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34、第 34 章
    在船上呆了七日,顿顿吃鱼, 苏娇怜都快吃吐了。

    “这只兔子, 是不是中暑了?”苏娇怜蹲在船舱的厨房里, 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被小牙搂在怀里的小兔子。

    “姑娘, 现在是秋天。”

    “哦。”不会中暑呀。“小牙, 你这只兔子真漂亮。”

    “姑娘您死心吧, 就算您吃了虫虫,我也不会让您动它一根兔毛的。”

    他们坐的船有些年头了, 启程后才发现船舱角落有个兔子窝。虽然只剩下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但还是被富有同情心的小牙抱走饲养了。

    苏娇怜回味了一下上次吃到的兔子肉, 舔了舔嘴唇。

    真香。

    在小牙护兔子的激烈目光下, 苏娇怜终于战败, 提着裙裾出了厨房, 准备去寻陆重行。

    正是掌灯时分,船上内外挂满了红纱笼灯,水上有风,船只轻晃, 涟漪荡漾。

    苏娇怜有些不稳的走在外头, 迎面正巧碰上陆嘉。

    “表姑娘。”陆嘉依旧是那副令人作呕的温婉表情。

    苏娇怜四顾一看, 陆重行那只变态去上厕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陆嘉渐渐走近,还没开口说话,额头就被猛地拍了一下,那力道大的她跌撞着往后一仰, 差点跌个狗啃屎。

    “你干什么!”陆嘉气急败坏的扯下那被贴在额头的东西,借着月色一看,只见上头鬼画符一般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

    “我怕大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又中邪,所以特去庙里求了驱邪符。这夜深人静的就是容易滋生阴物,大姑娘还是带着,以防万一的好。”

    骗鬼呢!这船上哪里来的庙,分明就是苏娇怜自个儿画了来侮辱她的!

    陆嘉火气更甚,她扬起手,对准苏娇怜的脸猛地扇下去。

    预想的大耳刮子声音没有传过来,反倒是陆嘉身上被泼了一身黑乌乌血腥腥的东西。

    那东西血腥气的紧,沾着肌肤,顺着陆嘉素色的衣衫往下落,滴滴答答的在她周围浸出一小圈黑污水潭。

    “啊……”浓郁的血腥气直冲鼻子,陆嘉尖叫着提裙乱跳,船只随着她的动作摇晃的越发厉害。

    “大姑娘莫怕,这是黑狗血,专门驱邪用的。我看大姑娘定是中邪了,不然怎的会做出如此不符合身份的事来呢。”苏娇怜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说话时声音软绵绵的带着甜。

    陆嘉被莫名其妙泼了一身黑狗血,再忍不住,尖叫着提裙奔远。

    苏娇怜捂嘴偷笑,对农嬷嬷给的法子点了一百个赞。

    哼着小曲儿的苏娇怜乐呵呵的转身,冷不丁的看到不知在后头站了多久的太叔成宁。

    “看,飞机!”苏娇怜大吼一声,扭头就跑。

    没跑出几步,苏娇怜突然感觉脖子一疼,被勒的几乎喘不过气。

    是谁揪住了她命运的后脖颈。

    “苏姑娘别来无恙呀。”太叔成宁阴测测的声音在苏娇怜耳边响起。

    苏娇怜一脸的欲哭无泪。她到底为什么会放陆重行去上厕所的。说好的放在身边是明枪易躲呢?她现在就要被明着戳上几刀扔到河里头喂鱼了,嘤嘤嘤。

    “原,原来是世子爷呀。”苏娇怜颤巍巍的转身瞥一眼身后的太叔成宁,讪笑道:“今晚月色极好,世子爷也是出来赏月的吗?”

    明月当空照,反派男二对我笑嘻嘻。

    太叔成宁露出属于反派男二的阴险笑容,死死勒住苏娇怜的小脖子。

    “这月亮哪里有苏姑娘好看,如此良辰美景,我若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住这大好时光。”

    听出太叔成宁的言外之意,苏娇怜震惊的瞪圆了一双大眼睛。

    朋友,请不要在法律的边缘试探,虽然她是女配,但她也是男主的女配。

    “世子爷这是,什么意思?”苏娇怜苍白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紧。

    晚上湖面上的风有些大,苏娇怜穿着单薄,被冷的一阵瑟瑟发抖。

    因为太叔成宁勒的太紧,所以她的小脖子后仰的厉害,几乎靠在他肩头。

    太叔成宁微微俯身低头,就能对上苏娇怜那张惹人怜爱的小脸。

    鼻息间闻到一股甜腻的奶香气,夹杂着淡淡的涩水味,就跟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一样,喷香喷香的恨不能让人一口生吞下肚去。怪不得就连陆重行那般冷情冷性的人都栽在了里头。

    只是不知这副身子到底是何滋味,竟叫陆重行都欲罢不能。

    “本世子追寻苏姑娘已久,早就在皇城内时已放出话来要纳苏姑娘进府,苏姑娘怎的不理解本世子的一片赤诚之心呢?”

    “不过本世子那时说的是要纳瞎眼的苏姑娘进府,所以只能委屈苏姑娘,将这双眼替本世子留下了。”

    果然这书里没有一个正常人!

    苏娇怜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软,脖子一松,就被一个散着清冷小龙涎香的环抱搂了过去。

    上完厕所的男主依旧香喷喷的。

    “大表哥。”苏娇怜像只八爪鱼似得抓住大表哥的衣襟,喜极而泣。

    “陆重行,我劝你……噗咕噜咕噜……”

    男人飞起一脚,力道十足,带着破空的气势,对太叔成宁当胸一踹。太叔成宁直接就撞开木制栏杆,横飞了出去,掉入水中,溅起巨大水花。

    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苏娇怜探头探脑的看,只见太叔成宁从水里浮起来,气急败坏的朝陆重行叫嚣。

    “陆重行,你有本事就下来,与我堂堂正正比一场。”

    傻子才下去呢。见过讨打的,没见过这样了还要讨打的。

    “我不下去,也能打你。”果然,男主智商永远是超凡脱俗的。陆重行拢袖,负手于后,抬脚一踢,就将太叔成宁掉在船上的那柄扇子给捡拾了起来。

    “早就听说世子爷的宝扇削铁如泥,削个脑袋,也只需眨眼的功夫。”说完,陆重行扬手一挥,那扇子就打着转的飞了出去。

    太叔成宁面色大变,矮着身子钻入水中。

    夜晚的湖,乌漆嘛黑的看不真切,但苏娇怜却能闻到一股比方才的黑狗血更新鲜的血腥气。

    “咕噜噜……”后背插着一柄折扇的太叔成宁被跟在身后的三层画舫大木船捞了回去。

    苏娇怜踮脚,抻着小脖子看。

    只见那画舫上美酒佳肴,美人侍卫,应有尽有。

    好香。

    所以太叔成宁到底是为什么会想不开来挤他们的小破船还被硬生生宰了一扇子的?

    都怪她魅力太大,惹得男人竞折腰。

    苏娇怜捂脸道:长的太美,也是一种罪过。

    原本神色凛然站在苏娇怜身边的陆重行突然矮身蹲下来,面色惨白。

    苏娇怜:我就是自恋一下,男主你用不着反应这么大吧?

    “大表哥,你怎么了?”苏娇怜赶紧一把扶住男人,但因为和男人的体型差距实在太大了,所以根本就扶不起来,还差点将她自己给带倒了。

    “扶我进去。”男人的声音沙哑至极。

    “哦哦。”

    苏娇怜将陆重行搭在自己瘦弱的香肩上,跌跌撞撞的带着男人往船舱里去。

    扶着男人靠到榻上,苏娇怜拿了湿帕替他擦脸,又给他端了一碗热茶来。

    就着苏娇怜的手吃了一口茶,男人的脸上终于缓慢恢复了几分血色。

    “大表哥。”苏娇怜蹲在榻旁,角落里的虫虫也一脸担忧的蹲过来。

    陆重行侧眸看一眼两人,然后缓慢阖上了眼。

    船舱内只点一盏油灯,晕黄的灯色照在男人脸上,就像给他开了美颜一样的好看。只是男人的脸依旧有些苍白。

    “大表哥,你是不是不行……”

    苏娇怜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原本神色虚弱,躺在榻上的男人咻然睁眼,眸色凌厉的瞪过来。

    果然,每个男人都介意别人说他不行。

    苏娇怜暗咽了咽喉咙,突然听到船舱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推门声。

    “陆公子,我来给你送鱼汤了。”来人是穿着单薄,袒胸露肩的王碧珍。

    苏胜苟的那二两肉根本就不中用。王碧珍在孕时欲念比平日里大的多,故此,她实在是憋不住,今日终于是趁着夜色来寻陆重行了。

    苏娇怜就着扭脑袋的姿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陆重行单手一拽给拉上了榻。

    男人的身体有些烫,隔着一层衣物,炙热如火。

    苏娇怜被烫的一个机灵,身上的衣衫轻滑,露出半面香肩。

    “陆公子……”王碧珍悠扬婉转的声音在看到里头的场景时噎在了喉咙里。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呆立在那里,直至被虫虫威胁性的吼叫声叫回神。

    “陆公子和苏姑娘若不介意,咱们倒是可以一起来。”王碧珍放下手里端着的鱼汤,轻轻拨开自己散在肩上的青丝长发。

    三,三人行吗?

    苏娇怜的脑子里一片污秽,自动播放在现代看过的小黄文。

    “滚。”陆重行眸色凌厉的斜睨王碧珍一眼,就势在苏娇怜的耳垂处轻舔一口。

    苏娇怜一个机灵抖起来,浑身酥麻麻的就跟被过了电一样。

    上次,陆重行就发现了这只小东西不管是被捏耳垂还是被舔耳垂,都会激动的不能自己。

    苏娇怜夹着腿儿,一顿面红耳臊。

    她好想尿尿啊……

    “我,我想……”苏娇怜的白嫩小手使劲抓住陆重行的衣襟,哆哆嗦嗦的开口。

    “住脑。”陆重行压着嗓子,也憋得厉害。

    王碧珍见状,恶狠狠的瞪一眼苏娇怜,然后与陆重行抛媚眼道:“陆公子没试过,哪里知道我的好。”说罢话,王碧珍突然褪了外头本就薄的看不见面料的衫子,露出自己丰腴的身段。

    确实,相比于苏娇怜那豆芽菜一样的身体,王碧珍可称得上是真材实料的波涛汹涌。

    “嗷呜呜……”虫虫威胁性的露出一口尖牙。

    王碧珍自然不会将虫虫这只小奶狗看在眼里。她觉得,只要陆重行尝过她的好,自然能记得她的好。

    而且若是真的能攀上这位英国公府的大公子,日后她可不就是国公夫人了?

    王碧珍眼前一亮,越发殷勤起来。就算不能做正牌夫人,做个妾室姨娘也比跟着苏胜苟那个不中用的东西强。

    “陆公子,如此良辰美景……”

    “汪汪汪汪……”虫虫突然发难。

    “啊……”

    王碧珍被跳起来的虫虫一口咬住胸,她尖叫不已的使劲甩着身体,衣衫不整的被虫虫追着赶出去。

    船舱内的气氛一瞬凝滞。

    豆丁亮的油灯被从窗户里灌进来的风吹得摇晃不定。

    苏娇怜轻吐出一口气,然后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大兄弟,你的小兄弟好像丁页到我了……qaq果然是个……驴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死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