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46、第 46 章
    苏娇怜终于明白今天变态男主作妖的第四十六个理由了。

    他好像似乎十分介意昨日里她与太叔成宁发生的事。

    与其被生活蹂.躏,不如自己躺平。

    苏娇怜抽抽噎噎的道:“大表哥, 其实昨日里那太叔成宁欲对我不轨, 幸而我被那腾霄阁阁主搭救, 却没想到, 那腾霄阁阁主竟然也对我……幸得大表哥搭救, 不然我……”

    小姑娘掩面抽泣, 哭的不能自己。

    屋内一片寂静,无人搭话。

    苏娇怜有些尴尬的抬眸, 就看到男人一副“你在说笑吗”的表情,那上下打量苏娇怜的视线满是嫌弃。

    肤浅的大猪蹄子, 完全不能解读她的内涵, 只知道偷觑她的美貌。

    “大表哥, 你在干什么?”苏娇怜眼尖的看到陆重行手执狼毫笔, 正在写信。

    “告诉老祖宗实情。”

    苏娇怜一个机灵,如果老祖宗知道了,那就等于陆嘉知道了,陆嘉知道了, 就等于全天下都知道了。那她辛辛苦苦编排出来骗苏胜苟的这场戏不就全完了吗?

    “大表哥, 我知道这会污了你的名声, 但只要过了这段日子, 我一定会替你澄清的。”

    苏娇怜一把攥住陆重行的胳膊,按住他执笔的手,一副泫然欲泣的小模样。

    男人拨开苏娇怜的手,继续写信。

    苏娇怜一咬牙。软的不行, 那只能来硬的了!

    “扑通”一声扒着陆重行的大腿跪下来,苏娇怜使劲的拽住他的裤脚,仰头,露出那张玉媚花颜的脸,声音细糯糯的带着气儿,那双黑白分明的水眸微微上翘,显出几许风情。

    粉嫩唇瓣轻启,吐气如兰道:“只要大表哥应下,我便会给大表哥,无与伦比的快乐。”

    无比暧.昧的一句话,震的人心颤颤。

    陆重行面无表情的低头,捻了捻指尖的狼毫笔。

    依旧覆着芦帘的主屋内,秋日猛烈的日头从槅扇缝隙中钻入,映衬在白玉砖上,光可鉴人。

    家寿站在檐下,听着里头传来的声音,忍不住的撅着脚尖一阵面红耳赤。

    “大表哥,舒服吗?”苏娇怜提裙露出一双白嫩玉足,那脚趾粉嫩嫩的泛着玉色光泽,就跟水里的贝壳一般好看。

    “嗯。”男人的声音从喉咙里吐出来,暗沉低沉,带着深深的享受。“再用点力。”

    苏娇怜:累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纤细莹白的玉足踩在缎面布料上,一步一个坑的用力往下拧,这副恨不能把底下的人狠狠踩成肉泥的凶狠力道,在男人看来却只是小奶猫在挠爪子。

    陆重行趴在榻上,身上外衫已褪,露出素白中衣亵裤,属于男人的身体修长劲瘦,宽肩窄腰的十分结实。

    他的面前摆置着一本书,上头密密麻麻的都是字,苏娇怜看不懂。她暗暗试了试男人的身体,想着如果她在上头跳几下的话……

    “爷,王家大公子来了。”家寿面红耳赤的隔着一扇雕花木门往里头传话。

    “汪汪汪……”虫虫扒着门,使劲的刨。

    陆重行阖上眼,声音低低道:“去打发了。”说完,男人侧头,看向站在自己后腰臀处努力保持平衡的苏娇怜,轻掀薄唇道:“你去。”

    “……哦。”晃晃悠悠的从男人身上下来,苏娇怜忍不住的一阵回味。

    那腰臀果然是又结实又大,而且好像还是传说中的公狗腰,果然男主的配置都是最顶级的。

    苏娇怜整理好衣裳,甩了甩酸麻的腿,颠颠的奔出门,就看到家寿顶着个大红脸站在门口,左右四顾,就是不敢看她。

    苏娇怜抬头看了眼天色,也不是很热呀。

    “苏姑娘,我今日请媒婆……”不远处,王制杖跨过院门,一脸喜色的奔进来,身后跟着个浓妆艳抹的媒婆,脸上点一颗媒婆痣,面颊涂的跟猴屁股一样。

    “虫虫,滋醒他。”苏娇怜面无表情道。

    虫虫一溜烟的奔出去,抬爪对着王制杖就是一顿尿。

    “苏姑娘,我是真心的。昨日我只是去搬救兵了。”王制杖跳着腿,身上一股狗骚味,连他身后的媒婆都不敢靠近他。

    苏娇怜掩袖躲到一旁,根本就连一个正眼都不给王制杖。

    笑话,这可是导致她悲惨结局的顺风车,顺风车都下线了,她还不能换劳斯莱斯了。

    劳斯莱斯陆重行推开房门出来,看到还站在院子里的王制杖,面露不耐。

    禄寿向来最懂陆重行的面部表情,当即就上前将王制杖给扔了出去。

    走了个王制杖,又来了个陆嘉,而且她还不是一个人来的。陆嘉身后是在第八章出场数章后无故失踪的太叔成宁的庶妹栖霞县主。

    “表哥。”栖霞县主顶着头上的女式紫金冠,摇着金叶子,面色惊喜的朝陆重行扑过来。

    虫虫一视同仁,滋醒了她。

    “啊……”栖霞县主一阵跳脚,沾了濡湿尿渍痕迹的长裙左右乱甩,惹得陆嘉也是一阵跳脚惊呼。

    深藏功与名的虫虫挺着小胸脯走回到苏娇怜身边。

    苏娇怜用脚将虫虫拨到陆重行身边。

    狗儿子啊,你滋的是县主,阿姨保不住你,你还是找你陆叔叔吧。

    “本县主要杀了这条狗,做成狗肉煲!”虫虫能听懂人话,它气势汹汹的露出牙,奔出去对着栖霞县主又是一阵滋。

    “不自量力,休怪本县主不客气!”栖霞县主抽出腰间长剑。那长剑窄且细,是传统女式剑,开了刃,锋利异常。

    书中的栖霞县主自小习武,颇会一些拳脚功夫。

    “虫虫!”苏娇怜惊叫一声。

    怂且怂的虫虫早就已经在剑出鞘前奔逃了回来,而且还是躲在陆重行身后的。

    苏娇怜:阿姨真是白疼你了。

    栖霞县主握着剑的手一抖,怒目瞪向苏娇怜,连虫虫都顾不上管了,直接就提剑到了苏娇怜面前。

    “你刚才唤什么?表哥的小名也是你能唤的?”这位金枝玉叶的栖霞县主显然是被气疯了。

    苏娇怜赶紧把虫虫挤开,然后一矮身躲到陆重行身后,只露出半颗小脑袋。

    栖霞县主举剑刺过来。

    禄寿立时上前,表演了一招空手接白刃。“表姑娘身怀有孕,请县主自重。”

    栖霞县主:见过嘴贱的,没见过这么嘴贱的。

    绷着一张脸火上浇油的禄寿跟栖霞县主打了起来。

    一旁的陆嘉看一眼自己被虫虫毁了的裙,一阵咬牙切齿后只得先回了院子去收拾自己,却不防看到太叔成宁正坐在她的屋子里。

    陆嘉赶紧反身关上门,皱眉道:“世子爷,我不是说过不要如此明目张胆吗?”

    “怕什么。”太叔成宁看一眼陆嘉,摇了摇折扇。

    无知妇孺。

    “栖霞县主到了。”陆嘉忍着身上的味道,坐到绣墩上,太叔成宁立时用扇子掩鼻。“你尿了?”

    陆嘉:……

    去里头换了衣裳的陆嘉重新坐回去,点了熏香,然后才开始与太叔成宁说正事。

    先前陆嘉虽然用做梦预知未来的手段哄骗了陆重行一段日子,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上辈子所记得的事竟一件都没再发生!所以陆重行已不信自己,幸好自己还有太叔成宁这张牌。

    陆嘉认为,是苏娇怜改变了这一切。苏娇怜是她这辈子重生后最大的变数。只要杀了苏娇怜,一切就都能恢复成原本模样。

    她一定要制定一个最凶狠,最恶毒的计划把苏娇怜扼杀在摇篮里!

    “我恋爱了。”

    刚坐下的陆嘉:……我耳背,你再说一遍。

    似乎听到了陆嘉的心声,太叔成宁又道:“我喜欢上了一位姑娘。”

    对于充分接受了封建主义滋养而茁壮成长的世家公子哥来说,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玩物,泄.欲和生育的工具而已,他是不会对她们产生半点怜惜的。

    但他,却对昨日里的那位姑娘一见钟情了。

    被迫知心大姐陆嘉:……打扰了。

    主院内,栖霞县主的武功自然比不上禄寿,但因着跟禄寿对打的是栖霞县主,故此禄寿不敢多用蛮力,只得虚虚的困住栖霞县主,与其纠缠。

    “打晕。”陆重行神色冷淡的吐出两个字。

    禄寿上前,照着栖霞县主后颈就是一掌。

    栖霞县主软绵绵的倒下来。

    “扔到王家。”

    “是。”禄寿扛起人,消失在院内。

    “大表哥,这栖霞县主是来做什么的?”苏娇怜抱着虫虫,一脸惊恐。

    低头对上那二脸惊恐,陆重行淡淡道:“杀你们的。”

    真是直白又明了的答案,如果这里头的主人公不是她就好了。

    二脸惊恐苏加虫:qaq。

    ……

    苏娇怜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当她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捆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陌生地方,身旁还有一只热腾腾的县主。

    “我告诉你,你赶快把本县主给放了,不然本县主灭你全家,到时候就算是你跪下来求本县主,本县主也不会对你怜惜分毫,只会把你大卸八块!”

    苏娇怜:县主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心里没点数吗?

    “县主,我们这是……”

    “你是蠢吗?我们被绑架了!”栖霞县主恨恨道:“就你这种姿色,绑匪真是瞎了眼做赔本买卖。”

    瞎了眼又做赔本买卖的绑匪推开雕花大门进来。男人身穿玄色外袍,戴银制面具,站在三步开外,一双黑沉眼眸定定的看向苏娇怜。

    “咕嘟”一声,苏娇怜暗咽了咽口水。

    又见戏精男主系列。

    “谁是苏娇怜?”男人开口,声音低哑暗沉,透着股粗粒的磨砂感。

    “她!她是苏娇怜。”苏娇怜用力的撇嘴斜眼看向栖霞县主。

    栖霞县主恶狠狠的瞪苏娇怜一眼,正欲开口,却听男人道:“买主只要苏娇怜,既然如此,那你就没用了。”

    苏娇怜:!!!男主你好好说话,把刀放下。

    “买主?”栖霞县主抓住男人话里的关键词,“买主是谁?他要苏娇怜干什么?”

    正捏着苏娇怜的脸在想从哪里下刀的男人动作一顿,看一眼栖霞县主,道:“买来炖汤吧。”

    栖霞县主:前后都是死,她能怎么办?

    “我哥哥是肃王世子,只要你们把我放了,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我哥哥迟早灭了你们这群绑匪!”

    男人低笑一声,“你是县主?那你就是苏娇怜了。”说完,男人伸手,抚上苏娇怜的肚子。

    “咕咕……”饿了一天一夜的苏娇怜发出诚实的回答。

    “听闻苏府名姝珠胎暗结,是英国公府大公子陆重行的种,不知这陆重行和世子爷谁出的价钱会更高一些呢?”

    男人,我跟你说,你这是在玩火。

    晚上会尿床的。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聚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