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皇朝第一妃 > 第二百零四章 小无方
    薛海娘与北辰琅婳皆是女子,自是住在一室内,北辰让便住在隔壁。

    北辰琅婳随便收拾了一下行囊,“这屋子倒是干净得很,那无方还真是替我们照看得极好,不错不错。哎,你今夜不介意与我一同睡吧。”

    虽看似询问,可那神情,那语气,活脱脱就是一副‘你若是不愿意和我一起睡便滚出去吧’的意思。

    薛海娘只能点头。

    她很是自来熟,“你们与那无方僧人是旧识?”

    北辰琅婳掩唇轻笑,“那时候我们还小,得知旭哥哥被送来南国为质,我便与哥哥一路随行来这佛光寺暂住,那无方那时候还不是监寺,只是一个小和尚罢了,自那时候起,我们便与他交好了。”

    薛海娘很是喜欢她的脾性,不同于梁白柔的温婉柔和,又不比她前世今生所遇见的后宫嫔妃一般,表里不一。她很爽快,只要你暂时对他来说并无威胁,且此事算不上机密,她便是无话不说。她很张扬,那笑容明艳,时而狡诈如狐狸一般,却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北辰琅婳又道:“待会儿小无方会送些饭食过来,我们用过饭后你就待在这儿,我出去一趟。”说罢,又威胁似地捏了捏拳头,“你如今可是我与王兄的俘虏,可别想着逃跑啊。”

    说罢,好似觉着不具备威胁性一般,又强调道:“小无方与我们交好,我方才之所以跟他说你是我们的俘虏,便是等同于让他替我们看着你。你可别看着这佛光寺上下都是和尚,平日里可是给达官贵人祈福之处,这里头可少不了武僧。”

    不一会儿,那饭食便是由着小僧送上门来。薛海娘连连道谢,提着竹篾篮子便来到方桌上搁下打开。

    里头竟是搁置着香喷喷的红焖烧鱼,卤鸡腿,乌鸡红枣枸杞汤,以及一碟茄子肉末。

    薛海娘愣愣地看了许久,她原以为这佛光寺内多半是馒头素面,顶多有一碗菜汤也就算得上难得了……

    怎么这眼前?

    难道,这世道,和尚也开始了大鱼大肉了?

    薛海娘感觉她又一次被刷新了三观。

    “小无方果然还记得我的口味,不错不错值得嘉奖。”北辰琅婳拉开凳子便坐下,开始狼吞虎咽,风扫饭桌。

    薛海娘愣了愣,也学着北辰琅婳的模样,动了筷。

    “你每一回与北辰世子来这儿,那无方僧人都会以这般丰盛的饭食相待?”

    北辰琅婳点点头,却又摇头,“也不算,先前他还不是监寺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那时候呀我们自己去外头带些饭食进来,等他成了监寺,我们才有这样的待遇。”

    说罢,又狠狠瞪了薛海娘一眼,许是觉着方才对她态度过于良善。“快吃,别废话,吃完便好生在屋里待着。”

    薛海娘撇了撇嘴不语。

    约莫一盏茶后,风卷残云的北辰琅婳出门去了,这房间便只剩下薛海娘一人,一个人将这房间逛了一遍,又躺在床上小憩了一阵,当着觉着无聊,便起身出了房门。

    那北辰琅婳只不许她逃跑,可也没有圈禁她的自由,左右逛一逛这厢房还是可以的。

    谁料想刚一出门,便听见了那熟悉的女声。

    清亮而悦耳,如风中清铃般。

    “旭哥哥,林焱好久不见,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

    果然像极了她北辰琅婳能说出口的话与做出来的事。

    薛海娘心道,她原以为北辰旭看起来文文弱弱,应当是书生才是,却不曾想,他竟也是深藏不露,曾学过武功。

    且,听北辰琅婳这语气,这北辰旭的身手该是与她不相上下的样子。

    不过想想也对,南叔珂身手不凡,能与他成为挚友,又岂会是区区文弱书生。

    “阿婳,少来调侃你旭哥哥,我们一路上乏得很,本来想用过晚饭便睡的,哪儿有闲与你切磋,改日,改日啊。”

    薛海娘听得出来,那是林焱的声音。

    一贯的爽朗清润,一贯的玩世不恭。

    “哎,我料想你们的饭食定没有小无方给我送来的高端吧,啧啧,可惜了若不是我房里头有个小俘虏,估计还能剩些给你们配些稀粥。”北辰琅婳很是神气地说着,四处走了走,逛了一圈厢房。

    薛海娘听到俘虏二字又是无奈了一会儿,可终是没法,毕竟嘴巴长别人身上,且自己如今确实还在别人手上。

    “俘虏?阿婳,你可别做出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林焱颇的语气有些正色。

    北辰琅婳又道:“伤天害理。你瞧着我北辰琅婳是这样的人嘛,我虽算不上江湖那些侠义之士,却也不会滥杀无辜的。”

    北辰琅婳将昨儿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地向林焱与北辰旭二人说明。

    这一幕又叫薛海娘不由嘴角一抽。

    她倒是头一回见着如此不拘小节的女子,连自己追求心上人被拒,且不惜绑了疑似心上人的心上人来当俘虏一事都能张扬出来。

    北辰旭似是有些不悦,说了些什么,可是距离太远,且他声音低沉而温吞,薛海娘实在是听不清楚。

    北辰琅婳嗤笑,“我自然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南叔珂自知对我有愧,即便我真将我身体内的蛊虫引到她身上去,南叔珂又能如何?这本就是从他自个儿身上出来的。他们不是两情相悦么,如此自然该有难同当咯。

    林焱打着圆场,“哎哎哎,南叔珂那个不知情趣的木头怎么也值得你当宝一样,他既是对你无意,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着?你瞧瞧你旭哥哥,再不济你瞧瞧我。”

    薛海娘险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也怪这些人说话实在是大声,尤其是林焱与北辰琅婳,自己即便是不靠近,待在这块僻远之处,也能将林焱与北辰琅婳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也不知道他们是有恃无恐还是习惯了这般对话!

    “就你,算了吧。旭哥哥嘛还行。”北辰琅婳翻了个白眼,又拉着北辰旭往厢房里头走,“旭哥哥,去我屋里头坐坐吧,我顺便给你瞧一瞧我那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