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皇朝第一妃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竹篮打水
    昔日,南久禧将这些女子送入府时,南叔珂想到他常年累月不在府中无人替他管束,这府中又无可压得住这些个夫人的正妃或是侧妃,唯恐这十八位女子擅自出府,会引来祸端,他便定了这么一道规矩。

    如今叫柳夫人这般提起,他倒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本王虽是定了这么一道规矩,可,侧妃自是不同于寻常女眷……”他果断偏袒薛海娘。

    这言一出,莫说是柳夫人,便是薛海娘都面露惊愕之色,可下一秒却被她极力掩下,红唇微微扬起一道似笑非笑的笑弧,既是南叔珂有心思袒护她又何必戳穿呢?

    柳夫人冷哼一声,也不在意自己如今的形象落入南叔珂眼中会如何减分,“妾身倒是敢问侧妃娘娘一句,您入宫两三日,究竟是因何事?”

    她抬首,用着质疑的眼神紧紧锁着薛海娘,咄咄逼人道:“如今,梁德妃已然失势,这事儿莫说是宫里头,便是京师也是知晓。梁德妃与马氏勾结谋害大皇子殿下,难不成侧妃娘娘还要往前插上一脚,将王府也卷入这一摊浑水之中?”

    她逼问的语气着实是过于明显,薛海娘无法忽视,下意识抬眼瞅了一眼南叔珂,见后者慢条斯理擦拭着琅寰剑鞘,细细描着上头繁复华丽却冰冷的纹路,似是一丁点儿心思都未放在此事上头。

    “德妃娘娘与我乃是旧识,我入宫自是住在重华殿中,再者,谋害大殿下之事,连皇上都仅仅是将德妃娘娘禁足,而不曾下定论,道是德妃娘娘与马氏勾结,你怎的便一心觉着,本妃入宫一趟会将王府拽入那囹圄之地?您未免思虑甚远……”

    薛海娘眸光凛寒乍泄,显然,她是因着柳夫人这一番话有些动怒,否则,绝非是这般认真的口吻。她的怒火使得南叔珂也停下了手头上擦拭剑鞘的动作,微微抬首看向薛海娘,眼中似是带着安抚的意味。

    薛海娘下意识撇开头去,看向柳夫人,似是等着看她如何接话。

    “德妃娘娘何等受宠,若是捕风捉影之事,皇上又岂会任由着此事泄露?且将德妃娘娘的二殿下抱给贤妃娘娘抚养?听说这贤妃娘娘可是侧妃娘娘您的庶妹,怎么,难道您便不晓得此事吗?”

    柳夫人故作不知薛海娘与薛巧玲二人关系不睦,“按理说,您这般重情重义,与您的庶妹也该是无话不谈才对,怎么,难道贤妃娘娘不曾将这等好事告知侧妃娘娘么?这膝下养着二位皇子,且是皇室现下唯有的二位皇子。这是何等尊贵,难不成侧妃娘娘未曾耳闻此事?”

    若换做旁人,定是会被驳斥得面红耳赤,可薛海娘却素来是及会掩饰自身情绪之人,她勾唇轻笑,反唇相讥道:“贤妃娘娘素来为人谦逊,且自我嫁入王府以来,我们二人便是联络极少,她怎会有机会将这等好事告知于我?”

    薛海娘自然是矢口否认,她与薛巧玲关系不睦之事。

    “哼。”柳夫人瞅向南叔珂,似是请示他的意见,虽然说,事已至此,她已是对这昔日的夫君,并未抱有任何希望。

    果不其然,南叔珂虽是停下手中擦拭剑鞘的动作,却未曾将视线移至柳夫人身上,柳夫人一瞧便知是惘然。轻哼一声,一时间,也不知是心头是何滋味。

    薛海娘却是看着南叔珂,当着柳夫人的面作下保证,“既是柳夫人怀揣着这等心思,生怕妾身会将王府拖下皇城那些个阴谋诡谲之事中,那么妾身便在此向殿下保证,绝对以王府荣誉为先,以殿下为先。”

    南叔珂原是并不畏惧南久禧,见薛海娘这般出口,反倒是面露错愕,他原以为薛海娘嫁入王府并非自愿,是而也并未对王府、对他存着几分真心实意,可如今一听此言,倒是有些讶异。

    即便是如此,南叔珂仍是不忘替薛海娘辩驳道:“虽说本王不便插手宫中之事,可皇家子嗣关系南家血脉,本王既是陛下兄长,自是应当过问。而海娘是本王娶入府邸的侧妃,自然也是有权过问后宫女眷之事。”

    道罢,南叔珂又看向柳夫人,面色微寒,嘴角的笑意却愈发深了,“柳夫人,此番,你僭越了。你是夫人,并非王妃,侧妃自是无需事事向你汇报。”

    闻言,柳夫人顿时面如死灰,自知今日再无翻身机会,心灰意冷之下看着南叔珂不禁惨淡一笑,这一刻她已是知晓自己哪怕再如何聪慧,再如何攻于城府,想来也无法消磨南叔珂对薛海娘的偏袒与青睐。

    他对薛海娘已是偏袒到了不辨是非的程度,若说二人昔日并非旧识,她如何肯信?

    “既是王爷一心一意偏袒着侧妃娘娘,妾身又有何资格指责。原以为王爷一视同仁,可如今看来倒是妾身多事了。”柳夫人嘴角含着些许轻嘲。

    瞧着这一幕,薛海娘自是不知南叔珂心中作何想法,可她倒是心头泛起一丝同情。

    她与柳夫人为敌这一事实,自她答允南久禧嫁入王府之时便已注定。纵使她再如何退让,也无力改变柳夫人对她的态度。

    况且,她还必须手握王府大权巩固地位,以此护着在薛府举步维艰的许氏。

    因而,她也不可退让。

    南叔珂微微掩下眼睑,沉思半晌后方对着柳夫人道:“柳夫人不识大体,妄想僭越侧妃,本王从前尚且觉着你是打理王府后院事务最为妥帖的人选,可如今想来并非如此。罢了,你仍是这府邸的夫人,本王亦是不会苛扣你任何用度,只是日后你便无需干涉这府邸后宅事宜,即日起全权交由管家谢环打理。”

    薛海娘怔了半晌。谢环此人她并非不识,便是迎亲之日对她百般不敬,似是与柳夫人站在统一战线之人。

    薛海娘微拧着眉,竟是不曾想谢环这般深受南叔珂信赖。

    她辛辛苦苦让柳夫人大权旁落,却不曾想到头来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