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 24、第 24 章
    酒酣正热,陆嘉有些焦躁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襦裙,目光一瞬不瞬的盯住苏娇怜。

    苏娇怜手执玉箸,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块滑腻腻的素白山药放进嘴里。那山药还连着丝儿,腻哒哒的粘在粉唇上,被吸溜进去,露出里头的小小嫣红舌尖。

    “表姑娘,这山药味道如何?”陆嘉掐着厚实的缎面桌布,使劲压抑心底那股子源源不断冒出来的燥热之意。

    “嗯嗯。”苏娇怜头也不抬的继续往嘴里塞东西。

    来到古代,娱乐活动匮乏,只有美食才能抚慰她空虚寂寞的心。

    陆嘉皱眉,觉出自己的不对劲。她捂住心口,脑袋涨的生疼。

    “哐当”一声响,陆嘉突然抬手挥落了置在桌面上的酒杯茶盏。碗碟砸到地上,碎裂成块,刚刚收拾好的地面又变成一片狼藉模样。

    “大姑娘,您怎么了?”跟在陆嘉身后的雀儿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赶紧上前搀扶,却被陆嘉一把推开。

    “滚开,下贱东西!”陆嘉抬眸,脸上温婉表情荡然无存,就跟川剧变脸似得一下从白脸变成了黑脸。那副狰狞模样,直看的人心惊胆战。

    “苏娇怜!”陆嘉双手撑着桌面,大口喘气,双眸赤红的瞪向苏娇怜。

    苏娇怜捏着手里的筷子,上头还夹着一块樱花粉的糕点,做成桃花形状,里头是糯糯的红豆沙,刚刚出炉,香甜美味,入口即化。

    “你这个贱人,到底有哪里好!”那些男的一个两个的都跟着了魔似得……

    陆嘉抓住桌布,猛地一抽,刚刚上的新菜又被她给毁了,砸的满地都是。她的声音又尖又利,完全没有平日里那股子温柔雅意。

    苏娇怜看了一眼自己筷子上唯一幸存的那块桃花糕,赶紧用帕子包起来塞进了宽袖暗袋里。

    动静闹得太大,不仅是屋内的宾客,就连外头的宾客都探头探脑的想要进来看看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古今中外都不缺看热闹不怕死的人民群众。

    “关门。”陆老太太皱着眉,吩咐婆子将门关上,把那些宾客挡在外头,然后由丫鬟搀扶着往陆嘉那处走去。

    “陆嘉。”陆老太太沉声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本来好好的寿宴,被太叔成宁一闹,陆老太太心绪已然不好,如今陆嘉又像吃错了药似得发酒疯,陆老太太的脸已经阴沉至极。

    “死老太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跟我耀武扬威,趁早进你的棺材里去吧……唔唔……”陆嘉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匆匆赶来的鱼香婉捂住了嘴。

    今日的鱼香婉穿一件正红色留仙裙,梳高髻,戴一整套头面,脸上妆面精致,可见是精心打扮过的。但她没想到,她一过来,就听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在指着陆老太太的鼻子骂。

    “嘉儿,你在干什么呢!”鱼香婉急的面色煞白,跟陆嘉挣扎间,连头上的发髻都歪了。

    鱼香婉虽已生过一个女儿,但容貌依旧柔美好看,只眼角有细细的皱纹,被质地上好的脂粉覆盖,显出一股专属于白月光的温柔小意。打扮起来更是让人瞧不出年纪。

    怪不得会让陆府大老爷如此痴迷。

    那边,陆嘉吃了药,神志不大清醒,力气大的惊人。鱼香婉根本就拽不住她,反而被她推到了地上。

    “你拦我做什么?我这是在帮你。你看看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他们都瞧不起咱们,认为咱们是地上的烂泥,可劲的踩。你日日赔笑,这死老婆子还不是连个笑都不给你。”

    陆嘉指着鱼香婉,字字句句,呲目欲裂。

    “快,快拦住大姑娘。”鱼香婉的手肘被地上的碎瓷划伤,滴滴答答的沁出血迹。但她顾不得自己的伤,只想让陆嘉闭嘴。

    她好不容易踏进英国公府的大门,怎么能就这么被毁了呢!

    两旁的婆子上去,伸手去抓陆嘉,被陆嘉恶狠狠的推开。“你们是什么腌h东西,也配碰我!”

    陆嘉裙衫凌乱,抓起一旁丫鬟端在手里的蜜罐子就朝苏娇怜的方向扔过去。

    那蜜罐子里头装着纯质的雪蜜,是用来沾面庾映缘摹p⌒∫还蓿萘渴恪

    苏娇怜原本躲的远远的,没想到这陆嘉疯了以后还是这么记挂她。真是让她感动的热泪盈眶。

    蜜罐子来势汹汹,苏娇怜反应不及,只觉身后贴上一具温热身体,散着清贵的小龙涎香,将她团团包裹住。

    男人伸出手,一把握住那直照苏娇怜门面而来的蜜罐子。散着白玉色泽的蜜罐子被陆重行单手握着,苏娇怜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手掌施力,将那玉罐子直接捏碎。

    里头的雪蜜漫出来,顺着男人的手滴滴答答往下落,原本嘈杂的人群静默下来,在陆重行全开的霸道气势下悄悄的往后退去,直贴到墙角门边。就连发疯的陆嘉都被陆重行的气势镇压,噎住了话。

    “快些抓住大姑娘!”趁着这机会,鱼香婉立时吼道。

    几个粗使婆子反应过来,将陆嘉像压犯人似得压倒在地。

    先前几个婆子因为主仆之分,还不敢对陆嘉下重手,这几个粗使婆子却不管。她们老皮老脸的,瞧见这副光景,哪里还记得什么主子不主子,上去就是下了死劲的按。

    陆嘉的脸蹭在地上,满是油污脏水,她身上的裙衫也变成了抹布。

    几个粗使婆子将人按住了,在鱼香婉的指挥下拉扯着人往后头去。

    陆老太太的面色难看至极,鱼香婉白着一张脸上前告罪道:“老祖宗,嘉儿吃醉了酒,胡言乱语,您莫要放在心上,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没有管教好嘉儿。”

    说完,鱼香婉直接就朝陆老太太跪了下去。

    陆老太太拧着眉,哼道:“我这死老婆子可受不住你的大礼。”

    鱼香婉抽抽噎噎的哭,大老爷陆光雄听到消息,赶紧从前头男厅赶回来,和鱼香婉一道跟陆老太太谢罪。

    “母亲,是儿的错,还望母亲看在儿的面上,饶恕嘉儿这一回。她年纪小,不知事,日后儿一定好好管教。”

    陆光雄一贯是个孝顺的,但唯独在鱼香婉这件事上处处跟陆老太太作对,陆老太太不耐烦看见这对人,根本就连理都不理。

    “我累了,回去歇了。”说完,陆老太太径直便先去了。

    好好的寿宴,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陆老太太的气自然不顺。

    众宾客面面相觑,纷纷起身告辞。

    陆光雄腆着脸起身,一一将人送到府门口。

    一场盛大的寿宴,不欢而散。

    苏娇怜真是没想到,陆嘉这药竟能让人疯癫至此。失了神志的陆嘉,释放了心底里最深处的怨恨和渴望。

    经过今日这件事,陆嘉日后不止是在英国公府,便是在皇城里恐怕都难以立足。

    她的精心规划,锦绣前途,皆在今夜自作自受,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苏娇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若今夜是她吃了那盏茶,应当比陆嘉好不到哪里去,怪不得书中原身会黑化。

    ……

    后花园子里,月上柳梢头,曲折蜿蜒的石子小路上,苏娇怜脸红红的垂着眉眼,神色乖巧的跟在陆重行身后。

    男人走在前头,慢悠悠的甩着宽袖。

    月色正浓,小路两侧,是肆意盛开的繁花,在凝霜色的月华下露出纤媚艳色。氤氲香气弥散,充斥在鼻息间,苏娇怜酒气升腾,突然觉得自己是只蝴蝶。

    身后跟着的脚步渐渐凌乱起来。陆重行停步转身,就看到苏娇怜撑着罗袖,蝴蝶似得飞进花圃里。

    “做什么?”男人拧眉,伸手去抓她。

    苏娇怜身子一矮,躺倒在花上,周身是斗艳盛开的各色芍药,绮罗红艳的花瓣纷繁而落,洒在女子身上。苏娇怜闭着眼眸,轻噘红唇,脸上覆上一层芍药花瓣,整个人躺在里头,如梦似幻。

    陆重行止了步子,他弯腰伸手,掐着那白细脸蛋儿,挤出那含着花瓣的小嘴儿。

    浸着酒晕的小脸绯红一片,比苏娇怜身旁的芍药花瓣都艳。那小嘴桃心似得被迫噘起来,吐着绒色花瓣,颜色鲜嫩多汁,

    陆重行俯身,矮身半趴到苏娇怜身上,微微一侧头,就叼住了苏娇怜露出外头的那瓣芍药。

    感觉到唇上的拉力,苏娇怜吃力的睁开眼眸,使劲挣扎着要把花瓣抢回去。

    男人低笑一声,使劲一咬,那花瓣便被他含着那粉唇,一道进了嘴。

    滋味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