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六章 柳秀茹喝药逼玉珍
    柳秀茹思来想去,实在是难以压制自己的火气。出得门来,径直奔冯良栋家而来。

    今天恰逢星期六,下午不用再上课。曹玉珍还在冯良栋家。几个人喝着茶,谈笑风生。

    柳秀茹一进院,便听见了屋中传出的笑声,不由得火气更往上撞。站在院中,大喊一声:“小栋子!”

    听见炙戾的喊声,屋里的人赶紧来到院中,只见柳秀茹站在天井,如炸毛的淋水鸡,脸色铁青,怒目而视着众人。

    冯良栋赶紧赔笑:“山婶,快点到屋里来。”

    “我不进去了!”柳秀茹依然喊着说道:“玉珍!你跟我回家!”

    曹玉珍的脸色很窘迫,“娘,什么事呀?”

    “没什么事!你就是不能嫁给陈文柱!”

    冯良栋已然料到柳秀茹前来就是为了这事,“婶子,您进屋来说。”

    “我不进去!陈文柱!我告诉你!你甭想娶我们家玉珍,你想都别想!”

    柱子脸通红,仄仄的没敢说话。

    吴翠芝走上前拉住柳秀茹的胳膊,“婶,咱进屋说话,别在院子里嚷嚷。”

    “怎么?你们还怕丢人呀?背着我让我家媳妇改嫁,你们这是让我丢人!”

    柳秀茹边说,便拨楞开吴翠芝的手。

    得!几个人一看,这老太太是诚心来找吵架的。

    柳秀茹的脾气,大家都知道,跟她讲不了理。

    柳秀茹要撒泼,站在她身后的吴翠芝看了看站在房门前的冯飞。

    冯飞见娘看自己,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

    吴翠芝冲着傻愣愣的冯飞使了个眼色,让他出去的意思。

    冯飞这下立马明白了,娘这是让他去喊沈志国。

    不露声色,冯飞慢慢的走过柳秀茹身边,冲着大门急步走去。

    出了大门,一路疾奔,直接跑到了沈志国家的屋里,吓得正在午休的田爱蓉赶紧起身穿小褂,虽然冯飞还是个孩子,但也是个男人啊。

    冯飞气喘吁吁,对着猛然吓得也刚坐起来的沈志国说道:“叔,你快到我家去,山奶奶在我家跟我爹娘吵起来了。”

    “啊?”这一句惊得沈志国赶紧跳下炕,拖拉上凉拖,二话不说,跟着冯飞就跑了出去。

    一番动静,也惊醒了同在西屋休息的沈小青。

    穿上凉鞋,走出屋来,正碰见田爱蓉从东屋出来。

    “娘,刚才是冯飞来喊我爹了吗?”

    “是,你奶奶在冯飞家跟人家吵架呢。”

    “啊?”沈小青这下也完全清醒了,心里埋怨,奶奶哦奶奶,你跟冯飞家吵什么架呀?!

    心里一万个对柳秀茹的不满意,跟着自己的娘,也向冯飞家疾步走来。

    进了冯家大门,柳秀茹已经坐在地上开始狼嚎,沈志国在一旁拉着她,嘴里喊着:“娘,你这是闹什么?也不嫌丢人呀?赶紧家走吧。”

    柳秀茹哪里听得进他的话,嘴里嚎嚎着:“你们这些王八羔子,没一个好人呀!没一个好心眼啊,想拆散我们家呀!”

    “哎呀娘!你这胡说什么呢!快点走吧!”沈志国使劲拉柳秀茹的胳膊。

    柳秀茹就是不起来。

    冯良栋,柱子,吴翠芝和曹玉珍也不好意思上前搭手。

    田爱蓉上来,一把抓住柳秀茹的另一只胳膊,想与沈志国一起把老太太拉起来。

    柳秀茹就是不起来,使劲往下拽。

    一来二去,田爱蓉弄了一身的汗,撒开了柳秀茹,气的也站在了一边。心想这老太太没办法,爱咋地咋地吧,等她闹累了,也就消停了。

    沈志国也叹了口气,撒开自己的娘,站在一边。

    柳秀茹一看,没人管了,自己成了唱独角戏了,又嚎了两嗓子,摸了把鼻涕,顺了把眼泪。撩起眼皮抬头看看四周,冯良栋家的街坊邻居也都来了,但都不插手,就在一边看着她。

    邻居们不是不能插手,是不想,也不愿意插手,因为大家都知道柳秀茹的为人。

    柳秀茹确实闹得累了,低下头歇息了一会儿。然后自己慢腾腾的站起来,她可不是想开了,她是看见了一样东西,她要拿这样东西要挟曹玉珍。

    众人见柳秀茹起来了,也都松了口气,都认为老太太闹累了,要回家歇息歇息去了。

    沈志国上来搀扶她,柳秀茹一拨楞他:“闪开!”

    沈志国听话,乖乖的闪到一边,跟在柳秀茹身后。

    柳秀茹看见了什么?她看见了冯良栋家放在迎门墙旁边的喷雾器,喷雾器旁边放着两三瓶农药。

    这是今上午吴翠芝去棉花地里打药回来放在这里,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柳秀茹向着大门洞走,大家都是认为她要回家,也就都没太在意,没多想。

    就在这个空隙间,柳秀茹忽然冲到喷雾器旁边,伸手抓起一瓶农药,猛然转身,大喊道:“玉珍!你跟不跟我走?”

    众人一见,当即大惊失色,喝农药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沈志国就想上前给柳秀茹夺下,但柳秀茹已经打开药瓶盖,把农药口对准了自己的嘴,对着自己的儿子喊道:“你给我滚开,你再上来,我就喝下去!”

    吓得沈志国赶紧往后退,嘴里说着:“娘,娘,娘,你可别,您千万别。”

    “只要玉珍答应我不改嫁,我就不喝,如果还要嫁人,我今天就死在这里。”

    听到这话,曹玉珍走到人前,已是泪流满面,自己一人民教师,为人师表,今天却弄到如此地步,真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呀!

    “娘,你把瓶子放下,我答应你。”

    “你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

    “真的娘,我不嫁了。”

    “你一个人说了不算,让陈柱子也要说不娶你!”柳秀茹看把这些人制住了,便大肆的要挟起来。

    陈文柱此时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脑袋嗡嗡作响,听见柳秀茹也要自己答应她不再娶玉珍,虽然心里不愿,但也不能让柳秀茹真的死在自己手里。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暂时同意她的要求。

    众人也都看着柱子,柱子没动地方,望着柳秀茹,“我答应你,不娶玉珍。”

    “一辈子都不能娶!”

    柱子停顿了下,柳秀茹拿药瓶子的手动了动,双眼恨恨地盯着柱子。

    陈文柱无奈,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一辈子都不娶玉珍。”

    “玉珍!你听见了吗?”柳秀茹质问曹玉珍。

    曹玉珍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娘,我听见了。”

    “好!现在有这么多人作证,是人的话,说话就要算数,不算数的那是畜生!”柳秀茹说完,把药瓶子“砰!”一下扔到地上,药液流出,药味四散。

    “走,跟我回家!”柳秀茹命令曹玉珍。

    曹玉珍流着泪,抱着孩子,低着头,一句话再也没说,起步向院外走去。