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 > 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宝贝们抱歉!!这章节是误发, 今日之内替换!!!

    我太傻了对不起qaq!!

    他用食指和拇指指尖捻住那个深埋在内脏中的坚硬钥匙, 然后微微使力,将自己的手掌从尸体冰冷的肚腹内抽了出来。

    伴随着一阵粘腻的摩擦声,房间内的血腥味和腐烂的腥臭气息越发浓重。

    莫奕微微屏息, 遏制住自己胃里翻涌的恶心感,然后用手电筒向自己手中照去。

    在暗红色血液和内脏残片中, 一把小小的钥匙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内, 在手电筒的灯光下反射着微微的光晕。

    它的表面并不光滑, 摸上去有凹凸不平的摩擦感,深暗的褐红色痕迹深深地印在钥匙上,一时分辨不出来是锈痕还是血迹。

    莫奕用单手不是很熟练地扯开背包,从里面扯出几张纸巾, 将自己的被冰冷鲜血覆盖着的手掌简单地擦拭了一下,然后又仔细地将那枚钥匙擦了一遍。

    一只锈迹斑斑的钥匙显露在了眼前。

    莫奕翻来覆去地观察了一会儿, 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于是便将它揣到了口袋中。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 现在距离十分钟的时限所剩无几, 也是时候去找埃德温了。

    莫奕站起身子,蹲的时间太长而导致他的眼前微微一黑,他用力眨了眨双眼,然后活动了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两条腿,这才向着门边走去。

    他拉开门,走廊内昏暗的光线瞬间从缓缓拉大的门缝中投射进来。

    熟悉的景物重新出现在了眼前,逼仄狭长的走廊, 暗绿色的陈旧壁纸,以及那面模糊的窗子。

    莫奕的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那模糊的玻璃上。

    上面还残留着他刚才印在上面的手印,白色的雾气已经基本上消失殆尽,剩下半个手掌的纹路留存在玻璃冰冷的表面。

    透过玻璃,莫奕能够看到江元柔僵直着身躯站在走廊中,娇小的身形背对着他,脊背紧绷四肢紧张,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不进不退地站在走廊中央。

    埃德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稚嫩的声线听上去有几分急切:“你找到钥匙了吗?”

    莫奕扭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着的门板,斑驳的门板上颜色繁杂,犹如一块陈旧肮脏的画布。

    孩童般纤细的声音透过门下焊死的钢板的缝隙中传来,听上去比刚才多了几分焦躁:

    “找到了吗?!”

    莫奕“嗯”了一声:“我怎么能知道在帮你开门之后,你会履行你刚才的承诺?”

    埃德温的声音阴测测地传来:“你不能,但是如果没有我的话,她必死无疑。”

    莫奕微微垂下目光,视线若有所思地落在那个半阖着的钢板上,缓缓地勾勒着上面反射着的微凉白光。

    他开口,声音是与表情不符的焦躁与不安:

    “那好吧……”

    埃德温笑了一声,还没有等他再说些什么,就只听莫奕继续说道:

    “但是……哪把钥匙呢?”

    埃德温明显被噎了一下,半晌没有出声,过了好几秒才阴森森地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

    莫奕:

    “我在那个房间里找到三把钥匙,哪把是打开你这扇门的呢?”

    他的手指在伸入裤兜里,慢条斯理挑动口袋中的那三把钥匙,两把是在负二层用过的铜钥匙和白银色钥匙,一把是刚才他在房间里的尸体中找到的生锈钥匙。

    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在他的口袋中响起。

    莫奕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我在玩偶肚子里找到一把,在老鼠肚子里找到一把,在人的尸体中找到一把。”

    埃德温的声音骤然扬起,不可置信地说道:

    “怎么可能有三把?不可能!不可能!”

    莫奕在心中稍微有了些谱——之前两层的boss虽然被每个楼层的物理条件限制,但是似乎都没有能够与之沟通的能力,所以他对这个能够沟通甚至是于他谈条件的“埃德温”的能力无法确认。

    而现在看来,连他这样的谎言都无法拆穿的话,那被关在门内的埃德温对这层走廊恐怕并没有他所忌惮的那种掌控力。

    这能证明两件事。

    一是,那扇窗户内看到的江元柔是假的,二是……埃德温曾经见到过江元柔。

    莫奕心中已经有了底,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故意开口问道:“或者……我挨个试一遍?”

    门内的气压更加低沉,狭窄的走廊中一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埃德温才阴森低沉地说道:

    “……先不用。”

    果然。

    莫奕了然地垂下双眼——按照这个埃德温的多疑和善变,发现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自然不敢轻易尝试,生怕里面会有什么陷阱。

    更何况,如果真的是按照他说的那样,另外两层的boss是埃德温的另外两个人格,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那他们之间的嫌隙正好能够让莫奕的这个谎言更加难以被拆穿。

    莫奕唇角微微勾起,但面上却依旧显现出为难的神色,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道:

    “那元柔……”

    门内一片寂静,没有声音传来。

    莫奕趁热打铁,声音有些急切地说道:“我,我可以去这层楼的其他几个地方找找其他钥匙的下落,如果你能在这段时间内保证元柔的安全的话……”

    这个提议合情合理。

    门内传来埃德温的声音,孩童般幼嫩的声线配合着他阴沉沉的语调,透过厚厚的门板听上去格外的诡异奇怪:

    “……可以,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不轨的话,可别忘了你的同伴还在我手上。”

    莫奕面色不变,口中的话语却是与之相反的急切与不安:

    “我,我知道。”

    紧接着,有些迟疑地开口,音量有些微弱:“你有什么怀疑的地方吗?你觉得钥匙还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出现?我至少找起来有个目标……?”

    莫奕微微屏息,等待着埃德温踩到这个小小的陷阱当中。

    这个副本本身给的线索太少了,而这一层的走廊也太过复杂和多变,盲目寻找只会浪费本来就不多的时间,而从boss口中得到的消息就不一样了……

    他认为钥匙可能藏匿的地点,想必在这个副本中着特殊的地位,或许就能够成为这个突破的关键点。

    莫奕的心弦悄悄紧绷——

    一片沉寂过后,埃德温有些阴冷沉郁的童声传来:

    “……有一个房间,另外一个走廊里,如果旁边这个屋子里没有钥匙,那就只有可能是那里了。”

    莫奕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这里的地形太复杂了,你这么说我可能找不到……”

    又是一片阴沉沉的死寂。

    生锈金属摩擦的“吱呀”声响起,只见一团肮脏的纸团从那块金属隔板下方被丢了出来,在薄薄的油腻地毯上滚了两圈,颤颤巍巍地停在地上不动了。

    莫奕克制地勾起唇,上前几步,弯腰将那个纸团从地毯上捡起。

    随着一阵悉索的纸张摩擦声,他的手指灵巧地将纸团展开抚平,露出皱皱巴巴的纸面。

    上面用蜡笔画着歪歪扭扭的简易地图,线条稚嫩,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手笔。

    莫奕弯了弯双眼,知道这是自己能够得到的最好结果了,于是也见好就收,开口道:

    “请务必保护好元柔,我,我一定尽快回来的。”

    他的声音坚定中又参杂了几分急迫,还有一丝恰到好处的惶恐与不安,听上去十分逼真。

    说毕,莫奕便毫不犹豫地迈开双腿,将手电筒的灯光调大到最高,然后向着走廊的深处快步走去,将那阖上的门扉远远地甩到了身后。

    前方的灯光越发的昏暗,在手电筒摇晃的灯光照射下显得越发鬼魅,重重阴影随着在暗绿色的壁纸上晃动着,使上面暗绿色的蝴蝶看上去仿佛在缓缓地移动。

    莫奕在心头粗略地勾勒着那张纸条上画着的地图轮廓,然后游刃有余地加快步伐,在有如迷宫般的走廊中穿梭着。

    路上近乎相同的走廊几乎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疲惫,处处相似的景物令人不自觉地产生生理性的麻痹。

    莫奕又一次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那张皱皱巴巴的纸张,然后缓缓站定。

    再向前一些就应该是那张简易地图上标明的房间了。

    他凝视了几秒钟纸上歪歪扭扭的线条,仔细地将那张纸抚平叠起,然后塞入自己的口袋。

    做完这一切之后,莫奕抬起头深吸一口气,然后迈步向着前方被阴影笼罩的走廊深处走去。

    一扇门静静地镶嵌在走廊的尽头,那扇木门上油漆的表面斑驳剥落,看上去十分陈旧。

    不不同于莫奕一路上路过的那些房间,这个屋子的门是半掩着的,深沉的无光无影的黑暗从门缝中渗透出来,看上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门后窥视着一般。

    莫奕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然后快步走上前。

    他伸出手准备推开门,但是就当他微凉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门板的一刹那,他的动作顿住了。

    莫奕微微眯起双眼,伸出的手换了一个方向,缓缓地抚上了木门侧边的位置。

    随着他的动作,有细细碎碎的木屑飘落下来,在手电筒的光柱下飘荡着,看上去犹如落尘一般,粗糙的触感顺顺着指尖传来——

    这扇门是被人武力破坏的……也就是说,是被撞开的。

    而且上面的痕迹非常崭新,那就说明,这应该是刚刚不久的事……

    一个意料之中的名字缓缓地浮上莫奕的心头:

    江元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