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四十二章 情爱两重天
    明亮的月光照在地上,就像是薄薄的一层寒霜。

    冯飞和沈小青走进一条窄小的胡同里,房屋遮挡住月光,形成片片的阴影。

    沈小青忽然停住,拽住冯飞的衣角,“站住。”

    “干嘛?”冯飞迷惑地看向沈小青,借着月光,沈小青的脸上很紧张。

    “怎么了?”冯飞不解的问。

    “你看前面。”沈小青说着,抓着冯飞的手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冯飞顺着沈小青的眼界看过去,这一看,也大吃一惊,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道白影,似飘似荡的晃悠着,在胡同中间。

    冯飞的手上出了汗,二人站在当地,不敢动弹。沈小青的身子不自主的靠上了冯飞的身子,把头埋在冯飞的胸前,侧脸眯眼害怕却又想看的望着前方。

    白影飘忽了几下,忽然不见了。

    二人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四下又观察了一遍。

    “走了。”冯飞低低的说。

    沈小青抱着冯飞的胳膊,二人旖旎前行。

    白影没再出现。二人顺利的通过胡同。前面是一条大道,月光明亮了起来。沈小青直起身,冯飞抓着她的手,快步的向前走去。

    在俩人进入柱子的大门的时候,压抑的恐惧感终于爆发了出来,沈小青拽着冯飞,呼喊着,冲向柱子的屋门。

    屋中已经吃完饭正在喝茶的三人吓了一跳,一见是小青和冯飞跑了进来,曹玉珍忙问扑到自己身边的小青:“怎么了?”

    “婶子,有鬼!”

    “哪来的鬼呀?瞎说八道的。”曹玉珍怎会相信有鬼神的存在。

    “真的,我俩都看见了,一条白影,悬在胡同里,吓死我了。”沈小青靠在曹玉珍的身上。

    “真的有鬼,太吓人了。”冯飞也在旁边说。

    “什么鬼呀?不知道你俩看到的是什么呢?世间哪来的鬼呀?”柱子也是无神论者。

    “真的!”沈小青肯定的说。

    “也不早了,嫂子,柱子哥,我们先回去了。”曹玉珍站起身。

    “行,先回去吧,有空就过来玩。”菊花也起身。

    “柱子哥,你送送我们行吗?”冯飞对柱子说。

    “是呀,柱子哥,你送送我们,太害怕了!”沈小青祈求柱子。

    艾菊花笑着,“行,柱子,你就送送他们,孩子们害怕。”

    “行,我送送你们,小孩伢子,天天疑神疑鬼的。”柱子取笑冯飞和小青。

    出来大门,一行几人向前行走。

    柱子跟曹玉珍在前,并肩前行,小青和冯飞紧跟其后,不敢落下半步。

    走过一条大道,柱子问曹玉珍:“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就这样过下去。”曹玉珍看了一眼柱子。

    柱子没再说话。

    在走进曹玉珍胡同的时候,曹玉珍说:“你回去吧,没事了。”

    “我把你们送到家吧。玉珍,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曹玉珍点点头。

    柱子把曹玉珍她们送到大门前,“我不进去了,这么晚了,你们也早点睡觉。”

    “嗯,你也回去早点歇着吧,过秋忙活的怪累的。”

    曹玉珍关了大门,柱子转身。

    曾经的亲密恋人,如今,已转变成了朋友关系。柱子对曹玉珍再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剩了对她的尊重与关心。而曹玉珍依然深爱着柱子。

    第二天,依然是个忙碌的日子。人们忙着收着地里的庄稼秸秆。

    玉米秸拉到家来,当做柴火;玉米棵也用大厥捣出来,晒干,也做柴火用。谷子、豆子棵也是如此。

    一场秋雨飘洒了起来,淅淅沥沥,时大时小,一连下了三天,地里下透了。

    天晴太阳出,正是翻耕土地,种植小麦的大好时节。骡子和毛驴拉着耕犁,柱子挥舞着鞭子,辗转在田间,鞭呼哨响。艾菊花拿着铁锨平整着土地。

    冯飞的好朋友郭启智的爹来到了柱子的地头,等着柱子从地里边犁了过来,“柱子,歇会儿,你不累牲口也累了,我求你个事。”

    柱子把犁耕到地头,放下鞭子,把牲口缰绳拴在犁把上,“嘛事呀?郭叔?”

    “我看你家迎门墙上的画挺好看的,你也给我画一幅去呗。”

    “您哪个院用?”

    “新院,老大要娶媳妇的那个院。”

    “什么时候用?”

    “五天以后,五天后老大结婚。”

    “行,我明天去给您画,今我先把地耕完喽。”

    “那好,咱说定了哈,明儿头午我在家等着你。”

    “好嘞叔。”

    郭启智的爹骑上自行车高兴地走了。

    艾菊花提着锨走了过来,“找你干嘛去?”

    “画迎门墙画去,他家老大结婚。”

    “可给人画好喽,别弄砸喽。”

    “我知道,你放心吧,那是我的专长。”

    “咱俩也该准备准备了吧?”艾菊花歪着头看着柱子。

    “准备呀,明儿上午我去画画,下午咱把麦子耩上,后天去买结婚用品。”

    “我要买新潮的哦。”

    “我也没说给你买旧的啊。”柱子这些天受菊花影响,也经常的说些俏皮话了。

    艾菊花一巴掌拍在柱子的屁股上,“少贫嘴。”

    “是,媳妇!嘿嘿,晚上给我生孩子。”

    “你也不嫌累。”艾菊花娇笑着嗔斥柱子。

    “生孩子怎么会嫌累。”

    艾菊花听见柱子这么说,也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好啦,快点耕地吧。”

    艾菊花没有结扎,生完儿子赵虎之后,结扎的是赵和平。所以虽然赵和平和张春华经常的在一起,张春华也根本就怀不了孕,虽然张春华很想怀个赵和平的孩子。

    在夜幕拉下,潮湿的土地上弥漫起一层潮气的时候,柱子和艾菊花耕完,并耙完了地。

    这样的地,就等着凉一凉,明天下午播种小麦了。

    晚上到家,艾菊花禁止了这几天柱子的酒,因为艾菊花说,她这几天是排卵期,为了一个健康的孩子,不许喝酒。

    柱子当然明白这方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