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妖女[快穿] > 1099、乖乖女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w-`)  尤其是,如今对于斯蒂兰来说, 传承拉古奇的血脉,在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的身上流着拉古奇的血脉,对于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 这些人却如此恶毒,要再次毁灭她的希望。

    斯蒂兰的唇角冷冷挑起, 眼眸里隐约有红光闪过。

    就算是她不为拉古奇的唯一后裔, 可是只要是女人,若是没有了生育能力的话, 都是会痛苦绝望无比的。

    看着婉嫔递过来的那杯茶,夏兰垂眸轻笑着, 人心能有多恶毒呢?

    夏兰之前也是在此次游猎之中中了绝育药,明明她根本就没有被皇帝所宠幸。

    可是这些后宫里的女人自然都害怕她生出子嗣之后,依着皇帝对贵妃娘娘的宠爱,这后宫之中再无她们的立足之地!

    可是事实上,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却是皇帝,若不然的话, 夏兰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中招。

    即使是皇帝不会宠幸夏兰,可是他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夺走了她的生育能力。

    就仅仅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理由, 就让她成为了一个残缺的女人。

    而对方却是和江如月生了一对双胞胎,将江如月捧上了皇后的宝座,他们的儿子成为了太子, 女儿在宫中横行无忌,不少妃嫔都被鞭笞过。

    为了显示和夏贵妃交好,自己是夏贵妃的人,江如月可是夏兰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作为皇帝最宠爱的女人,若是皇帝一直留在夏兰这边,任谁都不会疑心他其实是来看望江如月的。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皇帝和这江如月两人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只不过,既然要本宫帮忙打掩护,那么他们也得付出一点代价不是?

    既然和夏贵妃交好,和她走得那么近,那么若是误食了下给夏贵妃的药岂不是很正常吗?

    见着夏贵妃一直不接过自己手里的茶,婉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手也轻轻颤抖了起来。

    然而夏兰此时却是轻笑一声道:“婉嫔有心了,这杯本宫就赏给云贵人了,你们可是要像她一般识时务才好啊。”

    在众妃嫔看来,夏贵妃这是对她们杀鸡儆猴,同时也是提醒她们,只要跟着她,就有好处。

    看看云贵人,她可不就得到了婉嫔娘娘亲自倒的茶吗?

    若不然的话,平日里一个小小的贵人,哪里有这般的福气?还不是云贵人抱住了贵妃娘娘这根粗大腿吗?

    江如月有些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这些日子夏贵妃看上去虽然接受了她的投诚,可是一直对她却是不冷不热的。

    而且明明之前皇帝调查过了,将夏贵妃的资料递给她看,让她投其所好的,可是却都收效甚微,就连上次她被皇帝责罚都没有过来救她。

    可是如今,江如月心头正疑惑,却对上了夏贵妃含笑的眼眸:“云贵人,这是本宫和婉嫔的一番心意,你可不要辜负了啊。”

    这话,就算是江如月不想喝茶,也会喝得干干净净以表敬意。

    然而江如月身边的青芜,却是看见了那杯茶的瞬间就脸色大变。

    仅仅只是一瞬间,可是夏兰还是注意到了,到底是皇帝身边的宫女,就是不一样,看来还是知道内幕的呢。

    不过知道又怎么样?就是要你知道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喝下去。

    江如月并未注意到青芜的脸色,她正准备喝的时候,旁边的青芜连忙小声提醒道:“娘娘,不能喝。”

    江如月动作一顿,青芜是皇帝的人,她说的一向不会有错,因而江如月迟疑了起来。

    “云贵人,你这是做什么?难道瞧不起本宫吗?”

    夏兰并未再出声了,她说一两句就够了,若是说多了的话,会惹人怀疑的。

    更何况,瞧瞧,就算是她不说话,自然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

    这下药是婉嫔干的,事实上若不是皇帝帮她扫尾的话,她哪里会下得那么成功?

    她如今眼看着贵妃不上当,可是能够害到这个自己从小就看不顺眼的庶妹也是好的。

    因而眼看着江如月停下了动作,她就出声逼迫道。

    江如月额头冒汗,如今她不可能明知道这杯茶有问题还继续喝下去,可是婉嫔的话却又逼得她进退维谷。

    “不,娘娘,妾身只是,”江如月这会儿有口难言。

    青芜眼眸一狠,若是她没有保护好江如月的话,等待自己的也只会是陛下的酷刑。

    因而她准备动手毁了这杯茶,就算是众位娘娘动气惩罚她,只要她保住了江如月,就依然不会有大事。

    夏兰早就预料到了青芜会有此举,因而她早就示意了两个小宫女,不着痕迹的靠近青芜,钳制住了她的动作。

    “云贵人,既然没有,你还不快喝下。这可是贵妃娘娘赏赐的,你难道也忍心让贵妃娘娘对你失望吗?”

    看着江如月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喝,婉嫔也动怒了,冷喝道。

    对于对方借着自己的名头狐假虎威,夏兰并不在意,见着江如月向自己投过来的眸光,她也是含笑点头,眼眸里表露出的意思却是和婉嫔一样。

    如今江如月势弱,她还需要夏贵妃的庇护,不能和她撕破脸皮。

    因而江如月咬牙,心一狠,就想将这杯茶给喝了下去。

    她想着自己有皇帝保护,后宫里的女人下毒陷害,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太过,陛下哪里什么没有?

    因而江如月盘算着她喝完之后就立刻去找皇帝,她相信就算是再稀奇的东西,他也会找来为自己解毒的。

    江如月也是一向是个能够对自己下手的狠人,若是此举能够赢得贵妃娘娘的信任,对于她和皇帝的计划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江如月的算盘打得好,后宫之中的女人的确是弄不到什么厉害□□的,可是架不住这后头的人是皇帝啊。

    皇帝可是特意为夏兰找来了那种剧毒,只要喝一口就再无解药,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生出一个孩子来了。

    青芜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就要喝下那杯茶了,她心头急得不得了。

    她正想不管不顾的大叫出来,然而两个小宫女却是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看着江如月喝下了那杯茶,青芜眼眸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一脸的死灰。

    完了,全完了!她整个人多仿佛没魂了一般。

    然而夏兰却是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来,难道她就应该被他们所害吗?也是时候让他们自己尝一尝这滋味了。

    江如月还不知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一脸的恭敬将茶杯放回去。

    夏贵妃对她也笑得异常和善:“云贵人真是个妙人啊,以后多来本宫宫里多走动走动。”

    江如月心头激动,她终于得到了夏贵妃的信任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夜晚,夏兰脱下衣衫,在泡满了花瓣的温泉里沐浴,她舒服的仰靠在池壁上轻叹了一口气。

    “阿宝,季荀如今在何处?”

    夏兰眼眸微微一转,她就又有了一个坏主意了。

    见着夏兰这幅灵动娇俏的可爱模样,阿宝就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又不安分了。

    “他也往这边温泉来沐浴了。”

    “你帮我将他引过来!”

    对于夏兰的吩咐阿宝毫无意外,它就知道会这样。

    沉默半响,阿宝幽幽道:“小主人,你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吗?我只看见了你在泡汉子。”

    而且,有一句话阿宝已经忍了很久了:“夏兰是位纯真矜持的大家闺秀,不是放浪不羁的小浪货啊!”

    斯蒂兰无辜的眨了眨眼眸:“我亲爱的小阿宝,人家的任务明明完成得这么出色,泡汉子只不过是业余调剂罢了,我也需要点娱乐啊。而且,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传承拉古奇血脉吗?”

    “你这小贱人,还以为自己是昔日的丞相千金吗?”

    “老娘要你上台就上台,你若是再敢不听话的话,老娘就让楼里的龟公破了你的身子,正好他们也想尝尝这昔日云端上的贵女的滋味。”

    眼前的一根手指指来指去,几乎就要戳进自己的眼睛里面去了。

    斯蒂兰连忙躲开,还有她飞溅的口水,真是恶心死了。

    这个原先的拉古奇家族小公主,后来的吸血鬼女王,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她很想怼死这个老鸨,可是她的身子却是虚弱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小主人,不能妄动杀念,更加不能滥杀无辜。”

    阿宝的声音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响起,这让斯蒂兰的火气越盛了。

    “你没看她将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吗?”

    斯蒂兰心里可委屈了,让阿宝也于心不忍:“放心,真有人欺负你,随便你怎么做。”

    斯蒂兰轻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什么了,事实上还是因为聒噪的老鸨出去了,让她的心情好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