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35、第 35 章
    自上次擦木仓走火后,苏娇怜发现陆重行这只变态最近看自己的眼神越发莫测起来, 所以她直觉的开始躲他。

    幸好太叔成宁负伤在身暂时不能作妖, 陆嘉也被她上次的那盆黑狗血泼的没了脾气。不然她恐怕是连这几日的安稳都不得。

    又在船上漂泊三日, 苏娇怜晨间醒时, 迷糊翻身之际突然伸手触到一具温热的身体。

    她霍然睁开眼, 就看到陆重行那只变态半敞着衣襟睡在她身边。男人青丝披散, 身体修长白皙,一双大长腿大刺刺的敞着, 穿着素白亵裤,身下是每个男人晨间都会有的反应。

    苏娇怜瞪圆了一双眼, 赶紧抓起被褥往自己身上一瞧。

    只见自己也是一副衣衫半解, 浑身泛红的样子。尤其是她的后腰臀部, 火辣辣的疼。

    难道是陆重行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对她行了不轨之事?

    苏娇怜惊叫一声, 跌跌撞撞的翻身下榻。

    “吵死了。”身后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穿透苏娇怜的尖叫声,却依旧清晰可闻。

    “你你你,我我我……”苏娇怜大着舌头, 整个人都不好了。

    陆重行似乎累极, 他缓慢睁开眼, 看一眼拖着被褥赤脚站在铺着毛毯地的苏娇怜, 眸色清冷道:“有事晚些说。”

    说完,男人便径直闭上了眼。

    苏娇怜呆愣愣的站在那里,透过窗户看一眼外头。只见水面边际处晨曦初显,外头传来船夫撑杆的“哗哗”流水声。

    时间尚早, 苏娇怜浑浑噩噩的系好衣襟裙衫,浑浑噩噩的出了船舱。

    外头,小牙正在喂兔子。

    那小白兔软绵绵、白嫩嫩一只,被小牙托在掌心,正埋头努力吃草。

    “小牙。”苏娇怜哑着嗓子叫一句。

    “姑娘醒了?”小牙抱着兔子起身,走到苏娇怜面前。

    苏娇怜仰头看天,突然觉得心中悲怆。“小牙,我昨夜……”

    “姑娘昨晚起夜,在船舱门口摔了一跤,跌的不轻。”说完,小牙看一眼苏娇怜小巧浑圆的臀。

    听到小牙的话,原本觉得自己臀部钝钝刺痛的苏娇怜突然觉得那疼越发明显起来。

    所以她屁.股痛只是因为她昨晚上起夜摔了?

    咦,不对呀,她昨晚上没起夜呀……

    苏娇怜缩了缩脖子,眸色颤颤的看向小牙。“小牙,我昨晚上起夜,你瞧见了?”

    “嗯。”小牙点头,“是您唤奴婢去伺候您起夜的。”

    苏娇怜蹙眉细想了想,根本就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就非常诡异了,难道她是梦游了?

    见苏娇怜一副呆滞表情,小牙捏着怀里的软白兔,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姑娘您昨晚,嚷嚷着要寻大爷,闹得整只船上的人都起来瞧热闹了。大爷看不下去,就,就把您敲晕了。”

    怪不得她不仅屁.股疼,连脖子也疼。

    苏娇怜掐了掐自己的脸,然后又掐了掐自己的手,恍惚间觉得,她如此反常的原因,可能跟这具身体的“苏娇怜”有关。

    因为这段剧情在原书中是没有的,所以苏娇怜根本就无剧情可走。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原身抑制不住自己对陆重行的疯狂热爱,自己跳出来想走一波剧情了?

    也或许是她人设崩的太厉害,原身日日看着近在眼前的陆重行这块神仙肉,吃不着,所以趁她睡着的时候跑出来作妖。

    这可比她先前有意识却不能控制身体更加可怕啊!

    如果她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真把陆重行给上了,那……那她真是要断手断脚断脑袋了!

    虽然陆重行在陆地上是个横行无阻的大佬,但一上了水,这位大佬就跟没了尾巴的鱼似得,整天嗜睡不说,平日里吃的也跟鱼食一样,柔弱的堪比林黛玉,一推就倒。

    按照原身对男主的疯狂痴汉程度来说,指不定哪天就把男主给强上了也说不定。

    而本应该无欲无求对这具身体毫无反应的陆重行也跟吃了药似得恨不能夜夜直立不倒。每天都要拿那驴玩意丁页她。说不定到时候黑灯瞎火的两人就天雷勾地火的干上了。

    苏娇怜被自己的脑补震的头皮发麻。

    她踱着小步子,咬着手指,细细思索原书中可以在现在□□进去的剧情。

    只可惜,“苏娇怜”本就是一个女配,一个女配她还想要多少剧情?

    苏娇怜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个所以然来。而这一想,就到了晚上。

    这一日,陆重行就躺在榻上歇息。苏娇怜跟小牙窝在厨房里,目光直直的盯住那只被她抱在怀里的小白兔。

    小白兔被苏娇怜盯得全身发颤,一双红眼睛几乎要哭出来。

    “姑娘,热汤奴婢给您烧好了,您还是在厨房里头吗?”

    在船上时洗澡不方便,在加上天冷,苏娇怜平日里都窝在厨房这样暖和的地方沐浴。

    “嗯,我……”话说到一半,苏娇怜突然灵光一闪,“不,帮我搬到你们大爷平日里沐浴的那个地方。”

    小牙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苏娇怜: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娇怜想到的这段剧情其实原本不是在船上发生的,但现在却可以套过来用。就是原身为了勾引陆重行,引起陆重行的注意,故意将自己的小衣偷摸着放到了陆重行沐浴的地方。

    然后还在男人沐浴时偷了他的亵裤……咳。

    苏娇怜自然做不出这么没脸没皮的事。她想的是,现在她先去沐浴,然后假装将自己的小衣落在里头。这样陆重行就能自然而然的看到她的小衣,然后她再假装不知陆重行在里头沐浴洗澡,用找小衣的借口进去偷亵裤……真是完美。

    给自己点了一个赞,苏娇怜完全忽略了这个计划处处存在的bug。

    掌灯时分,天色晦暗下来。水面波光粼粼,被秋日寒风吹出涟漪曲折。

    苏娇怜沐浴完,带着浑身湿气,手里拿着自己的小衣,左右四顾。

    挂哪呢?才能不那么明显,又那么明显呢?

    思索良久,苏娇怜将自己尚滴着水珠子的小衣挂在了木施上。然后细细端详片刻,直盯得自己红了脸,才赶紧小跑着出去了。

    蹲在外头等了近半个时辰,等的苏娇怜手冷脚冷浑身发寒,她才看到陆重行慢吞吞的晃悠着走过来。

    来了来了。

    苏娇怜激动的一阵面红耳赤,然后憋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陆重行慢条斯理的转头,往苏娇怜蹲站的角落看一眼,只见虫虫睁着一双黑乌乌的大眼睛,满脸无辜的看过来。

    陆重行轻笑一声,搭着臂弯上的换洗衣物转身入内,那道轻渺的声音慢悠悠的传过来,“原来是狗啊。”

    对对对,没错,就是狗。

    好像有哪里不对?

    陆重行在里面沐浴,热气腾腾的看不清男人的脸。苏娇怜知道,男人喜欢泡澡,尤其是到了船上以后,男人更是要泡上好一会才会起身。所以她有的是时间,不急。

    里头点一盏灯,挂在屏风上,陆重行站在灯下,抬手解衣。

    那衣裳顺滑如丝,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下落,掉到地上,露出属于男人的精瘦身体。男人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人。标准的八块腹肌白皙英挺,劲瘦的腰肢,显出倒三角的诱惑。

    苏娇怜想起晨间自己双腿缠在那腰上的触感,止不住的一阵心神荡漾。

    再往下,是一双强劲有力的大长腿,从那次一脚将太叔成宁踹到水里可以看出来,这双腿实力非凡。

    垫着脚在屏风后细细查看男人的苏娇怜趁着雾气蒸腾,伸手去够木施上挂着的亵裤。

    木施离她有些远,苏娇怜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挪过去。

    她的指尖掐住亵裤一角,轻轻的拉。

    “哐当”一声,木施倒在地上,苏娇怜踩到一滩水,脚底一滑,跟着摔倒在地。

    陆重行正要进浴桶,他抬着一条腿,脚尖已触到热烫水面,另一只脚站在地上,姿势大放,风景独好。

    从苏娇怜的角度,可以将那片阴影看得一清二楚。

    苏娇怜暗咽口水,然后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陆重行的脸一阵黑一阵白的抬手扯过浴巾裹在身上,面无表情的看向苏娇怜。

    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出的王霸之气,苏娇怜赶紧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手里还抓着陆重行的亵裤。

    “表姑娘不解释一下吗?”陆重行冷笑道。

    苏娇怜看一眼那亵裤,结结巴巴道:“大大大表哥,我给你洗亵裤……”

    “呵。”陆重行轻勾唇角,反身坐到浴桶边缘,露出霸道总裁的专属表情。“洗吧,我看着你洗。”

    苏娇怜看一眼可怜兮兮的浴桶,想着男主你不勒屁.股吗?

    “洗。”男人咬牙吐出这个字。

    苏娇怜赶紧将手里的亵裤往一旁的木盆里一扔,然后舀起一勺陆重行沐浴用的热水往里一倒,就开始吭哧吭哧的洗了起来。

    “表姑娘似乎洗错地方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泡进了浴桶的陆重行露出半颗脑袋,靠在垫着巾帕的浴桶边缘,斜睨向正蹲在地方勤劳奋斗的苏娇怜。

    里头被水蒸气弄得有些热,苏娇怜抬起汗湿小脸,神色懵懂的看向陆重行。

    陆重行笑道:“往里洗洗。”

    苏娇怜低头,看一眼泡在水里的亵裤,指尖颤巍巍的戳了戳那布料,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陆重行面容含笑,指尖勾着不知何时到他手里的那件小衣,挂在浴桶边缘道:“表姑娘平日里就穿这种?未免老气了些。”

    那小衣的颜色是靛青色的,上头没绣什么花纹,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块绸布。是苏娇怜精挑细选后才挂上去的。

    男人的指尖捻着那小衣系带,想起它勒在女子香肩处的软嫩风景,不自禁眸色一暗。

    老气?你才老气呢!你全家都老气!不对,好像把她自己也给骂进去了……苏娇怜气愤噘嘴。

    陆重行泡了多久的澡,苏娇怜就给他搓了多久的亵裤。

    直搓的她那双娇嫩小手都给热水泡皱了,才可怜兮兮的被解放。

    “慢着。”穿戴好衣物的男人带着刚刚沐浴完后的湿润水汽,浑身散着清淡的皂角香,还有一股衣物上的小龙涎香,慢悠悠的靠近苏娇怜。

    苏娇怜皱巴着一张绯红小脸,几乎羞得无地自容。

    但让她更羞的事情还在后面。

    男人的手里提着她那件小衣,晃晃悠悠的挂在指尖,填满了苏娇怜的眼。

    “日后,可穿些其它样式了。这种的,不勒的慌吗?”

    男人的视线若有似无的往苏娇怜胸前一瞥,苏娇怜抬手抢过那湿润润的小衣,扭身就跑。

    实在是,太羞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乖乖:我不是变态qaq

    陆宠宠:嗯,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