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150、第150章
    夏珍捏紧小包,看着敞亮的黑色轿车, 男人穿着西服站在车旁, 看面相也很年轻, 但是他有个孩子说明这个人结婚了, 夏珍有点紧张,本以为萍水相逢,点头之交, 谁知道, 他今日会出现在这里。

    送她上班?

    夏珍未婚前,被不少的人追求过, 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温柔一笑,说道:“上班时间段开车, 会比较塞, 我自己坐公交车就好了, 谢谢。”

    说完,就略过黑色的轿车,直接往公交车走去。

    贺峥手搭在车门上, 看着她离开,没有追上去, 而是看了一眼夏珍家的那扇窗户,上面一个女孩子探头, 趴在窗户那里看,贺峥挪开视线,弯腰坐进车里, 对老陈说:“跟着公交车吧。”

    老陈哎了一声,黑色轿车调转车头。

    夏珍上了公交车后,就发现黑色轿车跟在后面,她挤在人群里,没有再看。

    因为年轻丧夫,加上她容貌的原因,看上她的人挺多的,想要包养她的,正经娶回家的,想让她放弃沈伊,跟着他走的,也很多,但是像这种有家庭的孩子这么大了,这么明目张胆地追过来的,还是第一个。

    因为知道贺峥有些身份,夏珍只能尽量躲着。

    下了公交车,走没两步,黑色轿车又来到跟前,夏珍脚步微顿,准备想个决策,车窗此时摇下,贺峥的脸露了出来,说:“我妻子十几年前去世了,我如今单身。”

    夏珍满腹的话被堵住了。

    贺峥又道:“儿子大了,在外当兵,我一个人生活。”

    夏珍:“......”

    “你进去吧,好好上班,别再晕倒了。”贺峥探头看她,夏珍半响才反应过来,她道:“好的,没事,谢谢。”

    随后捏紧包,飞快地往楼上走。

    贺峥捏了烟,探头看着她背影,过了好一会,老陈启动车子,黑色轿车才离开。

    夏珍进了店里,其他人还没来,她掏钥匙开门,进去后,额头出了一层汗,她抽了纸巾,擦了擦额头,才开始收拾店里,不一会,店里的人都来了,大家打个招呼,聊个天,就开始忙活。

    影视城那边跟店里借了一批旗袍,刚刚用完送回来,需要保养,上店里来买的人不多,除了设计师,其他人全在后面保养,夏珍刚来没多久,不会勾线,便跟着师傅学习。

    整个金城的旗袍店越来越少了,他们这一家幸好也是跟影视城有合作,否则的话迟早也得关店。

    “珍姐,外面有客人点名要你帮忙选旗袍。”设计师推开门,喊夏珍,夏珍应了一声,从椅子上起来,把有点掉落的头发再收拾上去,走了出去,一出去,就看到贺峥捏着烟往这里看,夏珍愣了下,随后又看到店里还有另外两个女客人,贺峥道:“我堂姐跟她的闺蜜,你帮忙选两套旗袍。”

    夏珍看他一眼,应道:“好的。”

    随后她带笑,走了过去,笑着询问:“喜欢什么样类型的?颜色有想法吗?”

    堂姐看夏珍一眼,笑了下:“我喜欢黑金色的,有吗?”

    “有。”夏珍稍微愣了下,昨天他才买走了一套黑金色的,她走到那边,提了一件跟昨天有点区别的黑金色旗袍出来,递给她,堂姐一笑,“不错,我去试试。”

    “好的,请。”夏珍推开门,堂姐闪了进去,剩下闺蜜在一旁看,夏珍也过去照顾着,闺蜜选的则是银色的旗袍,夏珍给她拿到门边,闺蜜走了进去,看贺峥那边一眼。

    夏珍跟着看一眼,贺峥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没有点燃的烟,在看杂志。

    夏珍转回身子,去那边整理旗袍,设计师跑过来,低声道:“你给客人端点茶水,他有可能今天又买两套,你这个月提成就稳了...”

    夏珍手一顿,“好的。”

    确实是失职了,这事情本是不用提醒的,但是夏珍到底是有点避开对方的意思,竟然连这点都没做好,她有点懊恼,转身过去,泡了茶,端了过来,放在一旁的小茶几。

    贺峥看一眼,“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夏珍有点不好意思,她笑问:“吃饼干吗?店里有自制的饼干。”

    “你做的吗?”贺峥看着她问。

    夏珍愣了下,点头承认:“是,昨天做的,做了一盒。”

    “拿来吧。”

    “好的。”夏珍说完,起身去端饼干,放在桌子上,盒子上面覆盖的薄纸因这个动作往旁边飘了下,夏珍下意识地伸手,这时,男人的手也伸了过来,两个人一同捏住了薄纸,他正好握住她的手指,夏珍立马抽回,贺峥却再次抓住她的手,这回夏珍没法挣脱了。

    她怕店里的人看见,低声道:“贺先生...”

    “手挺漂亮。”贺峥看着那被抓住的白皙的手心,低头欣赏了一会,后道,“饼干应该也会很好吃。”

    夏珍又用力地一抽,贺峥唇角勾了下,松手,夏珍急忙把手背在身后,赶忙回到试衣间这边。

    正好,试衣间的门开了,缓解了夏珍的尴尬,她上前,恢复冷静,给堂姐扣纽扣,说:“这黑金色很适合你,显得皮肤白。”

    “是么?我也觉得。”堂姐转而拉了闺蜜过来,两个人在镜子前面对着看,闺蜜转头问道:“贺峥,你觉得好看吗?”

    贺峥吃了块饼干,看她:“还行。”

    夏珍知道男人看过来,没敢跟着转头,只是伸手在闺蜜的衣服上顺了下,说:“这个颜色很挑人穿,你很适合。”

    “是么?那就好。”

    两个美女怎么穿都好看,又一人多挑了一件,才去结账,结账是贺峥结的,夏珍站在柜台后面,打包,刷卡,唯一庆幸的是,贺峥没有再说些别的话,夏珍把卡递给他时,心里松一口气。

    贺峥看她一眼,随后将四件旗袍搭在手上,说:“回去了。”

    “嗯。”堂姐拉着闺蜜,跟上。

    夏珍送到门口,看着他们离开,这才感觉后背隐约有些汗,她是有点怕贺峥再来。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贺峥都没再出现,夏珍这才放松下来,她认为自己无声的拒绝,对方应该是懂的。

    沈伊放暑假了,成天去跟一些人打散工,夏珍不太肯,母女俩吵了一架,沈伊又犟了,站在门口不肯进来,夏珍心疼,上前把她拉进来,说:“你得好好读书啊。”

    “我不想好好读书。”沈伊进来后,才去抱夏珍,“好好读书又没有钱。”

    夏珍低声道:“妈妈这个月有提成,还蛮多的,你学费不用愁了。”

    “你这个工作总是这样,这个月好下个月不好。”沈伊不知道那是销售行业,有多有少,她只知道夏珍上班时间比以前长了不说,工资总是有多有少,她很没有安全感。

    “但是多的时候也挺多的啊,这个就打平了。”夏珍试图跟沈伊讲,沈伊一脸不爽,她想去打散工,自己赚钱才行,跟沈伊聊了很晚,夏珍才睡着,心里也有点没底。

    不过第二天上班,客人倒是多了起来,夏珍顿时觉得有了希望,更加努力帮客人介绍了。之前买过一套的一个女客户回头客,要买给她姐姐,让夏珍试穿,夏珍进了试衣间后,扣着纽扣再出来时,就看到贺峥坐在沙发上,手支在扶手上看着她。

    夏珍心一跳,赶紧挪开视线,偏头问那女客人,谁知道女客人不知道无哪里了,夏珍只能站在镜子前,审视自己的这一身,拿着手机想拍,却听见了细微的咔嚓声,她愣了下。

    伸手去摸,却摸到一个男人的手,贺峥拿着外套,挡着她的后面,低声道:“后面裂开了,口子挺大的。”

    腰骨到臀部的肌肤都露出来了,夏珍脸一下子就烧红了,她说:“我去换下。”

    贺峥再往前靠一点,将外套拉开,手臂从她腰侧搂了过去,外套的两只袖子在她肚子打了一个结,夏珍慌地一扫,只见男人从身后很自如地搂着她。

    他说:“试衣间里还有人,你得等一会。”

    所以才给她缠上那外套。

    夏珍看了一眼试衣间的门,低声道:“谢谢。”

    很快的,试衣间的门终于开了,夏珍才发现那位不见的女客人竟然自己也去试了,她跟夏珍错身而过时,说道:“我觉得这件好看,我就试试,你这间咦...怎么回事?”

    夏珍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后面裂开了,等会重新选一件?”

    “那行吧,男朋友给你缠的外套?”女客人笑着调侃,夏珍脸一红,摇头,“不是。”

    随后进了试衣间,关门之前,看到贺峥弯腰正在端茶,他外套给了她,他只穿着衬衫。

    门砰地一声关上。

    夏珍把外套解下来,挂在墙壁上,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抱着旗袍还有外套出去,她先把外套给贺峥,贺峥放下茶杯,没接,“你帮忙洗了再给我?”

    夏珍:“......”

    贺峥挑眉看她:“不愿意?”

    夏珍笑着摇头:“不会,送去干洗店吧?”

    “行,随你。”贺峥道。

    夏珍转而将外套拿个袋子装起来,这边将旗袍送进去,再出来,客人少了一些,但是忙,贺峥仍是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没点燃的烟,夏珍过去给他添了茶水,问道:“还要买旗袍吗?”

    贺峥指尖在桌子上敲了下,“不买,来接你下班的。”

    “不会赶我吧?”他后又补了这句,夏珍一堆话全没来得及说,笑着道:“不会,您慢坐。”

    她起身继续忙,等终于把所有客人送走后,设计师几个看夏珍的眼神就很暧昧了,大家都知道这位贺先生的目的了,夏珍没好意思在店里多呆,收拾好了,拎着小包就出门。

    贺峥整理袖口,起身,跟上。

    夏珍走了几步后,转头看贺峥说,“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这太麻烦你了。”

    贺峥:“行啊。”

    夏珍心里松一口气,幸好他不强求,并朝他笑了一下,心里想着要怎么拒绝他。

    一楼出门就有一个公交站台,夏珍知道贺峥在身后,加快了脚步,这时,轰隆一声,一辆面包车跟失了控似的,直接往公交站牌撞了过去,夏珍的脚一顿,腰部就被男人抱住,贺峥抱着她往旁边的黑色轿车上压,她原先站的那个地方,被玻璃碎溅了满地都是。

    夏珍惊疑不定,贺峥捏着她的下巴,不容置疑地道,“我送你回去。”

    夏珍看着他的眼睛,好半响,点了点头。

    贺峥开了车门,搂着她推进去,夏珍坐稳后,往外看,面包车的失控正好撞到了一个站在那里看手机的女孩,那个女孩此时躺在公交站台上,贺峥从后面捂住她的眼睛:“别看了。”

    夏珍愣了下。老陈看他们一眼,启动车子,开上大路。

    黑色轿车到了家门口,夏珍对贺峥道:“谢谢你。”

    贺峥看着她,伸手捏住她的手低头亲了一下:“不客气,明天我来接你。”

    夏珍慌了下,缩回手,男人的亲吻在手背上,久久不散。

    她拎着包,转身上楼。

    黑色轿车停在原地,看着她上去后,老陈才启动车子,往外开去,贺峥探头看着那扇窗户。

    正好看到夏珍推开窗户,像是确定他走了没有,贺峥唇角一勾,说:“母女俩都喜欢从窗户里偷看。”

    车子开走。

    老陈看贺峥一眼,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

    回到家,贺霖正好来电。

    贺峥弯腰接起来,父子俩聊了一会,贺峥道:“我可能再娶,你同意吗?”

    贺霖低沉的嗓音传来:“同意。”

    贺峥:“好。”

    ……

    第三天,夏珍跟沈伊一块下楼,黑色的轿车停在原地,夏珍心跳了下,贺峥摇下车窗,“去哪?”

    沈伊看向夏珍,一脸这个人是谁?嗯?妈妈?

    夏珍无奈,她对贺峥道:“孩子身体有点不舒服,带她去医院看看。”

    贺峥:“我送你们。”

    沈伊一脸不情愿,你谁啊你送我们....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全文完啦,爱你们。我们下本见,月底见哦。

    再求收藏。

    第一本《女配求离婚日常》一句话简介:被抛弃的妻子进城找男主离婚总是离不掉。

    第二本《霖著》一句话简介:我打下的江山亲手送给你,我的女孩。

    随后赵燕君跟秦隽的也开了一个坑《重生之虐渣渣》,都在专栏里,等着你们宠爱,爱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咆哮....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