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87、第 87 章
    原书中,杨巅峰虽然是个炮灰, 但她的妹妹杨柔婉却是陆重行的第二正宫。如果说陆嘉是女主的话, 那杨柔婉就是标准女二了。

    不同于陆嘉跟陆重行有些针锋相对的互辅互助相处模式, 杨柔婉是个标准柔情似水的女人。

    她善解人意, 温柔贤淑, 端庄大方, 天性美好,所有男人向往的贤惠品性杨柔婉都具备。杨柔婉十分痴心陆重行, 每日里必要绘制一张陆重行的画像,放在书房内观摩。

    甚至为了陆重行而拒绝嫁给肃王世子太叔成宁为妃, 惹得肃王府大怒, 迁怒杨家。不过幸好, 太叔成宁只做了三天皇帝, 杨家的苦头还没吃到,杨柔婉就被当了皇帝的陆重行给接进了宫,当了贵妃。

    两人的感情线是从杨柔婉拒婚开始的。

    拒婚后的杨柔婉包袱款款的逃出杨家,意外得到腾霄阁庇护, 得以安度一些时日。但这位既然是女二, 自然是要奔着男主去的。

    杨柔婉一边跟腾霄阁阁主诉说自己对陆重行的情思, 引起了男人的兴趣, 另一边又对陆重行千思万想,最终耐不住寂寞,偷偷的去寻陆重行。却不料在中途撞见太叔成宁,被太叔成宁所抓。

    杨柔婉竭力抗拒, 以死相逼,最终关头被陆重行出面所救。

    彼时的陆重行还是老皇帝疼爱的孙子,救下一个落魄贵女,本也不会掀起什么腥风骇浪,只可惜,那时候老皇帝身子不好,没挨过年就去了。

    英国公府由此失势,墙倒众人推,肃王府迅速安排人手逼宫上位,老肃王本想称帝,却没想到被自己的儿子给一剑斩杀了。

    为了权势,父子尚可相互厮杀。太叔成宁称帝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礼王圈进,禁足陆重行。把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短短三日,英国公府却犹如身处地狱。

    太叔成宁再次向杨柔婉伸出橄榄枝,杨柔婉却依旧拒绝,只愿呆在陆重行身边。

    就是这一举动,使得杨柔婉日后牢牢占据了陆重行后宫贵妃这一位置。

    在苏娇怜看来,杨柔婉此人,真可算得上是陆重行心中的白月光了。毕竟像这样全心全意爱着陆重行的人,整本书中那么多女人,只有杨柔婉一个。而且只有她最干净。

    陆重行自知自己那双手沾满了鲜血,故此,对待杨柔婉总是比对旁的女人多了几分小心翼翼,似乎是不愿破坏自己心中的这抹白月光。

    而这抹要在半年后才出现的白月光,竟然现在就出现了。

    苏娇怜看着一辆香车宝马袅袅停于陆重行马车一侧,珠帘轻晃,白幔迎风,隐隐绰绰的显出马车厢内那个柔婉身影。

    厚实的马车帘子被掀开,露出一只纤细玉手,带着银制的镯子,搭在象牙白色的罗袖上。

    有风吹来,厚毡被吹开,身着素净袄裙的女子垂眸搭着丫鬟的手,踩着马凳下马车。

    杨柔婉的容貌与她的性子一般,是那种一看便能让人觉得十分舒服的类型。只要看着那张脸,便能让人心境平和。

    杨柔婉的身子有一种体香,在男主感觉心绪烦闷焦躁时,只要去她那处坐坐,便能瞬间平和下来。

    这也是原书中杨柔婉圣宠不衰的原因。

    美人的出现,总能得到很多惊艳的眼神。

    苏娇怜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下意识往陆重行那处看去,却见男人正盯着她看,一双眼黑沉黑沉的泛着不知名的情绪,犹如幽深古谭内千年才会激起的一浪。

    这样的眼神,苏娇怜很熟悉。

    在榻上时,她偶时抬眸,便能看到陆重行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看,然后攻势越发凶狠霸道。

    那个时候的陆重行,就似完全褪去了陆重行那层高冷面皮,凶猛的令苏娇怜招架不住。

    苏娇怜暗咽了咽喉咙,觉得男人这样的眼神实在是太危险了。大庭广众之下,这个人不会真的对她做出些什么事来吧?

    “妹妹,妹妹,我给你买了糕点。”杨巅峰看到杨柔婉,赶紧殷勤的把手里的糕点往杨柔婉那处提。

    杨柔婉一双眼定在陆重行身上,看着这个自己日日在心中描绘的男人此刻竟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整个人就似呆住了一般。

    那副喜不自禁的表情,就跟看到自家爱豆一毛一样。

    苏娇怜看着杨柔婉,下意识上前,一把攥住了陆重行的宽袖。力道用的极重,紧到指尖泛白。

    这可是自成婚后,小姑娘第一次主动亲近自己。

    陆重行难掩讶异的挑了挑眉,顺着苏娇怜的视线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杨柔婉。

    杨柔婉站在原处,朝陆重行盈盈一拜,“家兄莽撞,还望陆大人见谅。”

    不同于陆嘉那种刻意装出来的温柔,杨柔婉是真的温柔大方,性格柔婉。

    苏娇怜抬眸,看到陆重行面无表情的盯着杨柔婉看一眼,然后将视线落到杨巅峰身上。

    “百年书香世家,就教出这么个玩意,祖上若是知晓,怕是也要不得安宁了。”能让众所周知的皇城第一君子当街说出这样的重话,杨巅峰看来真是惹怒了他。

    被人当众呵斥,杨巅峰觉得虽然这个男人长得好看,但也不能让他不生气。当即撸袖子就要干,却被杨柔婉给制止了。

    “大哥。”杨柔婉看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杨巅峰,明明是温柔如水的眼神,但杨巅峰却硬生生的咽下了那口怒气。

    见杨巅峰安分了,杨柔婉这才继续请罪道:“我代家兄给陆大人请罪。”

    人家都做到这份上了,陆重行作为一个赫赫有名的君子,自然不该再为难,但陆重行他不是一般人。

    “若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捕快做什么?”

    众人一顿静默,最后“啪啪啪”的鼓起掌来,场面一时难以控制。

    苏娇怜:……古代这么严格的吗?插个队而已,还要进衙门?

    但事实证明,古代就是这么严苛,关键这杨巅峰得罪的是陆重行。不消片刻,杨巅峰就被衙门来的捕快带走了,独留杨柔婉一人站在自个儿的香车宝马前与苏娇怜面面相觑。

    “这位想必就是陆夫人了吧?果真是天仙似得人物。”杨柔婉对自己那即将有可能将牢底坐穿的亲哥哥完全没有一点焦虑之心,依旧轻轻软软的跟苏娇怜说话。

    这样温柔的一个人物,苏娇怜却从心底里泛起不喜来。这种感觉比看到陆重行跟陆嘉在一起时,还要更加的让她害怕。

    苏娇怜攥着陆重行的宽袖,一张白腻小脸在冷风里被吹得有些凉,她动了动嘴角,面颊上突然一热,是陆重行用手捂住了她的脸。

    “天凉,回去吧。”

    “是呀娇娇儿,这种不相干的人就别理了。”礼书女凑在苏娇怜的耳朵边上,压着声音道。

    礼书女虽然看着五大三粗的,但却是个心细的,她看出苏娇怜情绪不对,赶紧一顿插科打诨,“咱们买什么糕点好呀?你不是说想吃芙蓉糕吗?还是要红豆糕?”

    苏娇怜被陆重行挤着脸,声音“唔唔”道:“红豆糕。”

    一行三人转头去买红豆糕,被晾在那里的杨柔婉也不尴尬,拎着手里的糕点上来道:“陆夫人,我这里是五份红豆糕。”

    苏娇怜刚想说不必,就听那店铺伙计道:“红豆糕卖完了。”

    所以方才杨巅峰买的是剩下的最后五份红豆糕。

    杨柔婉笑道:“陆夫人若是不嫌弃,这五份红豆糕便权当是小女子的请罪之礼,还望陆夫人莫要嫌弃。”

    苏娇怜在红豆糕和陆重行之间进行抉择,最后选择了红豆糕。

    陆重行:呵,女人。

    拎着那五份热腾腾的红豆糕回到马车厢,苏娇怜先给礼书女分了一块,然后又给自己拿了一块,最后才给陆重行递过去一块。

    陆重行斜睨一眼,神色冷峻道;“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谁要吃。”

    苏娇怜“啊呜”一口就把红豆糕给塞进了嘴里。

    正等着苏娇怜哄的男人面色一僵,脸色更沉。

    礼书女见气氛不对,赶紧捧着自己的那块红豆糕说有事,然后就颠颠的下了马车。

    宽敞的马车厢内只余陆重行和苏娇怜两人,家寿正在忙碌的清理那些被扔的到处都是的帕子和鲜花。

    苏娇怜看一眼正在鲜花堆里挣扎的家寿,暗暗叹息一声:这古代女人的追星程度跟现代真的是很有一拼啊!

    苏娇怜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陆重行是英国公府的大爷,就凭他这张面皮,肯定有很多贵女挣着抢着要他倒插门吧。

    如果她有钱的话,应该也会买座宅子把陆重行圈养起来,然后……嘿嘿嘿。

    “在傻乐什么?”男人冷不丁的开口。

    苏娇怜浑身一震,把自己这个在死亡边缘试探的想法用力抹掉。

    夭寿了!她到底是怎么会产生这么丧失求生欲的想法的啊!

    男人坐在褥子上,看着小姑娘红着脸,使劲摇头,然后埋首啃手里的红豆糕。面颊鼓囊囊,双眸大大的,就跟只在偷食的松树一样,尤其是那握着爪子的小动作,简直惟妙惟肖。

    陆重行慢条斯理的往后一靠,抬手拍了拍自己被苏娇怜捏皱的宽袖一角,眸色轻动,往外一瞥。

    杨柔婉正痴痴的往这处瞧。

    男人轻嗤一声,拍下马车帘子。

    原本啃得起劲的苏娇怜突然闷着小脑袋开口,“大表哥。”

    “嗯?”男人漫不经心的应一声。

    苏娇怜动了动手,白嫩嫩的指尖沾着细粉,在软乎乎的红豆糕上捏出一个小小的手印子,然后使劲摇头,闷着小脑袋又不说话了。

    停下了啃食红豆糕的动作,小姑娘蹲坐在那里,脸上沾着红豆沙,半封闭的车厢内时不时的飘散进一些凉风,软软糯糯的带着糕点的香气,萦绕在两人周围。

    陆重行觉得,那红豆沙的味道可能没他想的那么差。就比如现在,他迫切的想将那红豆沙含着那块白嫩嫩的脸蛋肉一道吞入嘴里,细细品尝其美味。

    车厢内陷入一阵沉静,陆重行敏.感的感觉到停止了啃食红豆糕的小姑娘情绪不知为何有些低落。

    男人暗蹙眉,片刻后突然笑了。

    小姑娘后悔了,果然在红豆糕和他之间,应该选他吧。

    男人骄傲的挺起大胸脯。

    呵,口是心非的女人。

    陆重行起身,单手取过苏娇怜手里的红豆糕,放入自己口中。

    苏娇怜看着自己突然就空空如也的手,整个人有些发懵。

    她刚才在想,这么好吃的红豆糕是要现在吃完呢还是留着晚膳过后再用,没想到就被这个男人给吃!掉!了!

    对上小姑娘那双震惊眼眸,陆重行轻笑道:“乖,我没生气。”

    苏娇怜:!!!

    作者有话要说:  苏乖乖:好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