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敌敌畏纪事 > 51、第051章
    方延最后也没能完全止住眼泪, 基本是哭着致谢的。

    好在窦天烨陪着他, 帮着做了解释,胡诌一通告诉人们方延从小就想做衣服, 可惜家里人嫌弃他没出息一直不同意, 今晚他终于能拿出自己做的衣服给世人看,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这才会哭。

    众人见方延细皮嫩肉, 猜测家境应该不错, 虽然也不理解一个少爷竟想做裁缝,但明白了他为何能哭成这样,不由得安慰了两句,表示衣服真的不错。

    方延哭道:“多……多谢。”

    说罢, 对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今晚无疑是成功的。

    因为刚结束便有不少人来找方延问衣服了, 人们晚上闲着无事, 很多人都来听故事,里面有成衣店的老板, 也有城里有钱的公子哥, 前者是想询问详细的情况,若合适想请方延为他们店也做一批, 后者则是觉得女装不错, 想给自家妹妹做一套。

    方延耐心做了回答, 等人们都满意地离开才如梦初醒,望着谢凉:“成……成了?”

    “成了,”谢凉笑道, “恭喜方设计师。”

    方延眼眶一红,往前一扑想抱着他再哭一通,结果突然被人抓住了后领。

    他回过头,对上金来来不爽的小表情,不乐意了:“你干什么?”

    金来来道:“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你哭就哭吧,麻烦看清了人再扑,别以为我表哥没来你就能为所欲为了。”

    方延眨眨眼,诧异道:“你之前不还说我家阿凉不要脸,配不上你表哥吗?”

    “胡扯!”金来来急了,“谢公子哪里配不上我表哥了?他和我表哥可配了!”

    方延道:“……你脸不疼吗?”

    金来来不明白他的意思,感受一下道:“不疼啊。”

    方延:“……”

    呵,男人。

    经过这一打岔,方延也不想哭了,开始收拾东西。

    钟鼓城基本是一个不夜城,这才是今晚的第一场,后面还有先生等着说书,虽然茶楼里走了一部分客人,但依然是很热闹的。

    谢凉一行人不想多待,拆掉t台,把屏风和讲桌移回原位便要告辞,这时一转身,见一位眉目如画的公子正在不远处站着,似乎在等他们。

    沈君泽微微一笑:“谢公子。”

    谢凉笑着上前:“沈公子也来听故事了?”

    沈君泽点头:“窦先生的故事讲的十分精妙。”

    他看了一眼方延,温和道,“方公子做的衣服也是,练武服很漂亮,我想给兄长订一套,谢公子的朋友都有八斗之才。”

    方延最扛不住这种温柔款,尤其沈君泽不仅是同道中人,还是个不可多见的美男子,他立刻有些激动,但只是一点点而已,因为沈君泽瞧着孱弱,他觉得搞不好和他的型号一样,不过能认识一个姐妹也是很美好的事情,他于是看了看谢凉。

    谢凉了然,为他们做了介绍。

    方延顿时满意。

    这其实不是他第一次见沈君泽,上次和金来来吵完架回去的路上他们便遇见过沈君泽,但那时他被吓到了,没心思聊天,此刻却不一样了。他说道:“既然是阿凉的朋友,那我送沈公子两套练武服吧,这样你兄长可以换着穿。”

    沈君泽道:“这怎么行?”

    方延道:“行的行的,阿凉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你把你兄长的尺码告诉我,我让他们去做。”

    沈君泽虽然是一副温文如玉的君子模样,但不像读书人那般死心眼,笑道:“如此便谢过方公子了。”

    方延道:“不谢,沈公子叫我方延就好。”

    沈君泽双眼微弯:“好,在下字子书,方延叫我子书便好。”

    方延被他笑得骨头有点酥,觉得这姐妹很招人喜欢,想拉着人家喝杯小酒再回去,反正服装秀已经结束,他的神经终于不用绷那么紧,可以放松一下。

    “改天吧,”沈君泽温和道,“在下有些事想找谢公子谈。”

    谢凉闻言诧异,但还是点了一下头,示意方延他们先回去,自己则带着两名天鹤阁的精锐和沈君泽到了一家酒楼。

    酒楼由三栋三层高的楼组成,楼之间以飞桥相连,桥上挂着竹帘,设了两排座位。谢凉和沈君泽要了飞桥的座,隔着栏杆向下一望,便能将街道的繁华尽收眼底。

    二人点了比较养生的梅子酒,边喝边聊。

    谢凉见他的神色带着一丝迟疑,便告诉他有事直说就好。

    沈君泽道:“其实没什么事,只是在下对谢公子一见如故,可近日就要离开钟鼓城,所以临行前想找谢公子说说话。”

    谢凉笑了一下,倒不是觉得这句话好笑,而是突然想起第一次和乔九遇见,乔九便给了他一个“一见如故”。

    沈君泽不知他的思绪已经飞了,又聊了两句,问道:“谢公子和乔阁主的事可是真的?”

    谢凉道:“你看呢?”

    “我看像真的,”沈君泽迟疑了一下,说道,“恕在下冒昧,谢公子的家人可知道谢公子是……?”

    谢凉道:“是断袖?”

    沈君泽点头。

    谢凉道:“知道,他们不反对。”

    沈君泽道:“谢公子当初是怎么说的?”

    谢凉道:“就直说的。”

    沈君泽惊讶:“他们也没说什么?”

    谢凉道:“没有,我家人都很开明。”

    沈君泽听得感慨:“如这般开明的父母可不多。”

    谢凉表示赞同。

    话说到这份上,他总算明白沈君泽找他什么事了。

    大概是遇见的同道中人少,无人可说,沈君泽只好找上他了。不过这种事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古代,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沈君泽要不要走这条路还得看自己。

    他问道:“你好歹有个兄长,传宗接代的事不能只让他来?”

    沈君泽见他直接说破,神色微微僵了一下,苦笑道:“父亲对我们一向严厉。”

    谢凉同情。

    他忍不住又想到了乔九。

    若乔九没有经历过那些事,而是在白虹神府平安长大,依叶帮主的脾气肯定也不愿意儿子断袖,那乔九会怎么选择?话说回来,要是将来乔九和叶帮主和好,叶帮主不希望乔九和他在一起,乔九是否会乖乖听话?

    应该不会,依九爷的性子,真想干一件事了没人能阻止。

    他勾起嘴角,暗道自己的命虽然衰,但用仅有的运气值遇见这么一个人还是很不错的。

    他说的:“其实还有一个法子。”

    沈君泽道:“什么?”

    谢凉道:“比如你能找到一个喜欢姑娘的姑娘。”

    沈君泽猝不及防,一口酒呛住,连忙道:“咳……失礼。”

    谢凉道:“没事。”

    他为沈君泽简单解释了一下形婚的概念,表示可以各玩各的,两个人都没压力,至于孩子的问题……大不了到时收买个郎中说自己的身子有问题,不可能有子嗣。

    沈君泽握着酒杯,没有开口。

    谢凉知道他得缓缓,便主动换了话题,与他聊了一会儿便回去了。

    他望着沈君泽走远,再次觉得他家九爷的性子实在是招人喜欢,不禁加快了脚步。

    刚走到据点,只见大门敞开,几名天鹤阁的精锐抬着一个人,在“放我下来”的伴奏里跑了出来。他仔细一看,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帮主。

    精锐把叶帮主往空地一放,解开了他的穴道。

    叶帮主面色铁青,扭头要往里冲。

    天鹤阁的人连忙阻拦,说道:“叶帮主,再来一次,九爷肯定让我们把您扒光了再扔。”

    “……”叶帮主怒道,“他敢!”

    天鹤阁一众默默看着他,用眼神告诉他九爷真的敢。

    叶帮主深吸一口气,突然扫见了一旁的谢凉,立即看过去。

    谢凉客气地打招呼:“叶帮主……”

    话未说完只见人影一晃,紧接着脖子上多了一只手。

    叶帮主制住谢凉,看着天鹤阁一众:“都给我让开,不然我掐死他。”

    谢凉:“……”

    天鹤阁一众:“……”

    堂堂白虹神府叶帮主,白道响当当的人物,竟在众目睽睽下干这种掳人的勾当,不要脸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咳……这个点是不是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