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89、第 89 章
    一连三日,杨柔婉日日前来礼部尚书府拜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来寻她未来夫婿太叔成宁的。

    毕竟如今杨巅峰还被关在牢里, 如果杨柔婉不帮着奔波一番, 这位得罪了贵人的羊癫疯怕是要在牢里吃好些苦头。

    “姑娘, 那杨姑娘又来了。”农嬷嬷端着早膳走至苏娇怜身边, 压低声音道:“昨日里老奴瞧见这杨姑娘就在那桃花林边等着姑爷下朝回来呢。”

    然后跟男主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再从人生哲学到赏花赏月赏秋香?

    苏娇怜向天翻了个白眼。如果这不是古代, 杨柔婉一定会被沙雕网友骂到体无完肤。

    只可惜, 这里是古代,男人三妻四妾都很正常的古代。现在是一个杨柔婉, 指不定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杨柔婉。而等陆重行当上皇帝,三妻四妾, 后宫佳丽三千, 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苏娇怜双手托腮, 突然有些迷惘。

    看到苏娇怜的表情, 农嬷嬷赶忙道:“姑娘,姑爷对您一片真心,天地可鉴,您可千万不要将这事多放心上。”

    “嬷嬷, 我饿了。”苏娇怜神色幽幽道。

    “哎。”农嬷嬷赶忙替苏娇怜将早膳摆起来。

    用完早膳, 苏娇怜眼见陆重行还未回来, 想着怕是又被杨柔婉给围追堵截了。

    哼, 大猪蹄子!

    苏娇怜鼓着脸,气呼呼的去寻礼书女,却不防礼书女正在屋子里头发脾气。

    “让他等着,我倒是要看看, 他能等多久!”

    “这是怎么了?”苏娇怜探出半个小脑袋,看到礼书女坐在绣墩上,气得面颊燥红。

    “还不是那沙雕,这会子过来负荆请罪了。”礼书女冷笑着道:“以为本姑娘还会再眼瞎的把他那垃圾捡回家吗?”

    想起礼书女那份惊天动地的休夫书,苏娇怜暗暗搓了搓小手指,声音软绵绵的道:“那他就那样在府门口跪着也不是回事,惹人看笑话。”

    礼书女气呼呼的道:“那怎么办呀?赶又赶不走……”

    苏娇怜神秘一笑,拉出身后跟着的虫虫道:“去,滋醒他。”

    虫虫“嗷呜”一声,颠颠的去了。

    看着虫虫胖成狗的背影,苏娇怜幽幽叹息一声。真是只欺软怕硬的狗,昨日里她还想让虫虫去滋醒陆重行呢,谁知道这只狗只听到陆重行的名字便耷下了脑袋,不管她怎么扯都趴在原地不动。

    呵,你这只公狗。

    府门口,被滋了一脸尿的沙雕自然是完全没有想到礼部尚书府会出如此龌龊的招数。冷风中,沙雕顶着一身骚气,颜面无存的灰溜溜去了,却在巷口碰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人,穿戴玄色斗篷,看不见脸,她抬手拦住沙雕,声音也是刻意被压低的。

    “谁能想到,以前意气风发的沙公子,居然会变成如今模样?”

    自与礼书女和离之后,沙雕仕途越发不顺,周边的人也对他愈发疏远起来。礼部尚书这只小心眼的东西更是用力为难他这个老实人。在朝堂上时不时的就给他下绊子。

    沙雕如今,虽尚有官职在身,但却活得不如狗,不然他也不会狼狈到要跪在礼部尚书府门口负荆请罪。

    “你是谁?”沙雕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双眸通红。

    陆嘉闻到沙雕身上那股尿骚味,禁不住的往后躲了躲,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才开口道:“能救你的人。”

    “救我?”沙雕发出一声嗤笑。“就凭你?”

    “就凭我。”陆嘉微扬起下颚,露出白皙脖颈,她道:“你可投入肃王府门下,寻肃王世子。”

    “肃王世子,太叔成宁?那样的人物,岂是我能高攀的?”沙雕越发不屑。

    “你当然能高攀。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我便替你引荐。”

    “我凭什么信你?”沙雕皱眉,心中警惕。

    陆嘉轻笑一声,慢吞吞的摘去头上的斗篷帽子,露出脸来。

    沙雕惊道:“陆嘉?”

    对于沙雕直呼自己的大名,陆嘉有些不满,但她觉得,还是不要跟这种沙雕计较比较好。

    “你要我怎么做?”迅速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沙雕没想到他这只炮灰居然还有出场机会。

    “很简单,带着以前苏娇怜送给你的信物去寻她,告诉她,你还爱着她,想跟她重新开始,白头偕老。”

    对于陆嘉的这个计划,沙雕嗤之以鼻孔。“她都傍上了陆重行这样的贵人,哪里还看得上我。”

    “看不看得上,不是你说了算的。只要旁人瞧见她看上你就行了。”陆嘉此话,意味深长,话里藏话。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容许自己的女人还跟前男友牵牵扯扯。陆嘉知道,像陆重行这样的人,表面虽然看着清清冷冷的,但自娶了苏娇怜后,哪一日不在破例?甚至在大街上公然动用私权把杨巅峰都给关进了牢里。

    陆嘉认为,如果陆重行知道苏娇怜还跟沙雕牵扯不清,必然会大怒。而她再趁此机会来一场挑拨离间,便宜一下杨柔婉那个女人。既解决了苏娇怜,又解决了杨柔婉,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陆嘉赶紧摸了摸自己聪明的脑袋。

    沙雕虽然是个炮灰,但他的智商还不算低,立时便明白了陆嘉的计划。

    “可是我如今,连礼部尚书府的门都进不去。”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自有法子。”说完,陆嘉嫌弃道:“随我来吧。”

    ……

    那头,苏娇怜替礼书女解决了沙雕,正准备好好吐槽一番陆重行,却不想礼书女这朵见色忘义的塑料花,抱着怀里的枇杷叶子急匆匆的就出门了。

    苏娇怜站在枇杷树下,看着这棵已经要被礼书女采秃顶的枇杷树,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枇杷愁秃了叶。

    感叹完,苏娇怜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才华的,这诗还挺押韵呢。

    “大嫂怎么一个人站在这?”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苏娇怜转身看去,只见陆嘉笑意盈盈的站在她身后。

    看到这副模样的陆嘉,苏娇怜就知道,这只女主又要作妖了。

    爽文中,重生女主出场来寻女配,哪次不是有阴谋诡计,然后大获全胜,成功引起男主的注意。

    只可惜,这本书的男主已经歪楼了。放着这么心思灵敏的女主不要,偏要找她这么一个矫揉造作的傻白甜绿茶婊。

    果然变态的世界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

    “听说近几日大哥与杨家姑娘走的颇为亲近?”陆嘉一来就直奔主题,直戳苏娇怜心口。

    苏娇怜觉得女主果然不愧是女主,总是一针见血的点题。

    “我倒是没什么,就是那杨家姑娘是日后的世子妃,大姑娘这会子不是应该先跟世子妃打好关系的吗?不然日后进门被压一头不说,还要处处被刁难。”

    苏娇怜睁着一双无辜水眸,说话时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尾音,就跟小钩子似得勾人。

    陆嘉面色微僵,片刻后反应过来笑道:“多谢大嫂提醒,只是现在最应该担心的还是大嫂吧?像大哥那样的君子,欢喜他的人那么多,大嫂若是不看好了,指不定哪日便出了什么事呢。”

    苏娇怜提裙坐到石墩上,笑盈盈道:“腿长在他身上,我能怎么管。”难不成还能“割以永治,幸甚至哉”?

    对于苏娇怜这副不作为的态度,陆嘉听得十分火起。

    不过没关系,这跟她的计划不冲突。

    “大姑娘若是无事,我便先去了。”若是往常,苏娇怜还会跟陆嘉扯扯皮,但现在的苏娇怜只要一想到陆重行可能跟杨柔婉那只小□□在一起谈天说地,赏花赏月赏秋香就恨不能一锤子给他来个以绝后患。

    “大嫂急什么。”陆嘉伸手拦住苏娇怜,“时辰不早了,大嫂不跟我用个午膳吗?”

    苏娇怜的脑袋里头立时蹦出“鸿门宴”三个字。

    跟女主用午膳,她又不是脑子抽了才会去。那饭菜里指不定放了什么东西呢!

    “不必了,夫君还在等着我呢。”说完,苏娇怜欲走,却不防又被人给拦住了。

    这次拦苏娇怜的不是别人,而是一直低着脑袋跟在陆嘉身后的丫鬟。

    这丫鬟长的有些奇怪,身量也颇高。苏娇怜看一眼,不感兴趣的准备绕过去,却不防听到这丫鬟开口唤她,“乖乖。”

    苏娇怜一个机灵,仔细盯住那梳着双环髻的丫鬟看。怪不得长的五大三粗的还有胡渣,原来根本就是个男人啊喂!

    “沙雕?”

    沙雕应声,目光深情的注视着苏娇怜。

    其实如果是正常装扮的沙雕,可能要算有些影响力,毕竟怎么说也是个渣炮灰嘛,颜值还是有点的。

    只可惜,现在涂脂抹粉变成了人妖的沙雕实在是有些辣眼睛。而且他身上那股子桂花头油的味道熏得苏娇怜连打了两个大喷嚏。

    “乖乖,我有话想与你说。”

    苏娇怜用力捂住嘴,远离沙雕三步远。

    “乖乖,我是真的爱你,我……”

    “停!”苏娇怜深吸一口气,然后道:“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沙雕:……

    苏娇怜说唱完,赶紧闷头要走,却被陆嘉一把拉住了胳膊,声音悲愤道:“大嫂,你怎么能背着大哥做出这种事呢?”

    苏娇怜:???

    天气依旧微凉,身后零星的一点枇杷叶发出簌簌声响。

    当苏娇怜看到那站在院门口,神色冷凝的陆重行时,心中一阵感叹。

    出现了,这沙雕至极的诬陷……像男主这样双商极高的人怎么会误会呢?呵,呵呵。

    “乖乖和我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已有肌肤之亲。”说完,沙雕顶着一张脂粉脸,鼓足勇气看向陆重行,“乖乖的胸前有颗朱砂痣。”

    苏娇怜:???有吗?

    如果不是场面不允许,苏娇怜真的想扯开自己的衣领子看看她到底有没有那颗沙雕痣。

    听到沙雕的话,原本面色就难看的男人周身气势愈发恐怖。

    喂,说好的双商极高呢?这么沙雕的诬陷你不会信吧?

    苏娇怜眼睁睁的看着陆重行迈步,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那双眼黑沉黑沉的蕴藏着暴风雨。

    苏娇怜暗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最关键的是她真的不知道原身在被她穿身前,到底有没有跟沙雕有过少儿不宜的活动啊!

    “大嫂,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居然会背着大哥做出这种事来。如今居然,居然还将人带进了府。”陆嘉一脸悲愤的指责她,演技满分。

    苏娇怜抬眸看向陆重行,只觉男人头顶上似乎有片青青草原。

    真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