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下一战影后 > 五二五:槽之王和杀青饭
    付弦之受伤的小心灵,在听到时钦夸她成为槽点人物后,这才稍稍得到了些许安慰,却因为时钦的下一句话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向我吐槽》不是现在最火的脱口秀节目么,怎么节目组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开年第一期节目就请了你?也不请个大点儿的咖!”

    付弦之抓起手中厚厚的台本朝时钦扔过去,时钦笑着躲过,却因为忽然加大动作幅度而急促地咳嗽起来。

    任尽欢赶紧去接水:

    “哎呀你这个身体……怎么比拍《春之图书馆》的时候还差?”

    趁着任尽欢不在身边,深知内情的付弦之眼中现出大片担忧,她坐到时钦身边,仔细地观察着时钦的神色,一会儿翻起眼皮去看,一会儿扒着耳朵,像是当妈的人检查婴儿。眼看着时钦宛如陶瓷般光滑的皮肤现出非人的苍白,付弦之皱着眉头看银叔:

    “不知不觉又一年……今年纽约那边怎么说。”

    银叔微笑道:

    “付小姐不用担心,时先生每年去纽约都是例行检查,顺便升级一下硬件,清理一下数据……”

    料定张宇宙听不懂,银叔低声在付弦之耳边道:

    “时先生身上的传感器已经升级,升级后,大脑就能够每秒处理超过20000比特的信息,他现在可以记住更多的舞蹈动作和台词,也能更加敏感地捕捉人类的情绪,不过因为四年前模拟脑电波的输入程序太复杂,所以传感器升级都会让他出现一些虚弱的状态,这是数据升级后,人机接口还没有完全兼容的正常现象,毕竟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升级,人脑难免会难以负荷。”

    付弦之眼中有热泪盈出,她一脸姨母般的心疼看向时钦。

    “可怜你小小年纪,要受这么大的苦。”

    时钦毫不在乎地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

    “没事儿,习惯了,谁让我有一个好爹呢?”

    付弦之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家的家事她无法多加评论,尽管她和时钦的关系不仅是忘年交,但话说到这儿就只能沉默了。

    她叹了一声气道:

    “可能他也有苦衷呢?”

    时钦冷笑一声,仿佛是听见天大的笑话般:

    “那就不知道天底下会有什么苦衷,能让他要逼死发妻,再娶一个进门。身为一个父亲,还有给毁掉他儿子的梦想,和本来光辉灿烂的一生。你知道他叫我什么么?他说我是个戏子,他看不起我的舞蹈、音乐和戏剧,在他眼里只有钱最重要,只有他的生意是最至高无上的。他不是喜欢钱么,那我就使劲儿花他的钱。”

    一边儿的张宇宙满脸迷茫,时钦和他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关他家星老板的终身幸福,张宇宙只想竖着耳朵听详细,却越听越糊涂。

    原来时钦这样挥金如土,花的不光是他自己赚的钱,那他父亲是谁?难道比他还有钱?

    这世界上还有比时钦还有钱的老头儿,那得多有钱?

    逼死发妻,再娶一个?

    这不是渣男么?

    他不喜欢儿子当明星,那将来肯定也不会喜欢星老板,虽然星老板并不单纯是一个女演员,还是设计师和商界大佬,但是这位时爸爸好像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星老板将来会不会吃亏啊?

    任尽欢这时已经倒了一杯水过来,付弦之立刻正襟危坐,仿佛刚才那些贴心的话没说过一样。银叔看出张宇宙一脸担忧,微微笑笑:

    “小张啊,做司机这行啊,你只需要担心眼前的路,不用担心别人的,因为不管你多担心,你也只能走眼前这一条车道,别人的路让他们自己走吧。”

    张宇宙在部队就为首长开车,当然知道银叔在提点自己,不该说的不能说,遂很识时务地敛首低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儿看,忽然觉得有些自卑。

    自己一个大小伙子,脚还没有时钦带来的退役超模聂茴的脚大。

    时钦捡起付弦之扔过来的台本,拍了拍上面的浮土,一脸坏笑道:

    “我看过《向我吐槽》这个节目,每一期都有一个槽点人物,槽点人物带来的嘉宾分成蓝方红方,节目组还会提供两个飞行嘉宾,队友和飞行嘉宾组成一组,尽情吐槽对面队伍的所有人。“

    付弦之点点头:

    “这个台本上只有节目流程,并没有台词和剧本。所以收视率高,是因为整个节目全程直播,只会提前一天在微博上公布对方队友请了谁,但是飞行嘉宾要到现场才知道,因为是直播,所以所有吐槽都是现场撰写,写完就上场。然后以观众的投票数目,选出当期节目的获胜队伍,以及吐槽吐得最好的槽王之王。拿不拿槽王倒无所谓,关键是要是被对方的人吐成了筛子,那真是太丢人了。“

    时钦哈哈大笑:

    “可惜这节目请不起我,不然我亲自去吐槽你,非把你吐槽哭不行,全程就念一个高正光的名字就好了。”

    任尽欢、张宇宙和银叔应声而笑,付弦之狠狠瞪了时钦一眼:

    “虽然没请你,但对方队伍的槽点人物你一定那很感兴趣。说不定,你为了吐槽对方连通告费都不要,直接上台。”

    时钦皱起眉,付弦之故意不答,最后还是任尽欢给了答案。

    “对方的槽点人物就是綦雪。”

    时钦灰蓝色的眼睛一亮,瞳孔闪现电闪雷鸣般的光彩:

    “那不正好让宋星做你的队友上这个节目……“

    却又忽然猛拍了一下大腿:

    “难道宋星找你帮忙的意思就是……可是她是怎么知道綦雪会上《向我吐槽》的?”

    任尽欢和付弦之也一脸迷茫:

    “大概……宋星比咱们想的人脉更广吧。”

    《如梦令》的杀青饭摆在了植树节附近,剧组没有通知任何媒体,然而杀青那天全帝都的大媒体却都派了精英部队来采访,气势汹汹堪比棉花台的颁奖典礼。

    一时间,燕归岛上船只来往,人声鼎沸,仿佛提前进入了旅游旺季。然而这些记者上岛之后,没有一个采访景明,采访主角时一句问剧情的都没有,记者们关心的焦点只有一个宋星和綦雪此刻的关系,到底是不是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