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五十四章 张春华偷看碟片
    张春华起身,来到西屋,电视机和影碟机依然在那放着。张春华翻看着影碟机上的碟片,她想看看今中午赵虎放的那部片子。可是,翻来找去,除了昨天的那些影碟外,没有陌生的碟片放在上面。

    张春华纳闷,赵虎拿出来的时候就放在了影碟机上,怎么会没有了呢?难道这孩子把那张影碟藏了起来?

    张春华开始四下寻找,柜寝边,吊窗台,纸箱内,枕头底下,可就是没有那张碟片的影子。张春华有点着急,这孩子能把碟片放到哪里呢?她掀开赵虎中午铺开的那床存放在这屋冬天才盖的厚被子,被子底下也没有。

    但,张春华的眼睛却停留在了被子上,被子上点点的痕迹,让张春华立即明白刚才赵虎干了嘛。

    张春华的思想翻腾着,她没想到现在的赵虎会有这方面的需求。而且竟然还做出了这样的事。

    张春华把被子抱起来,抱出屋去,搭在院中的铁丝上,然后用水清洗了清洗那些污渍。

    回到屋来,她又看了看那铺褥子,褥子上没有什么。张春华抱起,她想也把这铺褥子晒晒去。随着褥子的被抱起,张春华看见了炕席上被褥子拽动的一张碟片。

    放下褥子,张春华拿起来观看着,难道这张就是刚才赵虎看的?

    打开影碟机和电视,张春华把碟片放进了影碟机里。

    随着播放的进度,那些画面再次出现在了张春华的眼前,一段接着一段,看的张春华心脏狂跳,呼吸急促,脸涨脖粗,身体躁动。……

    一声婴孩的啼哭,把张春华拉回到了现实,张春华赶紧关死电视,摁毕影碟机。

    孩子醒来没看见大人,受到了惊吓,不住的啼哭,张春华一个劲的哄着,可无济于事。

    张春华觉得孩子可能是被吓着了,便关了大门。她要到隔壁邻村,去找会给孩子看杂病的那个人,给孩子呼啦呼啦。

    那个人呼啦孩子很管用,很多吓着的小孩都是人家给呼啦好的,人家也不要钱,你愿意给点果品什么的或者稀罕食物什么的,人家也会收下。

    张春华买了点点心,抱着哭哭闹闹的孩子,来到了这个被人们称为“神嬷嬷”的家。

    神嬷嬷家正有两个妇女也来看孩子,一个稍微胖些的,一个比较瘦弱的。神嬷嬷正在给其中一人的孩子呼啦着。

    张春华坐下,那两个女人正在说着话。

    胖女人说:“现在的社会真没法说了,你也甭说那外面,就咱县城就都有的是小姐,那饭店、歌厅里,都有。每天都有一些男人去那里边胡混。”

    瘦的说:“听说那里边都是一些年轻的小丫头,去的也都是那些有钱的男人,没钱的也不敢进去。”

    “可不是嘛。没钱的可在那里边花不起。哎——,”胖女人说着转脸看神嬷嬷:“听说你村有个姓赵的包工头,就经常去那里面,还从那里面养了一个。”

    神嬷嬷呼啦着孩子,说:“俺这村里没有姓赵的,邻村有。”

    “哦,你们这不是一个村呀?”

    “不是,你看着跟一个村一样,其实是俩村。你们离得远的分不清。”

    张春华听着这几句话,心里极不肃静起来:姓赵的?包工头?除了赵和平,村里没有姓赵的再包活了。难道赵和平又在外面养了一个?肯定是!怪不得这个王八蛋不回家了呢!感情是有了年轻的小妖精了!

    张春华心里愤恨了起来,正低头想着,神嬷嬷喊她:“你孩子怎么了?”

    “啊?啊!吓着了。”

    张春华把孩子抱给神嬷嬷。神嬷嬷接过去,让孩子躺在炕上,摸索着几下,开始呼啦起来。

    你还别说,经这一呼啦,孩子还真不哭了。脸色也慢慢的恢复了原先。而且在回来的路上,不再让张春华抱着了,而是让张春华领着,迈着小步向家走。

    母子二人正走着,身后面想起了自行车车铃声,张春华回头,只见郑美丽和沈小青每人驮着一个大包袱,包袱里装着织地毯的毛线。

    “你干嘛去了这是?”郑美丽下来自行车。

    “小强吓着了,我刚去给呼啦了呼啦。”

    “管用吗?呼啦好了吗?”

    “好了,你看现在多么有精神头。”

    “哦,好了就行,我先不给你说话了,我赶紧回去上径去。”

    美丽说着,骗上自行车。

    “我一会儿也看看去,给你帮帮忙。”张春华对着美丽和小青的背后说。

    “你看孩子吧。”郑美丽头也不回的给张春华飘来了一句。

    但张春华却是要去。因为她有点烦躁,赵和平包养女人的事是确凿无疑了,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有了小妖精就忘了老娘了。

    张春华愤恨着,领着儿子小强向曹玉珍家而去。

    赵和平确实包养了一个小三,一个年轻的小三。有了年轻的女人,赵和平自然不再稀罕张春华了。但他还是定时的给张春华捎钱。

    就像今天,赵虎来给他要钱的时候,他把张春华的那份也给了赵虎,让赵虎带给张春华。

    赵虎浑身缺点,但有一个好处,这孩子不恋钱。所以赵虎拿着自己的那份钱又买了一些碟片之后,便骑着摩托车回了家来。

    到家之后,赵虎见大门紧闭,但没有上锁。赵虎推开,便看见了院子里晾着的那件棉被。

    赵虎走上前去,仔细观察棉被,上面的痕迹隐隐约约,赵虎明白,这是张春华发现并洗了的。

    此时,日头西落,已没有了阳光,赵虎闻了闻被子,一股棉絮的香味。伸手摘下,抱进屋中。

    炕上蜷缩着褥子,那张放在褥子下的碟片已没了踪影。

    赵虎打开影碟机,那张碟片正在里边,赵虎明白,肯定是张春华偷看了。

    把被子褥子重新铺好,赵虎换上新买的碟片,继续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张春华到家的时候吓了一跳,方才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没锁大门,本来是想呼啦完孩子就即刻回来的,却没想到因为赵和平的事又碰见了美丽,为了解闷乎在曹玉珍家呆到现在才回来,这要是家里偷偷进了外人,那还了得。

    但当她看见院中的摩托车时才明白是赵虎回来了。忽的又想起那张影碟还在机子里。张春华迈步进屋,此时的赵虎正悠闲地躺在炕上,电视上播放着一部古装武打片。

    见张春华回来,赵虎拿出赵和平给他的钱递向她:“给你钱。”

    “你爹给你的?”

    “啊,让我捎回来的。”

    “你爹怎么不回来?”

    “他说他忙。”

    “他忙个屁,他忙着伺候狐狸精吧?”

    赵虎眼睛没离电视:“这钱你要不要?”

    张春华伸手抓过来,“我怎么不要,这是我应该得的。”

    看在钱的份上,张春华忽然觉得自己又不怎么恨赵和平了。

    “你看着孩子,我去做饭。”张春华把小强放在赵虎的身边,“好好看着点,别让他掉下炕来。”

    “你要不放心你就抱着他去做饭。”

    “我真是欠你们爷们的!”

    张春华转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