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53、第 53 章
    征服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

    苏乖乖牌大补鱼汤, 男主喝了都说好

    “滚。”男人坐在书桌后, 皱着清冷眉目, 故态萌发。

    苏娇怜端着那碗没刮鱼鳞, 内脏齐全的大补鱼汤, 将其置到陆重行面前, 双眸水灵道:“大表哥,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大补汤。”

    陆重行抬眸, 手执狼毫笔,一言不发的盯着苏娇怜, 表情可怖。

    苏娇怜暗咽一口口水, 觉得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薄了。“我, 我想起来虫虫还没吃狗粮呢, 我先去喂它。”

    说完,苏娇怜端起那碗大补鱼汤,赶紧离开了陆重行的书房。

    今天男主的王霸之气也是足足的呢。

    今天日头颇好,苏娇怜一出书房, 就看到陆嘉和栖霞县主两人站在廊下, 正窸窸窣窣的说着什么话。

    陆嘉和栖霞县主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完美诠释, 两人从先前的互殴到现在恨不能变成连体婴儿的状态, 在王家覆灭,苏娇怜再次缠上陆重行,而陆重行对此并不反感后升上顶峰。

    “哟,苏姑娘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栖霞县主率先发难。

    苏娇怜将手里的十全大补鱼端到栖霞县主面前, 栖霞县主一个深呼吸差点吐出来。

    陆嘉也赶紧用帕子掩鼻。

    “这是我为大表哥煮的鱼,大表哥心疼我,不愿吃,说怕他吃了,日后我若再做,他会更心疼。”苏娇怜一脸娇羞的将陆重行的一个“滚”字胡乱分析出众多原因。

    陆嘉和栖霞县主两人的面色一阵白一阵红的难看。

    这样的鱼汤吃下去还能有命活着吗?

    “对了,大姑娘和县主还没用膳吧?不若我就将我这鱼汤送……”

    苏娇怜的话还没说完,陆嘉和栖霞县主赶紧手挽手的消失在她眼前。

    苏娇怜:……她的鱼汤这么可怕吗?

    “虫虫。”苏娇怜低头,对上虫虫那只毛绒绒的胖墩身子,笑眯眯道:“来,吃鱼吗?”

    “嗷呜一……”虫虫仰头大啸一声。

    “都说了你是狗,别学狼叫。”苏娇怜上去照着那狗脑袋就是一巴掌,然后拍着觉得过瘾,就又是一巴掌。

    “嗷呜……汪汪汪……”虫虫赶紧换回普通话。

    那头走远的陆嘉和栖霞县主绕过房廊拐角,两人猛地一下松开互相挽着的胳膊。栖霞县主道:“苏娇怜这种下等人居然能得表哥青眼,她到底是用了什么狐媚法子?”

    陆嘉想起之前苏娇怜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不敢搭腔,沉吟一声道:“如今咱们只有一个法子了。”

    “什么法子?”栖霞县主一脸好奇。

    “借刀杀人。”陆嘉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便听到一声惊呼。高贵冷艳的栖霞县主用力捂住嘴,直接就蹦到了美人靠上,死死盯住陆嘉。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陆嘉:……这到底是一本什么书。

    “我不是要杀人,这只是个比喻,比喻!”陆嘉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怒气,恨不能再按着这栖霞县主揍一顿。

    栖霞县主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发髻,跳下美人靠,“早说嘛。”作为皇城一霸,栖霞县主虽然经常赊账,但从来没做过更加出格的事。她是一个有原则,有人格的恶霸。

    陆嘉压下怒气,嗓子都被气哑了,道:“沙雕的夫人来了,那可是一个进过贼匪窝都能毫发无损出来的女人。前些日子沙雕就只单单摸了一把小丫鬟的手,他夫人就将那小丫鬟投了井。”

    陆嘉阴测测的说完,栖霞县主立时就明白了她的意图,“你的意思是说,咱们把这小丫鬟的事告诉苏娇怜,吓唬吓唬她,让她不敢再去勾搭表哥?”

    陆嘉:……县主你当这是过家家吗?

    陆嘉面无表情道:“此事我自有安排,只要县主帮我一个忙就行了。”

    “什么忙?”栖霞县主皱眉,冷艳的仰起自己高贵的头颅,“杀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做。”

    “只要县主安分的呆在屋子里头,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栖霞县主:怎么觉得好像被鄙视了?

    翌日,当苏娇怜睡醒时,就听到外头传来如狼虎啸似得声音,震的她双耳发麻。

    苏娇怜神色愣愣的掀开被褥起来,披上外衫走到槅扇前将其推开,就看到农嬷嬷和小牙各自拦在她房门前,正在跟一个虎背熊腰的女人争论着什么。

    “我们姑娘不是这种人!”

    她是哪种人?

    “怎么,有胆子勾引别人的丈夫,没胆子开门吗?”虎背熊腰女骂的起此彼伏,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了,包括正端着一碗热茶坐在书房里的陆重行。

    那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唱戏呢。

    苏娇怜想了想,先慢吞吞的洗漱完,上了妆面,然后才伸手推开房门,正对上那虎背熊腰女的脸。

    说实话,女子长的不丑,只是因为身体肥胖,所以看上去有些凶恶,那双细细长长的眼睛搭拢着嫩肉,朝苏娇怜看过去。

    苏娇怜刚刚起身,并未换衣,身上只披一件外衫,清凌凌的站在那里,素白如云,高洁如雪,尤其是那双眼,黑白分明的透着股湿润气,看过来时让你忍不住的想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

    女子的身体非常瘦弱,搭在雕花木门上的手纤细莹白,一堪一折,搭配着那只血玉色的镯子,呈现出惊人的美感。

    礼书女的话噎在喉咙里,半天没吐出一个字。

    礼部尚书的女儿名唤礼书女,一开始,礼部尚书是盼着自己的女儿能知书达理,贤惠优雅的,没想到,事态脱离控制,跟脱.肛的野马一样一去不复返。礼书女的饭量越来越大,在跟小盆友读私塾的时候就因为吃不饱饭抢了别的小盆友的饭而叫了家长。

    礼部尚书为了杜绝礼书女的这种恶习,每天都派丫鬟去给她送餐,一顿不够就两顿,两顿不够就三顿。

    现在的礼书女一天要吃十顿饭。

    每天都吃十顿饭的礼书女看着眼前的苏娇怜,想着她一天吃的饭就能抵得上眼前小仙女一年吃的饭了吧。

    小仙女苏娇怜对上礼书女那张肥嘟嘟的大胖脸,神色奇怪的歪了歪头,“你是谁?”

    小仙女的声音也好好听,软绵绵的像是带着红豆沙的味道。

    “姑娘,这是沙夫人。”农嬷嬷提醒道。

    苏娇怜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沙雕夫人。

    礼书女轻咳一声,回神后往后退一步,生恐自己喘气声大一些,这瞧着便瘦弱弱的小仙女就飞天了。

    “你就是苏娇怜?”礼书女从鼻子里哼出音。

    “嗯。”苏娇怜带着鼻音,奶奶的应一声。

    礼书女捂住心口,觉得自己的血掉的有些多。

    这叫她怎么打,根本就不在一个游戏屏幕里啊!

    “苏姑娘!”得知消息的沙雕从院门口急冲过来,生恐自家的母老虎将白月光小仙女给拍成了蚊子血。

    “苏姑娘,你没事吧?”

    苏娇怜看一眼满头大汗的沙雕,轻摇了摇头。

    见苏娇怜无碍,沙雕立时扭头看向礼书女,梗着脖子,一脸的视死如归道:“我跟苏姑娘是真爱!我要跟你合离!”

    苏娇怜:???

    礼书女被沙雕气得不轻,直接上去就扭住了他的耳朵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啊……”沙雕大张着嘴,嚎的凄惨,但还是挣扎着对苏娇怜表露心迹,表明了不管自己在恶势力的镇压下依旧对她不离不弃的爱。

    苏娇怜:可去您的吧。

    “苏姑娘,我听说你先前要与王家大公子成亲,如今那王家大公子都入狱了,你不会真看上我夫君了吧?”礼书女眯起那双本就小的眼,说话时声音轰隆隆的带着回音。

    苏娇怜眨了眨眼,看一眼沙雕,然后缓慢摇头。

    礼书女想起陆嘉跟自己说的话,说这苏娇怜惯会装出一副柔弱的模样诓骗男人,沙雕是这样,王制杖是这个,就连英国公府的陆大少爷都曾中她的圈套。而这女人的肚子里头还怀着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想到这里,礼书女便突然道:“既然如此,那今日我就做主,给苏姑娘指条路。苏姑娘的肚子怕是不能再拖下去了吧?趁着今天日头好,苏姑娘你自己来选,是要沙雕,还是陆大公子。”

    众人看一眼被礼书女扭着胳膊跪在地上的沙雕,再看一眼坐在书房内充当吃瓜群众却无辜牵扯的陆重行。

    这有可选的余地吗?

    傻子都知道选谁啊?可惜,沙雕不知道。

    礼书女继续道:“若苏姑娘选了沙雕,我就与他合离,成全了你们。”

    沙雕面色一喜,双眸期待的看向苏娇怜。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来。

    苏娇怜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外衫,缓步朝沙雕走过去。

    众人眼看着苏娇怜走向沙雕,皆露出一副敛声屏息的可怕表情。

    这表姑娘莫不是被王家公子刺激了,竟会抛弃皇城第一贵公子,转而来选择沙雕这负心汉二婚男。

    沙雕激动的梗红了脖子,活像是要被拔毛的鸡,“乖乖,我就知道……”

    “沙公子,前尘往事,皆是云烟,咱们好聚好散。”说完,苏娇怜毫无留恋的提裙,脚步颠颠的奔向陆重行的方向。

    画风陡然一变,变成了粉红泡泡少女漫。

    苏娇怜一脸娇羞的站在槅扇前,朝着里头的男人道:“大表哥,你什么时候娶我呀。”

    小姑娘眨巴着眼,眼睫忽闪忽闪的可爱。

    陆重行不着痕迹的将刚刚滑出袖口的暗箭收回去,想着今天的日头真是不错,不然就要出人命了。

    “是呀,陆大公子,不是我说,这女人的肚子大起来就是一两天的事,若不赶紧办事,可对苏姑娘名誉有损。”硬核妇女同志礼书女拖着一副生无可恋表情的沙雕走到苏娇怜身边,禁不住的一直偷瞄小仙女。

    作为女子,礼书女当然也希望自己瘦瘦的,美美的,像苏娇怜这样惹人怜爱,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上天在给你某些东西的时候,势必要收回一些,幸好,她美貌犹在,又性格端庄温柔娴淑,十足完美。

    礼书女想了想,觉得很满意。

    “乖乖,你为何选择他,而不选择我。”沙雕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一副被挚爱抛弃的悲惨模样。

    众人用力的向上翻了个白眼。

    你心里没点数吗?

    苏娇怜轻启檀唇,声音细腻,带着股飘乎乎的奶香味,“因为你……长的太丑了。”

    沙雕:……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输在了颜值上。

    陆重行:……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赢在了颜值上。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阴谋阳谋,只有沙雕剧情。

    沙雕:这个锅我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