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九章 河滩柳下聊心事
    河滩边,柳树下,陈文柱和艾菊花并肩坐着,说着一些让二人心情愉悦的话题。

    清风吹拂,柳枝摇动,竟有几片黄叶随风而下。茂盛的野草,参差不齐,长在河滩,长在河堤。

    水面波光粼粼,荡着层层涟漪。不知这河的源头在哪里,亦不知这河的尽头是哪里。

    柱子恍然感觉,眼前的艾菊花竟像是自己的媳妇,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人生伴侣的所作所为。

    刹那间,艾菊花在柱子的眼中升成了一个绝世的美人,竟然有些超越曹玉珍的意思。

    确实,艾菊花的关怀、温情,给了柱子莫大的温暖。让内心凄凉已久的柱子感觉到了人生的暖意。

    柱子微笑着望着艾菊花,“如果我们早几年相识的话,如果你愿意,我可能还真的愿意娶你。”

    艾菊花的脸上如少女般的笑容,“怎么?现在就不愿意娶我了?”

    “现在你是别人家的媳妇。”

    “不是了,已经不是了,很多天前就不是了,”艾菊花指的是那次在河边的事情之后,“虽然还在他家,但我的心在你这里,虽然还有一纸婚书,但也只是法律上的效应。名义上跟赵和平是夫妻,但事实上已经形同旁人了。”

    “你们俩没有感情吗?”

    “以前有,没有的话也不会结婚过这么长时间。但现在没有了,我们的感情已经被赵和平一手打碎了。”

    “你可以跟他好好谈谈的。”

    “谈过,没用,他就是那样的人,沾花惹草,哼哼!劝阻有什么用,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你恨他?”

    “也不恨,没有那份恨的心,也没有必要去恨,对他我早已死了心了。我对他的感觉就像是对村里其他人一样了。只不过跟他还熟点。”

    “他对你就没有感情了?”

    艾菊花摇摇头,“没有,也许一开始就没有,他只是稀罕我的身子,我的模样,能给他脸上增光添彩罢了。若不是当初他在我家趁我爹娘没在家,逼迫诱惑要了我的身子,也许我最后不会嫁给他。”

    “你当初不中意他?”

    “不中意,我当初就感觉他这个人有点轻浮,想退婚,家里人不同意,直到他占了我的身子,我也只能嫁给他了。”

    柱子叹了口气,向河中望去。

    艾菊花眯着双眼,望着闪光的水面,“你和曹玉珍什么时候开始的?”

    柱子的眼神失去了光彩,神情暗淡了下来,“我二次上高中的时候。”

    “你学历这么高?”艾菊花惊讶柱子的学历。

    “是,我娘遗愿想让我多学点知识,最好能考出去,可惜,我毕业的时候国家却取消了高考。”

    “天意如此,也没有办法,也许这就是命运吧。”艾菊花深情的望着柱子。

    “是啊,只是我的命运也太惨了。”柱子说到这里蹙起了眉头。

    “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再也改变不了了,以后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但艾菊花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为什么你和玉珍当初没在一起?”

    “我是个孤儿,家庭成分又不好,不敢张口。”

    “那玉珍就没说要嫁给你。”

    “说了,但她父母不同意,我这种情况,谁愿意把女儿嫁给我,岂不是往火坑里跳吗?”柱子说着,苦笑了一下。

    “你就眼看着玉珍嫁到了沈家?”

    柱子点点头,“还能怎样?给不了她幸福,难道还要挡着她幸福的路。”

    “可是她也并没有幸福。”艾菊花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眸子。

    “世间的事,不是人能预料的,谁会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呢。”

    “沈家老三死后,你和玉珍你们俩就又好上了?”

    柱子点点头。

    “你爱她?”

    艾菊花的这个问题让陈文柱转过头来盯着她的眼睛,艾菊花的眼睛很美,不次于曹玉珍,甚至艾菊花的身材,模样,都不比曹玉珍的差,二人各有千秋。

    “我爱她!”柱子又苦笑了一下,“爱又有什么用,以前不能在一起,现在还是不能在一起。这也是我俩的命。”

    “地不跟天争,人不跟命争。”

    “想争也争不过呀。”柱子说着竟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艾菊花有点莫名其妙,他认为柱子这时候应该哭才对。

    “笑天笑地笑自己。”柱子潇洒的说道。

    “我爱你!”艾菊花盯着柱子说道。

    柱子转过脸来,“我知道。”

    “你爱我吗?”艾菊花追问道。

    柱子转过脸,低下头,良久,方抬起来说道:“我也不知道对你的感情是不是爱?我不敢确定。”

    “你说你对我有感情?”

    “有!”

    “你真的对我有感情?”艾菊花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住子惊异的道:“有啊,怎么啦?”

    “这就足够了。”艾菊花高兴的喊了起来,“你对我有感情,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我不求别的,我只希望你心里有我。”

    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艾菊花在柱子的脸上轻点了一下。

    “你真的对我是太好了。”柱子感激的望着艾菊花。

    “因为你是我爱的人,而且是此生唯一真爱的人。”

    “我一个穷光蛋,有什么可爱的?”

    “爱一个人,不是爱他的钱财,爱他钱财的话,那不是真爱。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是你这个优秀的人!”艾菊花眼中绽放着光彩。

    河中的溜子上的浮漂剧烈的晃动了起来,艾菊花看见了,喊道:“柱子,快点,上鱼啦!”

    柱子脱下背心长裤,再次跳入水中,可不,一条二斤左右的鲤鱼挂在了网上。

    艾菊花把装鱼的网兜扔给柱子。鱼入网兜,便再也跑不了了。

    “咱们今中午炖鲜鱼汤吧?”艾菊花提议。

    “好啊,随你做。”

    “我去家里拿家伙,咱在地里做。”

    “那更好了,我喜欢。”柱子也欢欣了起来。野炊是人人都喜欢的。

    艾菊花是一个利落的人,说做就做,立马又骑着自行车去家里拿做饭的家什。

    柱子也起身去看地里的水。

    艾菊花回到家,不光拿了做饭的家什,她还买了一捆啤酒。因为以她的估算,今天的地是浇不完的。

    柱子从地里出来的时候,艾菊花也正好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