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病弱白月光(快穿) > 71、第三个世界09
    ……  他的语气淡淡, 好像没有任何的意外,似乎早已就接受了这个结果。

    但其实, 这不是真的。

    他明白, 自己,不过是在掩饰罢了。

    不断跳跃的心脏,总是在提醒着他。

    它好痛, 好痛。

    然而身前这人,却丝毫都不清楚。

    他的朋友呀,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心里,对他到底是怀着一种怎样的感情。

    这感情那么的深,那么的远。

    被他紧紧地埋藏在心里面最远的一个角落里。

    他不敢让人触碰, 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因为他知道, 那是与世不容的。

    他的感情, 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

    他甚至从来都不敢开口。

    抱歉, 我的朋友,我喜欢上你了。

    “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我想应该是吧。”

    “希望我能顺利申请到stanford, 因为再此之前也没有发表过什么很出众的论文。不过教授说几率应该还是很大的, 他打算将我的论文带给一个最近归国的知名华裔数学家,他认为这篇论文里面的亮点很多,如果能够获得肯定的话,他就请求这名数学家,给我写推荐信,这样我应该就能够前往m国读研究生了。”

    陆沉听的有些愣神, 确实,他们班上有不少的学生都考虑过出国,不过并不包括他。

    除了特别有天赋的,年纪轻轻就小有名气,得到不少成就的高年级学生能够获得全奖顺利出国以外,其他出国的有可能就要自费了。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光是飞过去的一张飞机票就高达1000元,还是比较近的地方,这可是八十年代初的1000元,在这个有着较高工资的人来说,月工资也就在百元上下的年代。

    甚至有些前往德国留学的学生,因为买不起飞机票,便只能经过莫斯科,途中往北坐上五天四夜的火车,才能到达自己所被录取的学校。

    陆沉一向是没有考虑过出国的事情,毕竟他的家境不仅不富裕,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比较贫困,他本来是想读完大学后便找一份稳定较好的工作,这样他就能更好的照顾补贴他的家人,他想赚更多的钱,让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去上学。

    再说他读的专业是经济学,其实他是颇有些后悔的,自己没有选择工科。

    不过相比q大,b大的经济学专业还是很不错的。

    在这个年代,不管是大学生还是其他人,总之,全社会上似乎都泛起一股出国热。

    大部分爱学习的人手里都拿着一本厚厚的词典,开着收音机听着中央广播播出的学习英语的节目。

    办签证的地方热火朝天,飞机票十分抢手,晚了时候压根就买不到。

    “你也要好好学习。”何安想了想嘱咐说道。

    “既然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就不要太过浪费它。”

    何安是诚恳的,这是他的真心话。

    他看的出也了解的很清楚,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很有天赋的人。

    不仅思维敏捷,学习能力强,而且行事恰当周到,相比那些有着特殊天赋,纯粹痴迷于科研的人来说,他更加务实,也多了那么几分交际能力,处理问题起来让人信服。

    可以说,面前这人绝对是可造之材。

    只是这人,因为和自己呆久了,以至于没了那么多的自信。

    可是何安知道,自己是特殊的,尽管他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过去并非普通。

    当他开始学习的时候,他就越发的肯定这一点。

    这些知识对他来说不是陌生的,学起来仿佛得心应手,丝毫不费力气。

    面前这个傻瓜,还以为人人都能像自己这样,以至于过分低估了自己。

    “是的,我会好好学习的。”陆沉听到何安的嘱咐,按压住心中的苦涩,强迫自己自然地笑着。

    “这么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回去的路上,陆沉不像往常那么快速,他慢悠悠地,仿佛在带着何安欣赏着校园里的风景。

    “不会很快,毕竟时间紧迫,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至少要到八月中旬才会出去。过去了也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我母亲那边有个还算比较亲近的亲戚早年移民m国,应该也能够照应我一些时候,帮上不少忙。”

    “我母亲是说让亲戚在那里先帮我联系一个护工,照顾我的生活。”

    “毕竟没有行走能力,生活还是很不方便的。”何安有些懊恼的回复道,“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太耽搁学习了。”

    “我看你,现在脑子里都是学习,就没有其他事情能够让你上心了。”陆沉低声嘀咕道。

    “也许吧,当我从病床上醒来,我仿佛暂时忘掉了过去的一切。甚至质疑现在所拥有的,所存在的,是否是真实的。”

    “可是,当我拿起书本的那一刻,我便决定了,这是我所想要追求的。”何安的语气原本是有些飘忽忽的,可是这一刻,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时却是那么的有力,充满了肯定,决绝,毫无退缩。

    那一瞬间,陆沉甚至为自己心中的感情感到可耻。

    这样的人,他又怎么配的上呢?

    ……

    后来下个星期,陆沉过来的路上既是高兴,又是忐忑。

    何安倒是一脸的淡定,不过嘴角微微抿着的弧度,让陆沉很清楚这人的心情应该是很不错的。

    “事情还顺利吗?”他坐在沙发上,甚至可以说是专注的看着正在看书的何安。

    何安并没有对着他,也没有抬起头,目光转向他。

    因此,他看的很仔细,很认真,甚至可以说全神贯注。

    当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以后,他就无法停止自己的举动,思想,但是他会克制,努力去克制自己的行为。

    只是,没过多久,他就要离开了。

    也许有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或者说,再次相见的时候,也许是三十年后。

    从学校里的老师了解到的情况,他知道很多学生出国以后便很少在重新回到脚下的这片土地,即使回去,也大多是功成名就,年纪稍大的时候。

    而同样,这也是教授们一贯所支持的。

    毕竟,脚下的这个国家,还太过弱小,而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们是那么多,而所获得的资源又是那么的少,甚至科技水平也远远落后于国外。

    要想搞研究,走学术道路,想更进一步,就得出国学习。

    毕竟,没有足够的声望,没有足够的能力,回到祖国,也并不能给脚下的这个国家带来更多更大的帮助。

    “挺好的,那位数学家已经准备给我写推荐信了,不过他推荐我去berkeley,因为他在那里有一个比较知名的数学研究所,他打算邀请我过去。教授说让我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何安淡淡回答道。

    “这么说,你不去stanford了?”

    “可能吧,其实两所学校都在同一个城市,不过berkeley华裔会比较多一些,毕竟是公立大学,教授说我去那里可能更有共同语言一些。而且,如果纯论数学水平和教授来说,berkeley更好。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是会去这所学校。”

    何安笑了笑,又有些诙谐的说道。

    “而且,一般对比私立大学来说,公立的会比较公平一些。我之前没有很大的把握,所以并没有着重打算去这所学校。没想到运气倒是不错,正好遇上了那位知名的数学家回国了。而且我的那位教授还和他有点小交情。”

    “这也算是很幸运了,毕竟说实在的,最初我就是打算去berkeley的,只不过我还没那么大的把握,只能退而求次。”何安眯着眼,竟是少见的开怀。

    陆沉只得好好地将这所学校的名字,牢牢地记在心里。

    五月底的时候,何安已经顺利地办好了签证。

    办签证的那天,陆沉也去了。

    确实人很多,大家都忙着办着签证,甚至有着不少上了年纪的女子。

    当然,被同学科普过的陆沉也了解了,有很多办签证的人就靠着结婚这一方法出国。

    配偶的国籍可以说是丰富多变,有西欧的,m国的,甚至还有墨西哥的。

    时间过得是那么的快,以至于六月底时,跟着一起去考托福的陆沉拿到成绩时候都有些惊讶。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考的不错。

    何安看到后,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好几个白眼。

    上个月和他练习了这么久,惊讶什么,本来就有这个水准。

    那一年的六月初,国家开始在国内多所重点大学试办研究生院了。

    这一年的陆沉,很是刻苦,进步飞速,以至于有个一直很看好他的老师联系他,问他有没有留校读他的研究生的打算。

    如果是很久以前,他没有遇到那人之前,他想他可能会答应,毕竟这是不错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据说我车速超快,只有尾气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