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八章 菊花深情对柱子
    二人慢慢的喝着酒,艾菊花时不时的拿眼睛盯一会儿柱子。

    “你老看我干嘛?又不是没见过?”

    “呵呵,我瞅着你好看啊,就愿意多看两眼。”

    “大男人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你们女人需要好看。”

    “那我好看不?”艾菊花歪着头。

    柱子笑笑,“好看,我没说过你难看啊。”

    艾菊花微笑着站了起来,走到柱子身边,俯身说道:“你不但好看,还很壮。”

    柱子不禁笑了下,“哪个男人不壮呀?庄稼地里的男人都壮。”

    “我是说你那事上。”艾菊花的眼中闪着光。

    柱子明白艾菊花说的话的意思,伸手来推她,“你别闹了,坐下喝酒。”

    这一推,却正推在艾菊花的小腹部,艾菊花趁势抓住了柱子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柱子的眼睛,把柱子的手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腹部上,轻微地揉着。

    “嫂子,别闹了。”柱子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别动!”艾菊花命令似得口吻,还真喝止住了柱子。

    “我这些天一直想你,我知道你心里有曹玉珍,但你娶不了她。”艾菊花说着,把柱子的手往上移。

    想起曹玉珍,柱子出了神。直到艾菊花把他的手按在了她的胸脯上,酥软的触感让柱子一股火气直达下腹。

    艾菊花观察到了柱子的反应,把身子轻轻地贴近柱子,直到两人的身体贴靠在了一起。

    艾菊花喘着粗气,把柱子的头深埋在自己的胸前。也许,在柱子这里,她才能感觉到自己是真正的女人,才能享受到作为女人应该享有的一切。

    而柱子不单单是情 欲方面的需求,他更感觉,艾菊花给自己更多的是一种大姐姐的关怀,抑或是母亲的温柔。他感觉,在艾菊花跟前,他很随意,也很放松,也很温暖。

    依附在艾菊花的怀抱,柱子感觉自己好有安全感。好像艾菊花就是为他遮雨的伞、挡风的墙。

    柱子闭着眼,他想在这样的怀抱中沉沉的睡去。

    艾菊花感应到柱子的反应,感应到柱子对自己的需要。

    “如果你愿意,我会离婚的,然后嫁给你,照顾你。”艾菊花疼惜的抚摸着柱子的头,眼中也不知是为什么,噙着泪花,或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柱子。

    灯光忽然灭了,也不知是灯泡坏了,还是走电了。但二人谁都没动。依是紧紧地抱着。

    黑暗中,艾菊花的双唇吻上了柱子。

    如果说上次柱子是被迫的,那这次,却是柱子夹杂着无章的思绪,寻求着温情,而迎合了艾菊花。

    缓缓的深吻,伴随着柱子缓缓站起的身形。二人向着炕边慢慢移动。

    最终,双双倒在了炕上。

    这一次,再也不是艾菊花一个人的主动。这一次,她体会到了,她刚结婚时的感觉。那种久违的激情,那种多年未有的畅快淋漓。

    ……

    灯忽然亮了,二人也从激情中清醒了过来,艾菊花离开柱子的怀抱,坐起来,“我不能住在你这里,我得回去。”

    柱子也坐了起来,“回去吧。”

    二人穿衣。

    艾菊花穿好衣服,下得炕来,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说:“你记得吃点肉饼。”

    柱子也穿好了衣服,坐在炕沿上,“哦,我知道,你也吃点吧。”

    “我不在这吃了,天有点晚了,我拿两页回去吃就行了。”

    艾菊花在柱子的心里,有了一定的位置。看着她的背影,柱子很感激。

    艾菊花是真的想跟柱子结婚在一起过,但她知道,柱子一直追求的是曹玉珍,虽然自己跟柱子有了肌肤之亲,但到底能不能嫁给柱子,她心里也没底,因为曹玉珍这个竞争对手太强了。

    艾菊花一边走,一边想着,忽然前面闪过一个人影,似是赵和平。

    难道赵和平又回来了?艾菊花紧骑几下自行车追上去,但赵和平骑得是摩托车,她追不上。但她觉得赵和平走的路似乎不是要回自己家。

    艾菊花脑中忽然想起前几天去县城买东西碰见王春燕对自己说的话。王春燕说赵和平现在跟张春华走的很近。

    对于王春燕的话,艾菊花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因为她很明白,也早就知道赵和平在村里有几个女人,但她却不知道到底是谁,她也抓不住赵和平。

    赵和平走的路线正是去张春华家的路。艾菊花从后面跟了上来。

    远远地,看见赵和平已经下了摩托车,推着向前走。

    原来赵和平怕别人听见,便距离张春华家一段路程的时候,熄灭摩托车,然后推着进张春华家。

    望着赵和平果然进了张春华的家,艾菊花想冲上去,但却又想了想,即便是逮住他们了,又能怎样?何况自己现在跟柱子……。

    还是维持现状吧,自己找自己的,各过各的。恰当的时机,离婚就行了。

    艾菊花转身骑上自行车,向着自己家走去。

    ……

    天微微亮的时候,柱子已在门外敲击着艾菊花家的大门。

    艾菊花刚刚起来,打开大门,让柱子进来,“给冯叔把骡子送去了?”

    “送去了,也喂饱了。”

    “哦,进屋先等一会儿,牛还喂着呢,我也刚起来。”

    柱子来这么早,是想尽量一天能把两家的地全部浇完。但艾菊花却不这么想,她想能多浇些时间,能跟柱子多呆些时间。

    天光大亮的时候,柱子饮了饮吃饱的牛,溜了一圈,回来套车,此时艾菊花也已经吃饱了饭。

    她忽然感觉,这样的情形,自己跟柱子就像是两口子一样。她多么希望日子能就这样一直过下去。

    ……

    河中的水清凌凌的,泛着波纹。偶尔有鱼儿跃出水面。

    艾菊花帮持着柱子,安装机器,水龙头,铺带子。终于,随着机器的响起,河水流进了田里。

    玉米已经抽穗了,艾菊花不让柱子老在地里呆着,说玉米叶子太扎人,让水在地里淌就行。

    柱子依言,坐在河边,望着河水。

    “我去家里拿网逮会儿鱼吧?”艾菊花兴奋的对柱子说。

    “你家里有网?”柱子也很兴奋。

    “有,我去拿。”

    艾菊花说完,骑车去家里拿网。

    河里的鱼儿很多,很肥美,水少的时候,离河近的很多村里的人都会到河里来抓鱼,甚至有时候,满河里都是人。

    不一会儿,艾菊花回来了,她拿来的是一张捕鱼的溜子,这种捕鱼工具,是一头固定在河的这边,另一头固定在河的对岸,鱼儿穿溜子而过的时候,便被溜子缠住。

    下好了溜子,柱子和艾菊花便坐在岸上望着溜子的浮子,如果浮子剧烈的晃动,就说明逮住大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