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五十六章 张春华因郁烦串门
    “你又来干嘛了娘?”郑美丽不愿意让张春华来。

    “滋,你这丫头,我来看看怎么了?还不让你娘看了?”

    冯飞给张春华拿了个凳子,让张春华坐下。

    “有什么好看的,一会儿织地毯的时候全是毛毛,你让小强吸进肺里,不好。”

    “你们就不怕了?”

    “我们这是挣钱,没办法,我们也经常吃一些化毛毛的东西。”

    “什么东西?”

    小青接口说道:“猪血、木饵。这些都能化毛毛。”

    “真的假的?”

    “真的。”郑美丽肯定地说。

    “那我也让小强吃猪血和木耳,也一样化毛毛,不怕。”

    郑美丽抿了抿嘴,没再说话。

    小青却是一边拍打着筢子一边说:“华婶子,你说你这些年一点也都没变老,你是怎么保养的呀?”

    听到这话,张春华笑了起来:“我真的没变老吗?”

    “真的,难道我还跟您开玩笑呀?你看我娘,她跟你差不多岁数吧,她多显老,你俩就跟差十岁似的。”

    张春华“哈哈”的笑了起来:“你娘也不老,看上去也挺年轻的。”

    “她可不年轻,她看上去就像是四十岁的,你呢,就像是二十岁的。”

    “哈哈哈”张春华更高兴了起来:“都三十多岁了,还往哪里去摸二十岁呀。”

    “您长得年轻,保养得好。”沈小青望着张春华说。

    “华婶子确实年轻,不像三十多岁的。”冯飞也从旁边肯定小青的看法。

    “哎哟,你们可别笑话我了,老了,不能跟你们年轻的比了。”

    “只要您心态年轻,您就永远年轻。”沈小青说。

    “小青这话说的是,我一直心态就很年轻,不想活那么累。”张春华被夸得心花怒放。

    “还是华婶子想得开。”沈小青继续说着。

    “她是想得开,整天什么事也不做,吃了睡,睡了吃,没心没肺的。”郑美丽挖苦自己的娘。

    “滋,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你娘呢?我养大你容易吗?”张春华也只是轻声慢语的说美丽,她现在可是不敢得罪自己的这个女儿。

    “没心没肺才长命呢?你说是吧婶子?”沈小青继续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可不呗,你看那些活大岁数的,都是心里不盛事,整天什么也不琢磨的人。”张春华肯定小青的见解。

    “人就得那么活,凡事别较真,有句话叫做难得糊涂嘛。”小青停下筢子擦擦汗。

    “就是呀,糊里糊涂的更好,怎么高兴怎么活,怎么乐呵怎么活,人就这几十年,俩腿一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亏了自己,也没人帮你填上去。”张春华笑呵呵的说。

    “哈哈,”沈小青笑了起来:“婶子说话就是有意思。”

    “其实说的也是真事呀!”冯飞又插了句嘴。

    “嗯!”沈小青点点头:“我赞成。”

    确实,张春华的这句话让小青和冯飞都想到了曹玉珍的身上,曹玉珍的现今,一直是在亏着自己。

    可是,谁又能给她填补呢?谁又能帮她填补呢?

    小强在屋里呆的烦了,拽着张春华向外走。

    “你们快干活吧,不耽误你们了。”张春华扥着小强,对小青三人说。

    “有空再来玩呀华婶,俺就不送你了。”沈小青对着即将走出门去的张春华说。

    “送什么送呀,又不是外人。”

    张春华走出屋子。

    冯飞送了出来。

    看着冯飞颀长的身材,张春华心中一动,这小飞现在长得真不错,要是让美丽以后跟着他,还真是般配的一对。

    张春华早忘了曾经赵和平要让美丽嫁给赵虎的那句话,估计此时的赵和平也忘了那句话。

    “小飞,美丽在这里你多照顾着点。”

    “你放心吧婶子,没事的。”

    “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说她就行。”

    “没事婶子,美丽她挺懂事的。”

    “呵呵”张春华笑了起来,“行,回去吧,外面怪热的。”

    “哎,婶子你慢走。”

    冯飞回家,张春华领着小强走在炎热的大街上。

    今天真的是太热了,张春华嫌孩子走得慢,便抱了起来。

    到家的时候,张春华走了一身的汗。

    中午,赵虎没回来。

    做好饭吃了一口,张春华把孩子哄睡,空洞寂寞的孤独感再次袭来。想睡却又睡不着,翻来覆去,焦灼难熬。

    张春华索性起身,在昨晚剩下的啤酒里拿了两瓶,从机井里抽了半桶井么凉,把啤酒放在水桶里,冰镇着,提到西屋,打开电视,开开影碟,放上片子,看了起来。

    赵虎昨天买的片子,张春华没全看过,便一部一部的看,边喝着冰镇好的凉丝丝的啤酒,边欣赏着电视上的画面。

    张春华发现,每部片子里都有接吻,上床,甚至裸 露的镜头。

    两瓶啤酒喝完,张春华不过瘾,随后又冰上了几瓶。

    夜幕降临,张春华喝的晕乎乎,柔软的躺在炕上,半过晌醒来的小强在炕里玩着玩具。

    院中响起了摩托声,张春华一惊,抬头向窗外望去,见是赵虎,才放下心来。迷糊中记不起自己中午有没有插大门。

    赵虎迈步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没做饭吧?”

    “我这就去做。”张春华起了下身子。

    “别做了,我买了。”

    “买的什么?”张春华问着,去打开赵虎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赵虎买的有鸡腿,下货肉,还有烤串。

    “买这么多,吃得了吗?”

    “差不多。”

    赵虎出去洗手。

    张春华也下炕,出去洗了洗手。回到屋来,问赵虎:“今天买片子了吗?”

    “买了。”

    “在哪呢?”张春华四下看着。

    “还在摩托上呢。”

    “拿进来,放上看看,原先的那些我都看完了。”

    赵虎又出去,再次进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方便袋。

    “没多少酒了,你还喝吗?”张春华问赵虎。

    “我去买吧。”赵虎转身又出去了。

    张春华从黑色方便袋里拿出一张碟片,放上。

    这是一部喜剧片,欢快的音乐冲荡着屋子,也冲走了张春华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