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你好撩人 > 82、Chapter 82
    “哪里不明白, 我教你。”

    说得严谨, 温柔, 却又气场满满。

    郁遥不是说不过苏默言, 只不屑跟她争, 不过让得多了, 偶尔也会想占据一下上风,否则苏默言那张嘴越发不懂得收敛。

    猝不及防这一下, 苏默言被郁遥压着,心噗噗跳着,胸前一片起伏越来越大, 抵着对方同样的柔软。

    郁遥的回答成功堵上了她的嘴。

    苏默言看着郁遥的脸,依旧清冷得不食人间火,但谈起、做起那方面的事来, 毫不含糊。

    “郁总,”苏默言不认怂, 主动抱紧身上的郁遥,面对面,用性感低哑的声音朝郁遥说道,“你越来越不害臊了。”

    闷骚的人要是暴露本性,一般人比不得,要论厚脸皮, 苏默言不觉得郁遥比她薄。

    苏默言还记得她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连接吻都要犹豫试探,郁遥更不会主动去碰她的身体, 苏默言那时候还真怀疑郁总是不是像公司传言的那样,性冷淡。

    但苏默言三月从日本回来以后,终于感受到了郁遥的热情,她们在床上深吻缠绵到精疲力尽时,苏默言就知道分开的时日,郁遥一定同她一样,想念渴望着对方,不管郁遥闷在心里隐藏多深。

    “性也是伴侣之间沟通交流的一种方式,为什么要害臊?”

    看来郁总今晚兴致不错,还打算跟自己详谈这个话题。苏默言不是省油的灯,她的掌心在郁遥腰间来回轻抚,笑着说,“不害臊,你偷偷摸摸看那些书?”

    “有吗?”郁遥盯着苏默言,面不改色。

    “我说不过你……”苏默言居撅了撅唇,装傻死不承认一直是郁总的强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但手一直都在抚着彼此身上最敏感的地带,慢慢勾起对方的感觉,唇的距离近得几乎要吻在一起,唇瓣翕动时不时蹭着,这样小声私语时,将房间里暧昧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郁遥满意地笑了,伸手像抚摸小猫一样抚摸着苏默言额角的发,轻吻了吻,眼底柔情似水。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这样恶趣味,喜欢和苏默言腻在一起说些没营养的话,逗她玩。

    郁总怕是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撩人。

    苏默言身体像是被点燃了一团火,耐不住郁遥这样撩她,她微抬了头,吸住郁遥的唇,一寸一寸索取,百转千回的深吻,香香软软,会上瘾。

    妖精本性不改,苏默言故意扭着自己的身子去蹭郁遥,右腿已经挤进了郁遥的双腿之间,暧昧摩挲。苏默言躺在郁遥身下,细细碎碎吻着她的锁骨,手已经探进她的睡裙里,她皮肤特别滑,就像那真丝睡袍,好似可以从掌心溜走。

    “嗯……”苏默言发出一声舒适的嘤咛,眼神迷离望着郁遥,双手已经开始去脱她的睡裙,嘴里十分配合郁遥回答,“嗯,我都不会,你教我……”

    郁遥也埋下头,她喜欢用手托着苏默言的脸,细细打量看得真切,她看着苏默言使劲浑身解数来勾引自己,郁遥摸着苏默言的脸蛋,情不自禁就轻声叫了她一句:“小妖精……”

    这一声叫的苏默言小腹一阵热潮袭来,她倒是喜欢郁遥这样叫她。苏默言用自己的鼻尖蹭着她的鼻尖,唇也几乎贴在一起,笑得妩媚极了,还问,“你喜不喜欢?”

    苏默言喜欢勾引她,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郁遥承认,每次苏默言都能勾住她。郁遥打破最后一点距离,含住苏默言的唇,浅吻变深,分开片刻又堵上,总觉意犹未尽。

    喜欢一个人时,两人的精神和身体都能这么契合,是最理想的状态。

    “唔……”她暖热甘甜的唇舌袭来,苏默言闭眼张唇主动回应享受,不需要一个回答,喜不喜欢,行动就说明了一切。

    所有动作一如既往的温柔,却又总能让苏默言沉迷得无法自拔。来回辗转间,苏默言吻着郁遥,笨拙又急不可耐地帮她褪去了身上的束缚。

    “我想试一下新姿势,你教我……”

    暖橘色的光线下,被子被踢开,又半拉垂在地毯上,两人光洁的肌肤相亲,从微凉变得滚烫,还有越来越克制不住的低吟和喘息。

    郁遥极有耐心,抱着苏默言,给她足够多的爱抚,小心翼翼地呵护,像是对待自己最重要的珍宝。

    交流多了,两人变得越来越默契。

    苏默言要化了,她面颊绯红紧紧搂着郁遥,胡乱亲着郁遥的脖颈,肩头,手臂……半眯着眼意识早已混沌。

    到了,她的身体对于郁遥的触碰,真的很敏-感。

    精疲力竭过后,毫无保留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好暖。苏默言每次都喜欢抬头望着郁遥傻笑,郁遥会吻她的额头,眼睛,眼底都是爱意。

    郁遥抚摸着苏默言的背,都是骨头,之前好不容易把她养胖了些,现在好像又瘦了回去,“瘦了,再忙到饭点也要吃饭,记住了没?”

    苏默言圈着郁遥的腰,靠在她肩上,“知道,你都说多少遍了。”

    “不长记性。”郁遥揪揪苏默言的鼻子,宠溺说着,苏默言喜欢吃她做的饭菜,但一周都未必能做一次给她吃。

    “别把我当小孩行吗?”苏默言懒懒笑着,想到郁遥明天就要去国外,一去还是好几天,她把郁遥搂紧了,舍不得。

    “怎么了?”

    才分开几天就舍不得,苏默言在想她去年是怎么忍过来的,一等就是一年,最难捱的是她始终都忘不了郁遥。苏默言望着郁遥的脸,“郁遥,你是不是老天派来治我的。”

    郁遥也望着苏默言的脸,沉默片刻,“你才是来治我的。”

    “好啊,”苏默言牵起郁遥的手,十指紧扣,她亲吻着郁遥的手背,“我要治你一辈子。”

    听着幼稚的言论,却能惹得人开心。郁遥笑着没搭理,而是把苏默言抱紧,嗅着她的发香,在她发间不动声色轻吻一下。

    双人床果然要两个人相拥而眠,才更温暖。

    ***

    郁遥周一飞了国外。才第一个晚上,苏默言就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从大阪回来以后,郁遥每晚都陪在她身边。

    以前一个人睡是家常便饭,现在一个人睡,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时针指向22点,苏默言躺在床上,草莓和甜筒也调皮地爬上床,黏她,好像终于有机会和妈咪一起睡觉了。

    苏默言给草莓顺着毛,想着心思,郁遥下飞机了吧?七小时的时差,她那边刚好是下午。刚想着,苏默言就收到了微信,是郁遥给她发的语音。

    “我到酒店了,你早点睡不要熬夜,晚安。”

    苏默言也给郁遥发了一条语音,慢慢悠悠地说着:“老郁离开的第一天,想她。”

    郁遥听了,皱起眉头,下一秒就给苏默言拨了视频聊天。

    一接通,画面里苏默言趴在床上,下巴垫着枕头,明眸皓齿朝她笑着。

    郁总:“现在看见了,可以去睡觉了吗?”

    苏默言发现郁总也挺自恋的,不过苏默言的确想看她,飞了十个小时,她脸上带着倦意,苏默言心疼,“你今天不用忙工作吧?”

    “晚上有个宴会。”

    “你好好休息,我也去睡了。”

    “晚安。”

    苏默言笑着对镜头“啵”了一下。

    郁遥脸上漾开笑容,两人又磨蹭聊了几句,苏默言才依依不舍挂断。

    苏默言虽然睡不着,也没再缠着郁遥打扰她,郁遥是典型的工作狂,平时行程就排得很紧,一般人吃不消,就是因为工作节奏太快,要不她那群下属怎么暗地给她外号“女魔头”。

    挂断视频,郁遥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周三是苏默言生日,如果明天可以把事情谈妥,或许后天能赶回去。

    虽然苏默言再三说不陪她没关系,但郁遥想哄她开心。

    苏默言出生在初夏,性格也像夏天的风,不算温和,卷着热烈的气息。我行我素都张扬在外,从不忌惮别人的目光。但这个张扬的姑娘,终于有一天遇上一个人,教她学会了温柔。

    “姐,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

    今年,苏默言难得过了个热闹的生日。

    聚会是明漫一手安排的,在郊外别墅的院子里烧烤。没有邀请很多人,只是他们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明漫明承,苏昂特意从学校回来了,薄安其和程语霁刚试完婚纱,也准点赶了过来。

    苏默言二十五岁了,人生称得上忐忑,经历过大起大落。可她还算过得洒脱,有在乎她的朋友始终陪着她,一直坚持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在美好的年纪遇上相爱的人。

    院子里时不时传出一阵嬉笑打闹声,吹着初夏的夜风,几个好友一起喝酒聊天,散漫舒适。要说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她家老干部现在不在她身边。

    “言言,”明漫就着串串喝了好些酒,婴儿肥的脸蛋上泛着红晕,她挽住苏默言的手臂,“晚上还给你留了惊喜哦。”

    “什么惊喜?”

    “说出来那还是惊喜嘛。”

    苏默言和明漫碰着酒杯,“别是惊吓吧。”

    晚间,苏默言喝了不少酒,有薄三儿在,还不得不醉不归,明漫拉都拉不住,一个劲劝苏默言少喝点。

    平时郁遥在身边管着,苏默言乖得很,今天郁遥不在,苏默言一杯接一杯毫不收敛,今天心情好,大家又难得聚在一起热闹。

    晚上十点多,苏默言,明漫,薄安其三人喝酒倚在一块儿,互损闲聊。就像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她们第一次偷喝酒,也是这样。

    “苏默言,你答应给我拍婚纱照的,还算数么?”

    “当然算。”上高中那会儿,苏默言答应过薄安其和明漫,以后她俩结婚,婚纱照由她来拍,这样一想,时间过得真快。苏默言已经是迷糊半醉状态,酒后吐真言,“三儿,我真羡慕你……”

    薄安其被程语霁求婚了,就在前几天,据说过程很浪漫,薄安其谈起这件事,幸福都要从脸上溢出来,苏默言听着,羡慕都要从脸上溢出来。

    “苏大小姐是不是恨嫁了?”

    苏默言被薄安其说穿,笑着喝酒。

    一旁明漫发出底层怨恨的声音:“你们……都给我闭嘴。”

    苏默言咯咯笑着,趴在明漫身上,捏她手臂上的肉软乎乎的,“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来个帅哥把我们家漫漫收走……”

    薄安其在一旁起着哄,“美女也行啊,我们家明胖这么可爱…”

    “两个醉酒的疯女人。”明漫笑着嫌弃那两人,并且再一次友情提示苏默言,“言言,我劝你少喝点酒。”

    半小时后,当苏默言醉醺醺看见郁遥出现在自己眼前时,终于明白明漫说的惊喜是什么。她的确想不到惊喜会是郁遥的突然出现,郁总那么闷的人,怎么会想到给她准备惊喜?在酒精的作用下,苏默言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

    郁遥淡笑着跟众人打了打招呼,慢慢走到苏默言面前,“答应我说少喝酒,还喝成这样。”

    苏默言眼神飘忽在郁遥脸上打量好久,最后红着脸把她抱住,是熟悉的感觉,心里满是感动,“……你怎么回来了?”

    郁遥摸着她的头发,在她耳畔低声说,“因为你在等我回来。”

    暧昧的低音只说给她一个人听,郁总要么闷着不说话,一说话真让人招架不住……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还有几章就完结了,但是番外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