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四十八章 又是一年麦收季
    “怀孕就是你的孩子。”张春华不知道赵和平已经结了扎。

    “我早就结扎了。”赵和平有点怀疑张春华又有了新的男人。

    张春华心里一愣,结扎了?那这是谁的孩子?张春华感觉自己这次**不离十是怀孕了。

    郑启明?不可能,郑启明那样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怀孕的。一定是赵和平的。

    “结扎也不一定就怀不了孕,你没听说过好多结扎的后来怀孕的?”

    赵和平点点头:“听说是结的不行的,就不管用,还能怀孕!”

    “就是呀,可能你就是属于那种情况的。”

    赵和平乐了起来,“如果真的怀孕了,那更好,你再给我生个儿子,计划生育也管不着。”

    张春华也妩媚的搂着赵和平的脖子:“嗯,我给你生个儿子。”

    说到再生个儿子,赵和平来了兴致:“再来一次。”

    张春华喘着粗气:“嗯,来吧,我也想。”

    赵和平刚翻上张春华的身子,门帘一掀,赵虎走了进来,而且还“啪嗒”一下,拉开了电灯。

    赵和平赶紧从张春华身上滑下来,“嘛事呀?虎子?”

    “你给我看看这道题。”赵虎抄美丽的作业,遇到的这题美丽也没做。

    赵和平煞有介事的看着题。张春华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披上了放在一边的过年赵和平给她买的呢子大衣,直接站了起来。

    “干嘛去?”赵和平问她。

    “解小手去。”

    赵和平继续看题,“滋!这个题呀,你先别做,留到学校问问你老师去。”

    “你也不会?”

    “我不是不会,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还是不会。”赵虎说完,夺过赵和平手里的寒假作业书,回了东屋。

    张春华小解回来,掀开东屋门帘,张着胳膊,她想看看郑美丽睡了没。

    赵虎歪着头看着她,并上下扫晾着她。

    张春华见赵虎看自己,说道:“虎子,别写太晚了,早点睡觉。”

    赵虎点点头,张春华放下门帘,回了东屋。

    赵虎写了几笔,忽然放下,把郑美丽的作业放进她的书包,把自己的也攒吧攒吧塞进了书包里,随后拉死电灯。

    他在炕沿上坐了一会儿,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把脸贴在了门帘上……。

    他不懂,但他明白。

    赵虎悻悻的爬上炕,拽过自己的被子,蒙头睡去。

    在梦境中,他梦见了张春华光滑的身子。

    …………

    “春风吹,天气暖,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杏树开花。我们来到小河边,来到田野里,我们找到了春天。”

    学校一年级的课堂上,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

    是啊,春风吹起,万物复苏,微风柔柔,杨柳依依。人们也褪去了厚重的棉衣。

    杏桃花开,杏桃花落。随着阵阵的暖风,柳絮开始纷飞世界。田野里耕种的黄牛,路上拉车的牲口,人们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年。

    河畔边,田地里麦苗青青,小河里流水潺潺,河道边小草葱绿。

    清清的河水,波光粼粼。

    小麦施肥,浇水。柱子没再让菊花帮着自己浇地,菊花也因为肚子的日益隆起,不方便做一些地里的活计,但给柱子做做饭、送送饭,还是力所能及的。

    在不断的忙碌中,天,渐渐的热了起来。

    人们换上了单薄的衣裳,麦子渐渐发黄。

    人们开始准备着过麦的东西。

    在刮了两天的干热风后,麦子彻底的熟了。

    今年沈志国并没有种太多的麦子,除了够交公粮的和一家的口粮之外,其余的他全部种成了棉花。

    沈志国想多存点钱。田爱蓉已经怀孕了,他觉得这次怀的一定是个男孩,他要开始给将来的儿子准备盖房和娶媳妇的钱了。

    过麦,学校依然是要放麦假的。

    曹玉珍因为大哥家的麦子少,不需要帮忙,而后又见柱子一人忙活着收麦压场,自己家又没多大事,便来帮着柱子忙活。

    炙热的阳光,照射着人们。

    此时的艾菊花大肚便便,已不方便在做任何稍微劳累些的事情了。她只是坐在场院的树荫处,看着柱子干活,看着曹玉珍来给自己帮忙。

    曹玉珍望着艾菊花的肚子,她忽然想起,这么多人怀孕——菊花、张春华,还有大嫂田爱蓉。为什么自己跟柱子也断断续续的发生了那么多次的交合,怎么就没怀孕呢?

    她想着自己第一次跟柱子那样的时候,随后就怀孕了,可是为什么现今的这几次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呢?

    其实,曹玉珍哪里知道,在她生儿子沈斌的时候,由于难产,便做了那时还没有很普及的剖腹产。在剖腹产的时候,柳秀茹私下里让医生已经给她结了扎。

    曹玉珍想着想着,却又不禁在心里笑笑。她笑自己没怀孕岂不是更好,如果是真的怀了孕,那岂不是更难堪,更难以处理的一件事了么?

    柱子自过年的时候和曹玉珍发生了那次事情后,便再也没有找过曹玉珍。因为柱子觉得他和曹玉珍的事太对不起菊花了,他决心一定要断绝和曹玉珍的那种关系。

    曹玉珍也觉得很对不起菊花,所以也没再想过要和柱子再发生那样的事,虽然有时寂寞难耐,但她还是强自压制了下去,极力的控制着自己。

    就算是来给柱子帮忙,她也没有任何想法,只是为了帮忙而帮忙。

    但别人却不是这么认为,尤其是张春华。

    张春华认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情 欲的世界。

    她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要男女在一起,其目的就是为了那事,绝无别意!

    这真是,人见人形,鬼见鬼影,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有着自己的人世看法。

    确实,情 欲,占了这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但,情 欲之外,却又有很多的事情,不是我所能言语,所能评论,所能书写的了。它,包含了太多,蕴含了太多。之所以,才组成了这包罗万象的大千世界,同时,也混沌着这芸芸众生。

    张春华个高,肚子还没有很明显的隆起,由于天热,张春华光着上身,只穿着个大裤衩,在屋里逛过来逛过去。

    赵虎时不时的瞅两眼张春华,然后再瞅瞅郑美丽。

    郑美丽正俯身写着作业。

    今年过麦,郑启明没有回家来,厂子太忙,不放假。郑启明知道,就算自己不回家,麦,还是照样能过的。因为他知道,张春华会找赵和平帮忙的。

    赵和平确实和张春华一块过麦,并因为郑启明的不回来,这个麦里,他也便一直在张春华家住着。

    他们二人并没有因为怀孕而断绝房事,依旧如常。张春华需要,赵和平更是贪婪。

    他们二人岂知,在他二人不顾一切的随意激情的晚上,赵虎已曾是多次屏息静气的听着他俩在西屋的动静。

    ……

    过麦,是劳累的,但却又是喜悦的。

    过麦不像过秋那样慢节奏,过麦是要抢收的,因为每年过麦的时候,老天爷都会不定时的突然来几场雨,就像今天下午,柱子刚压完场把牲口卸了,西北方便滚上了黑压压的乌云。

    望着天边的乌云,人们赶紧开始堆场,这雨要是下起来,场堆不起来的话,那麦粒便会被大雨冲走,抑或是被雨水淋的发芽发霉。

    艾菊花也坐了起来,帮着柱子和曹玉珍堆场。

    紧张的忙活,幸好,在大雨还没到来之前,柱子的麦子总算是堆起来并盖上了塑料布。

    一切收拾完毕,狂风骤起,卷起沙尘,遮天蔽目,柱子赶紧招呼曹玉珍和菊花回家。

    路上的行人,有回家的,也有往场院里跑的。曹玉珍蹬着自行车,狂风席卷着沙尘,扑面而来,曹玉珍感觉自己满脸满嘴都是尘土。

    几滴豆大的雨点拍打在曹玉珍的脸上,曹玉珍紧蹬了几下,但她的步伐却赶不上乌云的翻滚,随着“哗!”的一声,曹玉珍被淹没在暴雨中。

    冯飞和沈小青正在曹玉珍家写作业,二人在风起的时候已经把院子里怕淋的东西收拾完毕,紧关了门窗。

    冒着大雨,曹玉珍推开了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