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色泪 > 第三十章 杀,除恶无尽
    云色材虽然色,但也不傻。自幼也读过些书,也知道大将军韩信也有过胯下之辱,尽管对云羽恨得恨不能食其肉,但依旧装出一副媚态,“表弟,你我都是云家人,你就饶了哥哥吧,哥哥知道错了。”

    云羽冲着他淡淡一笑,友好了不少。云色材心想,只要这个庶子一松手,我立刻命人砍死他,然后在把他阉了,以泄心头之恨。一定要让人知道云氏商社到底是谁的天下!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一、二、三云色材期待着下一秒,云羽能够松手,然后将云羽分尸,本来今天是给云羽立威的,断然没有想到,被掏了鸟蛋。

    “那好吧。”听到这三个字,云色材松了口气,“砍死他”三个字到了喉咙,兴奋的等着破口而出。

    “啊”的一声,云羽拖着云色材的蛋像一个女武士靠近,随即趁女武士还没敢反应之计,夺过她的刀,抽手一刀,一抹鲜血洒下,云色材直直瞪着眼睛看着云羽,简直难以置信。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敢这样杀他!

    刀带着鲜红的血与内学堂**一同向地上躺,嘭的一声,**撞击地面,刀劈向**头部,真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这一刻,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幕,好似都被定住,一动不动。片刻,当所有的刀劈向云羽时,一个声音喊出,“住手。”

    女武士们再次住手。

    “你们的少爷,已经死了。没有人在庇佑你们呢,如果你们擅自杀了云少爷,你们知道后果吗?”

    “可是她杀了我们少爷?我们怎么能够坐视不理。”

    花老鸨快步闪到那名女武士面前,夺过女武士的刀刺入了那位武士的胸膛,鲜血喷出,轰然倒下。

    云羽大骇,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上去慈祥无比的花大娘竟然会杀人。看来能在皮肉界混的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告诉你们,谁在敢胡说八道就是这个下场,你们都给我在这等着,我会上报处理。”

    所有女武士无不低头,她们深知少爷不在,花老鸨把她们全杀了,也不会有什么事。外面想干她们自个职务的人有的是。她们也在等一个人出现,若这个人来了,花老鸨和云羽死定了。

    随即又闪到云羽身边,附在云羽耳边细声说,“少爷开工没有回头箭,验生堂的云芙姑娘是他的姐姐。”

    云羽一愣,随即明白,花老鸨的意思是让他把云芙一块杀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连根拔起。

    云羽也附在花老鸨耳边说,“可是我不知道验生堂在哪?”

    花老鸨向带来的一个丫头示意,丫鬟点点头。云羽走去。

    又有几个女武士抬头瞪了一眼云羽,张着嘴似要开口,还未来得急说出,胸前已然血如泉涌,倒了下去。被折磨的姑娘有几个直接被吓晕。在她们心里,花老鸨一贯温柔慈祥,像极了一位慈母,怎么会杀起人来如此恐怖。

    云羽直直走出,再没有人敢抬头多看云羽一眼。

    丫鬟没有说一句话,云羽也没有说一句话。直跟着丫鬟走,到了地方丫鬟手一指,低了低头,随即离开。

    “小姐,不要啊,我受不了,你饶了我吧。”

    声声撕心裂肺的求饶声传出,云羽知道里面断然是在上演恐怖的一幕。看来这对姐弟在内学堂的罪恶着实不少。那个畜生竟然让姑娘给他干那种事,杀他一百回也不觉得有愧。

    “请二位前去通报,就说品花楼主事求见。”

    门口的两位女武士点了点头,其中的一位进了去出了来,带着云羽便朝里走,姐弟两似乎都对自己的安全很上心,均是林立了不少女武士。随即女武士一指前方,“公子请。”

    便原路返回,又走了三步,擦身而过的一个姑娘慌乱的走着,头发乱糟糟的,尽管烛火并不像日光那么程亮,但依然可见姑娘裙子裹得有些胡乱,透过稍敞的缝,隐隐可见凝脂般的身体红红的淤痕。女子一见云羽,目光躲闪,眼底的泪痕已然干枯,显得有些埋汰。

    云羽握住女孩的手问,“你怎么呢?”

    女孩身子颤抖着,“没,没怎么。”

    云羽也顾不了那么多,扯开了一点女孩的裙子,登时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么漂亮的身子竟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心里不由的一疼,这个女孩看起来比自个儿还要小上几岁。一想到有人把自个儿的妹妹折磨成这样,瞬间有了杀她全家的冲动。

    “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难道花大娘不管吗?”

    女孩听着云羽的语气中满是关切,委屈变成眼泪哭了出来,“是小姐,小姐,她就是个女妖怪她简直不是人,她”

    云羽一把将女孩抱在怀里,手堵住她的嘴,示意她别说。云羽干的可是荆轲刺秦王的活,别利刃还没出鞘,先让人给抓了。在女孩耳边低语,“你放心,以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你且忍耐一个晚上,什么都不要说,明天你就知道了。记住,一定不能说。”

    云羽放开女孩。女孩冷静下来,冲云羽笑了笑。云羽点了点头,朝前走去。女孩姿色和翡翠姑娘相差无几,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可为什么会沦落呢?这便是**的恶果!

    望着云羽远去的背影,姑娘想到一个人,这也是自打她被云芙盯上之后,她唯一的希望便是那个人能突然出现,救她脱离苦海。

    尽管内学堂很封闭,但是有些风还是能够吹进来。在云羽不觉中已然成了内学堂的救世主。

    来到云芙的房间,但见云芙一身浅红色裙子,穿的很整齐,在烛光的映衬下那一张脸显得有些美艳。怎么也不会有人想到这竟然会是一个女魔头。

    见云羽进来,“这不是三少爷吗?是什么风这么晚了还能把你吹来?”

    云羽淡笑,“没有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敢搅了云大小姐的美梦。”

    “何事?”

    “竟然是重要的事,丫鬟在不合适吧。”

    云芙一摆手,身侧的两个丫鬟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