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61、第 61 章
    太叔成宁头一次碰到这样的女人。无视他的美貌,忽略他的权势, 更没有贪图他的富贵荣华。如此清纯不做作的女人, 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而即使是已为人妇, 这个女人也该死的吸引着他的视线。

    铺着白玉砖的宽敞宫道之上, 苏娇怜乖巧的被陆重行牵着往殿内去。她身上的命妇服空落落的挂在身上, 随风飞舞, 将她纤细羸弱的身姿映衬的更加窈窕如柳。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恶意。

    看来即使她嫁给了陆重行,太叔成宁依旧没有放弃要杀死她的念头。

    果然是执着的男二。

    “在想什么?”男人低头, 正对上小姑娘一副蹙眉沉思的小表情。

    听到男主的话,早已被训练成习惯的苏娇怜立时道:“在想你。”说完, 她立刻反应过来, 闭紧小嘴巴, 小脸红成小苹果。

    这该死的习惯!

    男人的脸上漾起笑, 如寒冬破冰般令人如沐春风。

    真是只爱撒娇的小妖精。

    前头一道前来赴宴的贵女们看到陆重行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漾起的笑,皆忍不住的泛起花痴来,继而将嫉妒的视线投向苏娇怜。

    就是这只绿茶婊抢走了她们的男神。咬着小手帕的贵女们脑中一片马赛克。绿茶婊不仅睡了她们的男神,还牵了男神的手, 还在跟她们耀武扬威, 嘤嘤嘤。

    陆重行送苏娇怜至殿门口, 松开她的小手, 替她抚了抚被风吹乱的青丝细发,然后负手于后道:“等宫宴结束我来接你。”

    “你去哪?”头一次进宫,来到这块陌生的地方,苏娇怜下意识就依赖上了陆重行。

    看到小姑娘雏鸟似得眼神, 陆重行低笑一声,伸手又抚了抚她的小脑袋,放缓几分声音,安抚道:“我在前头赴宴。此处是女眷赴宴的地方,我不便进去,你若有事可寻安平公主。”

    “安平公主?”苏娇怜奇怪的歪了歪头。

    陆重行正欲说话,抬眸时看到不远处行来的二人,便上前跨一步,拢袖行礼,动作流畅自如。

    “给姨妈请安。”陆重行慢条斯理的道。

    苏娇怜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个女子,穿着华贵宫装,梳高髻,生了一张白细鹅蛋脸,长相与陆重行竟有三分相似,只是更偏柔和纯稚,单单站在那里,便显露出属于皇族的高贵。

    安平公主微微颔首,视线落到苏娇怜身上。

    苏娇怜赶紧垂眸行礼,声音软糯道:“给安平公主请安。”

    老皇帝一生只得长平长公主和安平公主两个女儿,长平长公主留下陆重行一个独子,便红颜早逝。剩下一个安平公主,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老皇帝老来得女,自然欢喜异常,对其尤其宠爱。

    安平公主盯着苏娇怜看半响,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一字一顿,如孩童学话般道:“好看。”

    苏娇怜听到声音,这才发现安平公主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那男人穿着太监服,看模样也是总管之类的大官,生的唇红齿白的男生女相,但那双眸子里却浸出一股难掩的阴柔狠戾劲。

    “陆大公子寻的,自然是极好的。”那太监说话时声音轻柔,不似旁的太监那般阴阳怪气,反而透出一股宠溺气。

    见苏娇怜盯着自个儿身后的太监看,安平公主便单纯一笑,纤纤素手指向那太监道:“崋崂。”

    苏娇怜一愣:话痨?看着不像啊。

    崋崂冲苏娇怜拱手行礼,然后将臂弯上挂着的大氅给安平公主披到身上,絮絮叨叨的道:“今日天寒,公主早起了半柱香的时辰,就为了瞧英国公府的大奶奶,现下瞧见了,也该回去午歇了,不然过会子困顿了,在皇后娘娘面前睡着了可是大不敬……”

    苏娇怜眼睁睁的看着原本一副惜字如金模样的崋崂变身老妈子,抓着安平公主便是一顿叨叨叨,只差将今日安平公主掉了几根头发给数出来了。

    “我要跟她一起玩。”安平公主指向苏娇怜,那双与陆重行颇为相似的双眸中却澄澈如镜。

    苏娇怜想起原书中对安平公主描写的最多的三个字:小天使。

    在吃人不吐骨肉的深宫大院里,安平公主生了一颗赤子之心。她心地善良,对人宽容,她身后的崋崂就是她从变态老太监手里救出来的。

    崋崂看一眼苏娇怜,提出要求,“若公主等会子午膳能用十口饭,奴才就让陆大奶奶跟公主一道玩。”

    安平公主心境如孩童,习惯作为也跟孩童一般,不喜吃饭。听到崋崂的话,安平公主权衡了一下利弊,便喜滋滋的点头,然后去牵苏娇怜的小手手。

    一只小天使跟一只小仙女颠颠的就奔进了殿内。

    崋崂紧随其后,半步不离安平公主。

    陆重行在殿外站半刻,吸引了殿内全部女眷的目光。他见苏娇怜与安平公主相处不错,这才施施然而去,引得众女一阵叹息,直抻着脖子往外头张望。

    这种状况直到皇后娘娘驾到,才恢复正常。

    “大奶奶.头一次进宫,不要拘束,只是家宴罢了。”作为背景板出现的皇后娘娘发出端庄高贵的声音。

    苏娇怜起身,按照老嬷嬷教的行礼问安,与皇后娘娘一问一答,气氛一时也算是其乐融融。可到后头就不对劲了。那些贵女、夫人们说话夹枪带棒的,将火力全部投向了苏娇怜。

    “听闻大奶奶与陆大人是奉子成婚?”这算是非常直爽的尖酸刻薄了。

    苏娇怜嫣然一笑,眉目半垂,“我与大表哥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意思就是不管她肚子里揣没揣孩子,她都是堂堂正正进的英国公府,日后还会是英国公夫人。

    那妇人被苏娇怜一呛,登时就红了脸。

    “我倒是听说大奶奶为了嫁给陆大人,用了不少手段。”

    苏娇怜深刻觉得作者是个智障,这些贵女们说话都不过脑子的吗?这种话怎么能放在台面上说,不应该私底下来大骂她这只小妖精的吗?还有皇后娘娘你那一脸兴致勃勃的八卦表情是什么意思?

    你不应该制止这种不健康的八卦活动吗?

    苏娇怜伸手扶额,“我与大表哥乃两情相悦。”

    四周发出清晰的轻嗤声。谁不知道当初这位苏府的嫡姑娘可是倒贴上去的。

    苏娇怜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怒吃三块红豆糕。

    虽然世事如此艰难,但幸好还有安平公主这只小天使陪她。

    “你长的真好看。”小天使眨巴着大眼睛,跟陆重行有三分相似的她让苏娇怜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羞耻感。

    “公主过赞了。”嘿嘿嘿,“公主长的也十分好看。”

    “我觉得你比我好看。”小天使十分真诚。

    “我觉得公主更好看。”苏娇怜真挚万分。

    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无营养的商业互吹,苏娇怜口干舌燥的吃了一口水。

    “公主,您方才答应臣要用十口饭的。”崋崂手捧漆盘,趁机将一碗珍珠米置到宴案上。

    安平公主正牵着苏娇怜的小手手说话,见状,便一本正经道:“崋崂说吃完十口饭,就可以跟你继续玩了。”说完,这只小天使就乖巧的开始吃饭。

    “一口。”崋崂手持白瓷勺,半跪下来,慢条斯理的喂安平公主一口饭。安平公主吃一口,他便说一个数。

    安平公主已及笄,吃饭居然还要崋崂喂,苏娇怜有些惊奇的瞪大了一双眼。但当她看到其他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便自觉皇家规矩真不是她们尔等凡人能懂的。

    “两口。”崋崂半垂眉眼,看向安平公主的神色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安平公主鼓囊着腮帮子,努力的吃饭。

    “三口。”崋崂伸手,替安平公主擦去嘴角的饭粒。

    苏娇怜单手撑住下颚,看着安平公主吃饭,不自觉舔了舔唇,然后抬手端起宴案上的酒杯,吃了一口面前飘香四溢的果酒。

    真香。

    崋崂继续喂,“三口。”

    吃了果酒有些飘飘然的苏娇怜脑子混沌,觉得这安平公主怎么十口饭能吃这么久呢?

    崋崂继续,声音温柔,跟哄小孩子似得,“公主嘴里吃完了吗?我们吃第三口。”

    安平公主点头,张开小嘴,继续吃第三口饭。

    苏娇怜睁着一双水灵湿眸,想着这安平公主果然是只可爱小天使啊……连十个数都数不全,只会可怜兮兮的吃“十口饭”。

    等安平公主把“十口”饭吃完,就看到苏娇怜已经醉趴在宴案上了。

    她眨了眨眼,然后跟着埋首把脸趴到桌面上,声音糯糯道:“苏乖乖睡了,我也要睡了。”说完,安平公主秒睡。

    崋崂早已习惯,他将大氅重新替安平公主披到身上,然后单手把人圈起来抱到怀里,沉默的退出去。

    皇后娘娘见怪不怪,甚至还让宫女去替崋崂引路。

    苏娇怜慢吞吞的转头,深思混沌的看着崋崂的背影,想着你这个假太监,居然敢对小天使有非分之想,看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原书中并未多提到安平公主跟崋崂,但苏娇怜知道,崋崂是个假太监,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塞外一个大族的皇子。不过因为是个私生子,为主母所不容,所以他从小就被遗弃,投靠到陆重行门下,帮助他获得帝位,陆重行给与他最想要的东西。

    前殿内,老皇帝因着陆重行大婚,高兴之余就多吃了几杯酒,然后因为不胜酒力,所以被太监硬劝扶着回去醒酒了。

    大王一走,殿内的猴子立时活跃起来。

    陆重行慢条斯理的吃完一口酒,拢袖起身,绕过竖在侧门口的那扇大理石插屏,施施然去,片刻后又施施然的回来。

    坐在陆重行身边的钱宰相看着他每隔一炷香的时间便进出屏风,想着风光如皇城第一君子,居然也有此等隐疾,顿时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便凑过去道;“陆大人可也是忍不住?”

    陆重行面无表情的看过去。

    钱宰相哥两好的伸手拍了拍陆重行的肩膀,压低声音道:“我那处养了一位男科圣手,保准药到病除。陆大人晚间便来我那处,保准无人知晓……”

    陆重行皱紧眉,挥开钱宰相的手。

    钱宰相被拒绝了也不尴尬,知道男人对这方面很是敏感。

    毕竟男人怎么能不行呢!怪不得这位陆大人要寻一位肚子里头有货的女人了……

    “陆大人,这有病还是得治呀,您这一趟趟的多麻烦,日后也影响生活不是。”

    终于明白钱宰相意思的陆重行攥紧手里的酒杯,张了张嘴,黑着一张脸背下了这口锅。

    站在陆重行身后的禄寿想着爷你既然敢偷偷摸摸的去看大奶奶,怎么不敢偷偷摸摸的承认刚才是去看大奶奶而不是去解决生理问题的呢?

    暗中偷窥了一日的陆重行在钱宰相一副“我都懂”的表情下甩袖而去。

    从前殿至内殿,陆重行原本阴沉着的一张脸在看到苏娇怜那张被酒气熏得粉嫩细柔的面容时,眼神也不自觉的便温柔了下来。

    “大奶奶看样子是吃醉酒了。”背景板皇后娘娘的声音飘飘忽忽的传过来,“都怪本宫不该让大奶奶吃那么多酒,害得陆大人担忧了。”

    苏娇怜迷迷糊糊的被人抱起来,她软绵绵的趴在陆重行肩上,声音细糯道:“陆重行,你的小姨妈跟人跑了……”

    陆重行:……

    男人面无表情的抬手,将苏娇怜的小脑袋盖到大氅里,然后朝皇后娘娘拱手行礼,退出了宫殿。

    苏娇怜单手攥着男人的宽袖,小脑袋歪斜着贴在他身上那件绛红色的长袍上,声音软软道:“陆重行……”

    陆重行没想到,小姑娘吃醉了酒,居然胆子变的这么大,敢直呼他的大名了。

    英国公府距离皇宫不远,苏娇怜在马车上睡了一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回到了自家院子。

    她迷迷糊糊的拖拉着绣花鞋起来,想要去寻地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却不防绕过屏风后正看到男人在解决生理问题。

    已是掌灯时分,屋子里头点一盏红纱笼灯,灯色氤氲流泻,男人褪了裤子,露出一双结实有力的大长腿。白皙如画,肌肉紧实。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苏娇怜尚带醉意,她盯着男人没有动。陆重行面无表情的继续放水,指尖却微微施了力,努力抑制住自己拔手就扎裤腰带的动作。

    苏娇怜咽了咽口水,道:“你这小东西长的真别致。”

    陆重行:……小东西?

    男人暗眯起眼,那张俊美面容瞬时阴沉下来,黑的能滴出墨。

    苏娇怜:确认过眼神,是心梗的感觉。

    “我,我是说你不行……不不不……”苏娇怜结结巴巴的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嘴。

    同样是腰间盘,我的为什么这么突出?qaq。

    “呵。”男人放完水,扎起裤腰带,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冷笑。

    苏娇怜立时头皮发麻的往后退一步。

    即使是吃醉了酒,猎物依旧有身为猎物的警觉性。

    陆重行慢条斯理的用置在一旁的铜盆净了手,然后又慢吞吞的取下挂在屏风上的巾帕擦干了手。

    看着男人这一连串如慢镜头回放的动作,苏娇怜愈发冷汗噌噌,连身上那最后的一点酒气都消散无踪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私房钱藏在哪了吗?”男人终于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让苏娇怜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真的能承上启下吗?作者你能不能用点心?

    虽然其实她真的很想知道男主你私房钱藏在哪里了,但她不想现在知道啊!

    在堪比恐怖片的阴森氛围中,男人抬手,朝苏娇怜勾了勾小手指。

    “你过来,我告诉你。”

    这一夜,苏娇怜一共拿了男主七次私房钱。拿的她手软腿软浑身发软。

    “还觉得我的东西别致吗?嗯?”男人喘着粗气,神色餍足。

    颤颤巍巍两手捧不住苏娇怜:她还是个孩子啊!放过孩子吧!

    事实证明,陆重行就是只周扒皮,还是只专门摧残祖国花朵的周扒皮。

    “我可没动你。”陆重行站在榻旁,慢条斯理的穿衣起身,积攒了数日的欲.念终于在今日勉强发散了一番。

    只是这番饮鸩止渴,让男人更加的想要把苏娇怜吞噬入腹。不过想起小姑娘那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男人仅剩下的一点良心告诉他:再等些时日。

    苏娇怜裹着小被子,用力的搓手。

    男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似乎听到了苏娇怜的心声,男人慢条斯理的转身,凉凉吐出两个字,“不会。”然后便转身施施然的出了房门去上朝了。

    因为这事,苏娇怜自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她给陆重行的脑袋上重新打上变态标签,然后抱着自己的小包袱去寻陆老太太睡了三日。

    正是鸡鸣时分,钱宰相看着站在自己身边,已经被新婚小娇妻冷落了三日,面色难看至极的陆重行,作为知心大哥上前开导,“陆大人可是与尊夫人感情不顺?”

    陆重行掀了掀眼帘,没有说话。

    钱宰相继续叹息道:“这得不到的呀,才是最好的。得到了以后不管是再好的东西都是那地上的狗屎。”话糙理不糙,深受小妖精折磨的陆重行觉得十分有道理。

    甚至开始仔细回来起婚前苏娇怜对他的“好”。

    比如这小姑娘会给他做鱼汤,端老鸡汤,捏肩捶背外加夜深人静脱衣诱惑,时不时的来场娇弱小白花的投怀送抱。

    现在呢?

    什.么.都.没.有!

    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的霸道男主.已婚妇男.被小娇妻抛弃陆,陷入了深深的阴影里。

    是时候给不乖顺的小东西一点惩罚了。

    男人的脸上露出阴狠表情,他暗暗攥紧拳头。

    而彼时,在陆老太太那处赖了三日的苏娇怜也被赶了回来。

    “姑娘,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您和姑爷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呀?”

    那事可大了去了。

    苏娇怜鼓起腮帮子,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恢复自由身,可不能晚节不保。

    “嬷嬷,我觉得身子不舒服,想寻个大夫瞧瞧。”

    “哎。”农嬷嬷赶紧应声,将英国公府内的家用大夫给苏娇怜请了来。

    有能力做英国公府里头的家庭医生给这些姑娘、夫人外加老太太看病的,自然能力非凡。

    “大夫,我自小便身子骨弱,是不是不能有孕了?”苏娇怜一副泪眼涟涟的可怜小模样。

    山羊胡大夫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大奶奶身子骨确是格外羸弱,恐难有孕。不过若能好好调养……”

    “我就知道!”苏娇怜突然的一下拔高声音,将山羊胡大夫吓了一跳。

    “我就知道,我这副残破的身子,怎配得上大表哥。”说完,苏娇怜立时起身,奔进内室,“呜呜呜”的哭噎起来。

    “姑娘呀……”农嬷嬷苛责的看了一眼山羊胡,赶紧进去安慰苏娇怜。

    山羊胡:我也没说什么呀。

    苏娇怜闷头哭着,哭湿了半个枕头。

    只一日,整个英国公府都知道陆大爷新娶的大奶奶不能有孕,因为这事,在屋子里头哭了一个晌午。

    众人再一联想这几日大奶奶常往陆老太太那处跑,便觉出这对新婚夫妇产生了感情危机。

    丫鬟、婆子们外加整个皇城的女子都翘首企盼,看陆家大爷什么时候将苏娇怜这只小妖精打入冷宫。

    陆嘉这几日一直没逮住机会寻苏娇怜霉头,听到这消息,赶紧赶过去看热闹,在看到苏娇怜那双红肿似核桃的大眼睛后,冷笑出声,“苏娇怜,你也有今天。”

    苏娇怜呆呆的坐在绣墩上,想着方才的火锅真好吃,辣的她哭了小半个时辰呢,所以今日的晚膳是吃樱桃肉好呢,还是吃东坡肉好呢。

    陆嘉提裙跨进屋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一副可怜相的苏娇怜,“就是这副可怜相,勾引了那么多男人,你知道你……”话说到一半,陆嘉突然便“咦”了一声。

    她俯身凑过去,使劲盯着苏娇怜看。

    今日苏娇怜没上妆,陆嘉乍然一看没觉出什么不对,直至如今才发现苏娇怜的不同之处。

    “你,你怎么长的跟往常不一样了?”陆嘉飙高了音。

    苏娇怜眨了眨眼,小嗓子哑哑道:“我本来就长这样。”说完,苏娇怜伸手捂住脸,一脸娇羞,“今日都没上妆,是不是变丑了?”

    看着苏娇怜那水当当,细嫩嫰的小皮肤,再看一眼她不知比平日里好看多少倍的娇怜素颜,陆嘉愤怒了。

    你们姓苏的化妆技术是有多烂,就不能多关注些美妆博主多开几个滤镜吗?

    “姑娘,姑爷回来了。”农嬷嬷兴奋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苏娇怜赶紧起身,探着身子往外头望。

    陆重行身穿朝服,从房廊拐角处过来,高大挺拔的身姿被悬在当空的明月镀上了一层银色莹辉。

    陆嘉赶紧收整面容,想着正好趁如今陆重行和苏娇怜感情不和的时候趁虚而入。

    苏娇怜“啪嗒”一声关紧隔扇,转头看向陆嘉。

    陆嘉:???

    “大姑娘,你说的对,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大表哥呢。”

    陆嘉:???

    “我现在就去求老祖宗与大表哥和离。”

    陆嘉:我女主的地位好像不保了。

    国家一级戏精.苏.小白花.乖乖,用力拉开房门,正对上陆重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看着小姑娘肿成核桃大的眼,男人犀利的目光投向陆嘉。

    陆嘉:生无可恋jpg。她还不如回去听太叔成宁的第n遍美人暗恋史呢。

    苏娇怜觉得,自己的锅甩得极棒,不能生育外加外界压力的加持,使得她原本就脆弱的小心脏濒临崩溃,而陆嘉方才的话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表哥,我不能拖累你。”

    陆重行伸手,拦住苏娇怜,清冷眉目低垂,看向女子的目光温柔而宠溺,“不是你的问题。”

    所以是谁的问题?

    真相只有一个,而知道真相的人,只有钱宰相。

    “大嫂放心,不管是什么病,我都能治。”许多章不见的陆生谦自己摇着轮椅,慢条斯理的从陆重行身后出来。

    “大嫂对我多有帮助,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大嫂呢。”陆生谦说话时脸上带笑,但那双眼里却浸着深沉的怨恨。

    苏娇怜:“哈,哈哈,二弟也在啊……”

    “上次托大嫂的福,我送晴儿的礼她很喜欢。”并且自那次后,便再没理过他。

    那袋沉甸甸的银子也将他砸的差点不能人道。

    对,苏娇怜让陆生谦给盼晴送的是银子。

    对上陆生谦那张怨妇脸,苏娇怜深深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剧情误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