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51、第 51 章
    王家灭了,苏娇怜的婚事自然也告吹了。而且不知道陆重行那厮是吃错了什么药, 居然说要娶她?难道真是应了那句“烈男怕缠女”?

    自那日里从王家回来, 苏娇怜便躲在西厢房中已数日, 她想着, 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伤天害理的事导致陆重行看上她的呢?要知道, 如果真嫁给了陆重行, 她以后的日子可就真是水深火热、暗无天日了。

    毕竟这厮是要造反的啊!现在剧情歪成这样,陆重行要是造反失败了她不是也得跟着砍头吗?

    一脸愁容的坐在梳妆台前, 苏娇怜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叹息一声, 神色凝重。

    花棱镜中显出她那张花娇柳媚的脸来, 波光潋滟的双眸眼角下依旧白皙如玉, 毫无瑕丝, 那颗可恨的泪痣迟迟不出来,惹得苏娇怜焦急万分。

    如今王家都灭了,她到哪里去被浸猪笼?难道还要她自个儿找个猪笼钻进去然后自个儿滚到河里头去?

    正在苏娇怜思索间,小牙突然急匆匆的奔进来。

    “姑娘, 不好了, 那王碧珍正在咱们苏府门口叫骂呢, 说姑娘您是个扫把星, 克夫命,这刚刚跟王家订亲,王家就出事了。还说苏府会沦落至此,苏老爷和苏夫人会早亡, 都是姑娘您克死的……”小牙一边说,一边哭。

    苏娇怜看着哭成泪人的小牙,四处寻帕子要给她擦眼泪,小牙大气的拎起怀里的小白兔往脸上一抹,擦干了眼泪珠子,红着鼻子,声音哽咽道:“姑娘,那王碧珍太可恶了,她怎么能这样诬蔑姑娘呢。”

    “贱人就是矫情,让她说去吧。”苏娇怜给小牙端了碗水来,顺手替她拿了几根粘在脸上的兔子毛。

    这小白兔日日跟在小牙身边,吃得好穿得暖,浑身白胖胖的跟只白毛团子似得,就是掉毛掉的厉害,每日里小牙进屋伺候她,带着这只连体小白兔,苏娇怜都能在小牙活动过的区域看到窸窸窣窣漂浮着的小白毛。

    “姑娘,您就是太过心善,若咱们不回这姑苏,便什么事都没了。”小牙抽抽噎噎哭的厉害。

    苏娇怜叹息一声,故作高深道:“小牙,落叶归根,姑苏才是咱们的家。英国公府虽好,可毕竟是旁人的。”

    “姑娘,您若是嫁给了大爷,那就是您自个儿的了。”小牙立即道。

    苏娇怜下意识往主屋方向看一眼,眼睫缓慢下垂,那又细又浓的睫毛搭拢下来,衬在眼睑处,透出十分可怜。

    苏娇怜便是这样一个外貌万分娇柔,令人怜惜的女子,只要是男人瞧见,皆会被其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所吸引。毕竟从古到今,会撒娇的女人才最好命,能让人怜惜的女人才最得男人欢喜。

    看到这副模样的苏娇怜,就连小牙都自知嘴快伤了自家姑娘的心。

    瞧瞧这屋子里头的物件,瞧瞧咱们姑娘对大爷的情深意切,若不是大爷执意不肯娶她们姑娘,姑娘又怎么会委曲求全去嫁给那王制杖。

    可如今王家覆灭,姑娘又是自由身,小牙看的出来,大爷对她家姑娘是有好感的。毕竟她家姑娘隔三差五的给大爷送老鸡汤,那鸡窝看到农嬷嬷都得嚎一阵,这再冷硬的人,都该捂暖了吧?

    “姑娘,奴婢替您不值。”小牙声音嗡嗡的带着鼻音。

    “情这字,若能解释的清楚,便不是天底下最难懂的事了。”苏娇怜的声音缥缈细腻,带着股我欲成仙的惆怅感。

    这b简直装的完美。

    “小牙,替我端碗老鸡汤来。”装完b有点饿了。

    “哦。”小牙转身去了,片刻后端来一盅老鸡汤,进西厢房后却发现自家姑娘已不见了踪迹。

    “姑娘?姑娘?”小牙站在原地唤了几声,没寻到人,突兀便红了眼。自家姑娘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这样想着,小牙赶紧急匆匆的去寻农嬷嬷,这时候的农嬷嬷却不知在何处。小牙急的面色煞白,脚步一转,往主屋的方向去。

    还是去告诉大爷吧。

    正是大清早。主屋大门紧闭,槅扇半开,小牙不敢擅自惊动,只小心翼翼的踮脚往里瞧一眼,却不防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躺在陆重行的榻上,绸缎青丝披散,拱着纤细身体,使劲的把自己往那沾满了陆重行被子的被褥里塞。

    小牙:……看来她是白担心了。

    默默的退回西厢房,小牙把老鸡汤给喝了。

    主屋内,苏娇怜一个机灵清醒过来,看着自己衣衫不整活似被强慰了一番的模样,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原身又出来了?

    “吱呀”一声响,主屋大门被推开,身着官服的男人从外头进来,身上带着潮湿的晨露气。在深色的官服上印出细腻纹路,贴出宽阔胸膛和劲瘦腰肢,带进一阵微凉湿气。

    苏娇怜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偏头朝男人看过去。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榻上的女人,陆重行略有些惊讶的轻抬了抬眉眼,然后面露了然,反手关上房门,脚步沉稳的朝苏娇怜走过去。

    “大,大表哥。虽然现在的场景非常的容易让人误会,但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苏娇怜努力的解释,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定在榻旁,清冷眉眼微微下垂,漆黑双眸沉静如雾,目光轻飘飘的从她那半露的香肩玉肌上滑过,然后男人慢条斯理的褪下身上的外袍,挂到一旁木施上。

    动作流畅自然,一看就是经常对着女人脱衣服的男人。

    看着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一颗颗解开扣子,露出里头素白的中衣亵裤,姿势缓慢撩人,胸前锁骨优美,还有那片白皙劲瘦,贴着肌理的胸膛。宽肩窄腰,面容俊美,堪比现世野模,却多了几分常人没有的矜贵气质。

    苏娇怜用力咽了咽口水。

    多日不见,大表哥你……略显风.骚啊……

    “前些日子嘴里说着不嫁我,今日便来爬我的床。表姑娘可真是陆某见过的,口是心非第一人。”

    陆重行慢吞吞的说完,褪了外衫,微微俯身靠过来。

    苏娇怜下意识往后退,男人单臂撑住墙,来了一个标准的霸道总裁式壁咚,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掐住苏娇怜的下颚往上抬。

    苏娇怜被迫仰头,露出纤细脖颈,那粉嫩嫩的色泽,莹白如玉的光滑肌肤,软绵绵的就跟上等丝绸一样带着股不可抑制的奶香气。

    小姑娘颤着眼睫,青丝如瀑,纤细身子颤巍巍的贴墙而靠。

    男人的手带着晨间的湿漉,凉飕飕的贴着她的肌肤,苏娇怜软绵绵的道:“你的手好凉。”

    男人动作一顿,下意识收了那只掐着苏娇怜下颚的手,然后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对一个女人言听计从的天凉王破陆面色一瞬难看起来。不过此时再把手搭上去就显得刻意了。

    陆重行用力皱眉,觉得女人就是矫情,尤其是苏娇怜这个女人。

    明明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却还故作矜持。他都已经说要娶她了,居然胆敢拒绝他。

    男人的面色愈发难看起来,苏娇怜缩着身子抱住自己蹲在榻上,想着自来到姑苏后,原身出现的越发频繁,而王家的剧情已经中断,她到底要如何才能摆脱原身呢?

    小姑娘皱着眉眼,一副苦恼模样。

    男人轻蔑勾唇。磨人的小妖精,明明是自己先主动的,勾起了他的火,却不管灭。

    “叫霸霸。”男人清冷的声音在安静的主屋内响起,苏娇怜被呛了一口口水,面色羞赧。

    这个称呼实在是太羞耻了,她叫不出口。

    “怎么,表姑娘忘记先前自己对陆某做的混账事了?”

    负心汉苏娇怜愣愣抬头,对上陆重行那张高冷如山巅之雪,禁欲如白豆腐一样的气质,用力掐了掐手。

    这确实,好像是她挑起的火。

    “爸,爸爸……”

    嘤嘤嘤,霸道爸爸再爱我一次。

    听到小姑娘那声软绵绵的“霸霸”,男人心情骤然好了起来。他随手披上一件外衫,走至实木圆桌前倒了一碗茶水。

    茶水是早上送来的,已经微凉,男人握着白玉茶盏,用内力催动,只片刻,那茶水便冒出袅袅白烟,茶水表面甚至有沸腾之相,活似刚刚煮沸的白水,看着便暖洋洋的暖和。

    苏娇怜看的一阵目瞪口呆,只差拍手叫好。

    这古代居然也有魔术呢~

    在小姑娘崇拜的目光下,陆重行一副“小东西没见过世面真可怜”的模样将手中茶盏递给她。

    苏娇怜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暖了手,暖了胃,整个人笑的可爱,双眼弯弯眯起,月牙似得美。

    男人看的心口一窒。

    这小妖精又在勾引他了!

    男人冷着眉眼撩袍坐到榻上,离苏娇怜只半臂距离。

    苏娇怜捧着茶盏,已习惯与陆重行的接触,所以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甚至还耸起小鼻子吸了吸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小龙涎香。那香似又醇厚不少,与她熏的加了梨汁的小龙涎香不一样,更加适合男人清冷矜贵的气质。

    时辰尚早,晨曦初显,从半开的槅扇处倾泻而入,点点光斑照在白玉石上,亮的晃眼。

    粉嫩白玉似得手捧着那只对于苏娇怜来说略大的茶盏,小口小口饮着,几乎要盖住她的脸。陆重行顺着那手,注意到小姑娘腕上的血玉镯子,轻笑一声,然后道:“这镯子不错。”

    顺着男人的视线看一眼那镯子,苏娇怜试探性的道:“大表哥,你有法子将这镯子拿下来吗?”

    苏娇怜曾试过,这镯子虽好看,但坚硬无比,不管她是用刀割还是用石头敲,都不能毁其分毫。

    听到苏娇怜的话,男人原本和缓下来的面色陡然又是一沉。

    “哦?这是哪个男人送表姑娘的好东西,表姑娘竟舍得褪下来?”

    对上男人那副阴阳怪气、似笑非笑的脸,苏娇怜舔了舔唇,心道:男主你戏多了,怎么连自己的醋都吃?

    “这镯子,不是旁人给的,是我娘留下来的。”

    “哼。”男人冷哼一声,拿走了苏娇怜手里的茶盏。

    看一眼空空如也的手,苏娇怜继续道:“既然是我娘留下来的,待我大了,自然就不能戴了。如今趁着我年纪尚小,还能褪下来,要是等我长大了,这膀子粗了,腕子也粗了,到时候若是跟肉长到一处,那该多疼啊。”

    说完,苏娇怜小心翼翼的觑男人一眼。

    男人面色平静道:“到时候,自然有法子。”

    这是不肯替她拿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硬核男主,绝不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