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73、第 73 章
    细薄的素绢屏风倒在地上,纤细娇弱的女子跌在上头, 青丝披散, 满身狼狈, 惹人怜惜。

    太叔成宁心口一抽, 想到苏娇怜应当是来看自己的, 心中便是一阵难掩的激动。原来她对自己尚是有情义在的。

    细漫的白雪随风卷起花厅, 撩起众人袍踞青丝。

    太叔成宁看到苏娇怜那双发红的眼,心如刀绞。他知道她难过, 可是他不能告诉她,娶陆嘉只是权宜之计。待他日后称帝, 必然用八抬大轿抬她进门。可如今, 只能先委屈她待在这奸诈狡猾的陆重行身边了。

    “苏姑娘。”太叔成宁向前跨一步, 还没怎么说话, 就见苏娇怜露出一副惊恐面容,连滚带爬的躲到了陆重行身后。

    看着苏娇怜的一系列举动,太叔成宁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

    可他该如何让她知道, 他最爱的人, 其实是她呀。

    他早就应该知道, 像他这样十足优秀的皇城贵公子, 苏娇怜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动心。太叔成宁认为,当时若不是被陆重行抢先一步,美人肯定是他的囊中物。

    苏娇怜眼看太叔成宁露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想着男二你是来求亲不是来奔丧的啊喂。

    “大姑娘的婚事, 非我能做主的小事,世子爷应当去寻老祖宗商议才是。”顿了顿,陆重行又道:“世子爷若有诚意,自应当携带聘礼、媒婆前来,何故两手空空而来?”

    陆重行已然将太叔成宁给他的那些鹿茸、人参给忘到了脑后。

    太叔成宁收回落在苏娇怜身上的目光,暗暗攥紧拳头道:“今日前来,只是询问,若老祖宗有意,日后必携礼而来。”话罢,太叔成宁深深看一眼苏娇怜,拢袖而去。

    方才那些话,太叔成宁显然并未将陆嘉放在眼里。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感。

    看着太叔成宁消失在主屋门口的身影,苏娇怜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小巧白皙下颚突然被男人的手掐住,苏娇怜下意识抬头,对上男人那双深沉眼眸。“怕他?”

    谁?太叔成宁吗?

    苏娇怜眨了眨眼。她确实是有些惧怕太叔成宁,毕竟那人在往常可不止一次的要杀她,若不是她机智,如今就不可能完整的站在这里了。

    “不必怕。”一个死人,有什么可怕的。

    男人摩挲着小姑娘白皙纤细的下颚,想着这怎么养了一年,瞧着还是这般玲珑小巧,稚气未脱,如此一来,他到底何时才能下嘴。

    明显感觉到男人目光变化的苏娇怜赶紧一把抱住男人的胳膊,声音软绵绵道:“大表哥,那世子爷怎么会突然要来求娶陆嘉了?”

    “只是做侧妃罢了。”陆嘉是英国公府大房继女,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做太叔成宁的侧妃也算是高攀了。

    苏娇怜开始一顿胡乱分析,难不成太叔成宁相信陆嘉能提前预言这样的蠢事,所以想借助陆嘉的力量去夺帝位?

    可当时陆嘉明明也跟陆重行说过这样的事,陆重行却是保持谨慎态度,根本就没有像太叔成宁这样急功求利。

    这就是男主和男二在智商上的本质差别吗?

    “在想什么?”耳畔处突然飘出一句话。

    苏娇怜下意识道:“太叔成宁。”说完,她立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看着男人那张陡然黑沉下来的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呵,很好。”

    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大表哥,你要去哪啊?”

    男人脚步不停,心中气愤,完全不理会身后焦急的小娇妻。

    居然在他面前想别的男人,胆子真是越发大了,看来不给她一个教训,她真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夜不归宿。”**的吐出这四个字,男人自觉给了小娇妻最大的惩罚。让这可怜的小东西一个人睡在昏暗的主屋内,冷衾冷枕的瑟瑟发抖。那时候就会知道自己的好了。

    想到这里,男人脚步一顿。若是真吓出了毛病来可如何是好?毕竟这小东西实在是太脆弱了。

    想完,男人面色又是一变。

    不行,现在不惩罚,日后蹬鼻子上脸,可就治不住了。

    散发着王霸之气的男主在心中做完一通建设,终于艰难的决定今夜要“夜不归宿”。

    苏娇怜:???

    看着男人头也不回的身影,苏娇怜想到今夜自个儿不用再跟农嬷嬷挤在一张床上睡觉,而能独揽整只床榻,最重要的是再没有咸猪手扰她清梦,差点开心的蹦起来。

    管你什么男主,男二,都没她睡觉事大。

    欢天喜地的抱着自己的小枕头上了榻,苏娇怜还吩咐农嬷嬷替她多放几个汤婆子在被褥里。

    寒冬的夜,苏娇怜睡得舒服又安心。

    英国公府角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帘子微微晃动,灌进一阵又一阵的凉风。

    “爷?咱们到底要去哪呀?”家寿被冻得瑟瑟发抖,面如紫色。

    陆重行端着手里的茶盏,面色冷凝道:“夜不归宿之地。”

    家寿大惊,爷居然要去那种地方!

    “爷……”家寿露出一副吞吞吐吐的表情。

    “走。”陆重行放下茶盏,声音清冷道:“进公府。”

    家寿:说好的夜不归宿呢?

    子时正点,主屋的大门被打开,男人脚步轻巧的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被褥里睡得香甜仿佛坐月子般的小姑娘。

    小姑娘蹬被的毛病还在,屋内置着许多个炭盆,隔扇半开,吹进簌簌冷风,夹杂着细腻雪色,将外头笼罩出一片素白凝霜之相。

    苏娇怜无意识的踹了踹被子,露出被褥里藏着的四个汤婆子。

    陆重行上前,拢袖,坐到榻旁。

    苏娇怜睡得正迷糊间,突然感觉自己后颈一凉,那股子凉气顺着她的脖子往里钻,呼噜呼噜的挑开她的衣襟带子。

    被冻得一个哆嗦的苏娇怜睁眼千斤重的眼皮,看到坐在榻旁面无表情的男人,被唬了一跳。

    “呵。”男人冷笑一声,嗓音沙哑,“多日不见,苏姑娘怎么不认得我了?”

    再现cosplay男主。

    苏娇怜抱着被褥看着面前的腾霄阁阁主,想着阁主你都这么闲的吗?半夜来看她睡觉,就不怕你的腾霄阁倒闭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苏娇怜被冷的厉害,说话时都在打颤。

    看到怕成这样的小姑娘,男人显然十分满意。

    “没有我腾霄阁阁主去不了的地方。倒是你这处怎么不见你那清高自傲的夫君,居然留你独守空闺?”

    苏娇怜被隔扇处吹进来的冷风冻红了眼,再说话时嗓子哑哑的就似带上了哭腔,“他夜不归宿。”

    陆重行看着小姑娘垂眸的可怜模样,想着自己的惩罚果然太重了些。

    “你,能帮我把隔扇关上吗?”小姑娘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奶奶的鼻音。

    伟大而凶残的腾霄阁阁主下意识起身,关上了隔扇,然后又将炭盆移了出去,做完这一切,陆重行才恍然醒悟过来,自己居然又被这该死的小东西那副可怜兮兮的皮囊所蒙骗了。

    凶残的阁主正欲转身斥责,却见小东西已然抱着被褥又睡了过去。

    行吧,夜不归宿的惩罚已经很重了,吧?

    站在床榻旁看着睡得毫无防备的苏娇怜,阁主转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片刻后换回那身常服,露出原本面容回到了屋内。

    炭盆被撤了,被褥里的汤婆子也不暖了,苏娇怜渐渐觉得有些冷。

    她小小的蜷缩起来,像朵花骨朵。

    男人褪下外衫,掀开被褥躺进去。

    男人身上滚烫,就像是个天然火炉。苏娇怜下意识将自己蹭过去。

    陆重行将人揽进怀里,他垂眸,看着怀中的小姑娘,双眸深沉。

    苏娇怜迷迷糊糊的蹭着男人的胸口,调皮的青丝钻入男人半敞的衣襟,声音糯糯的带着迷糊,“大宝哥……”

    男人没有动,暗自纠正,是大表哥。不过这小东西嫁给他这么久,好似没叫过他一声夫君?

    “你去哪了?”苏娇怜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但还是尽职尽责的扮演好一个小妻子。

    男人冷哼一声,“夜不归宿。”

    苏娇怜想,这个梗是过不去了。

    想完,她就睡着了。

    伟大的男主低头,手掌轻抚上苏娇怜那头细腻青丝。作为一只伟大的男主,他居然连夜不归宿的权利都没有了,哼。

    陆重行垂眸,细薄唇瓣轻抿,一抹凉凉的吻带着外头的雪色,落到苏娇怜额角。

    身为丈夫的他夜不归宿,小妻子怎么能睡得如此安稳呢?

    原本浅尝辄止的轻吻变成了啃噬,当苏娇怜被男人啃醒的时候,正看到陆重行叼着她的手,像是啃猪蹄一样的在咬。

    苏娇怜:……你是男主,你高兴就好。

    小姑娘双眸一闭,又睡了过去。

    折腾了一夜,陆重行总算是在晨起时闷不吭声的上朝去了,而当苏娇怜被农嬷嬷从床榻上拽起来,在花棱镜内看到自己那张印着牙印的白皙小脸时,面色有一瞬时的凝滞。

    所以昨天晚上那厮到底啃了她多少地方?

    她记得就连脚指头上好像都有三个牙齿印子……

    因为昨夜的折腾,再加上贪雪玩,所以苏娇怜不负众望的发热了。

    “姑娘呀,您自个儿的身子您应当知道,这么冷的天您怎么还往外头跑呢?”农嬷嬷端着苦药,一副焦急表情。

    苏娇怜缩在被褥里,小脸被烧的通红,浑身又冷又热的实在是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

    而当太叔成宁登门求娶陆嘉,在听到苏娇怜生病的消息时,暗自饮恨。居然都伤心的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娇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