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不一样的地球 > 50、第 50 章
    秦放转头, 看到一脸委屈的秦曦。

    他笑了下之前盘旋在心上的阴霾霎时消失, 像被阳光蒸发了一般。他问秦曦:“为什么不喜欢我对他笑?”

    秦曦上前握住他的手, 小声道:“就是不喜欢。”

    “怕我被抢走?”秦放说这话时眼角上扬, 仿佛在眼尾弯出了一个小钩子,直把秦曦给看得心痒难耐,他低头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郑重道,“谁都不可以抢走您。”

    秦放还在笑他:“小孩子。”

    秦曦也不辩解, 只顺着他眉心一直吻到他嘴角, 最后如同狂风暴雨般洗劫了他的口腔和灵魂。

    被亲得七荤八素的秦放收回前言——小孩干不出这样的事。

    两人分开后, 秦放心情好起来, 嫌弃他道:“我的早餐。”还一口没吃到!

    秦曦却不想回那早餐铺了, 他觉得那无数人都在盯着老师看,都想跟他抢老师。

    “我去给您买回来。”

    秦放也懒得再跑了, 索性回竹林等着:“多买一些,我们吃完了就回部落。”

    秦曦道:“老师, 还需要买别的吗?”

    秦放问道:“你有多少钱。”

    秦放从怀中掏出个布袋, 摊开后金光闪闪, 饶是秦放也愣了下:“这么多?从哪儿弄得?”

    秦曦眨眨眼道:“挖的。”

    秦放错愕道:“挖?”

    秦曦道:“我看他们把这个当钱使, 所以就去挖了一些。”

    金矿挖出来可不是这模样,所以说……秦放无语道:“你挖了人家的墓……”

    秦曦紧张道:“不可以吗?”老师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秦放想了想, 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这金子与其埋在地下,还不如挖出来流通, 实现自我价值。

    “行吧。”秦放道,“别弄坏了墓室,只把金子拿出来就行……”说着说着秦放又觉得自己想太多,这世界是真是假都说不准,还管什么后世考古学呢!

    有了秦放的许可,秦曦又去拜访了几个墓地,搞到了好多金银珠宝,他们在这竹林里住了几天,回到大庭部落时可谓是满载而归。

    方块人们早早就迎了出来,看到秦先生后面的几辆车子,各个惊奇不已。

    许小山带着一串毛头小子蹦跶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秦先生,这都些什么呀?”

    “哎呀妈!”一个小伙捂着眼睛道,“这东西好丑!”

    “丑什么丑!”许小山给那小子一脑瓜,“这是圆,不是丑!”

    他们还是以方为美,但却不像之前那样厌恶圆了,不过根深蒂固地的念头不可能一下子改变,所以还是有人会觉得圆圆的等于辣眼睛。

    小孩子之后是部落的护卫队,许岩等人上来帮忙,把车子拖进了部落广场。

    大庭的几位长老还有江方石也都过来了,他们虽不像小孩子一样叽叽喳喳,但也十分好奇,一个个看得眼花缭乱。

    秦放道:“这些都是外面的东西,我们要赶紧熟悉和适应。”

    “外面的东西?”许小山问道,“秦先生,外面是怎么样的?”

    秦放耐心跟他说:“外面很大很热闹,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不过也很危险。”

    听到危险二字,许岩神经紧了紧。

    之后几天部落里要多热闹有多热闹,秦放带回来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真是要多稀奇有多稀奇,谁见过这样柔软的布料?据说叫丝绸,还真是像丝一样顺滑;谁见过如此结实耐用的铁制工具?简直太厉害了,小孩都能用它劈柴……

    林林总总一大堆,秦放一一说给他们听,先给他们开开眼界。

    其实最重要的是秦放拿出来的那些书,部落里没有文字,不想和外头脱节的话,还是得认认字,这个可没法教给别人,秦放打算自己撸袖子上,给部落的方快们启启蒙。

    秦曦不乐意了:“老师……”

    秦放正忙着呢:“干嘛?”

    秦曦小声道:“我这儿也有个字呢。”

    他说的隐晦,秦放却听得一热,但他忍了下来,说道:“你先等等。”

    “我都等很久了。”

    秦放被他逗笑了:“其他的还好说,认字这个事我能教给谁?”就连部落的两位首领都是头号大文盲,还能指望谁?又不能出去请老师,以大庭眼下这状态,真带回一个外头的人,指不定要吃多大的亏。

    秦曦不满道:“您说好要养精蓄锐的。”

    秦放脸微烫,万万没想,有一天养精蓄锐也会成为“违禁字”,他清清嗓子道:“好啦,过了这两天我就陪你。”

    秦曦俊脸垮了:“还要过两天……”

    秦放哭笑不得到:“那要不你来教?”

    他这一说,竟真点醒了秦曦,秦曦连忙道:“可以让秦深他们教!”

    秦放微怔。

    秦曦道:“就这么定了,我去多看一些书,这样他们就会了,回头让他们教,效率肯定更高。”

    秦深他们相当于秦曦的分|身,他自己会的东西,他们也都会,只要秦曦给他们下达指令,别说是一天三小时的课程了,不眠不休讲上三十天都不成问题,的确是比秦放有效率得多。

    秦教授好不容易捡回老本行,就又失业了:“行吧,你先去看书。”

    秦曦眉飞色舞:“很快。”

    那是相当快了,以他那过目不忘的本事,看一上午就够教部落的族民一辈子了。

    一切安排妥当后,秦曦就来找老师“学字”了。

    秦放仍是不太好意思,不过被他一吻,也就这样那样,半推半就了。

    可惜秦曦大傻子仍旧不知什么叫全垒打,仍旧是上个三垒就美滋滋地抱着人睡觉了。

    秦放鼓起勇气好几次,实在是说不出口,后来他在三垒上都被秦曦给缠到腿软脚软,就越发不敢说了。

    这要是给他打开新世界大门,他这日子还用过吗!

    这事吧,老师不教,其实可以自学。

    一两个月过去,秦曦是越来越不知足,总觉得亲遍了老师也还差点儿什么。

    他是勤学好问的好学生,可惜他老师不是个正经老师,不肯告诉他实情。

    直到快入夏的时候,秦放去旁听了一堂课,发现方快们学得很快,秦深等人的知识储备了快要不够了……

    秦放对秦曦说:“你再去多找些书看看,主要看些实用一些的书。”什么之乎者就不用学了,关键是农耕水利兵器甚至兵法之类的。

    秦曦领命道:“好的!”

    他去看书了,去不想这次去的书店很有点儿意思。

    秦曦对店员说:“我想看些实用性比较强的书。”

    店员是个坏孩子,还以为这帅哥书生是来找那个书,连忙道:“有的有的。”说着拿出几本chun宫图。

    秦曦一看,眉心一皱:“不要这种。”什么乱七八糟。

    店员一脸的心领神会:“爷别急,那种咱们这儿也是有的。”这么个大帅哥,竟然喜欢男人,啧啧,得让多少姑娘哭断肠。

    秦曦等了一会儿,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想想店员那贼眉鼠眼的模样,觉得很不靠谱,估计也没什么正经书,不如换一家。

    他抬脚要走,店员已经从后头出来,怀里碰了个盒子:“诶……别走啊,我这儿真有好书,都是珍藏版。”

    秦曦对此持怀疑态度,不过看他神态诚恳,不似作假,于是耐着性子道:“打开给我看看。”

    店员嘿了一声,压低声音道:“这种孤本难求,价钱上……”

    秦曦道:“只要是我想要的书,钱不是问题。”

    店员眉开眼笑,赶紧打开了盒子。

    秦曦随手拿起一本,翻了一页就皱了眉——怎么又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下一秒他就怔了住。

    这……

    作者有话要说:  黑、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