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轻轻地尝一口 > 53、四十九口
    虽然黎嘉洲有过很多次旖旎的想象,可这是第一次, 真的把她抱在怀里, 真实确切地感受着她, 去做了坏事,黎嘉洲因而不敢看陶思眠的眼睛。

    而陶思眠也是个从容的人,既然他不提, 她也假装不知道。

    在他洗漱完毕出房间后,她又格外心安理得地在他房间里补了两个小时觉,这才慢悠悠起床下楼。

    黎嘉洲自然给她留了早饭。

    陶思眠在饭厅一边晃荡着小腿一边小口小口咬吐司时,黎嘉洲在茶厅看书。

    他穿了身黑色家居服,长腿一屈一折地盘在沙发上,他上衣袖口懒散地挽在手肘处, 露出白净分明的腕线和修长的手,鼻梁上勾了副戴细链的金属边眼镜。

    茶厅色彩浓郁如画,陶思眠却看他看得微微出了神。

    好一会儿后, 陶思眠骤地别开目光, 有些做贼心虚地喝了口牛奶,咳一声:“你生病了怎么还起这么早。”

    黎嘉洲翻了一页手上的书:“有生物钟。”

    陶思眠:“中午还是在家做饭吗?”

    “家”这个字眼听得黎嘉洲耳朵发痒, 他笑说:“你应该直接说黎嘉洲我要吃什么什么。”

    陶思眠嗔说:“昨晚我和你一起去买的菜, 就买了排骨、鱼,还有一点鸡肉。”

    黎嘉洲:“或许你听说过红烧粉蒸清炖过水金汤捞汁油炸糖醋鱼香……”

    陶思眠看着他,语气肯定:“你欺负我。”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

    一秒,两秒,三秒。

    黎嘉洲放下书, 扭身变为面朝陶思眠跪在沙发上,极其没有包袱地俯身作叩首状:“微臣知错,请公主殿下……”

    “要命啊你。”陶思眠憋笑,勾在一起的白嫩脚趾翘了翘,收了视线继续吃东西,不想理他。

    黎嘉洲看着小姑娘眉眼半眯,和小猫一样晃荡慵懒地进食,眸里藏不住笑。

    午饭之后,两人换了个个。

    陶思眠坐在沙发上回复校刊关于运动会的后续邮件,黎嘉洲坐在小姑娘旁边啃水果,啃完水果刷新闻。

    黎嘉洲打了个哈欠。

    陶思眠没看他,只是轻声压低地问:“要不要上楼睡个午觉?”

    黎嘉洲:“想陪陪你。”

    陶思眠手上敲着键盘没说话,黎嘉洲试探着把头靠在她肩上,陶思眠用手把黎嘉洲脑袋抬起来,黎嘉洲怕她不喜欢这样正要直身,陶思眠从一旁扯过薄毯,她轻托着他的头让他枕在自己腿上,下一秒,拿薄毯轻轻盖住了他。

    整个过程,陶思眠没说一句话。

    黎嘉洲一颗心好似在冷水里浸一下,下一刻,冷水变为融了糖果的温泉。

    黎嘉洲生怕惊扰般偷偷看她,看的自己心里甜丝丝了,这才枕着困意睡下。

    作者有话要说:  下飞机开会开到现在,尽量不断更,但不会太长,出差太忙惹。大大们不要等,囤几天或者等完结再看!!!乖!!!甜粥真的是被迫放养……晚安!!!继续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