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一天要死100次 > 第十七章 杀你全家
    沐沈晨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怎么忘记了,现在的焘熙虽然不认识他,但是却可以看出他的前世。

    颜司离疑惑地看着沐沈晨,问道:“晨哥,你认识他?”

    沐沈晨说道:“不认识!”

    沐沈晨说完,便凑近焘熙的耳旁说道:“如果你想知道王妃的事,就跟我出来!”

    焘熙果然认真了起来,沐沈晨连忙将焘熙带出了会展。

    场外,焘熙盯着沐沈晨,说道:“哮天犬,你究竟想做什么?王妃的事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沐沈晨说道:“我知道你从地府盗走了王妃的灵魂,你想复活王妃,不过,我想知道中间究竟出了什么茬子,为什么你会找上阿离?”

    “当时我地府门外遇到了十殿阎罗,他们联手对付我,无奈之下我便将星儿的灵魂投身人间,我绝不会认错的,颜司离就是我的王妃。”

    像这种深情的虐恋原本是可以打动沐沈晨的,但是看着焘熙的脸,再联想到颜司离,莫名觉得有点想笑。

    沐沈晨思索了一会儿,肯定地说道:“我敢肯定阿离不是王妃。”

    焘熙问道:“你凭什么这样说?你懂什么?你知道我和星儿的过去吗?你知道失去挚爱究竟有多痛苦吗?你就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狗!”

    沐沈晨忍住了暴怒,心平气和地说道:“老子现在是人……”

    焘熙说道:“呸,你以为披着人皮你不是一只臭狗了吗?”

    沐沈晨说道:“你特么别……”

    焘熙抢先一步说道:“哮天犬,说起来,王妃的死跟杨戬与你脱不了干系,要不是现在我只想跟王妃在一起,我现在就可以煮了你!”

    “颜司离是男的!”沐沈晨大吼了一声,焘熙果然安静了下来。

    焘熙:“……”

    沐沈晨说道:“我不管你信与不信,颜司离他就是男人,当然,至于王妃的灵魂是不是在颜司离身上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如果颜司离真的是王妃,你就得做好准备,因为他就是个爷们!纯的!”

    焘熙激动地说道:“不,我不信,你一定是在骗我!”

    沐沈晨说道:“这种三岁小孩都能识破的慌,我骗你干嘛?”

    焘熙突然转身跑了进去,直接冲到了颜司离的面前,在颜司离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焘熙突然猛地抓了一把颜司离的身下。

    果然有迷之凸起。

    颜司离:“……”

    路泽斯:“……”

    李东洋:“……”

    焘熙一脸惊恐不安的模样,红了眼睛,激动地朝着天大喊道:“天呐!你怎么如此不公,如此无情?难道我和星儿死别还不够,如今竟然要生生分离?”

    此刻解冻的摄影师扛着摄影机,欢喜喊道:“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感觉……感觉还是少了一点东西,再激动一点,再悲伤一点。”

    沐沈晨:“……”

    沐沈晨趁着焘熙没有再激动一点跑去砍死摄影师时,已经将摄影师拉走了。

    颜司离突然捂住了胸口,感觉心在狠狠地疼着。

    路泽斯一把拉住颜司离的手,问道:“怎么了?”

    颜司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心好疼啊!好难受,好痛苦。”

    路泽斯皱眉问道:“疼?”

    颜司离说道:“疼~”

    路泽斯立刻将颜司离拉走,说道:“别理这群疯子,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焘熙立刻拦在了他们面前,说道:“我不准你带走我的王妃。”

    路泽斯握拳的手都听得到错骨的声响,路泽斯一把抓起了焘熙的衣角,怒吼道:“老子管你什么王妃还是王子的,老子现在就要送他去医院,如果阿离真的出事了,老子一定弄死你!”

    焘熙亦害怕颜司离出事,愣在原地,不再拦路。

    路泽斯直接将颜司离背着跑了出去,沐沈晨跟了上去,可外面却打不到一辆车。

    “**!”沐沈晨吼着,删掉了手机里的打车软件。

    路泽斯望着颜司离痛苦的表情,纠结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陌生电话,“位置发给你,十分钟以内,立刻派出本市所有兄弟的车来接老子!”

    突然,李东洋开着车停在了他们面前,摇下车窗后,李东洋说道:“阿离身体重要,先上车,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连沐沈晨都有些心动,想着先送颜司离去医院,可是路泽斯却没有动作,依旧保持接电话的姿势。

    路泽斯冷眸盯着李东洋,突然改口对电话那头说道:“30秒不到,老子杀你全家!”

    沐沈晨都明显感觉到了路泽斯的杀气,感叹道:不亏是当过大哥的人。

    果然,30秒后,一排排的宾利宝马停在了他们面前……

    “路泽斯,算你狠!”李东洋咬牙说着,开车离开了。

    这个时候,一个剃板寸的男人从一辆宝马中下来,走到路泽斯面前,双手捧烟说道:“鬼哥有何吩咐,小弟我万死不辞!”

    路泽斯气得一巴掌狠拍男人头,动作太大,有些吵到了他背上的颜司离,路泽斯动作立刻轻了起来,对着男人小声骂道:“你特么傻x吗?老子要去医院,你特么把车堵在这儿,老子怎么去?”

    “是小弟考虑不周到!”板寸男立刻打电话说道:“喂?市医院院长吗?鬼哥说了要救护车来,30秒不到,鬼哥杀你全家!”

    板寸男挂断了电话,笑呵呵地说道:“鬼哥满意吗?”

    路泽斯白了他一眼,说道:“叫他们都滚蛋!别挡到救护车!”

    板寸男弯腰点头说道:“是是是!”

    板寸男走到路上,指挥着一辆辆的车疏松,最后居然还叫来了交警大队。

    沐沈晨在一旁看呆了,点燃烟抽着,说道:“唉!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逼格的男人!”

    路泽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颜司离。

    沐沈晨忍不住问道:“老鬼,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你是不是喜欢上阿离了?”

    路泽斯冷冷地说道:“你不瞎!”

    沐沈晨心想道:这根本就不是瞎不瞎的问题,但凡靠近你半步,都能感觉到你对阿离的感情有多深,大概瞎的只有颜司离。

    路泽斯与沐沈晨将颜司离送到了医院后,路泽斯一直守护在病房里,一刻没有离开过。

    颜司离微微张开了眼睛,看见路泽斯的脸后,又转过身装睡,耳畔回荡着路泽斯刚才说的话语,呆了许久。愣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