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洲。

    团团金色小花拥簇在枝头, 轻风一拂, 招摇山的月桂林伴随着缕缕幽香下起一阵淡金细雨。

    “他让你来找我?”摇光坐在一棵月桂树下, 看着千里迢迢赶来的烛风,一时百感交集, 不知该露出什么神情。

    青溟剑失踪已有五六天, 她虽然心里焦急,也只能安慰自己那厮有姬圣兜底, 处境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加上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让她暂时转移了注意力。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刚将狐狸的事压在心底, 他的心腹就跑过来了。

    烛风一脸肃然的颔首道:“公子早就有交代, 若此次他去堕海后没有音信,就让属下来找您。”

    “他还说了什么?”摇光眉心一动,看来翡涟御去堕海前也不是什么也没准备, 想到这里她微微松了口气。

    她就知道祸害遗千年,尤其还是对方还是只狡猾的狐狸。

    一枚纳戒被烛风双手奉上, “这是公子让我交给您的,还有这枚玉简,里面是公子吩咐属下查的东西, 属下已经全部整理好了。”

    说话间他将一枚玉简拿出来, 一并奉上。

    摇光听完他的话,眉一挑,坦然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神念探入玉简, 霎时间海量讯息涌入脑海,让她的脑海有片刻浑噩。

    “梁桀?没想到他竟然也是……”

    消化完玉简中最后的内容,她脸上露出意外之色,抬眸看向烛风,问:“这些东西,你们是何时开始查的?”

    “回禀主母,四十余年前公子就开始让属下等追查此事。”

    “主母?他让你这么喊的?”摇光撇撇嘴,也没在称呼上纠结什么,“这些年你们查到的,全都在这儿?”

    几十年时间,虽然对修行中人来说不长,但不算在须弥树的那八百年,她在天曜界满打满算呆了不足百年,狐狸比她大不了多少,也就是说他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追查魔祖本源之事,并且掌握了许多消息。

    比如,魔祖七情六欲的转世,大部分已经被他查明身份;又比如,骆子楚与无嗔丢失的魂魄,在几年前莫名其妙回归了。

    烛风恭敬的答道:“这些年查到到东西已经全数收录在玉简中,余下的属下还来不及整理,都还在影子那边,”说完他顿了顿,才犹豫的继续说,“主母之称是属下自作主张,公子并未让授意,不过在属下眼中您就是主母。”

    公子不仅将这些年查到的东西透露给清璇妖王,连影子都交给了她,他就知道什么灵徽仙子都是幌子,只有清璇妖王才是公子认定的道侣。

    摇光摩挲着手里的纳戒,拧眉道:“他还做了什么安排?外面查探消息的人现在如何?”

    所谓“影子”,一般都是大家族里培养起来的暗桩,在天曜五洲隐姓埋名,专门负责为主家打探消息和做些明面上不好处理的事。摇光听翡涟御说起过他有十多个属于自己的影子,这些影子与他契结了灵契,绝不会背叛他,为了翡涟御的命令,甚至连天狐大圣都敢违抗。

    “影三他们还有任务在身,只有影六和影十没有任务,主母可要召回他们?”

    影子和护卫不同,护卫是属于整个家族的,而影子在某种程度上是“私产”,主人若下落不明,“私产”就有些微妙了。

    翡涟御将他的“私产”交给自己,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他觉得自己就一定会接受?摇光轻哼一声,以前什么都不告诉自己,现在人都不在了倒是愿意和盘托出。

    想到这里,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烛风,“别乱认主母,我可不是你的主母……不过,他们若是想过来也无妨。”

    算了,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想为难人,那些人都是翡涟御的影子,应该还有些用处。

    “是。”烛风仿佛松了口气般,颔首应道。

    翡涟御如今的情况,摇光并未想过要瞒着离焰妖尊,然而几天前她将消息送到千乘山脉后,那边却毫无动静。就在她对中洲那边不抱希望时,烛风忽然找了过来。

    “你将去堕海前你家公子和你说的话,从头到尾再说一遍。”她看着眼前之人,叹了口气。虽然明知希望渺茫,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试图找出些蛛丝马迹。

    烛风闻言将当日的情形复述一遍,摇光按了按有些胀痛的脑袋,无奈的挥手令他先退下。

    按他的话,狐狸应该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但是天机难测,人世无常,也不知他是否算到了如今的处境?

    等烛风离开后,摇光独自坐在,最后无声暗叹一声,将神念探入烛风交给她的纳戒中。

    纳戒空间不大,里面放着只有五块大小不一的天地炉碎片和一颗拇指大的珠子。她将珠子取出,对着光线凝视,只见透明珠子中浮着一缕不足半厘宽的柳叶状东西。

    这是?

    “你为什么也有造化玉碟碎片?!”刚刚溜进来的大乌刚好看见她手里的东西,惊讶的脱口而出。

    “你说这是造化玉碟碎片?”摇光讶然,须臾后反应过来,狐疑的转头看向它,“也有?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有?”

    大乌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你听错了,本大爷没有,只是以前曾经见过一次!”

    “是嘛,”摇光握紧手里的珠子,意味深长的笑睨着它,“当初在黄粱城,你也去了混序之海吧,怪不得血云魔君追着你不放。”

    “乌大爷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大乌左顾右盼,就是不看她。

    摇光挑眉,轻呵一声:“难怪回来以后不嚷着要出去,乖乖待在这里,你在混序之海得到了多少造化玉碟碎片?”

    “咳咳,低调低调,”大乌眼珠咕噜咕噜转,谄媚的绕着她转,“大不了大爷分一点给你,不过我给了你,你一定要保护好乌大爷。”

    它从纳戒中取出一个三寸高的玉葫芦,摇光掌心一吸,刚想查看从大乌那儿拿走的葫芦,张延忽然匆匆跑进来。

    “仙子,天极宗宗主陨落了!”他激动得满脸涨红的向她禀报这个消息。

    摇光闻言连手上的动作都忘了,惊诧道:“你说什么?天极宗宗主陨落?”

    她知道一两百年后天极宗因为内斗元气大伤,但是天极宗可是云洲顶级宗门,是谁能杀了天极宗的一宗之主?

    原著里,即使天极宗实力大减,但是天极宗宗主还活得好好的。

    张延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压低声音说道:“据说是九荒狱出来的。”

    摇光深吸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她之前说的那件被转移走视线的大事,就是关于九荒狱。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九荒狱里关押的那些人全部跑出来了。幽洲九荒狱一开始是巫族关押犯人的地方,也就是说关在里面的人年纪最大的是荒古时期的人物,可以说是真正“老不死”的老妖怪。

    这群老妖怪从九荒狱出来,本就烽烟四起的五洲更是乌烟瘴气,天曜界一时人心惶惶。

    那群老妖怪越狱的事其实她有些怀疑与她五叔有关,即使无关他也必然知道一些内情。毕竟在几天前,他临走时告诫自己待在招摇山不要随便走动,这分明是知道天曜界会发生大事,外面不安全。

    当然,九荒狱的老妖怪们集体越狱,某种程度上帮了她一个大忙。

    “灭世之人”的传闻愈演愈烈,越来越多人倾向于秋凝嫊是那个为天曜界带来灾祸的人。在不久前,有人亲眼目睹云华仙子秋凝嫊出现在九荒狱附近,许多人觉得是她放出了九荒狱的那些人,让原本就纷争不止的天曜五洲雪上加霜。

    摇光隐约有种明悟,大势已成,是时候取回另一边无常了。

    念及此,她随手将手里的玉葫芦和珠子扔进小世界,闪身离开招摇山。

    “我的,那是我的东西!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大乌看着她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才回过神,扯着嗓子鬼哭狼嚎朝她离开的方向追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不!今天我就要拍毕业照了qaq,还没准备好就要毕业了(泪奔),希望能在本学期前不再卡文顺利完结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