奋,一直不肯睡,还不准顾晏卿把窗帘拉上,就要看着黑咕隆咚的外面,仿佛把窗帘拉上雪就会跑掉似的。

    顾晏卿哄他:“快点睡,明天才能早起来,不然明天起不来,出太阳雪就化了,堆不成雪人了,是不是,渊渊?”

    渊渊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说:“是!”

    口口闻言,听话地闭上眼睡觉了。

    可到了半夜,乔晚晴被贴着她睡的口口给吵醒了,她以为口口要喝水还是什么,清醒过来却听到口口含含糊糊地说:“雪人,堆雪人!”

    乔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