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56、第 56 章
    灌了一肚子的水,苏娇怜终于止住了自己那源源不断的鸭子嗝。

    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置在榻旁的琉璃灯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对上陆重行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苏娇怜暗道:现在的爸爸真是太难带了。说变脸就变脸, 说生气就生气, 一点预兆都没有。

    “昨日里送来的喜服为什么不试?”陆重行轻启薄唇, 声音清冷, 带着寒意,显然是在耿耿于怀。

    苏娇怜提裙坐到身旁的实木圆凳上, 距离男人五步远的距离。

    “我不喜欢那喜服的款式。”小姑娘睁着一双黑乌乌的大眼睛,声音软糯道:“我要拖地的大裙摆喜服, 袖子也要大大的。”苏娇怜这是纯属在胡说, 她只是不想这么快就嫁人而已。

    陆重行沉默片刻, 道:“知道了, 还有什么要求?”

    见男人答应的如此爽快,苏娇怜微微吃惊的张大了小嘴,良久后才呐呐道:“大表哥你,有房吗?”

    陆重行抬眸看了一眼头顶的红木横梁, 没有说话。

    苏娇怜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 看到那根粗粗的大红木, 暗咽了咽口水, 硬着头皮道:“大表哥你知道吗?在我们姑苏,成亲的时候都是要住新房的。”

    陆重行沉吟半刻,道;“你嫌英国公府破旧?”

    如果说英国公府破旧的话,这整个皇城就只有皇宫能符合苏娇怜的条件了。

    “我, 我就是想要个新房子。”苏娇怜低着脑袋,对着脚尖,声音嗡嗡的几乎听不真切。

    男人眯眼看向坐在眼前的女子,青丝披散,身形瘦削,肌肤娇嫩如花。呵,还没嫁过来就学会恃宠而骄了。

    苏娇怜想的是,如果陆重行真的答应她要替她造一座新房子的话,没有个一年半载可是弄不好的。虽然这样做风险太大,指不定什么时候原身就冒出来了,可苏娇怜左想右思,她实在是不愿意就这样嫁人了啊!

    “好,我给你。”男人拢袖而起,甩袖而去,似乎是对女人任性的要求生气了。

    呵,女人,以为他会这么容易就满足她的要求吗?

    一连三日,苏娇怜都再没有看到陆重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苏娇怜很满意。

    但万万没想到,半月后的清晨,苏娇怜在小牙和农嬷嬷的惊呼声中看到了一座精致的小巧别院。这座院子伫立在英国公府隔壁,新砖瓦墙,绿树红楼,一眼望去犹如隔着云山雾罩般美。

    “姑娘,咱们隔壁不是块平地吗?什么时候多了一座院子?”

    苏娇怜想,可能是半月前吧……

    站在阁楼上,苏娇怜远远瞧着这座别院,心口突然涌起一股褒姒、妲己被宠爱时那种祸国殃民的畅快感。

    她真是个坏女人。

    “姑娘,奴婢听说这别院是大爷花了大价钱请人没日没夜造出来的。”小牙站在苏娇怜身旁,一顿挤眉弄眼,“听里头的工人说,这房子造出来,是用来成婚的。”

    苏娇怜原本就红的小脸瞬时就红的跟红苹果一样。不过造的这么快,不会住进去就塌了吧?不知道古代的房子里有没有甲醛……

    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畅想婚后生活的苏娇怜用力拧了一把自己的脸。

    她堂堂一个黄花大闺女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啊!

    “姑娘!”农嬷嬷兴冲冲的奔进来,手里捧着一个锦盒,“大爷派人送来了新的嫁衣,说保准会让姑娘满意的。”

    苏娇怜想起自己胡诌的那件嫁衣,赶紧回屋让农嬷嬷将新嫁衣给她挂到了木施上。

    大红喜色嫁衣布料极好,上头绣着双面绣纹,纯手工制作,绣娘连夜赶工,耗费三百六十个小时精心打造而成。线条流畅,做工精美,最关键的是它后摆极长,缀满一千零一颗五光十色,艳丽夺目的宝石,穿上去一定走不动路。

    看着那即将被重量压垮,岌岌可危的木施,苏娇怜用力握紧了小拳头。

    苏娇怜:……都怪她嘴贱。

    “姑娘,大爷对您真是没话说。”农嬷嬷想起外头那些关于苏娇怜是个小妖精的传闻,再看一眼苏娇怜那张娇嫩如花的小脸,想着自家大爷对自家姑娘好,关你们事!哼,一群羡慕嫉妒恨的丑陋女人。

    苏娇怜颤巍巍的摸上那套喜服,张了张嘴,半天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来。

    “嬷嬷,我想去做个头发。”

    农嬷嬷:这做头发是何物?

    阳光普照的中庭内,苏娇怜跟礼书女并排而躺,身后是尽心尽责为她们洗发的小丫鬟。

    “娇怜,你可知道如今皇城内外将你传成什么模样了?都说你是从书里头蹦出来的狐媚,将咱们两袖清风、不沾尘俗的皇城第一君子变成了豪华奢靡的昏庸之人。”

    苏娇怜:我不是,我没有,那是你们没看透那人的本质。那座金光闪闪的别院明明就是陆重行按照他的喜好自己设计的!

    唉,这届皇城人真是我带过的最糟糕一届了。

    “娇怜,按我说,能让陆重行这样的男人对你至此,你的福气可比我大多了。”礼书女躺在古代摇摇椅上,那摇摇椅因为她的摆动而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正在给她洗头发的小丫鬟一脸的胆战心惊。

    相比于礼书女,苏娇怜那轻飘飘的身子躺在摇摇椅上,就跟落了片羽毛似得,一阵风便能吹走。

    “哎,娇怜,你怎么都不说话……”礼书女一转头,就看到苏娇怜闭着眼眸,躺在那里睡着了。

    秋天的日头尤其大,晒得人眼晕,礼书女让人替苏娇怜盖了一块毯子,又用帕子给她遮了脸,这才慢吞吞的撑着身子从摇摇椅上起来,吩咐那正在给苏娇怜洗头的小丫鬟道:“快些弄,娇怜身子弱,当心吹了风。”

    “是。”小丫鬟应声,加快了速度。

    苏娇怜一觉睡醒,浑身软绵绵的就跟没了骨头似得。

    她眨了眨眼,然后又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是出现了幻觉。她不是应该躺在礼书女家的中庭的吗?眼前这金光闪闪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醒了。”身旁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苏娇怜扭头看去,身子一动,身下的那张摇摇椅也跟着她晃了晃,手软脚软的苏娇怜一个不稳又躺了回去。

    槅扇处,月光倾泻,男人手持书卷站在那里,面色平静。其身后散开一层氤氲月华,将其衬在中间,男人就像是被明月包覆在里头一样。

    苏娇怜想起皇城内的传闻,说曾有人看到陆重行身穿广袖仙衣,腾云驾雾从月中飞下,如梦似幻,乃神袛临世。

    有时候,花痴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不过这到底是哪里?

    似乎看出了苏娇怜的疑惑,陆重行放下手里的书卷,开口道:“这是我为你造的新屋。用来迎娶你的地方。”

    说完,男人迈步过来,身上的长袍在摆动时发出“哐哐”的硬质碰触声,在寂静暗夜之中清晰异常。

    “你方才去了何处?”

    苏娇怜用力攥紧身后的小摇摇椅,讪笑道:“我,我只是去做了个头发……”

    “在礼书女的府?”男人慢条斯理的俯身下来,高大的暗影笼罩下来,将苏娇怜纤细娇小的身子完完全全的压在了里头。

    面对如此强悍的压迫力,苏娇怜紧张的一阵头皮发麻。

    “嗯……”软绵绵的小声音拖着小奶音,听得陆重行耳根子发软。

    男人的手搭在摇摇椅的扶手上,慢条斯理的微微轻滑动。“听闻沙雕也在。”

    礼书女是沙雕的夫人,礼书女的府里自然有沙雕。

    对上男人那副“你居然敢背着我去见别的男人”的表情,苏娇怜一瞬时感觉自己做头没选对地方。

    “我并未曾看到沙公子。只是在院子里头跟书女说了一会子话。”苏娇怜仔细的解释。

    男人露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表情,把嘴甩在了苏娇怜的嘴上。

    苏娇怜:!!!

    苏娇怜不知道男人是怎么趁着她睡着的时候把她连带那张摇摇椅一起运过来的,但她知道,这张摇摇椅实在不是能亲热的地方啊!男主你别撞了,你没发现自己已经大了吗!

    摇摇椅晃得厉害,苏娇怜的脑袋也晕的厉害。

    苏娇怜听到一阵熟悉的“吱呀”声,跟她与礼书女在一道时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看来一个苏娇怜再加上一个陆重行就是一个礼书女了。

    “再背着我去见别的男人,就把你锁在屋子里头……”男人贴着苏娇怜的耳垂,说话时微微喘息,带着沙哑的暗色,“天天吃肉。”

    樱桃肉,红烧肉,东坡肉,菠萝古老肉吗?

    苏娇怜:好想见沙雕。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不约,不约,我们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