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鱼不服 > 192、以己度人
    金丝甲与驽马孰重?

    毫无疑问, 是马。

    墨鲤能够眼都不眨地将金丝甲送出去, 可是这匹马已经跟在身边一段时日了, 还很有灵性, 金丝甲怎么能比得上?

    不过墨大夫也知道,迟早要将这匹马送出去的,因为江南河道纵横,乘坐马车远远没有乘船方便,而且那边的草料北方马也吃不习惯。这只是一匹驽马, 跑不快的,如今的膘肥体壮都是被吃好喝喂出的, 实际上体格很一般,根本经不起病痛与腹泻的折腾。

    墨鲤贴着驽马的额头抚摸它的鬃毛, 然后把马缰交给了裘公子。

    “君子不夺人所好。”裘公子自然能看出墨鲤很喜爱这匹马,立刻道, “如果二位路途不便,在下可以将马带回,他日二位折返时路过豫州南川县裘家,递上拜帖,此马必当奉还。”

    墨鲤没有答应, 也没拒绝。

    他推了推马, 后者扭过脖子蹭墨鲤的脸颊,还试图去啃头发。

    孟戚:“……”

    驽马飞快地望了这边一眼,长嘶一声,撒开蹄子跑了。

    “都要分别了, 何必吓唬它。”墨鲤摸到那一缕被舔得湿漉漉的头发,神情无奈。

    “什么?”孟戚一愣。

    他没有放杀气,也没有死死地盯着那匹马,准确地说他还没来得及采取措施,那马就像受到了惊吓一般飞快逃走,甚至还专门朝这边望了一眼来陷害他!

    这到底是什么马?

    既心黑,又狡猾!

    孟戚痛心疾首,正要分辩时看到墨鲤若有所思的目光,孟戚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冷哼道:“这里不算安全,早些送走才好。”

    ——绝对不能承认他竟然被一匹马陷害了。

    确实是他把马吓走的!没错,他就是这样的龙脉!

    墨鲤欲言又止,最终决定一言不发,以保全胖鼠的颜面。

    “殷夫子梁舵主都已身亡,圣莲坛的线索断了。”墨鲤对圣莲坛背后可能隐藏的黑手十分在意,他转而问道,“孟兄对飘萍阁知道多少?他们有无可能知道内情?只因为收了钱,就能干脆利落地派出这么多死士,用了远远超过需要数量的火.药,令人生疑。”

    “大夫说得不错,飘萍阁或许是一条线索。”孟戚沉吟到道。

    可惜飘萍阁向来神秘,孟戚对江湖掌故又是一知半解,实在不知道更多消息。

    “……只听闻他们亦是挑雇主的。”

    “怎么说?”墨鲤本能地觉得这里面有名堂。

    孟戚缓缓道:“飘萍阁最为神秘的地方是,生意是他们主动找上门的。如果有人需要雇佣杀手,想找飘萍阁这块金字招牌就得放出话,等飘萍阁的人出现。”

    “这怎么可能?”墨鲤诧异万分,所谓暗杀要不露风声,倘若一个人把自己要找杀手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他的仇人难道不会提高警惕?仇人死了之后,官府也是吃白饭的,追查不到真相吗?

    孟戚抚掌笑道:“大夫所想,亦是我之所想。”

    所以问题来了,雇主不能把找杀手的事宣之于口,杀手又是如何恰到好处上门揽生意的?

    “我们去找四帮十二会的人?”墨鲤提出。

    既然有接触,就能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孟戚颔首,随后补充到:“如果可能的话,还应该把风行阁的人抓来问问。”

    卖情报的风行阁,神秘杀手飘萍阁,两者的名字都很相似。

    墨鲤一点就通,如果这两者没有沆瀣一气,从飘萍阁杀人跟找雇主都需要及时准确的情报这点推测,杀手不是风行阁的大主顾,就是风行阁搜集情报时的竞争者。

    别人可能抓不到飘萍阁的底细,风行阁肯定有不少线索。

    “四帮十二会是豫州的地头蛇,从他们那里打听风行阁的位置跟掌事者,绝对易如反掌。”孟戚用一句话决定了这些地头蛇即将遭遇的不幸。

    孟国师决定跟大夫上门找他们谈谈。

    ***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巷尽头传来哀嚎。

    手持兵器的彪形大汉横七竖八地塞满了巷子,还有人缩在墙角装死。

    可惜这人装死装得很假,呼吸急促,时不时还睁开眼偷瞧,墨鲤想不注意都难。

    察觉到自己被一只手拽起来之后,装死的人慌忙挣扎起来:“这位前辈,我就是个跑腿的喽啰,是没名没号的人物。”

    墨鲤看了一眼他惊慌大叫的脸,皱眉问:“你确定要继续说谎?”

    那人一顿,不明白自己哪里露了破绽,明明这两个煞星都走过去了,抓住了他的手下准备“拷问”,怎么忽然转头把他揪了出来?这是诈他,还是真的知晓了他的身份?

    “前辈,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你们帮会这样富裕,连没名没号的低字辈小人物也能餐餐吃肉?”

    “……”

    那人震惊万分,差点以为自己牙缝里塞了肉末。

    舌尖下意识地舔舐,发现根本没有,他神情一变,苦笑道:“阁下好法子,竟然这般诈我。”

    墨鲤心道这还真不是诈,虽然世家官宦用茯苓香片皂角熬煮的膏状物刷牙,平民百姓只能用青盐,但是穷苦之人跟能吃上肉的人区别还是很大的,他们张嘴说话时就把身份泄露出来了。

    寻常人无法一眼判断,因为这需要过人的目力。

    “说罢,你们是如何跟飘萍阁接头的?”

    “飘萍阁找的是龙头会,不是我们长信帮,牵头的是江南八韵堂,且吾等是为了铲除圣莲坛妖孽……”

    这时孟戚也丢下俘虏,踱步行来。

    “大夫眼力精准,人群里一抓一个准,交给我罢。”

    “不不!”那人本能地叫道,后颈汗毛直竖。

    他亲眼看到自己手下不是一招之敌,像破枝败叶般被秋风卷得七零八落。

    圣莲坛不可能有这等高手,否则梁舵主早就把他们四帮十二会打趴下了!

    圣莲坛暗藏的高手,可能是那种吃了秘药发疯的死士,也有可能是身份隐秘的正道人士,所以不能轻易动用,这两人他却从未在豫州道上见过。

    “你们究竟要什么?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是不是八韵堂的人出卖了我们?”

    墨鲤虽然对八韵堂十分厌恶,但还是开口道:“你们为何对自己这般有信心,藏身之地暴露就是被出卖?”

    长信帮头目愣住了,满脸不解。

    孟戚抱着手臂道:“你们花钱请了飘萍阁,又让八韵堂的人卖力,难道对结果毫不关心?只需要跟踪你们留在附近山坡看情况的人即可,他们总得回来报信。”

    “不可能,他们藏在一个洞穴里……”

    “能看到所有情况的高地就那么几处,并不难猜。”

    孟戚很赞同墨鲤的看法,不止是江湖帮会,昔年征战天下时他遇到的乌合之众也是,每次栽跟头都觉得有人出卖了他们。

    用得着出卖吗?随便找找就是破绽,顺着一条线索就能追到罪魁祸首头上。

    要是圣莲坛和飘萍阁也这么容易解决就好了。

    “不,他们没有直接回来,而是放了鸽子!”长信帮头目不相信有人能追上鸽子,暗器打下来还有可能。

    孟戚没接话茬。

    事实上鸽子追起来比人还要容易。

    至少鸽子不会混进人群换件衣服乔装改扮。

    “报信的鸽子找的是你们长信帮,而不是你口中的龙头会,这又怎么说?”孟戚逼问。

    “我……假装你们没来过,继续派人去另外几个帮会报信?你们跟着去?”长信帮头目灵机一动,直接推卸责任。

    墨鲤被他的话逗乐了。

    江湖上有硬骨头,也有这等油滑得不行的家伙。

    “你们帮主呢?”

    “他不管事,找他无用……好吧,在下就是。”那人连忙举高双手,示弱求饶。

    “把你知道的事都说出来,关于飘萍阁与圣莲坛……你们是如何计划,又怎样打算的?”

    长信帮主眼珠滴溜溜转,他一边满口答应,一边锲而不舍地说:“片面之词前辈怕是不信,要不要再抓别的人来?前辈也可多问一些。”

    “……”

    “前辈见笑了,主要是四帮十二会一起办的事,怎么着也不能我一家倒霉是吧?”

    面对坚持要出卖同道盟友的长信帮主,墨鲤总算明白这人为何张口就怀疑别人出卖他了。

    无非是以己之心,度人之心。

    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觉得别人都会出卖他。

    ***

    黄瓦红墙,夕照绿波,豫州明川寺。

    这是一处前朝古刹,六十年前不幸毁于战火,僧人四下逃散,便成了一座空寺。

    楚朝年间有乡绅出金重建明川寺,修至一半时这位员外意外坠马而亡,众人言称不吉,寺庙便停工。久而久之附近的路径被荒草埋没,寺前的池子成了死水,水中遍布绿藻,混在附近的荒草之中像是一片特殊的草地。

    这座荒废古刹的宁静,在今日被打破了。

    “扑通。”

    落水声连响,孟戚把手里提着的人丢进了池塘之中。

    长信帮主看着新落水的两人,没好气地说:“别扑腾了,这水又不深。”

    除了绿油油的闹得人十分狼狈,以及池底遍布淤泥让人拔不出脚之外,水深才堪堪及腰。

    “如果把四帮十二会的帮主全部丢进来,这池子可能不够大。”长信帮主被丢进池子的第一时间中肯地建议墨鲤孟戚节省空间,只抓几个重要的家伙即可。

    ——他给出的名单,估计都是仇家。

    孟戚自然没有听他的,找归找,最后带回来都是他认为有用的人。

    一个是四帮十二会里名望最高的镖局主人,一个是龙头会里管账目的帮主亲信。

    付给杀手的钱经过龙头会的手,镖局则是黑白两道都有关系的人物,知道的事情也最多。

    这两人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孟戚劫走的。

    “阁下究竟是哪条道上的,惹了龙头会,是不想走出豫州了吗?”那账房抹掉脸上水藻,愤怒地叫嚣着。

    太京龙脉觉得龙头会这个帮派名很不错。

    就是人太没眼色。

    “风行阁的人找到了?”墨鲤传音问。

    “冲进去砸他们铺子太过引人注目,特别是那些火.药惊动官府之后。”孟戚好整以暇地负手悠然道:“现在豫州出了这么大事,风行阁怎会落后于人?你我只需在这里等着,龙头会依仗的靠山也好,风行阁的人也罢,很快就会露面。现在先问我们想知道的事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