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76、第 76 章
    陆老太太唤苏娇怜过去,自然就是想询问她关于近日里皇城内疯传的那件事。

    自家孙儿不举, 那可是关系着日后英国公府的子嗣问题, 陆老太太怎么能不关心?若陆重行真的不能为英国公府诞下子嗣, 但大房这继承国公爵位的怕是要换人了。

    二房的陆生谦双腿残疾, 性子古怪, 陆老太太也不甚欢喜。若非三房的三小子年纪太小, 性格不够沉稳,倒是个可培养的苗子。

    月上三竿, 寒风冷冽。

    当苏娇怜去的时候,却见陆重行早早就坐在了实木圆凳上, 面前摆着茶水, 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的可怖。

    这样的事, 陆老太太自然不会当面伤孙儿的心, 只是在跟小两口用过晚膳后,单独把苏娇怜给留了下来。

    “乖乖呀,我这老婆子说句不中听的话,”陆老太太毕竟是英国公府内的最高长辈, 她是为英国公府而活的, 所以即便她心疼苏娇怜, 在某些方面依旧非常的迂腐封建。

    “宠宠如今这般, 可试过旁的女子没有?”

    苏娇怜心里一个“咯噔”,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见苏娇怜不说话,陆老太太也知道,这样的事不好接受, 毕竟两人才刚刚成婚没多久。她就这样塞人进去,难免落人口舌,可如今形势不容乐观,子嗣问题,是每个大家族都不容忽视的大事。

    苏娇怜攥着帕子,神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之相。虽然古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放到她这根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红领巾头上,却只觉五雷轰顶。

    她似乎,真的,好像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严峻的问题。

    “我这老婆子是想着,不如把盼晴送过去服侍你?”

    说是服侍苏娇怜,但里头的意味,不言而喻。

    苏娇怜垂着眉眼,没说话,那头珠帘后却是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影,手里攥着把剪子,泪眼朦胧却一脸狠绝的跪在地上,“老祖宗若是要将盼晴送给大爷,那盼晴还不若去伺候二爷。”

    被挑战了权威,陆老太太很是生气。“那你就去伺候二爷吧。”

    悲愤欲绝盼晴儿:???

    喜从天降陆生谦:???

    二脸蒙蔽苏乖乖:???

    盼晴自小服侍陆老太太,没想到陆老太太竟然如此绝情。

    看着盼晴捏着剪子又冲了出去,苏娇怜呐呐张了张嘴,神色懵懂的转向陆老太太。

    陆老太太叹息一声,“盼晴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生谦那孩子,也是我瞧着长大的。这两个人别别扭扭的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若不是盼晴身份太低……”

    说到这里,陆老太太继续摇头。

    苏娇怜明白了,别看老太太平日里只知听曲唱戏,心里明镜似得。

    “盼晴那孩子,我是不指望的,你将绿鸳带过去吧。”

    与盼晴不同,绿鸳最是个温和性子,就连面容都瞧着一团软和气。

    绿鸳从珠帘后头出来,袅袅与苏娇怜行礼。

    苏娇怜没将注意力放在绿鸳身上,只抻着脖子往珠帘后看一眼,果然见那里满满当当的挤着一堆的丫鬟。从大丫鬟到小丫鬟,环肥燕瘦,清纯妖艳,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见不到。

    苏娇怜:……这老太太是准备长期作战了啊,那如果刚才她说愿意让盼晴过来,盼晴也愿意过去的话,可能后头就没绿鸳什么事了。

    毕竟在陆老太太看来,英国公府的子嗣问题,可比那些情情爱爱的重要多了。

    这大概就是出生在大家的悲哀吧。

    苏娇怜垂着眉眼,声音软糯道:“绿鸳是个好姑娘。”

    陆老太太面色一喜,但苏娇怜又道:“只是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老祖宗还是问问夫君吧。”

    这是苏娇怜头一次唤陆重行夫君,虽然是在外头,但说出这两个字后,她才恍然发觉自己与陆重行是一体的。

    成婚这么久,陡然发现了自己跟陆重行的亲密关系,苏娇怜有些羞赧的垂眸,她不自在的拨了拨自个儿散落在鬓角处的碎发,低垂眉目的表情看着娇怜可人。

    陆老太太心口一窒,想着像这等乖巧令人怜惜的可人儿,别说是男人,便是她这么一个老婆子也难说句重话。

    “既如此,那此事便些搁置几日。”陆老太太叹息一声,一旁的绿鸳暗暗攥紧手里的帕子。

    虽然说不知如今陆重行是真不行还是假不行,但绿鸳知道,这是她唯一能变成人上人的法子。

    虽然做老太太大丫鬟十分体面,但毕竟是个奴婢,哪里有做姨娘威风?这大奶奶一看便不是个硬性子的,若自个儿真进大房做了姨娘,也不必受其欺辱,若再能诞下子嗣,更是能一飞冲天。

    “老祖宗不必问了。”一道男声从珠帘后传出,伴随着一众丫鬟兴奋的娇.喘惊呼声,陆重行去而复返,面无表情的跨入主屋,宽袖摇摆,风姿玉朗。“鸳鸯您还是自个儿留着吧。”

    鸳鸯:嘤嘤嘤……人家叫绿鸳。

    虽然外头的传闻如火如荼,但面对陆重行这张脸,众丫鬟们依旧还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

    不举怕什么,只要有脸,她们就能吃得下!

    “宠宠,老祖宗也是为你好。”陆老太太似乎并不惊讶陆重行的出现,只道:“你若不能成功为公府诞下子嗣,便不能继承爵位,如此拱手让人,你可甘心?”

    苏娇怜被陆重行一把攥住小手,从绣墩上拉起来。

    她小小声的在心里接过陆老太太的话:这厮以后可是要名正言顺当皇帝的,区区一个国公爵位,哪里会看在眼里。

    “孙儿不后悔。”男人站在那里,身形挺拔如山,苏娇怜能清楚的闻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小龙涎香,清冷富贵,一如男人矛盾而隐晦的性格。

    她仰头,看到男人纤细修长的脖颈,束发青丝,缺了一块的鬓角依旧不影响男人那张俊美的容颜。

    不得不说,苏娇怜是有些心动的,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她知道,人生无常,站在她面前的人虽然有温度,会说话,会生气,会笑,可终归只是连纸片人都不如的书中虚拟人物。

    用字句堆砌出来,连ai虚拟人物都比不上。

    而且他是男主,是注定要跟女主在一起的,虽然现在剧情扭曲成这样,但苏娇怜坚信,只要她与陆重行和离,脱离英国公府,男主便能重回正轨。

    陆老太太凝神半刻,突然小心翼翼道:“宠宠呀,你莫不是……喜欢男人?”

    “咳咳咳……”苏娇怜被呛的面红耳赤,小身板躲在陆重行的身后抖啊抖。

    这陆老太太也太思维发散了吧?硬不起来就是对女的不行?按照这陆老太太的开明程度,兴许明日她还要给陆重行寻几个翘屁嫩男来服侍呢。

    陆重行面色一僵,想起那些臭烘烘,硬邦邦的男人,冷声道:“不劳老祖宗费心。”说完,男人就拉着苏娇怜出了主屋。

    苏娇怜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跌跌撞撞的走不稳当。

    听到身后杂乱的脚步声,陆重行渐放缓速度,待苏娇怜跟上了,才慢吞吞的开口道:“今日之事,不必放在心上。”

    苏娇怜垂着小脑袋,眼睫颤颤。

    房廊外飘着细雪,苏娇怜身披大氅,纤细娇弱的身子裹在里头,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陆重行转身,毫无防备的苏娇怜鼻子一酸,撞到男人胸口。

    “在想什么?”男人伸手,一把掐住小姑娘的下颚,将人的脸抬起。

    苏娇怜仰头,双眸红红的看向陆重行,那是方才被撞出来的生理性眼泪,可这副模样落到陆重行眼中,便是十足委屈。

    “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男人郑重承诺。

    苏娇怜吸了吸小鼻子,浑身冻得僵冷,但还是忍不住的道:“大表哥,你真的不喜欢男人吗?”

    陆重行:……

    男人一言不发的转身,拽着苏娇怜就往自个儿的小宅子里头去。

    感觉到气氛不对的苏娇怜立时惊叫道:“大表哥,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啊?”

    男人的声音从前头传来,沉稳有力,带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开疆辟土,力破谣言。”

    苏娇怜一个机灵,察觉到男人话里的深意,赶紧用力夹紧了小腿儿,扯着嗓子道:“不行,不行,我还小呢。”

    “不小了。”旁人都生孩子了,他这处还没圆房,若是再传下去,明日里就不是陆老太太往他这里塞人,而是皇帝那处要给他扔人了。

    “我我我我突然感觉身子不适……”苏娇怜用力的蹲在地上,纤细胳膊被陆重行拽着,高高扬起,露出一截凝脂皓腕,白腻腻的就似上等暖玉,沾着点点细雪,更添莹白。

    苏娇怜蹲在地上,小小一只,被陆重行拽着往前拖,毫无分量。

    “大表哥!”苏娇怜仰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陆重行被吵得一阵心烦,扭头看过去,就见小姑娘的大氅上沾着一抹血色。在莹白的素雪中分外明显。

    男人双眸瞬时一凛,一把将人抱起来就往小宅子里头带。

    难道是太叔成宁那些不成器的狗东西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对这小东西下手了?越想越心惊的陆重行面色沉的可怕。

    苏娇怜被男人的大氅盖住了脸,什么都看不清,自然不知道现在的男人是何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可怖表情。一路过去,众人皆被男人的面色所惊,鹌鹑似得缩着不敢上前。

    苏娇怜蹬腿蹬脚的不安分,被男人用力拍了一把小屁.股,这才委委屈屈的缩在陆重行暖和的怀里不做声了。

    被置到床榻上,苏娇怜下意识用被褥裹住自己,正欲坚决不从,就听男人唤来了农嬷嬷,压着声音叮嘱几句,然后转身去了。

    方才一路行来,陆重行攥着苏娇怜的细腕子把了一下脉搏,发现这小东西身子骨虽羸弱,但并未有什么中毒抑或内伤存在。只片刻,陆重行便猜到了那血为何物。

    虽如此,但男人还是不放心,让禄寿将陆生谦给寻了过来。

    彼时的陆生谦看着喜从天降的盼晴儿,慢条斯理的摩挲着身下的木制轮椅,然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荷包。

    盼晴儿:我有一句哔哔哔一定要讲。

    那头主屋内,苏娇怜看着头也不回的男人,一脸懵逼。

    苏娇怜:???说好的霸道男主强上小娇妻,倔强小娇妻抵死不从的虐心虐身又虐肾的动人场景呢

    倔强小娇妻气愤的冒出半个小脑袋,刚刚起身就感觉到一阵汹涌血流……娘嘞,来的真是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等到十八的,咳,那现在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