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大猫”并没有跟他在一起。

    重叶百无聊赖地放下了手中的图画书, 并不是上面的故事没有意思, 而是他心里记挂着“大猫”, 上面的故事再有趣他也看不进去。

    犹豫了一会儿, 他摇了摇铃铛,没过多久,一个身穿制服的侍女便走进了房间。

    重叶听她像往常一样,轻柔说了一句大概是在询问他有什么需要的话, 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白纸。

    白纸上是他的“灵魂画作”,一只比例严重不协调,头大身子小, 只有凭借耳朵、胡须和身上皮毛的颜色,才能勉强看出是凯特兽的猫咪正趴在上面。

    有了纸笔的重叶终于不需要模仿喵叫了, 真是可喜可贺。

    “哎呀!”侍女捂住嘴,真情实意地夸赞他, “画的真棒,简直跟凯特兽一模一样!”

    侍女作为一头亚龙,对蓝星人好感度天生就很高。得知飞船上要来一个蓝星人,她可是跟那些小姐妹竞争了许久, 才终于得到了来照顾蓝星人的机会。

    见到重叶之后,她更是被可爱的蓝星人给迷住了, 可爱又乖巧的小生物谁会不喜欢呢,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蓝星人!

    毫不夸张地说, 她看到重叶眼睛里都是藏着小星星的,经常会被重叶的一举一动萌得想要尖叫,只不过碍于职业操守都被她压回去了而已。

    戴着十米厚滤镜的侍女,对着这种幼儿水准的简笔画也不吝大肆夸赞。幸好重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否则可能真会被尬吹到脸红。

    “您是想要见一见您的同伴吗?”尬吹了一番之后,侍女精确地领会了他的意思。不过她却是有些为难,“我没有这个权限,必须要询问一下莱顿大人才行。”

    恰好这时南茜医生从外面经过,她停下放置着医疗用品的推车,问道:“怎么了?”

    侍女便向她解释了一番,南茜不可避免地也看到了重叶的“灵魂画作”,她愣了一下:“噗,这可真是……惟妙惟肖。”

    “哈哈哈……好吧,我不笑了。”接收到侍女不赞同的目光,她才勉强止住了笑意。

    至于这件事如何解决,也很简单。她阻止了想要用通讯器联络管家的侍女,随手给莱顿发了一条信息,便说道:“正好顺路,我带这位小先生去看看好了。”

    “这似乎有点不太妥当……”侍女犹豫道。

    “有什么不妥当的?”南茜浑不在意地说道,“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这位小先生的。再说,整天闷在房间里,小先生肯定也很想出去逛逛吧?”

    “嗯?您说是不是呀?”南茜看向重叶。

    重叶一脸懵懂,乌溜溜的眼睛来回打量着这两位女性,茫然地抱紧了手中的画纸。

    “你看,小先生这不是默认了吗?”南茜笑道。

    侍女被重叶的小表情萌得肝颤,下意识就点了点头,等回过神来,重叶已经坐到了推车上,跟着南茜医生一路远去了。

    侍女:“……”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件事再次向管家汇报了一遍,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她才放下心来。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另一件事却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让她难以释怀。

    “姐妹们。”她表情严肃地推开了小客厅的大门,“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需要你们回答。”

    其他几个侍女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她身上,她才打开光脑,一副简笔画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问道:“大家觉得这副画怎么样?”

    “嗯……”一个平时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小姑娘率先开口了,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线条,她皱起了眉,“有点难以评价,这不会是你画的吧?看上去……”

    “当然不是,这是那位小先生画的。”侍女表情严肃地纠正。

    众所周知,在这艘飞船上能被称为“小先生”的也只有那一位了。

    “看上去真令人叹为观止。”小姑娘飞快地说道,态度转变之快令人叹服,“线条活泼生动,富有情趣,十分质朴可爱,真不愧是出自小先生之手!”

    “将凯特兽刻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我看比奥卡索大师也不差什么了!”

    “画风很写实啊,你看这胡子,这眼睛,小先生很会抓重点嘛,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画的是什么……”

    几个小姑娘争先恐后地夸赞起来,末了不约而同地加上一句:“请务必把它传一份给我!”

    侍女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才对嘛,她想,南茜医生肯定是审美有问题,才get不到这副画作的优秀。或许她应该向莱顿大人提议一下,把这副画扫描放大,裱起来放到大公的书房里?

    重叶对即将到来的“公开处刑”一无所知,他在推车上规规矩矩地坐着。南茜医生给他整理出了一个小凹槽,在上面垫了医用纱布,坐上去软软的,还算舒适。

    推车轮子发出骨碌碌的声响,重叶忍不住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南茜温柔地提醒道:“不要乱动,小心掉下去哦。”

    虽然这么提醒着,她却不怎么担心。因为这个小家伙真的是十分乖巧,坐姿端正,小手扶着推车上的栏杆,也不乱动上面的器械。

    说实话,一开始南茜是想把他揣到自己的口袋里的。白大褂上的口袋空间足够,装进去一个重叶绰绰有余。不过要是被大公发现,这个小心眼的龙族肯定要怄上好久吧?

    想到这里,南茜忍不住偷笑了一声,看到重叶好奇的视线,她轻声说道:“别着急,就快到了。”

    经过一个房间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你想不想知道那个坏人的下场?”

    她推开门,重叶一进去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不久之前,这人狰狞的面孔还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那人被用束缚带绑在一张椅子上,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嘴巴被口塞塞住,还能听到他不住地发出呜咽的声音。

    最惹人注意的还是他头上的扣着的一个闪烁着银光的,头盔一样的器械,重叶指着那个“头盔”,满眼探究地看向了南茜医生。

    南茜解释道:“那是一个全息头盔。”

    “这位少爷不是蔑视生命,喜欢创作血腥的‘艺术’吗?那就让他自己与被他虐待的小动物交换一下,亲身感受一下成为艺术品的滋味好了。”

    在幻境中,侯耀会变成一个弱小无助的兽人,被体型大他十几倍的,原本只能任他宰割的小动物欺负,以往施加在它们身上的手段都会一一在他身上重现,以其人之道还至彼身。

    等到飞船降落,侯耀就会被送到科帕星最为严苛的监狱里,他要面对的是高达一千年的刑期,买卖蓝星人、虐待珍稀生物致其死亡,足够让他把牢底坐穿。

    重叶满脸困惑,不过他知道这人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再看了男人一眼,他扭过了头去。

    他有一个优点就是不拘泥于过去。归根结底,侯耀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知道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重叶了却了一桩心事,便将他抛在了脑后。

    “好啦,好啦。如果莱顿知道我带你过来看这种东西,肯定要念叨我了。”南茜微微一笑,“走吧,你的同伴就在隔壁。”

    重叶终于看到了“大猫”,不过是在一个大屏幕上。

    看到凯特兽的身影出现在上面的时候,重叶还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不出所料,他又听到了那位红发女性的笑声。

    她真的很爱笑啊,重叶下意识地想到。

    屏幕上的凯特兽身处一片广袤的丛林之中,它埋伏在灌木丛里,神情是重叶从未见过的认真。

    凯特兽脊背弓起,胡须微微颤动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那里有一头落单的,正在啃食青草的小鹿。

    小鹿低着头,蹄子轻轻踏了一下,好像接收到什么讯号一般,凯特兽箭一般蹿了出去,还没等重叶看清它的动作,它就一口咬住了小鹿的脖子。

    “哇――”重叶惊叹道。

    这还是第一次,他看到“大猫”这样果决、迅猛的身姿,看神情,它明显是乐在其中的。

    南茜也感慨道:“果然还是丛林更加适合凯特兽生活。”

    虽然那并不是真的丛林,只是一个模拟训练场罢了。

    重叶也认识了到了这一点,虽然有些怅然,但是看到精气神十足的大猫,他也真心为他高兴。

    ……

    另一边,德特里走进了书房,一抬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副简笔画,画风幼稚,线条粗拙的它身处于其他名家的画作包围之中,看起来无比违和。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德特里皱起了眉。

    科帕星人信奉实力至上的说法,所以亚龙心甘情愿地接受龙族的领导,历来帝国皇帝的位置也只有龙族才能胜任。

    而现在帝国皇帝的两位竞争者中,德特里大公的实力远胜于萨曼伯爵。

    那为什么还会有人游移不定甚至支持萨曼伯爵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历来龙族都需要伴侣的帮助才能度过蜕变期,如果没有伴侣的疏导,龙族往往会变得暴躁易怒,也不能留下后代。而龙族的伴侣的人选也十分苛刻――必须是蓝星人才行。

    德特里大公从小就对这一现象表示不解,在他看来,婚姻必须是以爱情为基础的,而蓝星人……

    “你想想看,莱顿。”来参加“相亲”之前,在飞船上,德特里大公开口了,“一个蓝星人,他们当中最高的那个,也没有我的一条手臂长。身体柔弱不堪,有的甚至行走都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一只蝶类兽人扇动翅膀卷起的风都会将他们带倒……”

    作者有话要说:  奥里懵逼:大公这是什么毛病?

    亲爱的们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