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见鬼 > 79、079
    第79章

    “……宋绝?”

    宋思年瞳孔轻缩了下。

    不知怎么的, 宋思年面前突然划过当初被迷障叶带入幻境时所看到的那一幕。

    他皱起眉, 本能地摇了摇头, 驱散了脑海深处传来的混沌和疲倦感。

    乔珅似乎并未注意到宋思年的神情变化, 他应着宋思年的问题点头说道——

    “我接到的线报里是这样说的, 不过其实我不太相信。毕竟你家那位可不是什么凡俗人物,我是没法想象他会跟宋家的家主情义相托,更别提被对方背叛了。能活上两千年,很显然他不是什么肉身凡胎,一个普通的人类——即便是那时候并不是最强盛的宋家的家主,我也不认为那个宋绝有能力真的伤到谢忱根本。”

    “……”

    见乔珅信誓旦旦地表示不相信,宋思年心里却本能地松了口气。片刻后他神态恢复了自然, 肩背也不再是绷紧的状态。

    宋思年拿起旁边茶壶, 倒了一杯半凉的新茶, 便倚回柔软的沙发靠背里, 语气带着点嘲弄。

    “如果真是按你的说法, 那这世上根本不该有能伤的到他根本的力量才对吧?”

    “是啊!我觉得压根没有!——说不定只是那位懒得跟捉鬼世家那些凡夫俗子玩了,索性找了个借口遁走罢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几百年都没半点动静,也丝毫不反驳外界说他已经身殒的传闻,任由宋家一家独大呢??”

    乔珅说到中间, 似乎自己都气愤了,向宋思年求证——

    “如果是你, 你会容忍自己的仇人代代相传而自己只躲在没人知道的角落里?”

    宋思年想都没想。

    “我肯定不会。”

    “就是说啊!所以他怎么会——”

    “但谢忱可就不一定了。”

    “……”乔珅被这话噎了回去,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看向宋思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思年没心没肺地笑笑:“意思很简单——我和你这种锱铢必较的性子, 自然不可能奉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但他不一样。”

    乔珅奇道:“你真觉着,他是被宋绝背叛、被宋家带头的其他家族搞得重伤差点身殒、然后忍了千百年,如今终于养精蓄锐出来复仇了?”

    宋思年眼神一闪,过了两秒才缓声,“……我不知道,只是说并非不可能。”

    乔珅没答话,但看眼神表情似乎还是不肯相信。

    宋思年也没再说话,兀自垂眸沉思着什么的样子。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乔珅突然说:“除了这个不能确定的线报以外,我还打听到了两个小道消息,不过基本可以看作野史的那种——你要听吗?”

    “……”宋思年抬头,“说说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要不要听?”

    乔珅瞥他一眼,“这第一嘛,很无聊,就是天底下所有人都知道那位不是人。”

    宋思年眉毛顿时一挑,“会说话吗?什么叫不是人??”

    乔珅嘴一撇,笑得发冷,“我这是实话啊,你见什么人能活两千年??”

    宋思年哑然,随即妥协,“……他确实说过自己是另一个种族。”

    乔珅笑了,“圣族嘛……现在虽然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但在一千多年前,这可不是什么秘密。”

    宋思年睖他,“少废话,说吧,第一个小道消息到底是什么?”

    “简单,就是每个不为人们所熟知的东西,都会被传得神秘兮兮的,那位也一样。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传闻说,圣族之人身怀至宝,可生死人肉白骨。”

    宋思年:“……什么至宝?”

    乔珅表情间流露出点不屑,“要是传得有模有样的,哪还能叫野史叫笑道消息吗?”

    宋思年未语,目光闪烁地微微低下头去。

    “……那第二个消息呢?”

    乔珅的神色在此时发生了点变化。

    宋思年瞥见了,顿时一脸嫌弃地往远离他的方向蹭了蹭——

    “你这一脸猥琐是什么意思?”

    乔珅难得没跟他计较,仍是那副神态,还多了点促狭,“第二条就很有意思了——传闻里面,那个宋家的第九代家主除了是个惊绝鬼神的旷世人物以外,还是个绝世的大美人儿,甚至做过谢忱的娈|宠呢。”

    宋思年:“——什么玩意儿??”

    乔珅一字一顿:“娈、宠。”

    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眼神,就差给宋思年用汉语拼音和五笔拆解各来一遍了。

    宋思年:“…………”

    宋思年:“滚滚滚。”

    看宋思年气得不轻的模样,乔珅似乎大悦,笑得直拍膝盖,前仰后合的。

    宋思年又气又恼,冷飕飕地用眼刀横他——

    “八百年没见你这么个笑法,就这么一个小道消息让你乐成这样?有没有点出息,啊??”

    乔珅正处盎然不可控的笑意,丝毫没被宋思年这话影响——

    “能看你吃瘪,多不容易啊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被绿得不轻??不行,我得多笑一会儿哈哈哈……”

    宋思年强忍住把乔珅收拾一顿的冲动——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乔珅以后说自己“恼羞成怒”的把柄。

    见乔珅仍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架势,宋思年索性直接站起身——

    “两个没谱儿的小道消息,一个半真半假的线报,你可真是越来越废了啊老奸商。”

    说完,宋思年就要往外走。

    “——哎哎,等等。”

    在宋思年绕到自己坐着的沙发后时,乔珅终于停住了笑意,顺便把人喊住。

    宋思年侧回身,“还有事?”

    乔珅露出奸商的标志性笑容,“你和那位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啊?”

    一提这个,宋思年原本就不是很好看的表情更冷了几分。

    “之前魍魉珠的事情,你也知道,现在基本断定是宋家的幕后主使。他想通过宋家今年招纳闲散捉鬼师的集会,尽量深入宋家势力,这样才有可能查探到魍魉珠背后的计划。”

    乔珅:“所以……?”

    宋思年叹了口气,“我和他明面上的身份都在之前捉鬼师年度盛典聚会上揭开了,只能改换身份。他现在就以一个闲散捉鬼师的身份,给捉鬼师联盟那群傻子打白工呢。”

    乔珅一懵:“——打白工?”

    “嗯,为了之后能入那个宋家的眼,他刚伪造出来的捉鬼师身份等级,怎么也要提高一些吧?”

    乔珅:“我记得离着宋家的招纳会可不远了啊。”

    宋思年叹气,“昂,他那工作效率,现在都快成底层捉鬼师界的行业楷模了。”

    乔珅连连点头,“辛苦,太辛苦了——你和谢大人真是为国为民啊!”

    “…………”

    宋思年差点被乔珅这“诚恳”的表情刺激出一身鸡皮疙瘩,顿时警觉地看着乔珅——

    “你别这个模样,我看着有点影响肠胃功能。”

    一听这话,乔珅眉毛跳了跳,不过再大的火气也被他自己压下去了,反而笑得更是亲和,“这么说的话,你最近是不是比较闲啊?”

    宋思年摇头摇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

    “一点都不,我忙得很。”

    乔珅笑容僵住,“你……你还能忙什么?”

    宋思年毫不犹豫:“看电视玩游戏听音乐晒太阳——这个时代这么多能消磨人生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很闲呢?”

    乔珅笑容开始消失,“你就没考虑活得有意义有价值一点?”

    宋思年:“能活得毫无意义和价值是我鬼生最大的梦想。”

    乔珅:“…………”

    僵持几秒后,乔珅面无表情地低下头,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个金算盘——

    “让我计算一下,这么久以来你在我们珅楼的花费以及多次让我给你打听各种困难消息的跑腿费啊——就最近的来说,上古秘闻级别的消息,三个;安排陈老太的衣食用度以及遗嘱见证手续花费,哦,还有让我认了个妈的精神赔偿,以及…………”

    话没说完,那算盘珠子啪啦啪啦的声音已经看是响起来了。

    听着乔珅有意无意自言自语念叨的那些天文数字,原本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站在原地的宋思年表情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丁点的迟疑。

    而在听到那个加和数字逐渐到达一个超出自己想象力范围的位数时,宋思年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把摁住了乔珅手里的金算盘。

    在老奸商面无表情地抬头后的目光里,宋思年笑眯眯地弯下眼,一脸无害——

    “朋友之间,谈钱多伤感情?”

    乔珅:“谈感情伤钱。”

    宋思年脸一绷:“感情重要还是钱重要!”

    乔珅:“钱。”

    宋思年顿时眉开眼笑,“嗯,我也这么觉得。所以为了不伤钱,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这就是文收满35000的加更啦,明天继续,还欠两次加更!

    感谢以下宝贝们的霸王票: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小小燕子飞啊飞扔了一颗地雷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vanish扔了一颗地雷

    尘动朔云扔了一颗地雷

    moses扔了一颗地雷

    小小燕子飞啊飞扔了一颗地雷

    小小燕子飞啊飞扔了一颗地雷

    林砚扔了一颗地雷

    尘动朔云扔了一颗地雷

    yukiyue扔了一颗地雷

    林砚扔了一颗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