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四十章 人间万事总关情
    冯飞与小青跟随曹玉珍回了家。曹玉珍给二人铺好被褥。

    在被窝里,冯飞对小青说:“找到金条的这件事你不要给你爹娘说。”

    沈小青说:“我知道,你放心就好。”

    “如果你对你爹娘说了,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曹玉珍听到冯飞说的这句话,开玩笑的说道:“小飞,你这可是要挟小青啊!”

    “我不要挟她怕她说出去。”

    “人家小青不是说了不说出去了吗?她对你这么好,你还这样对人家。”曹玉珍为小青打抱不平。

    冯飞“嘿嘿”地笑着。

    “婶,你是不知道,冯飞他老欺负我。”沈小青嘟着嘴。

    “我哪有欺负你呀?”冯飞抵赖。

    曹玉珍“呵呵”地笑着,看看小青,再看看冯飞,她忽然觉得,这二人就像是青梅竹马的一对。

    忽又想起自己的境遇,曹玉珍不禁黯然神伤。

    “你怎么了婶?”沈小青发现了曹玉珍的不对。

    “没事,忽然有些伤感。”曹玉珍现在拿这两个孩子当成了知心朋友。

    “是为了我柱子哥吧?”冯飞略微明白些似的问道。

    “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你柱子哥已经有媳妇了,只要他过得好,我没什么事。”曹玉珍忘情的说。

    “其实你对我柱子哥真的很好。”冯飞为曹玉珍叫屈。

    “都是我奶奶不好,否则柱子哥娶的就是我婶子了。”小青也随着冯飞叫柱子哥哥。

    “好了,你俩别说了。”曹玉珍阻止二人的话语,“哎,对了,你俩今晚的作业还没写呢吧?”

    “哎呀!别写了呗。”沈小青翻身平躺反对曹玉珍。

    “不行,必须写。”曹玉珍说着,起身从被窝里出来,“我给你俩拿作业,在被窝里写,必须写完。”

    “哎哟!”冯飞也捂被叹息。

    “哎哟不起作用,赶紧写。”曹玉珍把二人的书包分别递给他俩。

    得,二人就在被窝里,在曹玉珍的指导下,写起了作业。

    月挂中庭,曹玉珍望着写完作业的二人悍然睡去,她却辗转难眠……。

    秋夜清凉,曹玉珍给二人盖了盖被子,自己也往下缩了缩。

    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她也不知道柱子的心里是否还有自己?是否知道自己一直深爱着、关注着他?

    迷蒙中,曹玉珍进入了梦乡,她梦见自己嫁给了柱子,梦见柱子给自己掀开了红盖头,梦见了她和柱子领着小沈斌在河滩上奔跑、嬉闹……。

    曹玉珍的这个梦很长,长的让她的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个笑容,直到天光大亮时,被沈小青看见并喊醒了她。

    曹玉珍三人起床的时候,柱子家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盖房运动。

    曹玉珍如是昨天,晚上放学后领着小青和冯飞去给柱子家帮忙。

    柱子的房子一共盖了八天,并修缮起了大门洞,安上了大木门,朱红色的大木门。

    最后的一天,柱子和帮忙的人喝酒喝到很晚,这叫落房酒,也叫竣工酒。喝完这顿酒,柱子的房子就等着全干之后,搬进入住新房了。

    这最后一晚,柱子和菊花与冯良栋商议,打算在秋收之后,二人举办结婚仪式。

    此时,地里的庄稼已经慢慢的成熟了。早点的人家,已经开始忙着收秋。

    柳秀茹也从闺女家回来了。

    她这次回来,没有再住进曹玉珍家,她回了自己的老院。

    郑启明也回来了。

    张春华虽然不怎么愿意郑启明回来,但是秋忙季节,单单指着赵和平是忙不迭当的。

    赵和平还要收他自己家的庄稼。虽然艾菊花已经把她的那份地分了出去,但赵和平还有他自己和赵虎以及他老娘的那份,全指着他赵和平一个人忙活。

    所以,对于郑启明这次的回来,张春华没有太多的抵触。

    郑启明在家,赵和平自然不能再来张春华家住。通过和艾菊花的商量,艾菊花同意赵和平暂住他们原来的那个家。

    但艾菊花说明,她想要赵和平什么时候走,赵和平就必须得马上离开。

    郑启明在家,晚上有时候,便会爬上张春华的身子,尝试着做夫妻之事。

    张春华见郑启明也算是为家操劳,也就没再拒绝。况且,张春华认为,郑启明的身子已经坏了,是做不成的。

    但,在几次尝试之后,没想到的是,郑启明竟然能勉勉强强的开始做成,张春华很是惊讶。

    虽然郑启明不及正常男人,但却有一次,张春华在他的身下竟然也得到了满足。

    在一次温存之后,郑启明告诉张春华,他已经不在赵和平的工地上干活了,他通过沈志军的关系,找到了一个工厂的门卫工作。过完秋,他是就要立即回厂的。

    学校已经放了秋假,沈小青和冯飞各自帮着自己的家里秋收,虽然不能帮上大忙,但也是各显其力,各尽其能。

    曹玉珍在小沈斌回来之后,并没有让冯飞和沈小青走,而是让二人继续在自己家住着,因为曹玉珍觉得,这二人确实打发了她的凄凉之夜,空虚之感。

    这四人俨然组成了一个新的大家庭,欢声笑语充满了屋子,荡漾在院子中。虽然偶有夜里,曹玉珍年轻的身体里会涌动那些灼人的渴望,但她以坚强的意志力压制着自己。

    曹玉珍也帮着大哥沈志国忙着收秋。

    艾菊花想把自己家那头牛牵过来,却被柱子拦住了,说留给赵和平用吧。

    柱子自己又到集市上的牲口市里挑选了一头年轻的壮硕的毛驴,与冯良栋的那头骡子喂在一个槽里。

    柱子之所以要买头毛驴,是因为以前秋收都是和冯良栋家一块过的,现在自己成家了,就不能再依赖师傅了。

    菊花分过来自己的那块地,就是和柱子靠着的沙河滩的那块。夫妻二人夫唱妇随,快乐的忙着秋收。

    在秋收中,八月十五中秋节来到了,这是一个团圆的日子。柱子和艾菊花已经搬进了新房。

    艾菊花前去找赵虎,想让赵虎到自己家来过中秋。

    赵和平不愿意,说自己一个人太枯燥,让赵虎陪陪自己。

    艾菊花叹口气,也便随了赵和平的愿。然后回家,打着糖火烧。

    柱子自己又去地里拉了一趟玉米,天擦黑儿的时候,回到家,卸了车,喂上牲口。

    菊花已经打好了火烧,并且还做了好几个菜。

    柱子洗完身子,进屋一看,“做这么多?咱俩吃不了。”

    “请你的老情人来咱家过个十五,怎么样?”

    “老情人?谁呀?”柱子没反应过来。

    “哟!你有几个老情人呀?”菊花嗔笑柱子。

    柱子恍然明白,“你叫人家干什么?人家又不是没地方过。”

    “她要是没地方,你的意思就是可以过来了?”

    “人家怎么会没地方。”

    “没地方。”

    “她家不是地方?”

    “母子二人过十五?你说难受不?”

    柱子没言语。

    “你去把她叫过来吧。”

    “我不去。”柱子虽然心里关心曹玉珍,但碍于菊花的面子,他还是不愿意去。

    “柱子,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甭管怎么说,人家玉珍人不错,咱家盖房,一直在这帮持着。你也放心,我相信你,我也相信玉珍,你俩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背叛我的事的。玉珍以前也对你不错,现在咱家好了,也要照顾人家一下。就当是同学、朋友、一门亲戚走。其实,我也挺喜欢玉珍这个人的。人家玉珍都放的开,柱子,你就放不开了?”

    “我不是放不开,只是觉得,我去叫,太扎人眼。”

    “呵呵,”菊花笑了起来:“行啦,明白你的意思啦,我去叫。你在家也别闲着,放上桌子,把菜拾掇上。”

    菊花说完,径直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