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唐门毒宗 > 第五百零六章 印记
    不过……体内毒性过高,血脉已承受不起……

    唐箫有了判断,立刻去拔这人的眼皮,眼皮一拨开,他看到的居然是发灰的眼球,与此同时因为手掌接触到她脸部皮肤的关系,他已经知道这人是蒙了面皮的。

    当下,他在她的脸颊上蹭了两下,手往下滑,而后一抠,就将一张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那是一张虽然有些韶华之暮却无法掩藏的妖冶之容。

    唐箫愣愣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心中清楚这是唐门的人,所以并未过多的犹豫,连忙将人抱上床铺,这就开始给她推宫过血的祛毒了。

    袁德妃体内的毒被祛除后,唐箫疲惫且虚弱地走到一边桌前调息,不多时,袁德妃幽幽醒来,当她发现自己的视界恢复清晰时,不免错愕地伸手在眼前晃了晃:“我怎么又能看见了?”

    “因为我给你祛了毒。”

    袁德妃错愕、惊讶地转头,当她看向唐箫时,唐箫也在看着她。

    四目相对,属于母子,但只有她神经激动,身体微僵,而唐箫因为疲惫的关系,似乎没什么情绪。

    “慕……祈王他可安好?”唐箫捏了下自己的眉心,问了一句。

    “啊,安好,他没事了。”袁德妃蒙蒙作答,一双眼挪不开半分。

    “那就好。”唐箫见她直勾勾盯着自己,把话点明了:“你是天脉。”

    袁德妃一顿,继而点头:“是,我是天脉,而且……我是唐门人。”说着她去抠人皮面具,这才发现面具已被摘下。

    “所以,你是唐华锦。”

    袁德妃看着唐箫,深吸一口气后郑重地点了点头:“是,我是。”

    ……

    月光下,花柔捏着双拳站在城门不远处的林地路口,看向依稀可见的城门,夜里的风很大,吹得她衣裳呼啦啦的飘动,吹得她后背有一冷。

    “门主!”唐昭递上披风:“起风了,披上吧!”

    “谢谢。”花柔接过披上:“等唐寂回来,我就进城,你带着大家侯在这里,若是天亮时我都不曾回来,立刻带铁军回去,不可含糊。”

    唐昭闻言皱眉:“门主觉得有危险?”

    花柔紧了紧披风道:“这一路我们先是遭遇伏击,其后又撞上夺城,虽然我看到他……无事,但总觉得不踏实,感觉并不太好。”

    “您别太担心了,咱们这些人可不简单,真遇上什么了,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别自大,对方很可能是军队,我们这些人奇袭可以,硬碰硬只会吃亏,况且……”

    花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无奈道:“我刚才试了试毒功,依然是封毒之态,万一入了圈套,只会得不偿失。”

    事实上,她只说了一半。

    毒功她不仅用不出来,就连对毒的感知能力都丧失了她站在这林地里,眼睛看到了三四种毒草,但是她居然完全感觉不到毒的存在。

    她不知道是自己内心对毒功的抗拒造成了毒功的抛弃,还是她自己的血脉之力与毒功之间出了差错,总之她对毒的掌控莫名其妙地丧失了,但是又不知为何她隐隐又能感觉到体内似乎有股别样的力量在蛰伏着,像是等待着契机一般。

    说不清道不明,她本应该深思,本应该弄清楚这些,可是她满心满眼都是慕君吾,根本无暇顾及。

    “来了!”唐风的一声唤,让花柔收起了纷乱,唐六两等人凑到花柔身边时,唐寂也到了。

    “如何?”

    “摸清楚了,不过现在宫禁森严,我们入内很容易败漏,我建议再等等,待到丑时入内。”

    “你……见到他了吗?”

    “嗯,不少大臣侍卫都在他身边,我没办法靠近。”

    花柔闻言沉默,唐六两激动道:“哎哎哎,那个女的呢?”

    唐寂看了花柔一眼,冲唐六两道:“别问了。”

    刻意的不提,让花柔不禁挑眉,唇下意识的紧抿。

    “为什么不问?你要是看到她,就该把她给……”唐六两未说完就被一旁的唐昭捂住了嘴巴。

    花柔此时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唐寂,我们走吧。”

    唐寂一愣:“不晚点吗?”

    “我想先去长沙府里走一走。”

    “好。”

    “我也去。”

    “我也去!”

    大家都很热情,但花柔拒绝了:“不,你们都留在这里,唐寂一人陪我就够了。”说罢她迈步就走,唐寂跟在了后面。

    “喂喂喂!”唐六两掰开唐昭的手:“带上我!我也想去长沙府逛逛!”

    “逛什么逛?”唐风一把拽了唐六两:“你当门主真是闲得逛街吗?她是心里不舒服得缓缓!”

    “就是!你呀跟着我守好大家吧!别去添乱了。”

    唐昭和唐风两人拖拽着不情不愿道唐六两往林里钻去。

    ……

    “想不到门里的变故如此之多,姥姥昏迷,门主易人,就连毒主都……”袁德妃说不下去地摇了摇头,她是真未料想到唐门的变化这么大。

    “门里的事我已说了,现在该你告诉我了。”唐箫看着袁德妃疑问道:“你为何不在楚宫中,而出现在这里?”

    袁德妃看向唐箫,眼神复杂地犹豫了片刻,鼓足了勇气道:“你……知道你的身世吗?”

    唐箫一顿,警惕戒备地盯着她:“什么意思?”

    “我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在我不得不舍弃他去配合姥姥的计划时,我给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印记,这两个字无端端地让唐箫紧张起来,身体都绷紧了:“什么印记。”

    “腋下,一朵六角梅花刺青。”

    袁德妃的话令唐箫当场僵住,而就在这时天空轰隆一声,惊雷炸响,他和她的对望里似奔涌着凉冰冰的狂潮。

    ……

    雷声轰隆里,花柔和唐寂并肩行走在长沙府的街头。

    “要下雨了,咱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避一避?”唐寂询问着眼扫四周。

    此刻,夜深人静,周围的店铺早已关闭,偶有几个晃动的人影也不过脚步匆匆的夜归人。

    花柔没有说话,只是打量着街道,楼檐,四处张望着。

    “你是在找什么吗?”

    花柔摇摇头:“我曾经想来这里投奔亲戚的,谁料阴错阳差去了蜀地,进了唐门。如果……我当初顺利地来到了这里,不知道此刻的我会是什么样。”

    “至少不会有此刻的烦恼。”

    花柔一顿,偏头冲唐寂一笑:“我觉得阴错阳差得挺好,让我认识了你们,也认识了自己。”

    唐寂眨眨眼:“我以为你是伤感的,没想到……你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笑呢?日子一天天过,我愿每一天我都可以笑着。”

    “这里只有你和我,你不必故作坚强。”

    “你觉得我在硬撑?”

    “难道你不是在硬撑吗?”

    花柔看了他一眼,抬头看天:“我信他。”

    唐寂盯着花柔看了片刻,垂眸道:“我们别去了吧。”

    “不,我得去。”

    “何必呢?如果事实和你所坚信的不一样……”

    “君吾绝对不会背叛我,背叛我们的爱。”

    她说的笃定,可是她的眼神却不由地多了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