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 178、第一百七十七章
    洛书下意识地看过去, 看见方思远已经全然没了平时的冷静,他看向阿荼的目光缠绵又眷恋。

    他一路追寻甚至不惜弃文从武的,竟然是阿荼吗?

    没想到他竟然是知道的。

    洛书好笑, 早知如此, 何必让方思远苦苦地在醉仙楼等着……不对,方思远想求师来着,就算是早遇见了, 估计也要在醉仙楼走一遭。

    这么想着, 洛书看向了阿荼,一看之下却是一愣。

    他上次见阿荼还是刀尖起舞那次,差不多一个半月之前,那时阿荼分明就是没有内力的,而现在,看她面色红润、步履轻盈、呼吸绵长有力,竟然像是有了寻常人数十年的苦修。

    莫非是上次他离得远没看出来?

    方思远已经上前与阿荼交谈,挡住了视线, 洛书也不再多看。空中楼阁的几人都对方思远有些好奇, 但是因为方思远与阿荼久别重逢的样子,也按下了心里的疑惑。

    雷世苍见韶斩身旁的位置被吴晓云“霸占”, 默默怨念,看见洛书看向阿荼,眼前一亮,笑着走上前去:“来来洛兄,你看我这妹子, 一手隐匿内力功法可是连我都看不出来,你以前应该也见过,你看如何?”

    众所周知洛书好武,自己这妹子有这种本事,没准两人相谈甚欢,阿斩就……咳咳,不会来得这么频繁了。

    看着洛书的相貌,雷世苍觉得自己很有压力。

    阿荼听闻雷世苍叫她,便跟着上前,方思远似乎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看向阿荼的目光痴痴缠缠,洛书看着似乎是毫不留恋的阿荼垂眸沉思。

    雷世苍没有注意到这些,冲洛书解释道:“之前我一直以为阿荼是不曾学武的,这次才知道,原来早些年阿荼曾遇到过云游四方的高人,他见阿荼天赋绝佳便收了阿荼为徒,但是不要阿荼说出他,又传了阿荼隐匿功法加以遮掩。”

    云游四方的高人往往都不想旁人知道自己的踪迹,因为云游四方当然是看尽湖光山色,打抱天下不平,这天天被人暗杀或者拜师是什么鬼,所以阿荼的情况倒是不奇怪,不过这隐匿功法倒是令洛书有几分好奇。

    说话间阿荼已然到了洛书面前,聘聘婷婷行了一晚辈礼,“洛师父。”

    声音如出谷黄鹂,清越宜人。

    洛书笑着点头,与阿荼目光对上的刹那,却奇怪地发现阿荼浑身一震,脸色似乎白了一白。

    ……嗯?

    他有这么吓人吗?

    雷世苍也察觉到了阿荼的不对劲,忙问:“阿荼,你哪里不舒服吗?”

    阿荼微微蹙起眉,轻声道:“有些头晕,大抵是昨晚睡得晚了。”

    有人拉长了声音调侃道:“也不知道是谁得知雷大侠今日要来的消息,一夜都没有睡。”

    吴晓云的丈夫赵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摇着头道,似是埋怨,又似是心疼。

    赵柯是阿荼的哥哥。

    洛书听了之后大脑当机了一秒,看着阿荼红了脸嗔了赵柯一眼,羞怯地看着雷世苍,又低下头,对洛书轻声道:“小妹有些不舒服,洛师父见怪了。”

    洛书一边机械地摇头说没事,一边下意识地往韶斩的方向看去。

    韶斩罕见地低着头,洛书不必交谈都能看出韶斩的茫然与失落。

    傻孩子,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听见阿荼身体不适,方思远连忙上前,焦急地有些手忙脚乱,最终还是阿荼说自己只是没有休息好,方思远才犹豫着停下了请大夫的脚步,然而他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看向雷世苍,脸色一白。

    王懿与杨迩终于在不动武的情况下被赶了出去,洛书这才有空去梳理着几人之间的关系。

    王懿对方思远动了心思,方思远痴恋阿荼,阿荼暗恋雷世苍,雷世苍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将阿荼当妹子。雷世苍与韶斩两情相悦,然而雷世苍还没有鼓起勇气表白,而韶斩别说察觉到雷世苍的心意,连自己的心意都没有弄明白。

    洛书真情实意地叹了口气。

    贵圈真乱。

    二零八八察觉到洛书的心情复杂,关切地问缘由,洛书便将这一遭事情给二零八八说了,谁知二零八八听了之后不吭声了。

    洛书起初还奇怪,接着一愣,突然发现这雷世苍与韶斩之间的关系,不就如同他们两人之间一样。

    洛书不由自嘲,看别人倒是一清二楚,看自己却难见本心,这就是身在山中不知山吗?

    时间没有给洛书感慨的空闲,洛蛰与苏大厨前来,告知洛书人已经都选好,洛书便暂且告别众人,去见选出的这些人。

    苏大厨与洛蛰看人都是一把好手,洛书看了一遍没看出不妥,便叫这些人明日来进行培训,今日小归小宇他们都要到了,没打算开业,醉仙楼就等着招待洛书的小客人呢。

    ***

    “王二,怎么办啊……”杨迩恨不能以头抢地,看向醉仙楼的目光一会怨念,一会欢喜,简直像得了癔症,王懿觉得简直没眼看。

    “这次不行不还有下次,你又不是没有被拒绝过。”王懿无所谓道。

    杨迩叹气,“我以为这次很有把握的。”

    王懿摇头,“只要这掌柜的不是个想讨好你的,就不可能把你放进去。”若不是杨迩硬拉着他,他也不会来干这种事。他寻美人向来是风花雪月伴其身,何曾为了一个人来当着这劳子账房先生。

    不过虽是情理之中,依旧让他有些生气。

    杨迩又叹了一口气,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怎么一点不着急?”

    王懿见杨迩垂头丧气的样子,摇摇头,“美人虽好,不过是调剂,没必要为了谁要死要活的。”他挑眉看着杨迩,对发小的“堕落”鄙夷不已。

    “论起容貌,那楼主倒是绝佳,还有今日的那个小姑娘,竟然生了一双金瞳。”

    杨迩直起身,警惕地看向他:“你想做什么?你不会是……”

    王懿笑道:“若是我将那楼主拿下,自然会给你多多的时间与洛晴相处,届时无论是思远还是那小姑娘,不都是手到擒来?世有丛林万亩,我何必枯守独木一根?”

    杨迩皱眉,这明明是以往他们之间常见的论调,甚至是京城子弟中除了个别“异类”共有的想法,现在听来却不知为何格外刺耳。

    散云他那么骄傲温柔的一个人,若是他真的有朝一日能与之双宿双栖,怎么忍心将他锁在笼子里,和一群莺莺燕燕争风?

    若是旁人这样说也就罢了,他最多当做没听见,但是王懿是他多年好友,哪怕两人常常互损,但凡一人遇难,另一人哪怕把命豁上也要把人拉上来。因此杨迩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得一人心白首不离更好些吧?”

    “王二,要是你老了也没真心人陪在身边,我可不陪你。”

    近乎调侃与诅咒之间的论调,若是换一个人来说,王懿定然要将人好好整治一番,但是王懿早就习惯了杨迩的这张嘴,知道发小这是关心自己,便摇头道:“杨二你这张嘴,早晚有一天给你招祸。”

    杨迩见王懿不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上前一步沉声道:“王二你别不当一回事,那小姑娘分明就是有武功在身的,别把她当做京城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

    大穹国对女子约束不大,没什么不准抛头露面的规定,但是依旧有如韶斩自由自在闯荡江湖的,有如京城中某些家的小姐娴静文雅的。

    不说皇城之中无真情,在京城中,那些家里的大小姐也少有自由自在选人家的,大多要为了父兄与家族的前程联姻。而为了建立联盟,京城中的公子哥儿娶三妻四妾也是常事,这三妻四妾之中多没有自己可心的人。

    是女子就不可能没有想过一人一世一双人,京城中的小姐是无力反抗迫不得已,但是江湖中的仙子就没有什么顾虑了,那金瞳小姑娘的脾气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温和的,那腰间的鞭子带着倒钩,要是知道王懿存着这样的心思,恐怕一鞭子下来,他就要去找棺材了。

    王懿少见杨迩这样严肃的样子,便也正了正神色,笑道:“放心,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醉仙楼的生意太火了,在城外都能将城中的客人分走,城中的那几家酒楼后面的人又不是吃素了,肯定来找过麻烦,但是现在醉仙楼一日比一日火爆,身后站着的,定然是某个地位极高的人。”

    王懿顿了顿,取过小厮递过来的扇子轻摇,“若是在朝廷中,那人的地位大概在你我父亲之上,否则今日不可能这样将咱们赶出来。”

    “或者,若是在江湖中,那人的或者是某个门派,或者是名声极好的一方大侠。”

    “这样的人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有打算去招惹。”

    “想要温香软玉,最先的,还是要有命在。”

    王懿摇着折扇,分明容颜温润,却窥得三分凉薄。

    杨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王懿确实不打算去招惹,但是原因不是服了自己的话,而是本就没有打算动手。

    自己根本没有劝动他。

    杨迩这次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与王懿相识多年,当然知道他看似温润,实则最是冷硬,大概只有等他对谁真的动了心,才会将一身桀骜收敛。

    可是这个人,又是谁呢。

    王懿见杨迩低着头面带愁容,用扇子敲了敲他的头,“走罢,今日不开店了,那明日必然车马如龙,你要是想再见你的美人,最好今天下午就早早地来排队了。”

    ***

    醉仙楼的酒菜质量向来不必多说,但是鲜有人知,醉仙楼的厨子另一手绝活是速度。

    “小琴切菜,小凌去热锅,油呢?小杜去拿!”

    几位大厨指挥着学徒四下忙碌,井井有条,不多时香气就爆了出来,薄薄的门板根本遮不住浓郁的香气,洛书看着韶斩睁着圆圆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厨房,就像只毛茸茸的猫咪一样,被萌了一下,同时相当理解韶斩的反应。

    说实话,楼里大厨的手艺是真的没的说,也就比小八差一点点。

    想到这里,洛书不由得舔了舔嘴唇,环视四周,见小七和宁恒聊地正欢,雷世苍被空中楼阁的人团团围住,没有人注意这边,便冲韶斩招招手,“勺子,走。”

    在韶斩诧异的目光中,洛书带着人左转右弯,一直从侧门钻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就被香气撞了一个满怀,脆皮鸡,木炭鸭,爆炒田螺,红烧肉,麻辣兔头,清蒸鲈鱼……前面一道道都是大菜,放足了料,催人食欲,洛书舔舔嘴唇,留恋地看了一眼这些不太好下手的菜,然后动用了十成的隐匿轻功,开启蛇皮走位,硬生生带着韶斩在苏大厨眼皮子底下钻了进去。

    “勺子来吃块酥肉条~”

    洛书连连招手,韶斩一口咬下,外面酥皮韧性,里面猪肉多汁,一口咬下竟然有种爆浆的快感。

    “这还有煎带鱼!”

    带鱼只有两侧有小刺,正中一根大刺,咬住一侧就能将这些次小刺除尽,吃起来极为方便。大带鱼肉厚但是不好入味,但是严大厨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大带鱼内里的肉也带上了咸香,大口咬下,极为过瘾。

    “再来块腌豆腐吧,哎这还有肉花卷,来来。”

    被腌过的豆腐不如嫩豆腐滑嫩,但是入口即化,口感微咸,清清爽爽,别有一番风味。肉花卷里面的肉是经过腌制的,用料十足,加上少许葱花调味,哪怕没有菜洛书也能吃下十来个。

    厨房里有些菜一做会做很多,就像是馒头,做出来不会一次性都端上去,洛书这次就是带着韶斩来打的这些菜的主意。

    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消耗极大,不说几乎时刻都在进食的洛书,哪怕是韶斩,食量也能抵得上两三个在农忙期间干体力活的家里支柱。因此这些也就是垫垫肚子,洛书每样又是只让韶斩尝一点,因此完全不影响一会的大餐。

    两人学了那么多年的武,今日把浑身解数都用在了这小小的厨房中,在诸位大厨的严防死守之下,愣生生地从头到尾偷吃了一个遍。

    “洛洛弟弟,这些甜点都摆盘了,也可以吃吗?”韶斩看着台子上的糕点,有些迟疑。

    洛书摇头,压低了声音道:“没摆盘呢,这是商大厨顺手放的,他不摆齐了不舒服。”

    渐渐靠近糕点,洛书浑身肌肉紧绷,他可不止一次被从这里抓住,和洛晴斗智斗勇了这么多次,整个厨房的人都知道他洛书喜欢往这边走,结果为了防止他偷嘴,这边的“警卫”是最多的……简直岂有此理!

    洛书磨了磨牙,悄悄凑过去。很好,简直完美,没有人发现!

    像壁虎似的贴在墙上的洛书和韶斩动作整齐划一地偏头望了望,然后对视一眼,露出了志同道合的笑容。

    洛书舔了舔嘴唇,准确无误地从中各个样式的糕点中拿了一块冰皮梅花糕,在一群做工几近艺术品的糕点中堪称其貌不扬,但是一口咬下方知内有乾坤。

    淡淡花香将之前的浓油赤酱香气冲散,微微的凉。

    小八做的。

    洛书吃完一块回味片刻,恋恋不舍地看了剩下的几块一眼,拿了一块荷花酥。

    甜甜的。

    也甜。

    只是少了些味道。

    平时做零食吃分明也是上品,可是吃过了更好的,就有些味同嚼蜡的意味。

    洛书叹了口气,耳畔传来一声轻轻的低笑。

    嗯?!

    洛书愕然回头,见小八面无表情地端着盘子看着他……以及手上被咬了一口的荷花酥,当场抓了个人赃并获。

    洛书心虚地左右看看,连忙举起手中的荷花酥,“我有雨露均沾的。”上次按着一盘点心往死里撸羊毛,一不小心把二零八八答应给几位大厨品尝的份也吃了,被几位大厨追杀出二里地,可以说是非常没有掌柜的的威严了。

    二零八八看洛书警惕又讨好地看着他,不时地还瞟一眼他手上端着的甜点,不由有些无奈,心软成了一片,还有点微微的酸味。

    “没事,这盘糕点就是做给公子的。”

    “之前做给几位师傅是他们说要借鉴我的手法。”

    当初学厨艺不就是为了做给你吃。

    他说着捏了一块米花糕送到洛书嘴边,依旧面无表情却眉眼温柔:“尝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韶斩: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人……为什么我突然饱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