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蝶变:危险关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黑子山庄
    我怕是胡老师,有什么不愿意说的伤心事,连忙闭了嘴。

    胡老师带着我和朱紫玲,走到客厅里了以后,才想起来回头问我:“夕颜,这位是......”

    “叫我阿玲就好,其他的身份我可能不是很方便透露。”朱紫玲生怕我把她的真实身份介绍给了胡老师,抢在我回答之前就抢着说:“之后由我来为珠珠治疗。”

    “阿玲,那就麻烦你了。”胡老师回头,握住朱紫玲的手,恳切地说:“我现在就这个女儿了,我不希望她能全好,我只希望她能多活几年。”

    “你放心吧,我跟夕颜都说过。”朱紫玲饶有自信地说。

    “黑子,你去那边看看,我带她们去看珠珠。”胡老师安排道。

    “嗯,中午到饭店了我再来叫你们。”黑子说着转身往外,刚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问朱紫玲:“阿玲,你喜欢吃什么啊?跟我招呼一声,我让厨房去做。”

    “随便。”朱紫玲忙着去看珠珠,有些敷衍地说。

    珠珠比我上次在金洲,看到的情况又要恶化不少,连朱紫玲看到也皱了皱眉头,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胡老师的眼睛,从朱紫玲进来以后,时时刻刻都停在她的脸上,在关注着她见到珠珠以后的神态,看到她这样,敏感的胡老师连忙问:“阿玲啊,珠珠这样是不是......”

    “没事,我先做个检查。”

    朱紫玲学的是医学研究,诊疗这种不算是她的专业,不过在我和胡老师这种外行看起来,也像是那么回事儿的。

    她仔细地检查了珠珠以后,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回头笑着对胡老师说:“没问题,我答应夕颜的一个疗程,一定就可以有好转。但是接下来,你们要照着我说的去做,再配合药物一起才行。”

    “真的?”从进来都愁眉不展的胡老师,面露喜色:“好好,你说要怎么做。”

    “以后她是长期住在这吗?”

    “是,要能有所好转,就会一直住在这儿了。”

    朱紫玲回头看了看房屋的四周,点点头说:“行,那我待会儿给你列个清单,下来以后你就照着上面去买,一般的医疗器材店都可以买到,我会隔天来一次。”

    “没问题!”

    在朱紫玲做完所有的检查后,先拿出她带来的什么仪器,通上电以后跟珠珠做起了电疗按摩,跟着才把药拿出来几颗给到胡老师,提醒她每次喂药的时间和注意事项。

    我在旁边观察了很久,确实没有发现朱紫玲,有半点儿忽悠的成分,都是很专业也很有信心的样子,很认真也很细致地在跟胡老师介绍。

    惹得胡老师一副乖巧学生的模样频频点头,有些记不清楚的地方,还拿纸和笔来记。

    了解和交涉完珠珠的基本情况,黑子刚好来叫吃饭。

    “你们去吧,我在这儿。”胡老师说。

    黑子怯怯地看了看胡老师,小声说:“胡老师,你都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要不我让人上来看着,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之前担心胡老师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

    我回头问黑子:“怎么回事?”

    “黑子,你们去吃!”胡老师态度坚决的说。

    “胡老师,要不我们还是一起去吧?有些仪器我还得跟你交代下,免得罗列好清单你也要买错,我们可以去边吃边聊的。”朱紫玲还算有眼色,马上劝着胡老师。

    此刻的胡老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朱紫玲身上。

    她的话,胡老师没法再不听。

    黑子对着朱紫玲,露出感谢的笑容,赶紧伸手往外:“那走吧,今天我让厨房做了我们山庄的招牌拿手菜。”

    到餐厅的距离,开车又是十分钟。

    跟来的时侯看到的一样,真的都是不协调的景色。

    路上更是没有车,也没有人。

    黑子安排的是在包间,可路过大厅的时侯,也是鬼影子都没有看到一个。

    我不禁想笑,看来消费者的眼光跟我都差不多,觉得这个山庄真的是土到掉渣,所以才没人愿意来的吧?

    朱紫玲跟我想到了一起去,倒是问问题比我更直接。

    落座就直接问黑子:“你这山庄都没人,你开着他干嘛啊?”

    “有人啊,到周末的时侯你来看看,那可是人山人海都要预约的,特别是夏天的时侯!对,你看现在,今年夏天我所有的房间都已经预定出去了,再要定的话,只能定明年的。”

    朱紫玲撇撇嘴:“有这么神奇?”

    “有没有的,你夏天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好啊,反正我以后隔天都会来,肯定会坚持到夏天的。”

    不管黑子怎么吹牛,我是不怎么相信的。

    金洲独特的地理环境,导致夏天并没有那么热,到了晚上立即就会回凉,很少有人会到山庄里来避暑。

    只是我不想和黑子多说话,也不想问问题也不想去反驳。

    “任老师你看,我让厨房做了我们山庄,最特色的招牌菜,我告诉你们啊,这都是我从五星级酒店高价聘请来的厨师,味道那可不是一般的好,来吃过的客人......”

    黑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滔滔不绝地跟我们介绍着菜。

    我看着他就没了胃口,更别提吃了。

    倒是朱紫玲,夹了一口菜就连连点头,说好吃。

    黑子听到她说好吃,赶紧回头招呼服务员:“这个,这个,阿玲小姐喜欢的菜,都再来一份!”

    说完就老板躺的姿势躺在椅子上,乐呵呵地盯着朱紫玲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

    我几乎没有怎么动筷子,胡老师也是。

    她全程都在等朱紫玲吃完,跟她说购买仪器的细节。

    可是朱紫玲似乎,根本都没有什么细节要说,吃饱喝足以后问黑子厕所在哪儿?

    黑子赶紧起身:“来来,我带你去。”

    他们俩这一去就没见回来,留下我和胡老师在包间里。

    憋了半天,我终于忍不住问:“胡老师,我怎么到现在都没有见到陈老呢?他去哪儿了?”

    哪知我这么一问,胡老师的眼泪立即又掉落下来。

    她强行忍住又想拿袖子去擦,可是越擦越多......

    我立马意识到,陈老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胡老师,怎么回事?”

    我的再次追问,换来的是胡老师直接趴在餐桌上,根本没法控制的嚎啕大哭。

    又像是那天在房间里,那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