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86、第 86 章
    自陆重行那厮来了礼部尚书府以后,苏娇怜的日子就没好过。

    回春阁的一日驻足观摩不是白学的。苏娇怜惊悚的发现, 这才第三次, 男人就已经解锁了n多姿势。

    一场大汗淋漓, 苏娇怜被男人揽在怀里, 身上盖着被褥, 女乃白色的肌肤上满是斑点猩红。陆重行有个坏毛病, 一激动就喜欢啃人,苏娇怜被他啃了不知道多少口。

    扶着自己颤巍巍的小细腰, 苏娇怜深刻的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这么瘦弱的身子哪里受得住男人这样来来回回的没节制折腾。

    趁着天色晴好, 苏娇怜赶紧拉着礼书女出府避难。

    “书女, 这几日怎么没瞧见你?”

    往常即便是陆重行在的时候, 礼书女也会不畏强权的把她拉出来说话,可是这几日,礼书女不见踪迹,导致苏娇怜和陆重行单独相处的时间与日俱增, 实在受不住男人这股子野性的苏娇怜赶紧闷头寻到礼书女, 两人小手拉着胖手的逃了出来。

    “嗯, 是吗?”礼书女心不在蔫的摆弄自己的罗袖, 时不时的露出一个傻笑。

    苏娇怜:……

    “书女,那处有你最喜欢吃的老皇城糕点。”苏娇怜遥遥指向不远处排着一长溜队伍的糕饼铺子,企图唤回自己身边这只塑料姐妹花的神智。

    礼书女双眸一亮,喜滋滋的道:“他最喜欢吃了。”

    “谁?”苏娇怜耳尖的听到礼书女的喃喃。

    礼书女轻咳一声, 努力偏头,“我没说话呀。”

    看着年纪轻轻就间接性失忆的礼书女,苏娇怜没有拆穿,只慢悠悠道:“哦。”

    听着这声颇有含义的“哦”,礼书女赶紧拉着苏娇怜的小手手往糕饼铺子里头钻,“走走走,咱们去排队。”

    长长的队伍在小小的店铺门口绕了三四圈,回旋又回旋,苏娇怜跟礼书女眼巴巴的看着那刚刚出炉的新鲜糕点,鼻息间满满都是浓郁的香味。

    “啊……真香。”礼书女发出感叹。

    这间糕饼铺子绵延百年历史,纯手工制作,每日限卖,做多少卖多少,从来供不应求。

    “对了,书女,昨日里碰到你母亲,拉着我与我说了些事。”苏娇怜突然道。

    礼书女向天翻了翻白眼,“是不是与你说,让你劝劝我,早些寻个好男人嫁了?”

    苏娇怜点了点小脑袋,双眸湿润润的泛着水汽,在氤氲白雾缭绕的糕饼铺子前就跟飞天而来的小仙女一样。尤其今日这位小仙女还穿了一套新制的留仙裙,衬托出其越发婀娜妩媚的身姿。

    明明长着一张不谙世事的小白花面容,但那原本干瘪瘪的四季豆身材却在这个春日豁然妖娆起来,这股子清媚冲破禁锢,完美的融合在苏娇怜身上,让人瞧在眼里,只觉心痒难耐,也怪不得陆重行会如此爱不释手。

    礼书女在心中发出一阵感叹。

    她一个女子瞧着都觉欢喜,更别说陆重行这个男人了,怪不得如今日日春.宵苦短,怎么都喂不饱。

    “我觉得那公子名字如此霸气,人应当也不赖。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如其名’嘛。”苏娇怜还在与礼书女说昨日里礼夫人提到的那个男人。

    礼书女不感兴趣的附和道:“唤什么?”

    “巅峰。山巅之峰,十足霸气。”苏娇怜露出一脸憧憬的小表情,脑海里冒出一个硬汉形象。

    礼书女又问:“姓巅?”

    苏娇怜摇了摇头,“没问,你母亲只说了这么一个名。听说家世虽然没落了,但却是有名的书香门第,还说这名唤巅峰的公子有位嫡亲妹妹,品貌端庄,知书识礼,天气柔婉,举止得宜……”

    一口气将礼夫人的形容词说完,苏娇怜大喘口气,继续道:“是内定的肃王府世子爷,也就是太叔成宁的正妃。”

    有了这位即将做世子妃的妹妹,就算是家世没落,也没落不到哪里去。

    礼书女皱眉,细想片刻,突然恍悟自家母亲说的是哪户人家。

    看到礼书女恍然大悟的表情,苏娇怜道:“你知道是哪户人家了?”

    “嗯。”礼书女点头,正欲说话,却突然发现前头传来一阵嘈杂声。

    穿着华贵衣袍的男人摇摇摆摆的挤开排在前头的一个小丫鬟,手里的洒金扇摇的“哗哗”作响。

    “哎,喂,你怎么插队呢。”

    “是啊,怎么插队呀……”

    “闭嘴。本公子□□们的队,是你们的福气。”那公子不耐烦的说完,跟旁边跟着的仆人道:“让你买个糕点都费这么多劲。”

    这家仆原本在队伍里排了半柱香时辰,却因为自家公子等不及而直接下来领着他插了队。家仆羞愧的低头,没有应声。

    那公子嘟嘟囔囔的抱怨,“要不是妹妹要吃,我才赖得来。”

    虽然说这位公子衣着华贵,看着就不是一般贵人,但还是有些人不服,吵吵嚷嚷的要让他让路。

    那公子不耐烦的将手里提着的鸟笼朝身后的人砸过去,梗起脖子怒道:“连我杨巅峰都敢骂,你们是嫌命太长吗?”

    周围默然一阵寂静。只余下那只精心饲养的金丝雀在鸟笼子里头扑腾着翅膀乱飞,发出尖锐的惊惶叫声。

    杨巅峰,杨家嫡长子,祖上是有名的书香世家,三代单传,宠成如今德行,若非其妹乃内定的世子妃,怕是不可能会如此嚣张肆意的活到今日,早就被人一个麻袋套头给恁死了。

    苏娇怜张了张小嘴,不可置信的转头朝礼书女看一眼。

    杨……巅峰?

    不会就是那个巅峰吧?

    苏娇怜小脑袋里的硬汉形象瞬时破灭,取而代之的是面前这只张牙舞爪的羊癫疯。

    礼书女痛心的点头。她的亲娘咧,就算她嫁不出去,也不用拿这种货色来羞辱她吧?

    苏娇怜捂嘴,使劲的憋住笑。

    那头,杨巅峰因为报出自己大名后,看到众人那副缄默场景,心满意足的吩咐伙计给他打包五份糕点。

    周围的人不敢得罪他,面面相觑的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苏娇怜觉得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刚刚准备过去,就被礼书女拽住了胳膊,“他的嫡亲妹妹是内定的肃王世子妃,整个皇城谁人都不敢得罪他。”

    礼书女难得露出一本正经的面色。

    她虽然敢怼陆嘉这位侧妃,但对肃王府正儿八经认定的世子妃亲眷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礼书女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有整个礼部尚书府。

    礼部尚书和礼夫人常常指责礼书女太过跋扈,得罪了那么多人,但礼书女不笨,她都是挑软柿子捏的。不然这小小的礼部尚书府,哪里还能存活到今日。

    听到礼书女的话,苏娇怜面露犹豫。

    如今的她也不是一个人,她是陆重行的妻子,是英国公府的大少奶奶,苏娇怜不知道如果今日自己这一去,会不会连累英国公府跟肃王府开战,毕竟她上去的话就算是明显挑衅了。

    正当她犹豫着往后退回时,那头突然传来一道清冷声音。

    “排在杨公子身后的,都由我来结账。”

    苏娇怜寻声看去,只见陆重行身穿朝服,正慢条斯理的从马车上下来。

    今天日头很好,穿着朝服的男人头戴玉冠,迎光而立,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就跟突然飞身而至的神袛般令人动容。

    即使有人不认识陆重行,但看到他身上的官服也知不是平常人物,更何况这位大人还敢跟有肃王府撑腰的杨家作对,一看便知是个比肃王府还厉害的人物。

    周围人发出一阵又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杨巅峰恶狠狠的看过去,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双手负于后,慢条斯理的走过来。

    皇城内有很多圈子,贵人圈,权势圈,贵女圈,纨绔圈等等等等,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平时很难接触到彼此。

    身处纨绔废人圈,但仗着身后有贵人而作威作福的杨巅峰没见过陆重行,立时嚣张的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作对。”

    男人冷冷道;“我不是什么东西。”

    有眼尖的人认出陆重行,惊叫道:“这不是皇城第一君子吗?”

    “就是那个不举的皇城第一君子?”

    拉风出场,英雄救美,准备狠狠践踏狗熊的男人:……

    俊美如神袛般的男人黑着一张脸,眼神轻轻一瞥,方才说话的那些人立时都闭上了嘴。

    跟在陆重行身后的禄寿赶紧拿出小本本记好刚才是谁在乱嚼舌根,晚上爷一定会让他去剃了他们的头发,然后哑口三日。

    陆重行迈步朝苏娇怜走过去,衣袂飘飘,高冷如山峰之巅那朵最白的白莲花。

    “若不是路过此地,还不知夫人竟喜吃这些小玩意。”男人轻缓开口,声音如潺潺细流,听得人耳朵怀孕。

    只喝露水,小仙女人设崩塌早已崩塌还在苦苦强撑苏娇怜暗咽了咽口水,对于此刻这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颇为忌惮。

    你下朝的路明明跟这里隔了三条街好吗大佬?

    只一会子的功夫,陆重行那辆朴素不华的马车上就被扔上了一捧又一捧的鲜花、帕子和新鲜瓜果。

    周围满是女子的尖叫声。

    就算不举了,看着这张脸,她们也能高.潮!

    苏娇怜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陆重行从来不骑马了。要是他骑马出门,上朝的时候一定是顶着满头鲜花进金銮殿的。

    杨巅峰拎着手里的那五份糕点,继续过来发羊癫疯。

    “你就是陆重行?呵,我还当是什么人物呢,原来就是……”比他妹妹画中还要再美上许多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