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57、第 57 章
    不管苏娇怜如何努力挣扎,陆嘉和栖霞县主如何没理闹腾, 旁人如何眼红嫉妒, 陆重行如何变态蛇精病, 天气如何恶劣, 婚期还是如约而至了。

    今日天凉风大, 宜嫁娶。

    苏娇怜坐在梳妆台前, 定睛看着花棱镜中的自己,白肤貌美, 眉如远黛,眼如秋波, 身姿纤细若扶柳, 腰肢细软如青蒲。这确确实实就是她在现代时的模样, 增一分则多, 减一分则少。

    只除了,那颗迟迟不肯现身的泪痣。

    “哎呦,老身给那么多姑娘开过脸,就属姑娘您的肌肤最好了。”

    苏娇怜是不信这话的, 不过毕竟是夸她的话, 她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的。

    开了脸, 又上了妆, 苏娇怜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一瞬时的恍惚和迷惘。今天的妆,是小牙和农嬷嬷替她上的,两人虽跟了她这么久, 但却真真是头一次看到没上妆前的苏娇怜。

    “姑娘,您……”农嬷嬷大张着嘴,满脸惊愕。

    苏娇怜努力稳住心神,转头看向农嬷嬷,声音细糯道:“我怎么了?”

    “您真是跟夫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呀!”农嬷嬷一拍大腿,突然开始抹眼泪,“若是夫人能看到姑娘您现在出嫁的样子,定十分欢喜,只可惜……”

    只可惜苏夫人和苏老爷早就被原身的亲大哥气死了,真是不知道苏胜苟是怎么有脸跪在她面前乞求原谅的。

    不过,她真的跟苏夫人年轻时长的一模一样吗?那不就是说原身还没她长的跟苏夫人像了?

    苏娇怜垂眸,看到梳妆台上置着的那只螺子黛,伸手将其拿起来,然后鬼使神差的轻轻在自己的眼角处点了一颗泪痣。

    花棱镜中的女子波光潋滟如清泉白雾,那颗新点上去的泪痣带着浅浅的痕迹,印在如嫩花般的肌肤上,惹眼异常。将苏娇怜原本便柔弱的气质更衬托出几分怜爱来,颤颤巍巍如含苞欲放的凝珠小百花。

    “姑娘这颗泪痣点的真是地方。”一旁的喜婆看到苏娇怜的泪痣,赶紧夸赞道:“这泪痣点于眼角下方,属于非常吉利的吉祥征兆。有泪痣之人,比常人更能与夫君白头偕老。”

    苏娇怜赶紧伸手把泪痣给擦了。

    喜婆:……

    “姑娘,今日风大,您多穿些,省得冻出个好歹,不吉利。”农嬷嬷替苏娇怜收整出一套细薄袄裙,帮她衬在里头保暖,然后才与小牙一道小心翼翼的捧出那套喜服。

    这套喜服看着华贵无比,尤其是后摆处缀着的那一千零一颗宝石,在灯色的照耀下璀璨夺目,几乎灼伤人眼。

    “大爷对姑娘真是宠爱。”小牙羡慕的捂脸。

    农嬷嬷纠正道:“现在应该叫姑爷了。”

    “对对对,应该叫姑爷了。”小牙继续一脸梦幻的道:“姑娘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嫁得如意姑爷,日后定能与姑爷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苏娇怜:呵,呵呵。

    艰难的穿上那套喜服,苏娇怜撑着身子坐在实木圆凳上,听着身旁小牙和农嬷嬷的鼓劲,“站起来,姑娘,站起来……”

    除了没有志林姐姐的软绵娃娃音,那语调跟“萌萌站起来”一毛一样。

    苏娇怜满头黑线的朝农嬷嬷和小牙看过去,伸手点了点自己身后要三个小丫鬟才能托起来的宝石后摆。

    “你们的姑爷宠爱太重,我承受不住。”

    “这样吧,不若就让这些小丫鬟跟在夫人身后托着后摆吧。反正过会子也是要一道随轿的。”一旁的喜婆建议道。

    这位新夫人瘦弱纤细成这样,若真的穿着这喜服奔波一日,怕是要出好歹。

    沉思半刻,“就这样。”农嬷嬷一掌拍定。

    苏娇怜却道:“慢着,我先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说完,苏娇怜就领着那三个小丫鬟进了屏风后,然后那三个小丫鬟被赶了出来,还带话让众人都出去,姑娘要一个人解决。

    农嬷嬷知道苏娇怜的小脾气,便领头将人都带了出去,但直至身穿大红喜服的陆重行都领着迎亲队伍到了院门口,苏娇怜却依旧窝在屋子里头没出来。

    小牙偷偷的跟农嬷嬷咬耳朵,“嬷嬷,姑娘是不是起不来了?”

    农嬷嬷:……

    “人呢?”陆重行面无表情的站到农嬷嬷身后,清冷眉目微拧,负手于后,一派风姿玉朗的俊美之相。

    周边围聚着的丫鬟、婆子们不自觉的发出惊叹声。

    果然是皇城第一美男,果真名不虚传。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将一众人都变成了背景板。

    “姑娘她……”农嬷嬷露出一副欲言又止之相。

    陆重行略过众人,直接就伸手推开了房门。

    “哎,姑爷。”农嬷嬷阻止不及,陆重行直接就进了屋子。

    农嬷嬷小小声的嘟囔:这成婚的时候哪里有夫君直接进女子闺房的呀……

    陆重行反手关上门,面无表情的直直走到屏风后。

    素绢屏风后,小姑娘穿着厚实的喜服,头戴凤冠,穿披霞帔,脸上是清淡的寡妆,仰头看他时,这副可怜无助的小模样跟蹲在她脚边的虫虫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水眸湿润润的浸着泪渍,黑白分明的眼瞳内印出陆重行那张白皙俊美的面容,眼尾氤氲散开细腻红润如花瓣般的绒色,眼睫细细长长的搭拢下来,如蝶翼般美好脆弱。

    “走吧,拜堂了。”陆重行说完,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软绵绵的声音,“我,我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嫁人……

    男人滚了滚喉结,声音微哑,“看出来了,把我大腿放开。”

    苏娇怜用力搂着陆重行的大腿,将小脸贴上去。“我紧张的站不起来了。”

    陆重行咬牙,面露青筋,然后俯身一把就将穿着喜服的苏娇怜给扛了起来,又顺手把挂在木施上的那块鸳鸯喜帕给她罩到了脑袋上。

    “吱呀”一声,屋子的大门被打开,众人眼看着清冷如玉松般的男人扛着肩上的新娘子,面无表情的往外面走。

    正等在一旁准备背苏娇怜的喜婆赶紧追上去,“姑爷,不能这样,会坏了规矩的!”

    陆重行的脚步又沉又稳。他扛着肩上轻飘飘的苏娇怜和那一套缀满一千零一颗的大红喜服,健步如飞。

    有风吹来,缀着宝石的喜服后摆高高扬起,划出霸气而美丽的弧度,惊得众人连眼睛都挪不开。

    早就听闻陆家大爷为哄新妇开心,特制一套喜服,搜罗了全国的珍珠宝石,只为博美人一笑。又特意学古时的“金屋藏娇”,兴建一座别院,只为与美人共度良宵。

    众人想起先前风光霁月,视钱财如粪土又两袖清风的陆君子,再联想到现在为了这只小妖精大动土木,耗费国家人力财力只为了给未来夫人做一件世上独一无二嫁衣的未来已婚妇男,只觉心痛如绞。

    红颜祸水,这绿茶婊果然是只小妖精!

    主人公跨出院门,只留下一个挺拔背影。一众人怔愣半刻,然后赶紧反应过来急急追上去。

    苏娇怜头重脚轻的扶住自己头上的凤冠,声音哆哆嗦嗦的随着陆重行的脚步声发颤,“我我我尿急……”

    不仅容貌复原了,苏娇怜身上的一些小毛病也跟着一道过来了,比如她一紧张就尿急的小毛病。

    陆重行轻启薄唇,声音轻若薄雾,“那就尿。”明明是这么粗俗的话,但因为是从陆重行嘴里说出来的,所以就显得格外与众不同,逼格十足。

    苏娇怜:……现在尿的话好像有点难度。

    走了一段路后被放进轿子里的苏娇怜拖曳着那一千零一颗大宝石,颠颠的被抬了起来。

    吹锣打鼓的声音将喜婆那咋咋呼呼的声音掩盖了过去,苏娇怜扶正自己的凤冠,小心翼翼的揭开半幅帘子看过去,就见男人骑在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背影挺拔如山石,一派龙章凤姿之相。

    尤其是那一双夹着马腹的大长腿,修长笔直,强劲有力,扛着她走了那么一大段路都脸不红气不喘的。

    苏娇怜想,果然男主都是体力过人的no.1。

    no.1陆重行勒着手里的缰绳,白皙俊美的面容上黑眸深沉,更衬得整个人魅力十足。

    小姑娘瞧着瘦不拉几的身上居然还能这么软乎。而且方才在素绢屏风后的惊艳一瞥,直到现在都让男人心口激荡。

    女子恢复了原貌,略施粉黛,青丝披散,小小一只团在那里,软绵绵的可爱。这副亟待他宠爱的模样,直教陆重行恨不能当场就办了这只小妖精。

    不过不急,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今日天色有些阴沉,黑压压的一股风雨欲来之势。但围观群众的热情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吃瓜群众皆听闻陆重行皇城第一美男的称号,今日一见,纷纷将脖子伸成了天鹅颈。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恋爱啊,男人都长得这般好看,那轿子里头的女人该是怎样一副绝美容颜。

    完全不敢让人看到自己那张绝美容颜的苏娇怜赶紧放下了轿帘,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被陆重行掐疼的臀部。

    嘤嘤嘤,好疼,一定留下印子了。

    背着红颜祸水的名头,小妖精苏娇怜终于正式进入英国公府。

    虽然只是从一个院子被挪到了另一个院子。但自今日后,她再不是外人,而是内人,陆重行的内人。

    头上盖着厚实的鸳鸯喜帕,苏娇怜垂眸低首,喜帕轻轻摇晃,透过缝隙能看到男人拿着红绫的手,修长白皙,指骨分明,细腻如画。

    男人虽然习武,但身上的皮肤却依旧白皙,尤其是那手,更是透出股玉质的美。

    男人的指腹覆着薄薄一层茧,指尖带着细腻的粉。拿的起笔,举得起剑,是苏娇怜至今见过的最完美的一双手,而且这手不仅如雕塑般好看,更是文武双全的标杆模范。

    不知羡煞过多少皇城公子,令多少皇城贵女魂牵梦绕。

    似乎注意到苏娇怜的视线,男人动了动手,指腹在红绫上轻轻摩挲,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细薄红绫被男人若有似无的力道牵引,苏娇怜下意识跄踉一步,她身后的三个小丫鬟赶紧用力托高了那件缀满一千零一颗宝石的喜服,憋得面色涨红,活像三个喜气洋洋的红灯笼。

    苏娇怜堪堪稳住身子,就听周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声音太杂,听不真切,但都是在讨论她的。

    她的小脸腾的一下涨红。

    她刚才到底在干什么!qaq!!!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只手给撩了!

    不远处躲在屏风后偷溜过来的贵女们咬着帕子满目含泪:嘤嘤嘤,男神嫁人了,新娘却不是她们。

    作者有话要说:  官宣。

    ps:换了台新电脑,不太适应键盘,见谅,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