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41、第 41 章
    男人慢条斯理的伸手接过苏娇怜手里捧着的那只柿子,剥去上头的软皮, 然后递还给她道:“多吃些。”秋天, 正是贴秋膘的时候, 只有养肥了, 才好吃。

    继送命题之后, 对上这副温柔体贴加善解人意模样的陆重行, 苏娇怜难免有些瘆得慌。

    男主你这眼神很不对劲啊……

    “林深水凉,姑娘可要当心。”正当苏娇怜捧着那小柿子啃得战战兢兢的时候, 突然听到一阵男人的声音。

    她寻声望去,只见一身穿宝蓝色长袍的男子手持折扇, 站在她身后, 虽努力想要装出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 但奈何身量太矮, 加之容貌普通,故此便难免有些东施效颦之态。

    至于那西施是谁嘛……苏娇怜偷摸摸的往身旁的陆重行那处瞥了一眼。男人摇着折扇,似笑非笑的打量那男人一眼,嘴角轻蔑的下压。

    送死的见多了, 上赶着的倒还真是头一个。

    “像姑娘这样貌美之人, 可要多多当心那些居心不良的宵小之辈。”王制杖斜睨一眼陆重行, 冷哼出声。

    不就是长得比他高一点, 帅一点,皮肤白一点,身材好一点,头发长一点, 气质好一点吗?这个男人哪里比得过他。

    他可是出门吃饭从来不用给钱的男人!

    王制杖骄傲的挺起小胸脯,恨不能立时就拉住美人的小手,将整个姑苏城的饭堂都承包给她。

    陆重行?宵小之辈?苏娇怜咽下嘴里的柿子肉,想着这个男人真是大胆,居然敢说这样的大实话。

    陆重行低头,看一眼那尚蹲在地上,一双湿润眼眸亮晶晶看向王制杖的苏娇怜,慢吞吞的眯起眼,手里折扇微微握紧,伺机而动。

    这男人的脑袋,应当比柿子好切多了。

    “姑娘,柿子性凉,难以消化,不宜多食,不若姑娘随我回府用些螃蟹吧?我那处有一阳澄湖,专门养了许多野生螃蟹。个大肥美,蟹膏鲜美异常,姑娘若用过一次,必会想第二次,若用了第二次也必会想第三次。”

    螃蟹啊……苏娇怜咽了咽口水,心中激荡。但只一想到她这个喝露水的小仙女人设,只得忍痛拒绝。

    “多谢公子好意,我……”

    “苏姑娘。”苏娇怜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旁的陆重行道:“这么多柿子,你也用不完,不若送些给这位公子。”

    苏娇怜震惊的瞪圆了一双眼。男主你素不素也被穿越了?这根本就不是你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麻辣风格啊。

    “多谢姑娘。”小菜鸡王制杖早已喜不自禁,搓手以待。

    没想到这位公子居然如此识相,一定是认出他乃王家公子,这才上赶着讨好的。

    王制杖满意的对陆重行一点头。露出专属于霸道不良少年的校园大哥姿态。

    对上王制杖那副“算你识相,哥以后罩着你”的智障表情,苏娇怜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言说的纠结。

    陆重行垂眸,微抬了抬下颚,双眸清冷如雾,黑黝黝的深邃异常,看不到里头蕴含着何种情绪。

    苏娇怜只得心疼的捡了几个小小,小小的柿子递给他。

    王制杖捧着那些柿子,喜滋滋道:“在下乃王家人,名唤王制杖。因着祖上靠制卖拐棍发家,所以取名王制杖。”

    美人听到他的名号一定会激动的晕过去。

    “真,真是个有纪念意义的好名字。王公子人如其名,必能将家业发扬光大。”苏娇怜尴尬笑两声,努力憋住笑。

    憋不住了,哈哈哈哈……

    王制杖眼见美人弯眼轻笑,那副笑靥如花的样子直将他迷得一阵神魂颠倒。

    姑苏名姝,果然名不虚传。

    王制杖:真香。

    不过怎么好像不是很心动的样子?没关系,一定是他说的还不够清楚。

    轻咳一声,王制杖继续道:“不才刚刚新开了两家制杖铺子。祖上曾得先帝垂青,被御赐金匾额,奉先帝旨意制杖。”

    所以是祖祖代代都要继续制杖的意思了?

    “苏姑娘若有意,不才可特意为苏姑娘定制一柄。”

    “不必了不必了。”苏娇怜连忙摆手拒绝。不知道用了他家的制杖会不会变智障。听说智障是会传染的。

    一旁的陆重行不耐的打断两人的对话,冷声道:“时辰不早了,该回了。”说完,男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王制杖笑道:“王公子可要好好品尝这些柿子。对了,听说柿子与蟹同食,美味异常,公子不若回府一试。这可是苏姑娘的一番好意。”

    苏娇怜:我不是,我没有。傻子都知道柿子和蟹不能一起吃。

    但显然,苏娇怜高估了制杖的智商。

    当夜,王家公子撑船去阳澄湖捞了一大筐大螃蟹,然后搭配以一大筐柿子,吃的一阵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后拉的面白脸青的昏倒在厕所里,直至第二日才被打扫厕所的家仆从里头拖出来。

    翌日,天刚蒙蒙亮,苏娇怜就听到一阵吵闹声,她满以为是王家带人来兴师问罪了,却没想到竟是王如花携礼来登门拜访了。

    对着陆重行这只将自家哥哥折磨的没有人样的变态,王如花一脸的娇羞憧憬。

    “陆公子,我昨日才刚得消息,原来公子您是英国公府的人。请恕小女子眼拙,多有得罪,今日特携父亲前来赔礼。”

    王如花盈盈一拜,含羞带怯。

    王如花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她的父亲,王家老爷,王镐世。

    旁人皆是父母携子女登门,只有王家是子女携父亲登门。不过这位王家老爷的名字也是颇有内涵。搞事?这是命中注定要搞事的节奏呀!

    苏娇怜躲在小花厅的屏风后头,想着王家有没有带阳澄湖的大闸蟹来。

    古代的阳澄湖大闸蟹应该是极美味的,毕竟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好东西。不像现在那片阳澄湖里头都是放下去的家养蟹。有些良心好一点的,给你过一遍阳澄湖的水捞出来说是阳澄湖大闸蟹,有些良心坏坏的直接给你网上买个商标一贴,连阳澄湖的水都不给你漂一漂。

    “这是我们自家出的拐拄。”王镐世将手里的长方形锦盒递到陆重行面前。

    家寿笑眯眯的上前接过。

    “这拐拄乃祖上传下来的珍品,共是一对。是分别给我女儿如花和儿子制杖做嫁妆和聘礼用的。”

    家寿托着那锦盒的手一抖,锦盒就摔在了地上,露出里头那根金光闪闪的粗实拐拄。

    说是拐拄,应该说是金柱子更为恰当。而且还是一根镶嵌着无数珍珠宝石的金柱子。

    王镐世赶紧把传家宝捧起来,战战兢兢的上下查看,见无碍,才又道:“既然陆公子与我如花两情相悦,我必不会棒打鸳鸯。我昨晚夜观星象,觉得明日便是好日子,不若陆公子快些与我女儿将婚事办了,也好随了我这个老头子的心愿。”

    正坐在屏风后头啃糕点的苏娇怜暗叹。

    搞事老爷,你真的是来搞事的啊。

    陆重行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神色不明。

    本来,男主会出来见王家人,也就是本着初到旁人地头,瞧瞧地头蛇的心态。毕竟不能这么不给人面子嘛。

    可没想到,这些王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啊。

    “王老爷,我对您女儿,并无半分兴趣。”陆重行吃着茶,眉眼下垂,神色沉静。

    王镐世思索半刻,又取出另外一个锦盒。

    “这是我儿的聘礼,托我一定要送到苏姑娘手上。不知陆公子可否引荐一下苏家大公子,商量一下我儿与苏姑娘的婚事。”

    苏娇怜:???

    陆重行端着茶盏的手一顿,慢条斯理的抬眸看向王镐世。

    王镐世五十出头的年岁,看着却依旧很显年轻。只是因着此刻卑躬屈膝的模样,所以越发显出几分难掩的老态来。

    看着是个有些纯良和慈善的老头,但能在硕大姑苏城内压制诸多商业大贾,成为龙头的人,又怎么会是个简单人物。

    而且在此之前,陆重行便已收到消息。

    这王镐世不仅喜玩亵年轻少男少女,背地里还做着贩卖人口的勾当。不然单单靠什么制杖,又怎么能压的住姑苏城里这堆商业里打滚的老狐狸。

    此次陆重行来姑苏,不仅是为了腾霄阁的事,更是奉皇帝密旨来好好调查王家一事。

    “此事,我做不得主,王老爷还是与苏大公子相谈吧。”说完,陆重行便起身欲走,苏娇怜赶忙从屏风后窜出来,死死抱住陆重行的腰,用力箍紧,声嘶力竭道:“大表哥,我已有了你的孩儿,你怎么可以如此冷酷,如此无情,如此不顾念旧情。”

    “就算你不心疼我,也要心疼心疼我们的孩子啊……”苏娇怜一脸悲切的低头抚上自己平坦的肚子,泫然欲泣。

    如果让王家人找上了苏胜苟,苏胜苟一定会联合王碧珍把她给卖了的,还不如现在就把陆重行这张保命符揣到怀里,这样她才能安心。

    负心汉陆重行低头,对上苏娇怜那双湿润大眼,轻启薄唇道:“我的孩子?”

    苏娇怜硬着头皮滚下两颗泪来,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子滑过香腮,好一副梨花带雨的娇怜美人图。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大表哥,你若不要这个孩子,那我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听闻阳澄湖的水干净澄澈,不若我去那,跳下去的话,也能一了百了。”

    “苏娇怜,你怎么能做傻事呢?”王如花急道。她上前一把拽过苏娇怜,神色认真道:“这样的负心汉不要也罢,你随我回府,我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堕胎。”

    朋友,你有点抢戏啊。

    说完,王如花赶紧又看向陆重行,娇羞道:“陆公子,我不介意的。”

    苏娇怜:???我介意啊……

    陆重行抬手,一把攥住苏娇怜的腕子将她压到自己胸前,神色清冷道:“既然是我的孩子,就不必王姑娘操心了。”

    “可,可是,我,我心悦你啊。”王如花结结巴巴道。

    陆重行压着怀中不断挣扎扭动的苏娇怜,甩出一句狂霸酷炫拽的话,“心悦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王如花:今天我男神又撩我了。

    眼睁睁的看着陆重行与苏娇怜消失在屏风后,王如花突然猛地一下往地上一坐,四脚朝天的撒娇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他。”

    王镐世虽然是个混蛋,但他是个爱女儿的混蛋。

    “这可是英国公府的大房公子,日后是要继承爵位的。”

    “那我日后就是国公夫人。”王如花梗着脖子继续擦地。

    王镐世沉吟半刻,终于缓慢点头。

    王如花面色一喜。

    从小,只要是爹答应了她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

    作者有话要说:  死亡人员名单迅速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