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六十一章 郑启明鉴定亲儿
    艾菊花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里,在省城的医院里,柱子守在旁边。

    柱子的眼中闪着泪光,是因为菊花的醒来激动,也是因为菊花的伤势心疼。

    “孩子呢?”菊花微弱的声音。

    “被她姥姥接走了。”

    “哦。”菊花休息了会儿。

    “小虎呢?”

    柱子的心颤了一下,眼泪掉下来一滴,赶紧伸手抹了一把脸。

    “小虎,他,他已经出院了。”

    “他没事吧?”

    “没事。”

    柱子说的是实话,但也是假话。

    赵虎确实出院了,他根本就没来省城的医院,他只是到了县城的医院。县城的医院里宣布了他的死亡。

    赵和平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惊天动地,哭的顿足捶胸。

    张春华懵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张春华的心在往下坠,她不知道是因为心痛还是什么。

    赵虎死在了他的车速上。同时也是间接死在了张春华的无休无止、贪得无厌上。

    也许,这两样少一样,赵虎不会殒命。但,世间没有后悔药,时光更不可能倒流。

    赵和平在家躺了半个月了,张春华来找他,领着儿子小强。她是好心,想缓解一下赵和平的伤痛。

    但,赵和平只是苦笑了下,然后拿出一张纸,一张医院开的证明,一张证明小强不是赵和平儿子的证明——亲子鉴定书。

    “你自己看看吧。”

    张春华认识几个字,但上面的数据她却看不懂。

    “这是什么意思?”

    “小强不是我儿子。”

    “这怎么可能?”

    “你自己做的事,你心里明白。”

    “我做什么了?除了郑启明,我就你一个男人,我就跟你睡过,这孩子不是你的难道还是别人的呀?”

    赵和平不再说话,在炕上躺着,背过脸去。

    “你是什么时候做的?”

    “那次你去医院碰见我的时候。”

    张春华忽然想起小强手上被扎的事来。

    “我让你看着孩子,你偷偷做了这个?”

    赵和平脸冲着窗,不再说话。

    张春华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不但不属于了,而且他不再相信她了,具体的说,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不相信她了。

    赵和平不会养不是他的儿子。

    张春华抱着孩子,脚下犹如踩着棉絮,离开了赵和平家。

    这个现实对她来说犹如五雷轰顶、房倒屋塌。

    她不明白,这个孩子怎么不会是赵和平的呢?!她心里清楚,她当时真的没有别的男人。

    不是赵和平的,那就是郑启明的了。

    郑启明在哪里,张春华不知道。

    她要去找郑启明,他要告诉郑启明,这个孩子是他的。

    美丽和她爹有些联系,她知道她爹在哪里。

    张春华找到美丽。

    对于这件事,美丽很积极,因为她也很希望小强是自己的亲兄弟,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跟冯飞借了摩托车,驮着张春华和小强,来找郑启明。

    郑启明正在门岗上和一个年轻人说着话。他对那个年轻人很恭敬,似乎是那个年轻人在教导他一些事情。

    美丽停下摩托车,郑启明向这边看了一眼,并没有打招呼。

    那个年轻人也向这边看来,他看见了美丽,他的眼盯在了美丽的脸上,盯在美丽的脸上之后就再也不愿意移开。

    美丽朝这边走了过来,觉察到了那个年轻人的目光,看看他,冲他微微一笑。

    年轻人不好意思的也笑了一下,眼光依然包围着美丽。

    “我,我女儿。”郑启明赶紧介绍。

    年轻人脸上有些惊讶,更有些惊喜,眼神闪闪发光。

    “我娘找你有点事。”美丽走近前说。

    郑启明还没说话,年轻人赶紧说:“进来吧,到厂里来就行。”

    “那样影响不好,我还是出去一下吧。”郑启明对年轻人请求着意见。

    “那行,去吧,我替你值会儿班。”

    “哎哟,那谢谢领导了。”

    郑启明出来,随着美丽向外走。

    那个年轻人转脸望着他们,望着美丽走去的婀娜的身影。

    张春华在厂门口见郑启明出来,抱着孩子向旁边走了走,见不会被人听见说话,便停了下来。

    “你找我什么事?”郑启明走到她跟前说。

    张春华斜眼看着自己的男人,她不知道怎么张口说。

    “小强不是赵和平的儿子。”美丽低声对郑启明说。

    郑启明心里一紧,他多么渴望有个自己的儿子,梦里都想有。

    “谁,谁说的?”

    “医生说的。”

    “医生怎么知道?”

    “赵和平做亲子鉴定了。”

    郑启明低头。

    沉默了会儿,说:“那,那也不一定是我的儿子。”

    张春华听着,闭上了眼,眼泪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

    “你也可以做一下鉴定呀。”郑美丽对于自己的娘也有几分不相信,她知道自己娘不安分,她不知道自己娘到底和几个男人有染。

    郑启明想了想,点点头,“那我去请个假。”

    那个年轻人听说郑启明要离开一会儿,去办点很要紧的事,很痛快的答应了,并立即找了一个厂里的其他人来代看一会儿。

    去医院的路上,美丽问郑启明:“那个人是谁?”

    “厂长的儿子,厂里的总经理。”

    美丽点点头。

    美丽很是希望小强是自己的亲弟弟,但她又怕,她怕小强不是自己爹的儿子。

    但张春华却是信心十足,因为她知道,只要不是赵和平的,那绝对就是郑启明的。

    如果真是自己的儿子,郑启明当然高兴。

    冯飞见美丽织完这块地毯,就一直不上活,一直往外跑。问她,她不说,只说是有重要的事。

    美丽是想等确切的结果出来之后,证明了小强是自己的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后,她再把这件事说出来。

    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小强是自己爹的儿子。

    毫无悬念,在焦急与忐忑的等待中,鉴定书出来了,小强是郑启明亲生的。

    忽然有了儿子,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郑启明开心了,他开怀大笑。

    让他更开心的一件事随之而来,厂子的领导找到他,要给他介绍一门亲家,这门亲家是厂长家。

    厂长的儿子看上了他的女儿郑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