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汉当更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坑叔偏师
    怂恿项梁出动偏师攻掠周边还被秦军控制的城池土地,项康此举其实是为了自己着想,打算借着这个机会继续单干,再度壮大自己被严重削弱的嫡系实力,然而项康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首先是和项康有着打算的楚军将领不止一个两个,有的是人抢项康的这桩买卖,其次是项康严重低估了英雄二叔项梁的政治头脑。

    当然,如果是换成了跟随别的老大,项康肯定不敢梦想自己能够捞到扫荡菜鸟对手继续壮大实力的机会项康麾下的直属军队本来就是楚军之中最多,无论那一个老大都不会防着一点项康,也绝不可能把这样的好机会又让给项康。但是对于项梁,项康却抱有不小的幻想,总觉得英雄二叔是发自内心的疼爱自己,还对自己怀有很深的愧疚感,应该会给自己一点补偿,所以项康才选择了开口赞同出兵,并极力争取获得继续独自统兵的机会。

    项康了自己的英雄二叔,相对项伯而言,项梁是很疼爱项康不假,但项梁同样还疼爱着其他的项家子弟,同时项梁虽然没有什么忌惮侄子的心思,可是项康麾下的军队既然已是楚军众将之中最多,为了平衡军中众将的实力,有这么好的机会,项梁当然更愿意交给其他的项家子弟。所以事情才只过去一天,项梁就拿定主意,决定让项羽、项声和刘老三各自率领本部人马组成楚军偏师,北上去扫荡还被秦军地方军队控制的半空白区域。

    项梁宣布了这个决定后,项羽、项声和刘老三三人当然是大喜过望,赶紧一起向项梁道谢,项康和其他的楚军将领却是大失所望,白辛苦了一场的项康更是沮丧万分,甚是难得的当众哭丧起了脸。项梁看出项康的心思,便说道:“康儿,不要怪叔父没有给你这个机会,叔父把你留在彭城,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明白叔父对你的一片苦心。”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傍晚都要到叔父这里来,叔父要亲自教你阵战。”项梁又接着说道:“你用兵用计确实天赋过人,很多地方连叔父我恐怕都及不上你,但你的阵战太差,必须得加强,乘着现在有时间有机会,叔父我要亲自帮你弥补一下,免得你继续怕打阵战,被敌人抓住了你的弱点不放。”

    “阿弟,还不快谢谢叔父?”项羽拍了拍项康的肩膀,笑道:“能得叔父亲自教你学习阵战,这么好的运气可不是每个人都有。”

    继续单干已经无望,同时自己的阵战短板也确实需要加强,项康无奈,也只好恭敬谢了项梁的一片好意。同时出于职责,项康又向项梁进言道:“叔父,关于阿哥和沛公他们这次北征,小侄有几句话说,小侄认为,阿哥他们这次北征应该优先攻取驰道的沿途诸城,以驰道为依托,然后再向周边的城池下手。如此一来,我军既可以保持与偏师的联络畅通,阿哥他们也可以在遇到强敌时迅速撤退,不容易变成孤军。”

    “主意不错。”项梁点头,又吩咐道:“羽儿,声儿,沛公,把康儿的这个建议记在心里,北上以后,千万切记不要过于远离驰道,免得被暴秦军队切断了你们和后方的联系,陷入危险。”

    项羽、项声和刘老三一起答应,不过在答应之后,项羽却又在心里大大咧咧的说道:“多此一举,北面的暴秦军队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章邯匹夫的主力又远在陈留,我们就算远离了驰道,又能有什么危险?”

    就这样,在项梁的安排下,项羽和刘老三等人很快就带着偏师北上去攻城掠地了,项康则被迫继续留在彭城,还得每天都到项梁军中接受项梁的亲自教导,从头开始学习兵法阵战。不过也还好,项梁对项康的督导所严,教授得却十分细心,不管项康在这方面有多笨都从不随意打骂,耐心只是把老项家祖上留下来的阵战法门尽数传授给项康,也的确让弱于阵战的项康学到了不少东西。

    除此之外,项康留在彭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经常回城探望自己的漂亮老婆和漂亮小姨子,虽说虞妙戈已经怀孕不方便让项康继续乱来,可是漂亮小姨子的甜蜜温柔却照样让项康乐此不彼,所以心里即便有些失望,项康却并没有太过郁闷,日子过得还算逍遥。

    与此同时,北线的喜讯也向雪片一般的不断飞回彭城,项羽和刘老三率领的楚军偏师北上后,先是迅速攻占了秦驰道的重要咽喉邹县,然后又轻松拿下了平阳,继而又在薛郡的郡治鲁县境内大败薛郡的郡兵主力,阵斩薛郡郡守,并顺势拿下了鲁县。项梁收到这些消息每每大喜,坚决反对出征的项伯却是不断在背后嘀咕,“章邯匹夫离得不远,冲这么凶干什么?也不怕被章邯匹夫的主力招来。”

    项伯这次还真是对的,事实上,屯兵在一带的章邯大军其实一直都在严密监视着楚军的一举一动,才刚收到楚军偏师北上的消息,章邯还马上带着已经休整了一段时间的主力军队移师阳武,随时准备着沿驰道东进,进兵砀郡战场。

    不过章邯也没有急着出兵,那怕收到了砀郡郡治鲁县被楚军偏师攻破的消息,章邯也依然按兵不动,只是严密保持着与鲁地秦军的联系,耐心等候楚军偏师的下一步动作。对此,秦军众将都甚为不解,纷纷向章邯问道:“上将军,鲁地空虚,我们如果再不赶紧出兵的话,只怕鲁县周边的城池都会遇到危险,我们为什么还不赶紧出兵过去救援?”

    “不要急,再等一等。”章邯冷笑说道:“项梁逆贼的偏师目前还在沿着驰道活动,我们现在出兵,他们发现情况不对,马上就能走驰道大路迅速逃命,让我们白跑一趟,得等他们远离了驰道,然后我们再突然进兵,才有希望把他们瓮中捉鳖。”

    章邯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越打越欢的楚军偏师已经沿着宽达数十米的驰道北上杀入了济北郡内,并且直接向着济北郡的郡治博阳城发起了进攻,但是很可惜,楚军偏师这次终于遇上了硬茬,汲取薛郡友军教训的济北秦军集中兵力,死守博阳不出,同时博阳的城池也十分坚固,楚军偏师多次强攻都没能得手,相反还付出了不小的死伤代价。

    死活拿不下博阳,着急建功立业的项羽便改了主意,找来刘老三和项声商量,打算弃打博阳,移师东进去攻打无盐和张县等地,结果想借着这个机会拼命扩军的刘老三当然是一听叫好,因为无盐一带城池众多,人口密集,打下来肯定可以获得无数的钱粮和兵员。然而项声却颇是担忧,道:“阿哥,无盐那边距离驰道太远,叔父交代过让我们不能过于远离驰道,这么做是不是违背了叔父的军令?”

    “怕什么?”项羽没好气的反问,说道:“叔父叫我们不要远离驰道,是怕我们有危险,但无盐那一带都是些暴秦县兵,有谁能是我们的对手?章邯匹夫的主力又一直没动静,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就这么定了,马上带着军队西进,去打无盐和张县。”

    拗不过自己的大堂哥,项声只能是乖乖的随着项羽和刘老三的军队离开驰道,西进来打人口密集的无盐等地。结果这个消息被秦军快马送到章邯面前后,章邯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马上就大喝道:“传令全军,立即拔营起军,沿驰道东进,全速赶往濮阳!”

    走宽达数十米的古代高速公路驰道进兵就是方便,才只用了三天时间,章邯主力便开拔到了濮阳城下。而与此同时,成功拿下了无盐和张县两座县城后,贪心不足的楚军偏师又继续北上,竟然又去攻打须昌。

    确认了楚军偏师的动向,章邯更是欢喜不尽,赶紧招来部将司马尽,向他吩咐道:“司马将军,我与你两万军队和四千陇西精锐,你务必要在五天之内赶到邹县,拿下城池切断逆贼偏师的退路,为我军主力全歼楚贼偏师创造机会!”

    “上将军,要不了五天时间。”司马尽十分自信的说道:“从濮阳到邹县有驰道可走,四天!四天之内,末将一定带着军队赶到邹县城下。”

    “如此最好。”章邯满意点头,又嘱咐道:“记住,拿下邹县后,立即分兵北上去打鲁县,即便不能得手,也要给我挡住楚贼偏师的回城道路,让他们进不了鲁县城池!不要担心孤军难支,我的主力会很快赶到。”

    司马尽大声答应,赶紧整理兵马,当天就带着秦军偏师沿驰道东进,日夜兼程的去奔袭邹县咽喉。章邯则从容收拾军队,让秦军主力稍做休息,准备东进去收拾楚军偏师,同时组织人手开辟黄河漕运,从敖仓运粮来濮阳囤积,以便供给前线作战。

    章邯的动作实在太快,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速度又太过坑爹,还是在章邯带着秦军主力东进越过了甄城之后,已经杀入东郡境内的楚军偏师才大惊失色的发现秦军主力距离自军已经不远,然后连骁勇善战的项羽都不敢有任何迟疑,马上就带着军队走来路仓皇退往驰道,章邯率军紧追不舍,一边从容收复之前沦陷的城池,一边狞笑着大步追杀过于孤军深入的楚军偏师。

    还是狼狈逃回到了驰道之上时,楚军偏师才收到后方消息,知道秦军偏师司马尽所部已经奔袭邹县得手,不但切断了楚军偏师的退路,还切断了楚军偏师和彭城后方及东海楚军的联系,项羽和刘老三等人连声叫苦,可是又不敢耽搁,只能是尽量扔下之前好不容易抢来的粮草辎重,狼狈不堪的撤向鲁县,还在路上几次被秦军追上并击败,损失相当不小,几乎丢掉了这次北征的所有战果。

    让楚军偏师欲哭无泪,当他们好不容易逃到鲁县附近时,竟然又收到消息,说是秦军偏师司马尽所部已经分兵北上,抢先一步拿下了城池坚固又囤积了大量粮草的鲁县城池,项羽和刘老三等人无奈,只好是赶紧改道西进,匆匆撤向瑕丘小城,秦军主力继续紧追不舍,强行将楚军偏师逼入瑕丘暂避锋芒,然后迅速合围瑕丘。后路被断的项羽和刘老三不敢冒险突围,只能是赶紧派人南下向项梁求援。

    还是受道路交通的影响,还是在楚军偏师狼狈逃向鲁县时,彭城这边才收到了秦军偏师奔袭邹县得手的消息,还有确认了秦军主力大举东进的情况。项梁闻报大惊,只能是火速召集楚军众将商议对策,讨论北上救援偏师的计划。

    终于轮到项伯项大师威风了,当着楚军众人的面,项伯吐沫横飞,把提议派遣偏师北征的项康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拼命指责项康的馊主意坑爹,导致楚军偏师陷入险境。项康却十分委屈,反驳道:“这能怪我吗?阿哥他们当初走的时候,我就一再提醒过他,叫他们不要远离驰道,他们偏偏不听,不然的话,暴秦军队怎么可能奔袭邹县得手?”

    “还敢狡辩!”项伯一蹦三尺高,怒吼道:“如果不是你出馊主意,让我们的偏师北上去招惹暴秦军队,羽儿他们怎么可能会孤军深入这么远?我告诉你,羽儿他们没事还好,如果他们有什么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好了!”项梁终于开口,呵斥道:“项伯,不要仗着你是长辈就胡搅蛮缠,让偏师北征是我定的主意,和康儿无关!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话,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把羽儿他们接应回来,这才是大事。”

    项伯无奈闭嘴,范老头则站了出来,向项梁说道:“武信君,章邯匹夫既然已经亲自率领主力东进,我军要想救回被孤立的偏师,惟一的办法只能是主力尽出,北上去救项羽将军他们。下官提议,武信君这次应该亲自领兵出征。”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项梁无奈的点头,稍一盘算就命令楚军主力立即准备出征,决定留下曹咎守卫彭城,亲自率军去救偏师。期间项康提议楚军只带十天粮草轻装北上,让东海楚军担起后勤重任,项梁却没有采纳,坚持让军队携带一个月的粮草出征,项康无奈,也只好放弃自己的主张。

    项梁在粮草方面的过于谨慎,给了秦军颇为充足的备战时间,乘着楚军主力携带沉重粮草北上救援的机会,章邯迅速调整驻防,让司马尽集兵于邹县守城,牢牢掐住楚军的北上咽喉,并交代司马尽在楚军主力抵达邹县时不可与战,只许坚守城池。同时又指挥秦军主力挖掘壕沟,彻底困死瑕丘城里的楚军偏师,又从各地调运粮草囤积在鲁县城内,以便长时间与楚军对峙。

    还是在秦军的备战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北上途中的楚军主力才收到准确消息,知道项羽等人是被困在了瑕丘,结果首次以部将身份的项康也一眼看出了章邯的目的,很是肯定的说道:“典型的围城打援,章邯匹夫故意对瑕丘围而不打,同时又分兵扼守邹县,摆明了是想引诱我们强攻邹县,借助坚固城防消耗我军实力,等把我们耗得师老人疲的时候,他再发力强攻瑕丘,拿下瑕丘再来找我们的主力决战。”

    “也有可能不打瑕丘,直接奔袭邹县,配合他们的邹县守军前后夹击我们的主力。”陪同在旁的周叔提出了另一个可能,说道:“这也是章邯匹夫的惯用手法,让我们产生错觉,觉得只要瑕丘还在,他的主力就不会离开瑕丘,然后突然动手,就可以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有没有什么办法应对?”项康问道。

    周叔不答,仔细盘算了许久之后,周叔才说道:“等到了邹县再说吧,如果我的预料不差,章邯匹夫是我估计的那么部署的,我们或许有机会粉碎章邯匹夫围城打援的美梦,反过来把他逼入绝地。”

    这次北上救援冒失被困的偏师,不仅是项康第一次以部将的身份率军出征,没办法继续如臂使指的指挥全军,同时也是楚军整编后的首次出征,总兵力达到了七万余人,声势十分浩大,同时还精锐尽出,除了被困在瑕丘的项羽所部外,楚军能打的军队几乎全部被项梁带着北上到了薛郡境内。所以心里虽然焦急,但项梁依然还是自信满满,相信自军一定能够顺利拿下邹县咽喉,开抵到瑕丘城下救出被困的偏师。

    还是在带着主力大军抵达了邹县城下后,项梁才发现自己还是有些轻敌了,也无比后悔自己没有采纳项康的建议,带着军队轻装北上,给了秦军过多的备战时间。因为乘着楚军主力携带沉重粮草北上的机会,秦军偏师司马尽所部,已经在邹县城下建立起了极其坚固的防御工事,不但早早就抢筑起了又高又厚的营墙,修建起了无数的防御工事,还挖掘了三道又宽又深的护营壕沟,就象刺猬裹成了一团一样,狞笑着等待楚军张嘴来啃。

    “邹县不好打,即便能勉强打下来,我们也肯定损失惨重,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这是项梁和项康得出的一致结论。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