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儿子有个八十亿影帝爹 > 108、双胞胎
    偷我文的盗-文狗, 一千码好吗?  原本蒋忱就想过,自己去雇一个圈外的助理, 而不是让公司给他安排。

    这是封炀的好意, 为了他,也为了他肚子里的宝宝。

    蒋忱还不是那种特别固执的、连他人一点好意都不接受的人。

    蒋忱那里没有出声,然而他此刻的沉默, 不失为一种默许。

    之前饭局那里封炀就一直想问,鉴于时机不合适,于是搁浅了, 后面两天他刚好又有点忙。

    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 再询问一下封炀的意思。

    有个确切的答复, 他也好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之前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封炀忽然将话题一转。

    蒋忱认为他的态度表现得足够明显,他不信封炀会不知道。

    男人视线在半封闭的房间里愈发显得逼兀起来,蒋忱总觉得和封炀呆在一起,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他前二十多年从没和谁有过深度接触, 第一次意外和封炀滚了床单。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 他和封炀间只会有一种简单明了的关系——陌路人。

    但现在,这种关系,蒋忱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于是一切都是本能加理智在控制。

    答案似乎是早就注定的, 蒋忱微微点头,轻嗯了一声。

    然后他就看到封炀本来沉静的脸,忽的浮出一点笑意。

    封炀一直被娱乐圈众人视为颜值与演技并存的崇高存在, 这里面没有丝毫掺假,俊朗有型的五官,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棱角锋利,极具视觉冲击力,是一个一瞬就能令人屏住呼吸无法侧目的对象。

    那一刻,让蒋忱心潮有微微翻涌,他本就一直崇拜和敬佩着封炀,若把孩子的事抛开,实质上,蒋忱是非常愿意和封炀坐一桌,哪怕不能和对方说上话,看着自己喜欢的偶像,也会更加激励自己,让自己努力,以后争取有机会成为能够让封炀看得见的人。

    这么一想的同时,蒋忱感到一直困扰着他的烦恼,好像瞬间开始消散。

    孕吐到目前,基本已完全没有了,孩子是客观存在的事,他一直将它当成是一种负担,其实都是他自己在往自己肩膀上加石块。

    他不该这么过于在意孩子,应该要学会看开。

    纠结在一个问题里,累心也累身。

    蒋忱伸手把封炀给他倒的茶端了过来,刚刚还绷着的神经,随着问题的放手,也慢慢放松起来。

    然后就是他整个人的状态,都让旁边的封炀能清晰感觉到变化。

    封炀微缩了缩瞳孔,试图从蒋忱脸上发现他周围气息变动的缘由,但看到的只是蒋忱微微弯起的唇角。

    显然他心情因为某些原因显得愉悦起来。

    封炀盯着蒋忱喝茶,在蒋忱抬眸看向他时,他也瞧着人不放。

    蒋忱放下杯子,看了下手机时间。

    “一会还有事?”封炀以为蒋忱还有工作。

    “没有。”蒋忱就是看看几点了,他个人生活习惯特别好,到饭点就吃饭,早睡早起,工作不忙的情况下,也不会多熬夜。

    和很多喜欢过夜生活的明星,都不太一样。

    “那一起吃个饭,这家店煲的汤味道不错。”封炀经常会约朋友来这里吃饭,今天约蒋忱出来,也是特意选的这个地方。

    而实际,早在蒋忱来之前,封炀就已经点好菜了。

    虽然封炀不常接触怀孕的人,不过要说什么都不知道,那也不可能。

    点的菜基本都是营养价值高的,大部分是煮菜和炖菜,炒的和凉拌的不多。

    菜一上上来,蒋忱看了一下,就知道封炀这是在照顾他。

    蒋忱有点被触动到,但只是有点,他清楚,他看的真切,虽没怎么谈过恋爱,没有真正去喜欢一个人。

    但要去分辨对方是否喜欢他,这一点,蒋忱还是知道的。

    封炀让上菜的服务生把菜都尽量放蒋忱那边,服务生即认识封炀,也认识蒋忱,当时激动地差点把汤给端洒了。

    桌边两人都注意到服务生忽然蹿红的脸,什么都没说,便是一种善意。

    菜都上齐后,服务生脸上还红晕未散,离开房间后就找到另外一名同事,狂喜地向对方表示她刚刚看到她的爱豆了。

    没想到爱豆竟然和封大影帝认识,看封大影帝那姿态,分明就很照顾蒋忱。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大概想通之后,蒋忱知道他和封炀间将会有几个月的时间,可能将经常见面,每次见到人都紧绷着,其实是真没必要。

    看目前封炀的种种行为,并没有任何不妥,反而是他好像一直都戒备着封炀。

    吃过饭后,两人一起出去,外面天色已黑,路灯亮起。

    这家店里经常有明星来,所以虽然很多都目视着封炀他们,却不会跑过去打扰。

    两人都各自开了车,封炀雇来的人——现在算是蒋忱的私人助理了,助理单独去吃了饭,随后一直等在楼下。

    看到蒋忱和封炀出来,迎了上去。

    封炀和那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后者即刻知道事情必然谈好了。

    于是从这一刻起,助理拿封炀给的工资,在蒋忱身边做事。

    一个地方节目台,看中了蒋忱在网络上的流量,邀请蒋忱去参加一期户外的真人秀综艺节目。

    节目录制地点在离大城市很远的一个偏远小村庄,那里盛产很多水果。

    其中尤以李子最丰富,遍布满山的青红李子。

    经纪人还要管理手下其他的艺人活动,那个综艺节目口碑和收视率不说全国第一,但全国前十还是能达到的。

    节目组对待艺人穿出来的都挺好,经纪人就没跟着一起去,加之和蒋忱的新助理见过面,直觉对方一身正气,似乎站在那里,就能替蒋忱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给阻挡在外。

    蒋忱提前一天进的组。

    他到的时候,其他五个常驻明星只来了两个,蒋忱被工作员带去见那两人,算是提前熟悉一下。

    结果一个说自己没化妆,晚点再见面,这个晚点,直接晚到第二天拍摄。

    另外一个倒是和蒋忱挺客气的交谈了几句,但那人外形和蒋忱差距有点大,没蒋忱俊美,也没蒋忱皮肤好,大概比蒋忱矮半个头,嘴上笑着,眼睛里怎么都感觉不到多少友好。

    和对方呈现在屏幕中的爱笑开朗人设,着实有点差异。

    这点其实也算正常,不说娱乐圈所有人,大部分表现出来的,都和实际情况不太相同。

    也就像封炀这样的,人前人后基本差别不大。

    蒋忱也不是那种会自来熟的人,刘止那里不热络,他也就没待太久,礼貌地找了个借口,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落在背后的视线知道房门彻底关上才终于被隔断。

    酒店是节目组找的,蒋忱这里只给他安排了一间,因而蒋忱的助理在帮蒋忱把行李箱给提进屋里,并以极快的速度拿取出来放在相应的位置后,给蒋忱发了条短信,单独离开另外去开房间了。

    这次出来拍真人秀,封炀那里是一清二楚的。

    临行前助理给他打电话,封炀在电话那头叮嘱助理,务必保护好蒋忱,不能让蒋忱受到什么伤害。

    关于蒋忱怀孕这事,封炀和助理说过,助理因为一些原因坐过牢,前段时间才出来,但并不是因为他本人犯了错,而是得罪了某个权贵。

    出来后助理就经人介绍,前来封炀那里应聘,关于那个权贵封炀有所耳闻,对方很多手段都不入流,封炀一点好感都没有,和那人基本没有交集,况且封炀也从来不惧怕什么,直接就把石磊给雇了,之后就安排到了蒋忱那里。

    封炀让石磊每天都定时向他汇报蒋忱那里的情况,石磊出了蒋忱屋,即刻就再次联系上封炀。

    表示节目组订的酒店是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环境卫生都相当好。

    封炀没多问什么,听了石磊的汇报,就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行驶的汽车开进一条林荫环绕的幽静小路,不多时停在一家颇具古雅风格的酒楼前面。

    今天封炀家里一个长辈60生辰,包了酒楼一层来庆生。

    除了本家的人之外,虽封炀是娱乐圈的,不过封家却是世代经商的,邀请来的几乎没有娱乐圈的明星,都是些商界还有政界的人。

    封炀推了手头的一个工作,前来参见长辈的生日宴会。

    封家的人对封炀极为纵容,当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封炀就是进演艺圈,但个人天赋好,极短的时间,就拥有了许多明星演员无法企及的高度。

    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让有的人存在,就是为了让众人仰望的。

    封炀不只演戏,也做投资,眼光好,投资的基本都翻倍地赚。

    没人会因为封炀是演员,而像对待其他演艺界明星那样看轻封炀,因为大家都知道,封家的人,哪怕什么都不做,肆无忌惮,也有金山给他挥霍。

    宴会间自然又有人关心封炀的婚姻问题,话里话外都听得出想和封家攀上亲。

    封炀父母早年事故死亡,封家其他长辈对封炀特别的溺爱,虽说任由封炀忙他的事业,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不免受到一些影响。

    口头表示都看封炀的意思,现在也不是封建社会,他们做不了封炀的主。

    走到一边,长辈还是再次询问封炀的意思,问封炀真的没有对谁有点好感。

    然后封炀就给了长辈一个重磅炸.弹。

    “不出意外,明年六月份你就能当四舅公了。”封炀脸色异常平静地道。

    四舅当场愣住了,一把抓住封炀的手,很有些激动:“你说什么?四舅公,我?”

    “有人怀了我的孩子。”封炀直言。

    “谁,她是谁?叫过来让我们见见。”四舅满目的狂喜。

    “我和他有约定,只有孩子归我。”孩子父亲不归他。

    四舅先是有点不解,然后瞬间想通,可能那个女人身份不太合适进他们封家,不过有孩子就行。

    这简直是这几年来,最值得高兴的事。

    当然不会认为封炀这是在开玩笑,四舅重重拍了拍封炀肩膀,快步离开,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封家其他人。

    然后在场的宾客就逐渐发现,封家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脸色惊变。

    宴会在深夜结束,宾客相继离开,封炀知道有了孩子的事被传开后,长辈们会怎么样。

    为避免被大家围起来追问,他提前就找了空隙走了。

    等到后面大家想找他,只能通过电话。

    之后一段时间,封家长辈都派了私家侦探,想查查有了封炀孩子的是谁,结果毫无收获。

    另一个当事人就压根没有在当地,而是去了外地拍综艺节目。

    封炀显然是个看着面冷,实则心热的人,即便不知道事实真相,误会蒋忱是那些想爬上他床,进而企图走捷径的人,但还是在事后给蒋忱清理了身体,里外都干净,身体里的东西都被清除了,蒋忱也就没什么可洗的。

    从浴室出来到客厅,蒋忱给自己接了杯温开水,然后他就两手捧着杯子,整个人窝在沙发里,脫了拖鞋的两条大长腿也弯折卷缩了起来,脚趾圆润,弧度姣好,无声踩踏在沙发边缘,微微弯曲着。

    虽然他和封炀以前没有在现实里见过面,也一句话都未曾说过,但封炀的为人娱乐圈里的众人都基本有所知晓,那是一个真的完全凭自身超强的实力,而不光是英俊的脸走到现在这个被众人所崇拜艳羡的地位。

    封炀进娱乐圈这么些年,几乎就没有几个关于他的黑料,媒体们常报道的都是封影帝今天又接了什么戏,明天又出现在哪里领什么奖。

    综艺类节目试着去邀请过封炀,甚至好些开出的价格比影视剧方的还要高。

    然而封炀从来都没想过通过综艺节目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他更偏好用好的作品来让众人知道他。

    蒋忱低垂下眼眸,水面微微荡开细小的涟漪,回到家里,一颗不安的心,好像也随之安定了下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应该是庆幸的,庆幸自己运气好遇到的是封炀,而不是其他的谁,若当时他进的房间不是封炀的,现在会怎么样,他虽然对娱乐圈的执着不是那么强烈,觉得随时退出都没有关系,但还不想自己是以最不堪的模样离开娱乐圈。

    他还有那么多的粉丝,某个角度上来说,蒋忱不想让他们对自己失望。

    蒋忱端起杯子,这个天气已经入秋,温水冷的较快,入口间已能感觉到一些凉意。

    跟着蒋忱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那念头随后让蒋忱直接笑出了声。

    以封炀这么些年来男女色绯闻都没有出现过的状况,想来封炀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或者更应该担心的是封炀才对。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蒋忱觉得还是得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总好过真出了事,再来后悔。

    这次的意外事故,也再次给了蒋忱一个警钟,以后要是再感冒,绝对不能再吃感冒药。

    戴了口罩反而目标明显,蒋忱有他的不被粉丝认出来的方法,就是戴一个简单的黑框眼镜。

    戴了眼镜和不戴眼镜的蒋忱有很大区别,看着就跟两个人一样,蒋忱还拿笔,在脸上点了几颗痣,多重保障。

    蒋忱在家里简单装扮过,驱车前往位于郊区外的一家私人医院,用的是蒋忱没有改名字前的身份证,在医院蒋忱做了相应的身体检查。

    某个病有三个月窗口期,就只能再等等,其实蒋忱心里有预感,他不会有任何事。

    离开医院后蒋忱就把车往回开。

    途中接到了经纪人打来的电话,蒋忱这才将自己已经回来的消息告诉对方,同时撒了个谎,说自己有点发烧。

    “去医院看了没?”经纪人手下不只带了蒋忱一个人,还有别的几个,不过相比另外那几个,在经纪人看来,蒋忱是最有发展前景的,蒋忱也听话不多事,非常的好带。

    因而经纪人对蒋忱的关心,就比其他艺人要多一点。

    前面红灯亮起,蒋忱放慢车速,然后踩了刹车。

    “去小诊所看了下,打了一针,应该休息一两天就没事。”蒋忱把手机拿着贴在耳侧边,一双清澈的明眸则盯着正前方血色一般的红灯出了神。

    “那你就在家好好休息,正好这两天没什么工作。”经纪人在电话那头说道。

    “谢谢天哥。”蒋忱嘴唇弯了一抹小小的弧度。

    “说什么谢,既然生病了就别到处跑,下周有得忙了。”下周蒋忱这边工作安排的满满当当,几乎没有一天空闲,经纪人自然是不想蒋忱带病工作的。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你。”蒋父想起当年就是因为蒋忱身体上的异样,导致他和妻子经常吵架,发展到后来离婚。

    “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爸爸你也有了新家庭,我这里也是,我过得很好,比之前一个人时,好多了。”岂止是好多了,完全是被人捧在掌心里呵护。

    “这是爸爸存的一点钱,你拿去……看给孩子买点东西吧。”蒋父从兜里拿了一张卡出来。

    蒋忱惊了一下,不过还是直接拿了。

    在父亲这边没有待太久,酒店里住了一天,第二天三人往回程赶。

    分别的时候,蒋忱让封铭叫了蒋父一声爷爷,蒋父愣愣地站在原地,知道蒋忱他们的车离去一会,这才对着无人的虚空哎了一声。

    ……

    本来只想写两千字的,吐血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