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皇朝第一妃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拜见
    娟儿怔住,先前柳夫人为她一一设想的应对举措当中,可并没有薛海娘主动前去拜见的猜想……

    一时不知该拒绝还是应下,便寻了个托词,模棱两可道:“侧妃娘娘,按理说您的位分远在夫人之上,您先去见夫人,怕是于理不合吧。”有意无意地抬高薛海娘身份,以退为进。

    薛海娘掩唇轻笑,染着绯红口脂的唇扬起一抹令人瞧着极是舒适的笑弧,她道:“这儿又不是宫里,怎的还诸多繁文缛节,本妃倒是觉着,本妃嫁入王府,与夫人一般皆是侍奉殿下的人,日后自是该如姐妹般亲密无间,又岂会有位分高低之分呢,所以呀,这谁先拜见谁都无不可。”

    娟儿唇瓣微张,好似欲言又止,踟蹰一会才道:“既是如此,那么奴婢遵命便是。”

    薛海娘瞅着这一桌的丰盛佳肴,极是热情地问候了声,“娟儿可曾用过午膳?”

    娟儿点了点头,对此很是费解,实则,她用或是不用午膳与薛海娘又有何干系,即便是现下摇头道是不曾用过,想来薛海娘也绝不会恩赏她留下用膳。

    “你且下去歇着吧,待本妃用过午膳,自会吩咐阿灵前去唤你前来。”薛海娘垂下眼舀着碗中的木瓜雪蛤粥,津津有味地品尝着。

    “是。”娟儿战战兢兢退下,待退至门外时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见娟儿走后,阿灵才从屏风后走出来,看着眼前正一脸惬意地品着木瓜雪蛤粥的自家主子,很是无奈,“侧妃娘娘,你当真想要主动前去见那柳夫人?如此,岂非是叫这府邸上下之人愈发看轻了你?”

    薛海娘夹起一勺子酸菜送入口中,很是解腻,砸吧砸吧嘴才笑得有些天真道:“那你说,如今那清惠王面不露一个,柳夫人也放了话,我一日不与殿下圆房她便一日不承认我侧妃的身份。”说着,薛海娘不禁打量了眼四周,以及方几上的丰盛佳肴,“她如今将我当做是王府贵客一般招待,住上等的,吃上等的……却又将我拘禁于此,如同豢养着的一只金丝雀一般。”潋滟妖冶的眸泛起丝丝冷芒。

    阿灵闻声当即倒抽一口凉气,水灵澄澈的眸亦是泛起一丝冷意,“柳夫人竟是打着这般主意……”若真按薛海娘所言,长此以往,又会有谁晓得薛海娘是王府侧妃?

    “如今关键点还在清惠王殿下身上,若今儿个晚上王爷来咱们府里走上一遭,想来这些人也便不敢这般轻视侧妃您了。”阿灵短促地叹了一声,好似生怕触及薛海娘伤心事一般。

    怎会不叫人难过呢。哪怕薛海娘对南叔珂无意,可新婚之夜,夫君却一步都未踏入新房,换做是谁家女子,想来都会伤心透顶,心态不好之人甚至挂起白绫上吊了也说不准。

    却不曾想薛海娘仰头清浅一笑,眉梢眼角间流露出随和又无谓的笑意,“若真是将一切希冀全都交托在旁人身上,那才是真正的可悲可叹呢!”

    阿灵微怔,便如方才娟儿般,一副不知该如何应答的模样。

    古往今来,女子不都是处于被保护以及倚靠强者的位置么?

    见她不语,薛海娘也不再继续深究这一话题,她前世因过于信赖与仰仗男人而死于非命,临死前一无所有,凄楚可悲,这等心境又岂会是旁人轻易能够体会。

    “先坐下用膳吧,待用过午膳你便回房小憩一会,申时前去唤娟儿一同来寻我便是。”薛海娘眼也未抬,专心致志地攻克着眼前的佳肴。

    阿灵应了一声,也不再磨蹭,坐下后便自觉拿起碗筷,舀了些粥混着桌案上的小菜吃了起来。

    待阿灵走后,薛海娘便独自一人倚在塌上,打量着周遭华丽甚至到了奢靡的屋阁,嘴角始终扬着一抹似嘲非嘲的笑。

    南叔珂至今未曾现身,这一点着实令她捉摸不透。

    是试探,又或是别有用心?

    除夕后一夜,北辰琅婳的突然拜访始终叫薛海娘深感困惑。

    她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又是否意有所指?

    薛海娘只觉一团浓雾在眼前弥漫开来。

    一晃便到了申时,正倚在塌上小憩浅眠的薛海娘浑然不知。

    待门扉被敲响的声线传入耳畔,薛海娘才有了些意识。

    揉了揉惺忪睡眼,她方才惊觉自己竟是一觉睡到了申时。张了张口,才发觉喉咙带着些干哑,她朝外头唤了一声,“进来吧、”

    随即,阿灵迈步而入,而她身后则是亦步亦趋,低眉顺眼的娟儿。

    “奴婢见过侧妃娘娘。”阿灵与娟儿皆是恭谨乖顺地行礼。

    薛海娘拂了拂袖,示意二人不必多礼。“这个时辰,想来柳夫人午睡也已结束。阿灵娟儿便由你二人陪我去一趟柳夫人处吧。”

    娟儿早已知会了奴仆前去柳夫人的院落通报,如今倒是不再畏首畏尾,她欠了欠身,应了声是。

    事到如今,薛海娘方才有机会瞧清这清惠王府邸的全貌。

    大气、华奢、精致与高雅仿佛融合为一体。

    出了殿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用石子铺成甬路;一路往柳夫人院落走去时,皆是嶙峋假山,碧波湖谭,若非此刻乃是深冬时节,那湖面上早已结了冰,否则,定是好一副春意盎然图。

    走至一处院落前,其华奢程度丝毫不下于薛海娘所处的院落,那高悬的匾额上,以行书笔法镌刻着‘柳意阁’三字。

    薛海娘侧首问身侧的娟儿,“这柳意阁便是柳夫人的住处吧。”

    娟儿颔首,“是。奴婢这便领您进去吧。”

    阿灵略微警惕地瞧着娟儿,却是不动声色,也是生怕怀了薛海娘的计划。

    可在她看来,这娟儿无疑与那别有用心的柳夫人便是一丘之貉。

    “好,你且带路吧。”薛海娘似笑非笑,由娟儿走在她身前领路。

    穿过院子,直至走到一间古雅华奢的屋阁前,娟儿才道:“这便是柳夫人的住处了,侧妃娘娘。”

    薛海娘抬眼看着那守在门口的守卫,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