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萌萌哒八零年 > 248、第248章
    作者有话要说:  因系统原因,此章节不完整,如你看到2400字,请于两个小时后清除缓存再看,多出字数不收费,敬请谅解。

    索性天气已经入了冬, 冯老太给她穿上了厚厚的衣服,还特意做了两副小手套和小膝盖套给她套上, 趁着中午出太阳, 就让她在沙滩上练习爬行。

    这会儿,萌萌穿得跟个球儿似的,小手小脚撑在沙子上, 听到拨浪鼓的声音,顿时蹬蹬蹬爬得飞快,眼看就要到她大哥那儿了,就听她奶在另一边叫她:“萌萌,过来奶奶这儿, 奶奶有花儿, 你最喜欢的花儿。”

    冯老太的手里多了一束粉紫色的鲜花, 是睿哥儿刚拿来的, 也不知道这大冬天的他哪儿来的花,冯老太说了他好几次,让他不要去山上摘花了, 他总不听。

    萌萌回过头来看见了花, 也看见了站在冯老太腿边的睿哥儿,她咧开小嘴儿笑得特别开心,却还是坚持把剩下的路爬完,拿过她大哥手里的拨浪鼓玩了会儿,这才调转个方向,蹬蹬蹬地爬向她奶。

    冯老太跟着蹲了下来, 手里挥舞着那束鲜艳的花,鼓励的话儿一串一串:“看咱萌萌爬得多快呀,萌萌你最乖了,快来奶奶这儿,奶奶给你花儿。”

    眼看萌萌越爬越近,冯老太的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张开双臂说:“来奶奶这儿。”

    “咔咔咔咔……”萌萌笑得可开心了,两只小胖手抓住冯老太的袖子,像个小钢炮似的就撞进了她奶的怀里,让冯老太直接抱了个满怀,把冯老太欢喜地哟,忍不住在她的小胖脸上香了一口,还揉了揉她软乎乎的小身子,“咱萌萌真是个乖宝宝,奶奶的心肝肉儿,奶奶最疼萌萌了。”

    “奶。”一个含糊的音节从萌萌的小嘴里冒出来,立刻就让冯老太顿住了,她赶紧把萌萌抱上来说:“萌萌,你刚刚是不是叫我奶了?咱再叫一遍行不?”

    “奶。”萌萌这次叫得可清晰多了,叫完以后还觉得特别好玩,捂住小嘴儿咯咯咯地笑出了声。

    “哎呦,萌萌会叫奶啦,咱萌萌学会说话了。”冯老太高兴地呀,恨不得把萌萌从头到脚都给亲上一遍,她就知道小孙女儿跟她最亲了,看萌萌说的第一个字就是奶,可不是跟她最亲嘛。

    冯老太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砸中了,只觉得一颗心都泡在了糖水里,看着萌萌怎么爱也爱不够,哄着她说:“萌萌,咱再叫一声奶好不?奶奶想听你再叫一声儿。”

    萌萌却害羞似的藏进了她怀里,任凭冯老太怎么哄,她笑得大眼睛都弯了,却不肯再开口叫奶了。

    但冯老太也很满足了,她家萌萌才九个月大就会叫人了,还第一声叫的奶奶,让冯老太抱着她就像抱着个宝贝一样,怎么也舍不得撒开手。

    她又指着围上来的大娃二娃说:“萌萌,他们是你大哥二哥,你乖,也叫他们一声儿,来看我的嘴,哥——哥。”

    萌萌盯着冯老太的嘴看了好一会儿,才含含糊糊地喊了一嗓子:“嗝。”

    “不是嗝,是哥,萌萌喊一声哥,哥哥们都在等着呢。”冯老太把萌萌从怀里挖出来,指着几个小男娃让她看,其中就有睿哥儿,他夹在大娃二娃中间,同样眼巴巴地等着。

    萌萌的眼睛眨也不眨,突然张嘴儿吐出一个字:“奶。”

    “得了,萌萌只会叫奶奶,是不是最喜欢奶奶?奶奶也最喜欢萌萌了。”冯老太非但没有失望,还笑得更高兴了,看吧,她家萌萌喊谁都不准,就叫奶奶叫得最准。

    哥哥们期待了老半天,却没等来萌萌的一声喊,都失落地垂下了小肩膀,睿哥儿更是抿着嘴,连眼神都黯了许多。

    冯老太可没有注意到,她兴高采烈地抱着萌萌回了家,一进门就喊:“咱萌萌学会说话了,刚刚还叫我奶。”

    屋里几个大人都在午休,听了这话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冯老头更是心急,连外套都来不及披上一件,就从屋里跑出来了。

    “啥?你说啥?咱萌萌会说话了?”冯老头一迭声地追问,接过萌萌把她抱在怀里哄着:“萌萌,你叫一声爷爷来听听,叫爷爷。”

    冯老头力气大,他抱着萌萌还上下颠了颠,跟个人形摇篮似的,让萌萌舒服得眯了眼儿,她咧开小嘴儿笑得可甜了,乖乖地叫了一声“爷。”

    “哎呦,真会叫了!”冯益民十分惊喜,想去把萌萌抱过来又怕他爸不肯,忽然瞥见他爸身上没穿外套,赶紧说:“爸,你快去加件衣服,天儿冷。”

    他这么一说,冯老头也觉得确实有点儿冷,就把萌萌交给了他,自己跑进屋里穿衣服去了。

    冯益民接过了闺女,把她抛在半空中又稳稳地接住,直把萌萌逗得咯咯乱笑,才抱回来哄她:“萌萌,我是爸爸,这是妈妈,你叫一声儿,乖,就叫一声儿。”

    萌萌已经学会认人了,看见苏婉就觉得特别亲,伸出两只小胖手朝她探了过去,还特别甜地叫了一声“妈”,等苏婉把她团团抱在怀里,萌萌又探出头来喊了一声“爸”。

    这下把家里人都给高兴坏了,他们把萌萌放在了小床上,一家人围绕着她,都想听她再喊一声,其中就属哥哥们喊得最响,他们从沙滩上就跟来了,也想听萌萌一声喊。

    萌萌把大家都挨个叫了一遍,那字正腔圆地哟,都不敢相信是个九个月大的娃娃叫出来的,轮到睿哥儿的时候,她却不肯再叫了,还捂住嘴咯咯咯笑得特别欢实。

    大人们都看出来了睿哥儿非常失望,连那小脸儿都变灰了,他从萌萌刚出生起,就经常带着礼物来看她,是个有心的好孩子,大人们只好安慰他说:“睿哥儿,萌萌跟你还不熟,你以后多来跟她亲香亲香,久了她肯定愿意喊你,知道不?”

    睿哥儿原本低垂着小脑袋,听了这话才露出了一点笑模样,好像小小男子汉似的说得很坚强:“我知道了,我以后都来找萌萌玩,她就愿意认我了。”

    “对,是这个理儿。”冯老太摸了摸他的头发,觉得这孩子咋看咋顺眼。

    话虽这么说,但睿哥儿心里还留有一些希望,他陪大娃二娃玩着游戏,等冯家人都休息好了去上工,冯老太也要开始忙活家务,他就自告奋勇要在边上看着萌萌。

    冯老太就在堂屋里忙活,其实用不着睿哥儿帮忙,但看着他那期盼的小眼神,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叮嘱一声儿:“那好,萌萌要是哭了你就喊奶奶。”

    睿哥儿甜甜地笑了,一双眼睛里跟有星星似的,看着特别聪明乖巧,让冯老太放心地走了。

    睿哥儿返回小轿子旁,一手拿着布老虎一手拿起拨浪鼓在萌萌面前耍着,把她逗得笑个不停,才把布老虎塞到她手上,充满期待地说:“萌萌,你叫一声哥哥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